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星星 (三)

风姿物语 罗森 13155 2003.04.21 15:04

    卡达尔纵声长啸,心情激汤,加上充沛的内力,只震得屋瓦梁柱,土石簌簌而下,啸声中,有着他的悲哀,他的伤痛,他的悔恨,一切的感情,全部孕藉其中。

  “轰隆……。!”

  悲啸不到一盏茶时分,整座寺院已被震的木梁松软,再半晌,只听见轰然*一声,本能寺的寺顶,在音波的冲击之下,竟整座给一齐掀掉。瓦砾土石落个满地,被卡达尔的护身光罩,震成粉末。

  “波噗……”鲜血飞溅,在阵阵的抽搐后,胎儿裂腹而出。

  一个染满污血的肉球,滚动在地上,诡异的跳动。

  卡达尔心乱如麻,不知道应如何是好,以他功力,要诛杀这魔种,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这孩子却是蕾拉唯一的骨血,念及此处,心中大恸,举起的手掌,复又放下。

  “杀……杀光这里所有的人……。”“杀掉敌人……。”“保护主公,讨伐叛贼……”寺庙外,阵阵的杀伐声,由远而近,渐渐传来,似乎有两军在互相攻击,由声音的规模听来,人气旺盛,是两支极强大的军队在对战。

  卡达尔心知有异,将蕾拉身体轻轻放下,踱出大殿,一看究竟。

  甫出殿门,尚未来的及看清眼前,一道惊人的先天剑气,破空射来。

  卡达尔猝不及防,加以悲痛之余,反应不灵,仅来得及侧头避开。鲜血飞溅,卡达尔左肩重创。

  “是你……”“你想不到吗?”

  广场之上,一个巨汉耸然站立,满身的血污,看来甚是恐怖,但更叫人吃惊的,是他脸上的表情,轻松惬意的微笑,自信满满的眼神,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深沈。

  如果说,刚才的他,是爆发性的火山,现在的他,就是一个不见底的深潭,内敛而冷静,更加的可怕。

  不是别人,正是应已毙命的织田信长。

  “你应该已经死了啊……”卡达尔有点吃惊,心里隐隐觉得,今日之事,决不单纯,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暗中操控一切。

  肩头伤处,血流不止,稠浓的魔气,盐酸般的腐蚀肉体,卡达尔瞥向信长的手中,菊一文字透体通红,剑刃变形,笼罩在一层朦胧的血光之下,彷佛是一个有生命的异物。

  “妖刀不知火!”卡达尔脱口叫道。

  妖刀不知火,是日本史上,传说中的魔刀。故老相传,在战国时代,一名铸剑名匠,在采得上好奇矿,欣喜回家时,赫然发现,整个村子的人,被散乱的流兵所掠夺,烧杀一空。

  他看着父母妻儿的尸体,呆然站立,他诅咒自己的无能,诅咒老天的不公,诅咒残酷的凶手,诅咒一切的生者。在悔恨、怨忿、悲伤交错之下,他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作出魔鬼般的行为。

  费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提炼体,匠师将全村人的鲜血,装满了七只大壶,而后以之铸剑,将无尽的悲愤,无尽的血泪,尽数封印在剑中,最后,他连带深刻的怨念,自身投入炉中。

  轰然巨响,熔炉炸裂,妖刀不知火出世,这柄神兵的出现,确实是对世上的一个诅咒,在此之后,因它而造成的祸事,不知几凡,每个持有人,均遭到了不幸的命运,发狂以终。但趋之若骛者,仍是前仆后继,就在血与血的争夺中,不知火自历史上消失,据说,是被带入了魔界。

  似不知火这等神兵,威力已经到了无从想像的地步,然而,剑能通灵,何况是魔剑。怨气反噬,操控人心之事,时有所闻,而且持之实战,剑会不停吸收主人的精气,作为能源,故此,几乎不可能为人类所用。

  “你不是人类!”卡达尔问道。

  信长微笑,绅士般的行了个礼,左手作了几个莫名的手势,最后化为烈飞腾状,缓缓道:“奉大魔神王克斯脱拉之名,光我魔族,魔照天下。”

  “果然是魔族……”卡达尔刹那间,明白了一切,打从信长要娶蕾拉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是个布好的局,藉着他与蕾拉的关系,来引诱他上钩,藉机诛杀。自己在九州大战中,斩杀魔族无数,遇到此事,毫不足奇,只是可怜蕾拉,无辜受害。

  “卡达尔老师果然厉害,无怪昔日,伤我魔族同胞逾万,不枉我以真面目出现人间,哎呀,还是这个样子舒服,已经八百年没有好好透气了。”信长理斯慢条的说着,斯文的样子,一反刚才的狂野粗暴。

  但卡达尔却知道,现在的信长,比刚才的模样更为可怕,已经完全恢复魔体的信长,在他身上,强大的魔气,恍若实质,一波波的侵蚀着周围的大地。

  寺庙外的吵杂声,越来越近,偶尔夹杂着一两声,临死前的哀嚎,不多时,几百枝的火箭,如同骤雨,乱射进来,箭枝遇物即燃,转眼间,本能寺已成了一片火海。

  “明智光秀这小子,总算还有点胆量,居然敢发兵反我。”

  信长悠然道。

  他与卡达尔均有气罩护体,纷落的羽箭,根本进不了方圆三丈之内。

  “对于卡达尔老师,我十分佩服,如果可以,我很想向您好好请教,但是,很可惜,我还是必须杀了你才行啊!”

  “不必装出一脸英雄好汉的样子,倘若当真光明正大,又何必忽施暗算,用这等卑鄙手段。”

  信长不答,抬起手来,急催真力,不知火遥指卡达尔。不知火受到感应,开始吸收主人的精气,渐渐转为通红,冲天的魔气,锁定对手,潜声道:“请!”

  肩头的伤处如遭火焚,血液开始蒸发,不知火果不虚传,卡达尔使尽全力,仍无法将入体的魔气逼出,看来得要觅地疗伤,但眼前又哪里有这等余裕,说不得,只得速战速决。

  一直以来,卡达尔为避天刑,刻意压制本身功力在五成以下,适才与信长激斗良久,所用的,也不过是两成功力,现在为求速败强敌,长啸一声,将全身威能提升到四成。

  “魔弓闪光矢!”

  卡达尔率先主攻,魔法箭由一化繁,雨点般的射向信长,无论是威力还是速度,都与刚才有显着的不同。

  但是,对恢复真实力量的信长而言,这已无法造成威胁了。

  “只用魔弓闪光矢之类的三流咒文,导师是太看不起我了吗?”不知火以一个神妙无方的角度,斜斜划过,将箭矢全数挡在外门。

  “天子剑法。”卡达尔又是一惊,这套天子剑法,是魔界寇拉斯王朝的绝学,历来非王族不传,端的是厉害无比,传闻中,只有魔界第三代皇帝,朱棣,亦即是天子剑法的始创者,能够发挥到十成的真传。看信长的架式,不过得到五成火侯,却已是极难对付。

  不知火配合天子剑法,威力大的令人咋舌,就连可卸万刃的护身光罩,也在接触的同时,被剖成两半。卡达尔再不敢轻心,打起十二分精神应敌。

  说到底,信长虽然厉害,但星贤者享名千载,岂是泛泛,以个人级数而论,实是高出信长不只一班。卡达尔面对魔剑的惊人威力,不欲硬接,当下连连倒退,脚踩奇门步法,忽焉在前,忽焉在后,在不知火的凌厉攻势下,从容游走。

  卡达尔一面后退,一面却运起灵力,在空气中,布满太乙五萝丝,用以滞碍敌人的行动,当信长发现身体变得沈重,动作不灵时,已经晚了一步了。

  “咦!”信长察觉有异,将内力运诸于不知火上,发出通体炽焰,想要熔去五萝轻丝。

  卡达尔幽灵般的抢进,一眨眼,已到眼前,大梵圣掌再度施威。这次有了经验,手下更是全力而施,掌劲一分而三,连打头、胸、腹,三处要害。

  信长怒嚎出声,鲜血狂喷,被爆发的劲力,炸得离地飞起,体内气劲股汤不休,显然马上就要爆体而出。信长忍住撕心剧痛,施展魔族保命绝技,欲将潜劲迫出。

  “碰!”全力而施之下,总算将劲力逼出体外,但没除尽的真气,却在右臂迸裂,一条右手齐肩炸成血粉,不知火飞个老远,不见踪影。

  “隆隆……。!”虽然保住一命,却已耗损八成真元,无法施力,从半空中摔下来,砸落地面。这还是因为,卡达尔的功力仅有四成,倘使力道再重一成,信长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第一时间就丧命当场了。

  寺门口的杀伐声大作,防御的一方终于彻底溃败,叛乱的军队杀了进来。看见满是血污的信长,士兵们大喜过望,纷纷抢上,要把这位旧主子乱刀分,抢得新功。

  “猛鹫要死,也是死在大鹰爪下,怎能被蚂蚁踩死。”虽是伤疲不堪,又缺一臂,但巍巍站立的信长,自有一股凛然威风,教人不敢妄动,卡达尔看在眼底,亦是对其暗暗佩服。

  周围的士兵,为之震慑,不敢有所寸动,但想起了钜额的悬赏,薰心的利益,盖过了敬畏,他们大喝壮胆,乱刀斩下。

  “魔皇星爆!”

  信长猛喝一声,全力发招,刹时间,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极强的光源,一如初生的超新星,灼烧着所有人的视网膜,接着,威猛无伦的冲击波,夹带着席卷一切的狂风,足以融化天地的炽热,向四周瞬间扩散。

  周围的士兵,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里,融化的连残渣也不剩,方圆十里之内的人、事、物,先是在狂风里,被撕扯得四分五裂,再被炽焰一逼,熔成了半液体。

  整个天地就如同修罗鬼狱,哀嚎遍起,由于敌我不分,最可怜的,便是原本能寺的守兵,他们有些仍在奋勇的与敌人作战,突然感到后方传来尖啸,就化成了一堆的碎肉。

  全部时间,历时不过两分钟,当星爆的威力渐渐停息,大气重归平静,显露出满目窗以疮痍的大地,十里之内,没有半点生物的气息,不留一个人,一条虫、一株草,寂如死域,光秃秃的一片,青山成焦土,最中心的半里,表层的地面,甚至成了黑色的玻璃,那是土地受高热融化,再瞬间冷却凝结后,所形成的奇象。

  十里之外,因为速度慢而脱队,却因此而侥幸逃过一劫的残兵们,见到这天崩地裂的奇象,只给吓得心胆俱裂,狂叫一声,逃的不知去向了。

  “这家伙恁地了得,竟然连魔龙皇拳的三大绝式,都给练成了。”思极此招神威,被护身光罩包围,飘在半空的卡达尔不禁悚然。

  不过,此招虽然厉害,卡达尔却也是无惧,魔皇星爆,正如其名,是一对多,大范围的强力招式,只是,因为范围过大,在单独的集中力上,却是大大逊色,换言之,倘若把广及十里的威力,全数集中在见尺之地上,卡达尔未必承受的住。

  ◎日后,织田香将此招式予以改良,一点集中,以魔界黑火催动,即是炎类咒术顶峰绝招,“死黑核爆地狱”。

  “魔龙皇拳,非大魔神王不传,他拼命使出,拳力反噬,应该已经粉身碎骨了。”看着地面烟尘滚滚,蒸气未息,卡达尔暗自替对手的不屈意志,感到敬佩。

  蓦地,一道气劲自烟尘中,射向卡达尔。遇袭的一方,全然不当一回事,随手拨去,眼中绽出了欣赏的神情。

  烟尘散去,信长魁梧的身躯,毅然不摇的站在当场,虽然是魔族,但他身上所受的伤,也早该让他步向黄泉路了,为何……“是麻药吗……”卡达尔猜到了大半,同时再一次,对敌人誓死完成任务的决心,有了体认。

  他猜得没错,为了能与卡达尔周旋到最后,信长自数年前,便以服食微量生死花,来增强肉体机能,果然在今天的一战,发挥了惊人的效果。

  “虽然你是魔族,但我不得不对你表示敬意,可是,”卡达尔肃然道。”你是杀不了我的,我很好奇,魔族怎么会派你来当刺客,在我记忆中,贵方的君上,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不劳你费心,我还有最后的武器。”信长抬头望天,注视着卡达尔身后的天色,明月几近西坠,差不多是时候了。

  “卡达尔!接我最后的一击。”信长喝道,一按钮,一枚预备多时的混沌火弩,破地而出,射向卡达尔。

  卡达尔不避不闪,左手一扬,魔法箭射出,两物对碰,在空中爆炸。火弩中似乎另藏尘粉,随着爆炸,散落满空,卡达尔确定烟尘无毒,也就不予理会,因为,有更值得他费心的事。

  这一次,卡达尔看仔细了,这枚混沌火弩乃是新造,并非千年前的遗留物。

  “这怎么可能……当今世上,怎么还有人会制造火弩,莫非……莫非当真是他……”思潮如涌,卡达尔惊疑不定,忘记了地上的敌人。

  正自思量间,晨曦乍现,第一道阳光,穿透了层层云雾,照耀大地,与尚未消逝的弯月,形成了日月对映的景观。

  此时,更教卡达尔吃惊的事发生了,自阳光照到他的那一刹那起,全身的魔法力,似乎消失的无影无踪,魔力既消,再也无法停留空中,“呼”的一声,自半空摔落。

  仔细观察,适才火弩中的尘粉,此刻反映着日月光华,形成了一个大光罩,把方圆一里的范围皆笼罩于其中,形成了一个大型结界。

  “卡达尔,这天罗魔窖,耗费我族无数心血、人力,专程为你而设,你该感到荣幸了。”信长数道劈空掌,立即攻向卡达尔,务趁敌人法力尽丧时,毙敌于掌下。

  卡达尔骤遭遇难,人在半空,心神不乱,强提一口真气,身形猛地拔高,避过信长的攻击。适才对战时,他预先将三成魔法力,转换成内力,此时遭逢大变,仍有应变之力,尚不至于任人宰割。

  信长运功强压伤势,把握这千载难逢的良机,狂风暴雨般的发动攻击,双掌或施剑气,或近身直击,一身武功发挥到极限。

  反观卡达尔,就显得破绽百出,他虽能以魔法力施展无上武学,但到底还是魔法师,先天反应与动作上,无法与真正的武者相比,一但失去了魔力,登时处于下风。

  勉强避了几下,终于被信长击中,卡达尔连退三步,信长又是一掌击来,卡达尔挥掌相迎,碰然一声响,卡达尔左肩鲜血激射,这才忆起,左肩的伤势未愈,此刻失去了魔力疗伤,又被掌力传震,登时伤口迸裂。

  卡达尔抽掌欲退,赫然惊觉对方掌力转吐为吸,极柔韧的内力黏住自己手掌,抽身不得,更惊人的是,信长正以某种密法,吸取他的内力。

  “真是老糊涂了,明知他是魔道中人,怎没想到他会吸收别人功力,还笨的与他对掌。”卡达尔暗骂自己,此刻无暇再想,必须要立刻破除结界,恢复魔力,否则敌强我弱,不用多久,自己就得化作一具乾尸。

  这结界的设法奇特,光华流转,与生平所学之途,大相迳异,遍思所见,尽皆不符,朦胧间,脑里闪过一段对话……“三光者,日、月、星;三才者,天、地、人。”

  “大哥可是想要,以此排设出一个阵局?”

  “不错,二弟、三弟,此法古人未有所见,若能依此排设,必能达到攻敌不意的效果。”

  “可是这六者,中间既有相生,又有相克,要如何才能将之调和无间,可不容易啊!”

  “嗯!二弟所言不错,这之间确有许多需要琢磨之处。三才者……”念及此处,神智登明,“三光者,日、月、星,此阵正是三光结界。”卡达尔恍然大悟。日、月、星,难得同时并出,故此,需以别物取代星光,适才信长“魔皇星爆”一式,看似卤莽,却是暗藏玄机,以人光感召天光,继而混同日、月光华,藉特殊材料予以保留,形成三光结界。

  一但明白结界的构造,破法随即而出,只需有两道力量,内外合攻,结界转眼便可破除,虽然难找外力,却也困不住卡达尔,以他修为,大可借助周围神之力,破除咒法,只是……“破除这等规模的结界,绝非两三个神明就能成事,而要大规模的借助神力,耗损功力,绝对是超乎想像的庞大,一但运功超过五成,岂非天刑立降……”这个想法,震惊了卡达尔,一直以来,他在这场斗争中,始终游刃有余,就算面临险境,也坚信可以凭自己的力量脱困。但是,打从这一刻起,他的心头有了面对死亡的恐惧,布局者精巧的设计,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深陷其中。

  修炼到了卡达尔这等层次,已非寻常人祸所能伤,唯一可以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只有天。

  而设计人的心思,阴狠精密,先用蕾拉引卡达尔入壳,再以信长让卡达尔产生大意,最后才暗伏杀着,引天刑降临。

  这等计策,非得对卡达尔生平、个性、修为,都有深切了解者不可。

  “混沌火弩……能想出这样的计画……布下这等结界……莫非当真是他…………唉!若真是他,我命休矣!”念及那人的手段,卡达尔自知今日九死一生。迟疑间,功力已被吸掉一成,看见敌人兴奋的模样,卡达尔暗道:“就是死,也要死的有价值。”当下,默念咒文。

  信长不住吸纳卡达尔的功力,甚是受用,星贤者的绝世修为,果不寻常,若是正面相对,肯定连半分机会也无。

  眼见任务即将成功,魔族从此剪除了一名大敌,正自狂喜间,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回响在耳畔。

  “敬告四天与四方地,守护着吾乡与吾故土,来自虚渺之堂,遵从太古盟约,日出之国的八百万神明啊!辅助我命,破除邪恶!”

  信长这一惊非同小可,“你想用本国的神灵来破去结界,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顾不得再吸功力,全身劲道运于左臂,务求一招将卡达尔击杀。

  然而,已经晚了一步,结界外,太阳的方向,升起了七彩虹光,转射在结界光罩上,结界的光华登时减弱,卡达尔趁此机会,以残存的魔力施法。

  “风卷云残,化成大气漩涡吹四方,摩陀天利娑诃,风天神。”

  平和的大气,突然激烈的旋转,瞬间化作了强猛的飓风,吹向四方,将凝结结界的微尘,吹的乾乾净净。

  微尘一除,卡达尔魔力尽复,随即以斗转星移之遁术,卸去信长的掌力,身化千亿幻影,陡然拔高到空中,双手结印,大喝道:“信长,下黄泉去吧!”口中颂咒。

  “冥界的贤者啊!用七把钥匙,打开地狱之门。”

  双手间形成一团耀眼赤,越来越强。是炎系法术的强猛招数。

  “七键守护神。”爆喝声中,卡达尔全力出招,炎系法咒中,最强的一式,七键守护神,化为熊熊火焰,朝信长噬下。此招与“魔皇星爆”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不同者,一者为魔界烈焰,一者为天界净火,如此而已。

  绝招发出,耀眼的光芒,犹胜刚才星爆之威,澎湃的热浪,刹那间,散布至天地中的每个角落。毁灭性的力量,掩盖了一切。只是,卡达尔刻意抑制了此招的威力,看上去,反倒是没有适才的威力惊人。

  面对这等招数,先机已失,满身伤痛的信长,豁尽功力,把护体真气升到顶峰,骨骼咯咯作响,极力抗拒着死亡的阴影,然而,蜻蜓终难摇动石柱,在僵持一会儿后,信长气竭力空,被吞没于飞腾的炽焰里。敌人终于消灭,卡达尔的脸上,却不见半分喜色,“到底是逃不过天数啊!”卡达尔惨笑。

  仰头望天,原本绚烂的初阳,被急涌而起的乌云所遮蔽,浓密的云朵中,隐见电光飞腾,声势甚为怕人,整个天空,刹那间晃如黑夜,正是天刑降临之兆。

  卡达尔飘然立于空中,回想起这一生的经历,楞楞出神。

  猛地,察觉地上有所异动,卡达尔注目急视,赫然发觉,有个物体,以缓慢的速度,移向本能寺的残骸。

  “什么麻药这么厉害?”信长的韧命,就连卡达尔,也为之倒吸了口凉气。

  魔族的生命力,再加上生死花的效力,果然非同小可。此刻的信长,下半身已成为焦炭,上半身的皮肤全数炭化,却还能拖着身子,移往本能寺的方向。

  支持他不倒下去的,大概是其民族所特有,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不死斗志吧!

  本能寺在如此近距离之下,连受两式超毁灭性的攻击,屋瓦土木,早已化作灰烬,但在一片焦土中,却仍有一物,丝毫未损,妖异的缓缓脉动。

  卡达尔猛地惊觉对方意图,连忙自空中降下,想要拦截。但已迟了一步。“魔胎……我还有魔胎……”信长将跳动的肉球,纳于掌心,想予以吸化,倘若成功吸纳魔种,他便成了古往今来,第一个以外力修成魔种之人,功力大进,可以保住性命,重新再战。

  “住手啊!”卡达尔厉声道。

  恐怖的事,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信长掌力甫发,一股更强大的吸力,自掌心反传回来,将他的精血,长江大河般的吸摄而去,信长长声惨嚎。那刮骨蚀肉的剧痛,强烈的冲上脑门,偏生他的神智却又清清楚楚,这等痛苦,实非笔墨所能形容于万一。

  卡达尔见状,知他反为魔种所噬,心下骇然,暗道:“自古以来,练魔种者不得好死,你又何能例外?”

  失去功力的支持,信长强压下的伤势,一齐迸发,眼耳口鼻鲜血激喷,甫一离体,便因高热,蒸发作阵阵轻烟。惨嚎声渐渐衰弱,最后,信长全身着火,在地狱炼火的焚烧下,成了一团灰烬。

  卡达尔与之激斗一日,最后更因之而性命垂危,但对于信长之坚毅斗志,佩服于心,此刻见他如此下场,虽觉罪有应得,亦不免为之恻然,当下低声颂咒,为敌人祈求冥福。

  恍惚间,眼前的火光中,出现了个黑发金瞳的少女,容貌美的让人屏息,明丽的神韵,依稀有些熟悉,她无表情的看了卡达尔一眼,转身消逝不见。

  火焰烧尽,魔种厚实的胎衣,忽地分作两半,一个红通通的女婴,没发出半点声息,躺在地上,明亮的黄金眼瞳,不带一丝的感情,望向天空。

  卡达尔知道,自己目睹的,是一件千古奇闻,修行者练至化境,有所谓的“道胎”、“魔种”,但那是指个人的精、气、神,并非真是胎儿。

  魔种炼制之术,别走捷径,因自古以来,没人练成,谁也不知道最后是何光景,却想不到,今日魔种功败垂成,信长作法自弊,焚烬身死,而本该被吸化的魔种,却育孕成胎,这真不知道是哪一门子的糊涂帐。

  由于这胎儿,非自然所生成,所以没有人心意识,虽然会呼吸,虽然有心跳,却不会哭、不会笑,没有任何的感情,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一团肉块而已。

  看着婴儿的小脸,卡达尔想起蕾拉,心中一痛。

  “说到底,她是蕾拉的女儿,我欠她母亲太多,就回报给这孩子吧!”卡达尔下了决定,手指结印,绽放光华,欲以太古秘术,拼着大耗本身元气,要开启孩子的天心意识。

  “阿波兹多颉氐颉氐摩氏利”法咒急颂,卡达尔左手三指,点在孩子的额头上,灌注灵力。手指甫触,赫然惊觉如触磁石,本身内力泥牛入海般,消逝无踪。

  “这女孩的体质恁地奇怪。”卡达尔吃了一惊,内力不收反吐,他自忖无能避过天刑,今日必死无疑,内力保留多少,以无关紧要,是以再不吝惜,务要打通孩子的灵窍。

  “喝!]随着一声暴喝,婴儿的嘹亮哭声响起,密法已然全功,卡达儿闭目调息,汗下如雨。

  不过仅是盏茶时分,卡达尔的左臂,被吸蚀至乾枯如柴,内力折损三成,再加上适才所得,这女孩甫一出生,便已拥有信长的全身功力,再加上卡达尔的四成灵力,跃身为绝代高手之林。

  卡达尔抱起孩子,仔细端详,清秀的眉宇,雪中透红的肌肤,看来就跟母亲一样,将来是个大美人,卡达尔暗自祈祷,这孩子未来的命运,多福多寿,无灾无病。

  女孩的左手,自刚才便一直紧握,卡达尔好奇心起,小心的将手指扳开。刹那间,浓郁的馨香扑鼻,一缕晶莹的白光,出现在小小的掌心里,一枚浑圆剔透的明珠,柔和的绽放光彩,隐约之间,浮现一个“生”字。

  卡达尔心知有异,望向婴孩,孩子咯咯轻笑,明如秋水的眼眸,咕噜噜的转动,灵活地看着他。

  黄金色的眼瞳中,映出了卡达尔的身影……黄金色!卡达尔猛地想起,适才火中看到的幻影,难道是……恍惚中,心底若有所悟……“卡达尔导师!”

  一个人影,在远处缓缓走近,赫然便是羽柴秀吉。

  秀吉自那日分别后,知道必有连场剧斗将发生,连忙率领少数精锐,回奔京都。途中遇上明智光秀的军队,双方为攻守本能寺,发生激战,却不料战至中途,本能寺传来强大的冲击波,敌我双方,在信长的“魔皇星爆”之下,全军覆没。

  “前次,我说你不宜回奔,想不到你还是回来了。”

  “秀吉拜谢导师救命之恩。”说着,秀吉深深的行了个礼。

  适才星爆之威,遍及八方,他能够活命,全仗日前卡达尔所赠之护符,代主碎裂,方能保住一命,因此,心中对卡达尔感激不已。

  本来,为人臣子,主君死于人手,岂能坐视一旁,但他刚才目睹了信长的真实身分,知道这是牵涉了人魔之间严重问题,非一般可比,再看卡达尔,亦是伤疲交加,又哪里下得了手。

  空中的云层,越来越密,闷雷的响声,亦渐趋洪亮,天刑降临的时间,又近了几分。

  “秀吉兄,昔日你我击掌为誓,此约记否?”

  “壮士一言,驷马难追。但教义之所在,力之所及,秀吉自当鞠躬尽瘁。“

  卡达尔点点头,瞥见天上隐现的电光,他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

  “卡达尔今日在劫难逃,行将大归,临去之前,一事相托,劳烦秀吉兄代我,将此女养育成人。]“这女孩是………”“是贵方信长公的遗孤。”秀吉心里疑团无数,迎娶蕾拉,不过一月有余,如何能怀孕生子,但想起信长并非人类,也就随即释然。

  “导师请放心,公主既是主公的骨血,秀吉必当视若己出,竭力抚育成才。”

  “如此甚好,就劳烦秀吉兄辛劳一世了。”卡达尔跪倒在地,拜了三拜。“不敢!”秀吉对拜还礼。

  “公主可曾命名?”

  卡达尔思索片刻,道:“此女出生,身上馨香馥郁,就名作『香』吧!”“织田香……织田香,真是个好名字。”

  将孩子抱过,卡达尔自怀中取出一锦盒,珍而重之的交给秀吉,锦盒上的丝线斑驳,外壳泛黄,看来是很旧的古物了。

  “锦盒中有一勾玉,内里记载我毕生所学,待日后此女长大,请交付于她。”秀吉知道此事重大,点头答应。

  卡达尔瞧着孩子的小脸,呆呆出神。心底,有个微弱的声音,在向孩子低语。

  我和你的母亲,共同有有了一段伤心的回忆,因为我的怯懦无能,连累她遭到不幸,最后连我自己,也付出生命来赎罪,对于这个惩罚,我并不后悔。那么,我的孩子啊!将来的你,会走出什么样的人生呢?无论如何,希望你能踏出崭新的足印,同样的错误,别让它再上演了………“天刑将至,我以传送术将你们送出千里之外。”

  “导师!”

  “永别了!”灵力施展,秀吉的身形,被笼罩在一团光圈之中,渐渐消失。

  “天,实在对我不错,竟然还给我交代遗言的机会。”

  卡达尔负手望天,昂然直视。心愿既了,他,已然无憾。

  轰然巨响中,第一批天雷降下,妖雷魔电,化作电龙飞舞,噬向卡达尔。*“喝!”卡达尔释放全身的功力,将护身光罩,威力提到极限,与第一枚天雷相撞,爆出震天巨响。

  坚固无比的光罩,竟连抵挡一会儿的机会也无,在接触的瞬间,被天雷炸个洞穿,直袭卡达尔。

  “大梵圣掌!”卡达尔将功力凝聚在右臂,挥掌对击。

  掌力未至,天雷所蕴藏的光明火,炽灼奔放,烧向卡达尔的手臂,圣灵冰随即冻住毛孔,太阳风、宇宙光交错袭来,肌肉组织几乎完全坏死,而后是威力最大的爆雷。

  “噗!”只是一击,卡达尔给震得七孔流血,五痨七伤,一口鲜血喷起两丈高,豁尽全身功夫,才把入侵体内的雷殛,化除殆尽。

  “天地之威,果然不是平常人所能相抗。”心下再不敢怠慢,施起远距离攻击,灵光急舞成盾,务必要在天雷袭体之前,予以卸去。

  一枚天雷,可以将方圆五百里地,瞬间夷平,若是第二枚联合爆发,威力会以几何级数相乘,换言之,千枚天雷所形成的末世天劫,真的是具有毁灭整个世界的能力。

  卡达尔或挡或卸,第一批的五十枚天雷,转眼即过。在巨大的杀伤力撞击下,表面无伤的躯体,内里就彷佛被炸弹炸过一般,千疮百孔,本来枯乾的左手,猛地爆成血雾。

  “呵……报应来的好快啊!”失去一臂,卡达尔并不如何惊慌,重吸一口气,竟跃身起来,迎向第二批天雷。

  适才他竭尽所能,固守一地,尚且重伤,这时主动抢攻,无疑是自杀的行为,但他自忖在劫难逃,索性豁出一切,要在人生的最后一刹那,留下永恒的光辉。

  其实,若是他主动自裁,当可躲过天刑,虽是身死,却能再世轮回,但如此一来,天雷势必乱轰大地,造成难以想像的天灾,秀吉等人亦势难幸免,故此,不惜神形俱灭,亦要舍身面对天刑。

  卡达尔飘翔半空,拳飞掌舞,在生死关头中,激发出全部的潜力,一身的修为,提升到另一个层次。

  只见他武功、法术并用;掌劲、灵光并发,将天雷远远卸开,轰爆于外,在妖雷魔电的缠绕中,神威凛凛,恍若战神。但,人力有时而穷,在第一百九十八枚天雷,被一掌轰碎后,卡达尔猛觉一口气提不上来,正是身体透支过度,功力消散的前兆。

  措手不及间,一枚天雷自后方轰至,狠狠的击在卡达尔身上,护体气罩登时被破,五种毁灭性的力量,一齐迸发,将卡达尔打落天空,重坠于地。

  这一击,引发了所有旧创,卡达尔体内五脏尽数爆裂,脊椎骨震成碎片,摧毁了他所有的力量,再起不能了。

  其实,若非卡达尔先前折损四成功力,虽是必然无幸,但以他修为,必可支持到三百枚以外。

  卡达尔巍巍颤颤的坐起身,脑海里,走马灯般的回忆着,少年的荣华富贵,刻骨难忘的恋情,深山修道的经过,九州大战的种种,再到蕾拉的重逢…….这一生的一点一滴,在脑海中迅速翻过。

  伤疲不堪的脸上,忽忧忽喜,有时微笑,有时流泪,最后,回归于平静。当一生的记忆演完后,恍惚间,他看到了些模糊的景象。

  那是一个大规模的战争,两方人马激烈的对战,鲜血飞溅,不断的累积死

  ,之中,有人类,有精灵,也有魔族,恍若末世的浩劫,而在那其中…………一名短发女郎,以惊人的高速,纵横于战场之中,炽热的剑劲,如红日升空,叫人不敢正视。

  一名精灵族的女孩,手中的魔法箭不断射出,箭无虚发,将敌人的大将,准确的射下。

  东南隅,有个穿着和服的女孩,左手剑光飞跳般的挥舞,右手却施展着太古的咒文,所到之处,瞬间就造成了大量的死伤。

  在她背后,一位少女,美的让人屏息,驾驭飞龙,手里长枪舞动,态拟神仙。

  在主帅的驾车上,一名汉子,挺拔英伟,霸气凛然,全身充满皇者的威严,他意态飞扬,自信满满,对将领发号施令。

  在他身边,有位女子,献策提议,充满智慧的眼眸,深情如水,痴看着所倚靠的男人。

  在阵前,一个容貌秀气,举止优雅的男子,声音柔和好听,指挥若定。

  接到了他的命令,左营的一个女郎,拨动琴弦,当悠扬的乐音,流过战场,隶属于不死系的士兵,全数还原为枯骨。

  一幕幕的景象,流过了卡达尔的眼前,彷佛是在预告,将到来的未来。卡达尔睁开眼睛,只见一道紫龙皇气,冉冉升起于西方。

  “真是不想死啊!”卡达尔喃喃道。

  第两百枚天雷盘旋轰下,打入卡达尔天灵要害。卡达尔闭目不动,再不言语。

  天刑已过,湛蓝的天空,重新放晴,回归晴朗,一切,就好像没发生过一般。

  一阵微风吹来,轻抚着大地,卡达尔的身躯,在风里,化为尘粉,消逝的无影无踪。

  卡达尔,神形俱灭。

  此次事件,后代史书称为“本能寺之变”,是役,明智光秀叛变,率众攻入本能寺,日本的绝代霸主,织田信长,绝命于斯役,此后,原为信长手下的羽柴秀吉,自我独立,改名丰臣秀吉,兴兵为主伐罪,讨平明智光秀,再与柴田胜家争夺天下,凭其天赋,终成大业,成为号令天下的大人物。

  而大贤者卡达尔,从此更无消息,未曾再现于人间。星贤者之名,从此成了仅存于传说中的耳语。

  风,缓缓的吹着,在和煦的晨光之中,随着大气的畅流,浮游在海洋之上,带着咸咸的海草味,穿过内陆,到处流窜。

  一声耳语般的低低叹息,混在风里,穿越千里之遥,去往风姿物语的下一站。

  斯菲尔伦多王国。

  (日后,织田香靠着优异的体质,以仅仅十六岁之龄,尽得卡达尔真传,精通武功、秘法,成为年轻一辈女性的第一高手。

  在日本攻略战中,化身“冲田宗次郎”,与兰斯王相遇,率领新撰组,给了兰斯很大的苦头,而后,为兰斯、源五郎联手挫败,成为九天御使之一。)

  三万五千字的大长征,看来是一次比一次恐怖了,转眼间,风姿物语已经到了第三集了,这是我当初所没料到的事情。

  第三集看完,诸位有什么感想呢?对于里面的人物,你喜欢谁?讨厌谁?或着说,有某个人,能够牵动你的心弦呢?不管你的感觉是什么,希望你能给我意见,这是继续写下去的原点。

  第三集中,我试着参进历史事件,不知道大家感觉怎样?但是,有几点是必须要澄清一下的,正史上,本能寺之变时(fire注:本能寺之变发生于1582年,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日本编年史),秀吉仍在出征中国,胜家也在外领军,都是不在的,另外,信长的配刀,叫做一文字吉房,不是菊一文字宗则。菊一文字,是冲田宗次郎的爱刀,这个人,大家应该知道他是谁吧!对!他就是冲田总司。

  这样的小说,对我也是创举,如果将来这部作品,长命到写出日本攻略战,各位将会看到新撰组活跃于京都的风貌,池田屋事件,还有八岐大蛇,怎样,会不会感觉很过瘾呢?

  照预定中,第四集“云”莉亚公主,第五集“风”天流紫钰,如果能写完,九天御使就已经出现五个了,可是,说实话,风姿物语可能要暂时休息一下了,敝人在下,欠了几个报告,得要去赶作业了。

  另外,想不出什么好题材,更是主要原因,直到现在,对于怎么安排第四集的内容,还是没有着落,只好等想到再开笔了。

  时间差不多要天亮了,小弟就此搁笔,当然,一如前两集,希望所有风姿物语的读者,多多给予意见,这是往后故事能否出来的重要关键。

  为了健康与美容,睡前要喝一杯红茶。————出自非风姿物语的谚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