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两败俱伤

风姿物语 罗森 8847 2005.07.08 13:48

    在地表上,庞大能量过度集中的情形下,部分地区的空气开始电浆化,大气像是被笼罩在一层高温的油烟中,所有景物扭曲摇晃,看不真切。

  公瑾循声望去,只见来人身在十数尺外,但不知道是受大气的异变影响,抑或是自己的汗水流到了眼睛,竟然看不清楚他的样子,整个身影朦朦胧胧,仿佛隔个老远。

  样子看不清楚,但是那个稳健的步伐,还有宽阔的肩膀,伟岸的身型与气势,让公瑾心中泛起了一股熟悉的恐惧。

  是的,正是恐惧,一种不该出现、也不应出现的情绪,但在耶路撒冷战后,这种情绪却像种子生根,不由自主地深植于心,在每次心防最弱的时候出现,化作了一个沉默的梦魇。

  那个男子汉的掌刀,比世上所有的兵器更厉害,曾经把自己的身体打得骨肉粉碎,成了一滩烂泥似的,尽管后来自己靠着决心与毅力取胜,但是那股恐惧却抹灭不去地根植心中,不住地扩大。曾经以为自己突破天位之壁,拥有斋天位的无比力量后,就能够消除这种惧怕,但直到此刻,看到那个宽肩虎背的身影,自己才明白恐惧并没有消失,甚至仿佛看到那个男人就站在眼前,威猛无双的一记刀掌迎面斩来,克制不住地脱口喊出。

  “王五?”

  这声质问,让来人步伐有片刻停顿,似是不解为何有此一问,但是当他领悟到这声喝问之后所隐藏的东西,便大声笑了起来。

  “搞错了吧?绝顶斋天位修为,怎么会连这么近的敌人都弄错身分?我师兄给你的压力,有这么大吗?”

  声音与王五不同,公瑾顿时认了出来,被恐惧感所影响的意识立刻回复清醒。

  “堂堂的第二集团军元帅,怎么连你最爱用的鞭子都扔了?看来铁面老兄在香格里拉一别后,似乎混得不太理想,这是不是叫做……不景气的影响啊,哈哈哈……”

  “哼,是你这头山猴!”

  上次在金鳌岛内的交战,公瑾有过经验,知道兰斯洛虽然还称不上是可怕的强敌,但却是一个绝对顽强的对手,如果被他一缠上,就会非常麻烦。眼下正是进行要紧任务的时候,哪有时间与他缠斗?所以一发现敌人是他,公瑾便不再答话,劲运于臂,一记重拳就往地上轰击下去,务必要在敌人拦阻之前,先破坏掉铁达尼要塞的基本防御。

  “喂喂喂,我在这里耶,虽然是手下败将,但你这么忽视我,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十余尺的距离,兰斯洛眨眼就能抢近过去;提防到这一点的公瑾,挥出了空袖,激发十数道无形剑气,交错飞射,尽封身前十尺空间,就算不能够伤到敌人多少,也能够充分拦阻他逼近过来的时间。

  不过,公瑾这次确实是太过轻忽眼前的敌人。在兰斯洛一路成长的习武过程中,他其实累积了许多的神妙武技,之所以在这方面不引人注目,那都是因为他太过横冲直撞的作战风格,一旦有心要追求变化,往往可以大出敌人意料;就好比此刻,他一步跨出,十余尺的距离就像不存在,一下子就抢到公瑾身前。

  看起来好像是普通的天位武者速度,但公瑾却感受得出其中差别。在敌人跨步的那一瞬间,好像与自己这边产生一种特殊吸引力,跟着,他就像是被自己这边给吸扯过来一样,浑不着力,一下子就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十余尺的空间,与其说是闯过,不如说是“跳跃”过去。这种近似魔法的移动方式,可以凭着天位武技做到,在白鹿洞的武技中,叫做“缩地成吋”,但在魔族的武技中,这是……

  “魔族的顺逆自在术?”

  “不错!”

  一声“不错”,兰斯洛抢到公瑾身前,手臂水平扫出,恰好拦截住公瑾下击的那一拳,双方气劲交击,两股天位力量相互抗衡,一时之间僵持不下,余劲就往周遭散去,将两人脚下所踩的甲板地面全数震碎,裂痕朝远处蔓延开去。

  “滚开!”

  一击被兰斯洛拦下,公瑾察觉天色更为晦暗深沉,情势益发恶劣,当下立即催劲,重鼓第二道攻势,一面以更强悍的力量,要震开兰斯洛;一面则是挥动空袖,要将被震开的他扫到远处去。

  但是当公瑾的沛然内力如海潮般涌往敌人,化作一波又一波的怒涛浪潮,他却讶然发现,兰斯洛的力量比香格里拉之战时高出许多,就像当日的王五,化为一座巍峨的岩石高峰,稳稳承受住惊涛骇浪,不管公瑾怎么催劲,都无法将人震开。

  兰斯洛的姿势稳若磐石,分纹不动,在这种情形下,挥出的那一袖就改为扰敌,纵然是空袖,如果任由这一袖打到脑袋,效果也不异于巨斧一击。但兰斯洛举手应变,这个从来不会玩乐器的男人,挥手的姿态像是拨弦扬琴,清柔中隐蕴激昂潇洒,挑、拨、挥、按,把空袖拂击的十数种变化消于无形,另一边与公瑾的内力较劲却仍稳稳守住,动也不动一下。

  刚与柔,动与静,就在这短暂的一回合交手中,兰斯洛完美地把握住,令公瑾为之瞠目,不明白为何短短时日间,这头山猴有那样快速的进步。

  “嘿,铁面老兄,这一拳似乎压不下我啊,你的力量应该不只如此,香格里拉时候的压倒性力量,到哪里去了?”

  兰斯洛的语气轻松,听不出有什么压力,而察觉到敌人实力不俗的公瑾,暗骂自己糊涂,这头山猴本就以内力雄猛见长,天位武者中极少有人能硬接他一拳,自己却在失血重伤之后,力量减退,现在不从敌人的弱点着手,却硬拼他的最强项,这真是愚不可及,当下立即运转天心,预备以万物元气锁发劲,一举锁死敌人的气脉,近距离一拳致他死命。

  上次战斗,兰斯洛与奇雷斯对万物元气锁全无抵御之能,最后是靠两人以魔族秘法联手,天心思感相互串联,这才超脱于万物元气锁的制肘,给予公瑾重创。但是如今奇雷斯不在,兰斯洛再无法以此行功,当公瑾察觉到这一点,万物元气锁便透发而出,急锁向兰斯洛。

  在斋天位与强天位的战斗中,万物元气锁堪称是最有效的欺压弱小武器,可是,假如说这场战役自始至终,都超乎了公瑾的预算,那么最大的误算现在才要到来。

  就在万物元气锁运使的同时,兰斯洛的重拳也击往公瑾下颚。本来应该力量尽失、中途停下的一拳,丝毫不受万物元气锁的影响,反而爆发着无比威力,极强极霸的一击,狠狠击打在公瑾下巴上。

  “呜……”

  刹时间,剧烈痛楚狂袭着脑部,公瑾眼前只剩下一片血红,整个人站不稳脚,远远地跌射出去,直坠向百尺外的要塞后方。

  (居然真的打中了!这家伙在搞什么鬼?连万物元气锁都不懂得用吗?我本来担心得要死耶!还是……还是他故意要挨我一拳?)

  对于自己能够创伤公瑾,兰斯洛只觉得不可思议,但他并没有意识到其中关键,只是趁着敌人受创的机会,全力追击。

  之前由于是近距离的快速交战,没有充分时间回气、蓄劲,兰斯洛最得意的一式拳招也因此无法施展,现在一得到回气余裕,他马上踏足发招。

  重重的一脚,踩蹬在甲板土壁上,尽管这与真正的地平面仍有一段距离,但只要脚与地连,兰斯洛就能够吸纳地气,完成这一招的起手式。而当这简单的一脚,把铁达尼要塞的外壁大幅度破坏,在土石开始重新愈合前,他整个人也如一支离弦之箭,朝要塞尾端爆冲而去。

  ※※※

  香格里拉大战时,公瑾曾经在兰斯洛的拳头下,吃过苦头。那时命中小腹的一拳,虽然被护身真气接住,没有伤及腑脏,却仍是造成很强烈的冲击与痛楚,让公瑾在事隔数日之后,腹腔内仍能隐约作痛。

  再也不想挨一次那样的拳头……

  明明彼此相差了一个天位,但是让公瑾产生这个念头的,环顾当世也只有兰斯洛一人。而这次不但挨了一拳,这记罕见的上冲拳,更给公瑾带来严重伤害,不但整个口腔满是血腥味,冲击力还直撼脑部。

  如果修为稍弱几分,中拳的结果,就是头颅像个炸烂西瓜般粉碎,即使有斋天位修为护体,公瑾还是能清楚感受到,那股几乎令双眼夺眶而出的恐怖痛楚,令他除了全力运劲护体外,只能依靠斋天位高速的催愈效果,来镇压下那一拳的恐怖伤害。

  施展千斤坠,公瑾让自己沉落下来,停止跌势,在落地瞬间将大半余劲往地面散泄,减轻伤势的同时,也加重对敌方设施的破坏。

  土石炸裂,隐约传来大片的金属扭曲皱折杂声,那些都是卸劲途中所造成的破坏,也直到散尽体内杀伤力强大的天魔劲后,公瑾才回复视觉,重新抬起头来。

  (那头猴子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大?在余下的所有人当中,以他最早突破天位之壁?)

  这个推论令公瑾本身非常错愕。雷因斯?蒂伦一方高手如云,在人力资源上的优势远胜过己方,这点他早就已经晓得,假使有人能够在实力上追近自己,也必定是他们那一边,但雷因斯方面的众武者中,源五郎、妮儿与师妹泉樱,都是公瑾所另眼相看的警戒人物,亦认为他们会最先追近自己,但却怎会是那头猴子……

  现在略加回想,其实那头猴子纯以武力来说,还真是雷因斯众武者之冠,他的豪猛霸拳无人能及,自己曾经痛吃过苦头,甚至希望再也别挨第二次,照理说,自己应该有很深的警惕,但为何……自己从没将他列入要特别注意的强敌名单?

  现在多想这些已是无济于事,人已经在战场上,既然不能撤退,就只能全力应战,自己是否该趁着与敌人短暂分开的时间,先对这座要塞进行破坏呢?

  “……不……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

  本来还有几分犹豫的公瑾,回转过头,只见在要塞前端的方向,被密集紫色电光遮断的方向,突然席卷起狂风,大气震荡狂啸,吹袭起来的爆裂风声,与轰隆奔雷结合,化作一股无可形容的风雷气势,快速向自己这边压迫过来。

  急劲狂风,刮体如刀,吹得皮肤极度疼痛,但令公瑾更为在意的,是自己身上一阵阵压抑不住的抽搐感。手臂的神经,从手指、手腕、手臂、手肘,一直向肩膀传透过去,由独臂牵动全身,让整个身体为之僵硬,处于一个高度紧绷的状态。

  过去公瑾与海稼轩的战斗,曾让他尝到寒冰冻体的苦果,那时候也是肢体僵硬,动作不灵,现在的全身紧绷,与那个情形有些相似,却又有着极大的不同。此刻全身的紧绷感,是因为感受到敌人猛招的无比气势,自动进入高度警戒的应战状态,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修为极强,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猛招的杀伤力强绝,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

  狂风扑面,劲风中隐隐带着些许电流,不轻不重地殛向公瑾,尝试突破他的护身真气。这点小技俩不被公瑾放在眼里,他只是凝目前望,想要在那灰暗的急卷狂风、怒闪紫电中,找出敌人的位置。

  (……来了!)

  风势骤紧,公瑾全身的紧绷达到极限,迎着敌人在风中的强招,率先采动防御,以攻带守,刹那间银鞭化作千百龙影,交织成绵密鞭网,朝急卷狂风怒挥而去。

  错乱鞭影切断狂风,在灰暗的天色下,像是千百头细长的银龙,光耀夺目,但就在乱鞭飞舞的同时,由要塞前端吹袭过来的狂风有了变化,吼啸声乍如怒雷,无数妖雷魔电出现在急卷劲风中,隐约形成一头巨大的黑龙形象,魔气滔天,随着风势怒啸,张开了充满杀伤力的龙颚巨口,正面朝千百银龙吞噬下来。

  “吼~~”

  风声形成的龙啸,把乱鞭挥扫的气劲声硬生生掩盖下去,在那头凶猛黑龙将千百银龙尽数吞噬的时候,公瑾所察觉到的,是无数刚猛雄浑的拳劲,将自己的乱鞭一一摧破,以乱破乱,毁尽自己防御火线地长驱而入。

  乱鞭的防御无用,黑龙飙风而来,近身战已经不能避免,公瑾急提一口真气,长鞭一卷,回挂腰间,仅有的独臂横空挥出,姿态轻柔舒缓,如羽如絮,一股柔劲回荡在身前三尺,以巧化乱,所有的狂风雷电,任他声势再强,只要进入这三尺境地,就尽数被化解消散。

  仅凭一只独臂,却能够分两仪、定阴阳,将白鹿洞的太极技法推演到淋漓尽致;本来凶猛狠恶的黑色巨龙进入“结界”,立即开始天旋地转,照说这不会有什么问题,但黑龙由旋风与雷电所构成,当公瑾看出旋风的转向,以太极缠丝劲反向扭曲,这头威力万钧的黑龙幻象就在狂嚎声中,被公瑾迅速分解殆尽,化骨扬灰,终至片鳞无存。

  (唔,手臂酸麻,得要尽快回复感觉才行……)

  狂风的杀伤力不大,但是与强风一同袭至的妖雷魔电,威力却不容小觑,每当公瑾化解一段黑龙的身躯,就承受数颗漆黑雷球的袭击,尽管斋天位真气护体之下,手臂夷然无损,但内里的经脉却仍受影响,气血紊乱,没了知觉,公瑾警觉到这点,急着催运内力,打通郁结血脉。

  假若公瑾还有一条手臂,那么,只要以一臂护身,组成防线,再运功打通血脉,那他就不会露出破绽,可是如今的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

  黑龙被破,身上的紧绷感没得到纾解,反而激烈到痛的程度;昂扬的紧张感,让公瑾的灵识一清,整个意识前所未有的清醒,看到在黑龙消逝的残风中,一个无比巨大的拳头正面袭来!

  拳头很普通,但是缠绕在周围的妖雷魔电,还有那快速轰向面门的狠恶气势,却让那只拳头在公瑾眼中的体积迅速放大,仿佛天外流星般直坠面前,摧山翻海,拳未到,劲风已压得面门剧痛,隔着铁面传来的压力,勾起刚才爆脑疼痛的回忆。

  那头山猴已经是个可畏的对手,若是让这一拳击实,后果非同小可,公瑾顾不得手臂血脉未通,一边空袖拂出,稍阻敌人奔雷拳势,另一边手臂画了个大圆,运足斋天位力量,斜斜一掌推去,要以此卸散敌劲,接下这一记重拳。

  “哗啦!”

  “……唔!”

  魔龙皇拳的三大极式之一,当那威力万钧的拳头迫至近处,萦绕着的妖雷魔电杀伤力倍增,单单是先猛拳而来的大小漆黑雷珠,就把贯满刚劲的空袖给无声粉碎,撕裂成千万碎布,继而在坠落中灰化殆尽。

  空袖破碎,一拳一掌终于正面接触。萦绕于猛拳周围的妖雷魔电,突然一下子全部被吸入拳内,令这本已刚猛难敌的雷拳,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地轰发出去,无坚不摧,刹那之间的恐怖威势,仿佛世上再没有东西能挡架这一拳!

  不能挡,但却可以接。

  在拳掌交击的一瞬间,轰雷赤帝冲的强大拳威,赫然如似击往虚空,明明击实了,但却堕入五里雾中,拳头一点都没有击在实处的感觉,要爆发的杀伤力也像被吊在空处,发挥不出来,只能被敌人以片羽不能沾的绝顶柔劲给裹住,迅速卸掉拳上劲道。

  以柔克刚,说来简单,却是公瑾豁尽毕生所学的表现。在独臂卸劲的过程中,拳上蕴含的天魔劲,化作连串妖雷魔电透体而过,正全力化消拳劲的公瑾只能以本身肉体强行承受,不但得咬牙忍着非人痛楚,眼前甚至只剩下一片漆黑,虽然与敌人拳掌相抵,却完全看不见近在咫尺的敌人。

  这些东西,兰斯洛自然是没可能知道。觑准天时地利,全力击出这一记“轰雷赤帝冲”的他,根据过去的经验,相信这一拳必定是无坚不摧,把整个希望都放在拳头上,哪想到铁面人妖的武功精妙若斯,随手一旋一拦,妙到颠峰的太极缠丝劲,非但卸尽自己的妖雷魔电,还举重若轻地接下这一击,令自己连番催劲,无法寸进。

  (厉害!不愧是斋天位的无敌武者,居然能这样接下我的魔龙皇拳!)

  不只是无法寸进,当兰斯洛的拳劲被化消大半,轰雷赤帝冲的天魔劲已老,公瑾悠长绵延的真气就开始显出威力,后来居上地占回优势,手掌缓慢推移,竟然慢慢将兰斯洛的拳头反推回去。

  彼此内力黏着,兰斯洛的天魔功雄霸刚猛,但后劲却不及白鹿洞玄功,此消彼长之下,他甩不开公瑾的柔掌,只见对方的手掌逐渐推来,知道再推进两吋,敌人就会反守为攻,届时斋天位力量奔腾而来,势不可挡,自己可没有那种卸劲本领,硬接之下极为凶险,唯一的机会,就是趁敌人吐劲的瞬间,自己毫不防守,全力抢攻,只要能先一步创伤敌人,那就能扳回局面。

  (咦,铁面大兄未必知道轰雷赤帝冲的缺点与特征,或许我可以……)

  兰斯洛心念急转,身经百战的丰富资历,让他很快就找到了适当战术,不过,他并没有察觉到本身的实力变化,更没有发现到敌人的真实状况。为了接下魔龙皇拳的绝招,豁尽全力的公瑾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眼前逐渐由黑暗回复光明,察觉到自己已经占着优势,心中暗叫一声侥幸,情知刚才自己五脏如焦,完全是靠本能反应在作战,只要有毫厘之差,就会重创在敌拳之下,绝非是现在的优势局面。

  (这头猴子的眼神不对,一定在构思着什么奸计……唔,是想趁我单掌发劲的时候,放手抢攻吧!哼,哪有这么简单!)

  两人拳掌相黏,用全身力量比拼,兰斯洛虽然还剩一臂,但陷入内力比拼,这条手臂也没多余力量再挥一击,公瑾判断情势,更从兰斯洛的眼神闪烁中看出不妥,当下脑中浮现出应变策略。

  双方既拼力量,也较劲谋略,正陷入危急的紧要关头,公瑾蓦地觉得一阵强烈晕眩袭来,眼前猛冒金星,景物都模糊起来,心中大惊,这才发现由于自己鼓荡真气,小腹的伤口再度扩大迸裂,鲜血如泉喷涌,怵目惊心的出血量,直接导致体内真气涣散。

  两人斗得正激烈,很清楚感觉到对方每一丝内力消长,公瑾的真气一散,兰斯洛立生感应,几乎是本能地做出攻击,在他大脑质疑这可能是种诱敌计策时,他的攻击已经出手了。

  对公瑾而言,那真是一场令人惊叹的灾难。他正要强提真气,维持住与兰斯洛的比拼,但对方却没有趁着自己力弱而进攻,反而率先拔开被黏住的拳头,跟着一脚重重踩向地面。

  只是一下踏脚!

  公瑾甚至觉得不解,猜不透兰斯洛的这一下踏地是为了什么,但就在下一刻,他感到一股充沛至极的大地之气,如火山爆发似的直冲而上,透过那一下踏脚的能量转换,尽数疯狂涌入敌人体内。

  (与地而接,衔天而连!利用地气引动电能,这是极限倾斜天地元气操作所发出来的招数,是……传说中魔龙皇拳的三极式!)

  确实是魔龙皇拳,但迎面击来的不是拳头,而是在近距离内更具毁灭性的肘击!

  一下踏地,斜侧闯入敌人身前,魔龙皇拳的轰雷赤帝冲,变招由肘击发出,结结实实命中,刺耳的骨头爆碎声连串响起,几乎把公瑾前胸的骨骼全数粉碎。

  狠恶猛招的威力照单全收,妖雷魔电入体爆发,四处乱窜杀伤,公瑾胸口一阵剧痛,险些连心脏都停了下来,脑中仅余的理智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的伤势严重,但如果再采取守势,那么战况只会一面倒进行下去,所以拼着让重伤更形恶化,他把每一丝护身真气都集中在手掌,趁兰斯洛全力肘击的时候,重重一掌轰在他面门上。

  时间只有细微的先后之分,公瑾胸口中肘,整个凹陷下去;兰斯洛的面门中掌,五官爆出了惊人的出血量。两人都毫无保留,采用两败俱伤的拼命打法,当双方的第二重内劲爆发,他们两人就像断线风筝一样狂飞出去,朝着两个不同方向,远远滚跌飞坠。

  漆黑的诡异天色中,两道赤红色的血线,朝着南北两端狂洒划过,但其中一方的血线明显细微很多,这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当事人最清楚不过。

  当两人先后坠地,不管是雷因斯的绝世霸王,还是艾尔铁诺的无双统帅,都没有再站起来的力量,不约而同地提气运劲,要在最短时间内镇压伤势,重新取得战力。

  公瑾有苦自己知,敌人的棘手远超过预估,与兰斯洛这场恶斗,不但让自己伤势严重,而且真气涣散,更加无力镇压毒皇一脉的败血毒素,在体内大量失血的此刻,整个人半丝力气也没剩下。

  兰斯洛的情形并没有好到哪里去。他出拳、踏足、顶肘的动作一气呵成,做了一次漂亮的攻击,但他与公瑾的力量本来就有差,被公瑾迫出所有力量的回马一掌正中面门,力量透入爆发,伤势相当严重。若非天魔功的护身力量强横,他的脑子现在已经变成一滩又熟又烂的豆腐渣。

  公瑾盘膝运气,兰斯洛却是躺在原地,两人以本身最适应的姿势运功,天魔功与白鹿洞玄门罡气分别在体内运行,急着迅速再站起来。

  (我不可以就这样子倒下,如果倒在这里,金鳌岛完了,这片土地也要完了……)

  盘膝而坐,公瑾脑里闪过许多念头。行功运气,最忌讳心有杂念,但对公瑾而言,他需要一些东西、一些理由给自己斗志与战意,让自己能再站起来。

  越来越趋恶劣的天色,逐渐破裂的时空缝隙,正给他这样的压力,而在他坚定意志的鼓催下,斋天位的催愈效果加快呈现,疲惫不已的肉体再次涌出力量,让他能缓慢支撑起身。

  “起来了吗?不好意思,真是让你久等了!”

  才刚站起身,一个声音在前头出现,公瑾大吃一惊,想不通敌人的回气速度为何能快自己那么多,不但重新站起,还可以赶到自己这边。脑里方自错愕,面上已经挨了一拳,让他软弱无力的身体再次倒回地上。

  (就算突破天位之壁,到达斋天位,也没可能这么强的!难道我那一掌完全没发挥作用?)

  死在兰斯洛手里,这种结局让公瑾感到莫大的讽刺,但在他倒地的同一刻,一声同样沉重的坠地声响,让他明白敌人的状况并没有好到哪去,在挥拳之后,本身也不支倒地。

  睁开眼睛,只见兰斯洛一手撑地,努力想要爬起,但那只雄健有力的手臂,此刻却比一根细牙签更脆弱,无视主人的意愿,就是撑不起他的身体。

  “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个金发的小白脸,难道你站得起来吗?”

  “哼……野生动物就是野生动物,硬是比人多几分蛮力,你……为什么能这么快就站起来!”

  无力站起,但横亘心头的巨大疑惑,让公瑾忍不住在讽刺中提出疑问,想知道敌人为何能够这么快就站起,伤势好转的速度比自己快了那么多?

  “嘿,我也搞不清楚,乙太不灭体的运行速度比平常快很多,活该金发老兄你要倒楣啊!”

  (原、原来是白家的乙太不灭体!)

  公瑾登时领悟,想到兰斯洛能运使乙太不灭体,辅以本身斋天位的肉体痊愈速度,所以才会比自己快上那么多。然而,发现到这一点,再观察敌人的表情,公瑾赫然有一种想要狂笑的冲动。

  (这……这头蠢猴子……他一点都没发现,自己已经突破天位之壁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