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今日意

风姿物语 罗森 5069 2003.04.21 15:01

    黑鲁曼历五六四年九月五日

  利加斯王城

  城郊夜凉如水,浓密的黑云,遮住了明月,四野无声,唯有山间的晚风,抚动树枝,发出“沙、沙”的摩擦声,倍添清幽。

  蓦地,急促的马蹄声,踏破重重夜幕,奔驰而来。一骑黑驹,恍若暗夜幽灵般,几乎足不点地的向前驰去,速度好快,是匹千里良驹。马背上一名女子,以精湛的骑术,配合爱马。

  黑绢般的头发,顺风飞扬,宝石般的眼瞳,白色珍珠般的肌肤,即使在能见度极低的晚上,也无掩其惊人的绝代风华,杉木般挺直的身子,雄赳赳的戎装,彷佛是雅典娜的再现。耳后风声呼啸而过,两旁景物不住倒退,她思潮如涌,想起了一个时辰前,令她椎心难忘的事。

  数声惨叫划破宁静的夜空,“出了什么事?”她自床上一翻而起,只见西边窗外一片火红,照亮了整个天空,显是发生了大火。大气之中,强烈的兵气,刺激着皮肤,加上越来越强的兵器交击、士卒杀伐之声。她立刻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推测的事实,马上得到了印证,房门被推开,父亲一身戎装,出现在门口,黄金盔甲上的鲜血,说明了国王到此的过程。

  “父王!到底在做什么?”

  “有一些部下引起叛变。”国王喘气道。他已不年轻了,这次突遭政变,结果难料,为了留条退路,他必须要有所准备。

  “红儿,朕是国王,为了东方王室的荣誉,朕不能离开,你快逃到邻国去吧!”

  “不!红儿要和父王同生共死!”

  他将女儿轻轻搂在怀中,慈爱但坚决道:“不行,决不能断了香火。你将国王的证物,真龙宝剑带着,逃到邻国去吧!”

  “要走就一起走,女儿愿保父王杀出重围。”

  “朕意已决。朕死不足惜,但若正统王室不能传承,纵使身亡,亦无颜见列祖列宗于地下,东方正就成了千古罪人。诸皇儿中,你的武艺最高,今后东方王室的兴衰,就全在你身上了。”

  彷佛尽最后一份父亲的义务,东方正大步出门,抽出腰间配剑,再不回头。

  东方红的眸中有泪,临别时父皇英伟的背影,有若仍在眼前,而今生今世,未知仍有相会之期。

  “父皇,您..请您保重..”尽管心中绞痛,东方红不敢回头,望向从小生长于斯,如今一夕变天的皇宫,默默地为父亲祈福。

  “找到了,有人想突破包围网!”

  “是公主,别让她跑了。”

  “总帅有令,擒下公主者,赏金十万两,封万户侯。”

  原本漆黑的道路尽头,忽然间亮如白昼,十数盏孔明灯高高升起,几百只松脂火把一起点亮,显现了一个铁桶般的拦截网。

  “总算来了!”东方红没有天真到会认为,自己可以毫无阻碍地离开帝都,既然谋反者敢发动政变,事先想必已封锁了周围的所有道路。

  不过,明明知道这种情势,东方红却不从隐密的山间小道遁走,反而从最主要的国道强行突破,这固然是为了保持王者的气度,另一方面而言,也是艺高人胆大,对自己的剑技有绝对自信之故。

  “杀!”数名狙击手自树上举刀砍下,藉着冲力,声势骇人,眼见即将劈中,东方红仍无反应,不由大喜。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原本还在鞘中的真龙宝剑,化作一道赤红厉芒,瞬间斩其首级。

  “还想回家见父母情人的,不要来。不要冤枉死在东方红剑下。”言毕,皓腕轻拉缰绳,人与马化作一道轻烟,以极为优雅的姿态,却又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冲向敌阵。

  “等她进入射程,弓箭手马上放箭!”见到对方这等声势,负责把关的军官哪敢怠慢,下了指令。

  “任你武功绝顶,数百只飞箭当头射来,也要你顾此失彼,受伤落马。”他有这样的自信。

  “长..长官,听说长公主的剑术举世无双,你认为,我们安全吗?”身边的副官,对自己的处境,反而不太放心。

  “放心,我们深处阵中,稳若泰山,绝对没有任何危险。”

  在一旁当人墙的小兵,闻言悲伤叹气道:“那我们是死定了。”

  “放箭!”随着一声令下,破风声连响,满空箭雨齐飞。如果被射中,一定当场成为一只刺。

  只可惜海水不可斗量,夏虫不可语冰,这个设想与实际情形差的太远,一道初时极微细的赤芒,自东方红的腕间绽开,随即化成点点光雨,锋锐无匹的先天剑气,铺天席地罩下,将埋伏的狙击手全数斩杀,继而挑开来箭,冲入包围网中。

  大部分的弓箭手为光雨所慑,呆立当场,一箭未出,便已身首异处。总算东方红不愿滥杀无辜,手下尚留余地,但仍有不少人,甫一照面,便遭先天剑气破体震断心脉。

  东方皇族之红日神剑,为昔日太祖皇帝,恃以横扫九州的不世神功,端的是厉害无比,可惜时日久远,几度失传,但东方红凭过人天资,补残本所不足,使之重见天日,虽然未尽全貌,却也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抵挡,所有人都只感到一股炽热气劲袭体,便遭红日劲侵经蚀脉,魂归离恨天了。东方正会选派女儿突围,实是其来有自。

  千里良驹配上盖世神功,东方红恍若天上女武神再现人间,盏茶间,便已连破九重包围网,即将离开帝都地界了。

  “逆贼..啊..”一声惨呼自后方响起,然而,随即被兵器交击声所掩。

  东方红听音辨气,知道是宫中御林军副统领,冷瞳。心下大惊,暗道:”瞳儿是我至友,不该不救。”

  念及此处,东方红掉转马头,只见冷瞳身上七八处伤口,面对六名硬手,果是迫在眉睫。剑尖轻颤,红日真劲气随意走,摧枯折朽般,将六名敌人一举斩于马下。

  冷瞳力战之余,气力衰竭,待得看清眼前倩影,不由得悲喜交集,哭道:“公主,瞳儿无能,无力保护陛下,乱军已攻破内城,众人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虽是心底早有准备,闻此噩耗,东方红仍是不由得一呆,想起父母亲人,今生成永诀,惟觉满腔悲苦,无处可发。激愤之下,纵声长啸,只震得四周树叶满天飞舞,群鸟纷飞。

  心情稍缓,只见冷瞳在马上摇摇欲坠,登时醒悟,“她伤重之余,承受不起啸声的冲击。”

  “瞳儿,没事吧?”边说边将真气输入冷瞳体内,助其疗伤。

  “公主,多谢你相救。这次,又是你救了瞳儿一命。”

  “别说话,我替你镇伤止血。”东方红道:“连一起长大的朋友都不救,我还能算是人吗?”

  东方红手中运气,脑海里却回忆到,许多年前的那一天。

  那时,她才六岁,出游回宫时,看见一群人衣衫褴褛,身绑枷锁,被赶赴法场。原来是这家人冲撞了天子座驾,被判满门抄斩。东方红年纪虽小,却已是一副侠义心肠,得知原委后,义愤填膺,赶去东门刑场,只可惜晚了一步,其家只剩一个五岁的女孩。

  东方红也不喊刀下留人,迳自排众而出,当刀斧手为其惊人的美貌与勇气而呆立时,走到女孩身前,伸出小手,笑道:“来,跟我走吧!”

  这件事为京城百姓传为美谈,东方正虽然气恼,惟其疼爱女儿,只得不了了之。后来,女孩成为了公主伴僮,一齐学习文事武学,更在东方红有心提拔下,破例成了禁卫军统领。

  对东方红来说,冷瞳不是侍卫,而是共同分享悲伤喜乐,一齐说心底话,深宫中唯一可以相信的挚友。而在冷瞳记忆中,那抹初阳般的笑容,与将之拉出深渊的小手,亦是自己永生难忘的一页。种种的因缘,将两个女孩拉在一起,当然,那时的她们,完全想不到日后的发展。

  此时,巨变陡生。

  “哗啦!”数枝长枪破地而出,登时将黑马刺毙,同时一阵乱箭自四面八方再度射来。东方红反应奇速,抑住哀痛,玉臂轻展,一手搂住冷瞳,左足轻点,蛮腰微扭,同时暗运巧劲,将箭群转射下方,一举歼灭狙击手。

  东方红的临敌经验甚多,便是敌人忽施偷袭,也计决伤她不得,却没想到对方眼光高明,竟弃人杀马。这匹“夜星”是她十二岁生日当天,东方正由提兰国贡品中挑选出的生日礼物,自来爱惜之至。她为人素重感情,否则适才也不会回身救冷瞳,此时见到爱骑刺般的惨状,当真是心痛如绞。

  “公主!带着瞳儿,你突围不易。瞳儿请公主以大局为重。”

  “说什么,要走一起走。”

  一波未平一波起,正上方一叠大网罩下,东方红心神大乱下,加上抱着冷瞳,回转不灵,闪避稍慢,竟给团团里住,手脚动弹不得,摔落地面。

  “这是特制的金丝绵网,反覆缠了六层,内中加藏五罗迷烟,不信锁她们不住。”埋伏的士兵大喜若狂,不待长官吩咐,一拥而上。

  然而,只见网子在瞬间被烧个通红,彷佛里着的不是人,而是高温的熔铁,跟着,太阳般耀眼夺目的剑气撞天而出,斩破六层金丝网,东方红再度突围,走避不及的士兵,全给红日劲断心而亡。

  “还要再来吗?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抖了抖身上的灰尘,东方红冷声道。剑虽已回鞘,一股凌厉的剑气,仍是遥遥镇住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人敢忘记,刚才破网而出的太阳,有多么的耀眼。

  互看了一眼,士兵们大叫一声,转身拔腿就跑,顷刻间走得乾乾净净。看到危机暂除,东方红缓缓坐倒,她今晚为突重围,连续催运红日劲,适才又强提尚未修成的“太阳真诀”,纵是武功已臻至化境,却也禁受不住,加以吸入迷烟,只觉得一阵晕眩,急忙坐下调息。

  “好厉害的迷药,瞳儿也有吸入,得帮她祛除才是。”凭着深厚内功,东方红不多时已将药性散去七七八八,无视内力的虚耗,第一个念头便是帮好友疗伤。

  蓦地,背心一麻,一股冰寒已极的指力,刺破护体红日劲,任脉十余处穴道连珠被封,偷袭者下手好快,显是一流高手,为怕她冲开穴道,立刻加点她督脉十二穴,截断体内真气。如此一来,东方红便是有通天之能,也无法短时间内恢复行动力。

  东方红半晚血战,击杀高手无数,无人能挡自己一招半式,眼见离去在即,却忽遭暗算,又急又气,想起复国重任,尽成泡影,却又口不能言,真气一,身子慢慢软倒。但她岂是徒自伤心的寻常女子,脑中急转,谋求脱身之法,灵光猛现,想起了关键之处,一种难言的恐惧,首次爬上心头。

  “纵是绝顶高手,也不可能近我一丈内不被发觉,枉论偷袭,那..那难道是..”纵是身处绝境,她也不至于惊惶失措,但面对自己的怀疑,确实令她打从心底恐惧起来。

  努力转动颈子,眼眸中出现的身影,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那无声无息下手暗算之人,正是她死命维护,救其脱险的好友,冷瞳。

  “好..你..你好..”语调中,有着不平、忿慨,与深深的哀恸。满腔激愤下,已是语不成声。

  自己中了敌人的苦肉计,却是失察,但怎么也没想到,从小一齐长大,情同姊妹的夥伴,会偷袭自己。冷瞳看着自己的战利品,银铃也似的轻笑出声。

  “公主,你冒险救我,瞳儿总是感谢你的。”冷瞳的眼中忽然绽出一道诡异色彩。

  “可是,你为什么要来救我呢?”语毕,将东方红推倒于地,用左脚踩牢。

  “人来!将这反贼绑了。”几声斥喝,一些未逃远的兵卒,取出锁链,将东方红手脚牢牢困住。

  冷瞳满面尽是得意神色,纯稚的眼神,一点都不像是个刚刚暗算多年挚友的女人。

  东方红口不能语,看着这曾誓同生死的故友,眼光中,是足以灼伤人的深深哀伤。

  “公主!你一定很想问,为什么我暗算你?”冷瞳叹道:“很俗气的一个理由,荣华富贵。”

  “真的很俗气对不对?可是,最俗气、最平凡的理由,也就是最好的理由。”冷瞳再道:“自五岁那年死里逃生后,我就领悟了世间的至理,『弱于人者,人恒欺压之』,那时候,我就发誓,此生际遇,有上无下,纵死无悔。”一滴清泪,自东方红白玉般的脸颊上,缓缓滑下,自是伤心到了极点。

  “没错,公主,你给了很多东西,我的过去,我的未来,都是你给我的。这点,瞳儿真的很感谢你。”

  “可是,你还能给我些什么?禁卫军总统领吗?以我的美貌,我的武功、智谋,不只区区一个禁卫军统领。”冷瞳坦然笑道:“所以,我今日...”“卖友无悔。”

  “公主!看来受到冲击的不只是你嘛!真是欠缺磨练啊!”冷瞳笑道:”喂!你们几个绑好了没有?动作这么慢。唉!一定平时绮红院去得多了,连锁个人都手酸脚软的,不像男人。”

  听到咯咯娇笑,士兵们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们不会忘记,这名女子适才就在笑声中,卖掉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启禀统领,我们绑好了。下一步是..”“下一步啊!我想想,嗯!还是先请你们休息一下好了。”

  看见冷瞳缓缓抽出腰间长剑,众士兵大骇,连忙逃命。但一股冰寒刺骨的剑气瞬间追上。

  冷刃断魂。

  冷瞳将东方红扛在肩上,轻声道:“我讨厌别人听见我的心事,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很脆弱,所以只好让听到的人上天堂避难了。深交如你,我尚且如此,何况他们。”语毕,大步而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