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众望所归

风姿物语 罗森 9610 2003.04.21 13:51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二月雷因斯稷下王都

  兰斯洛亲王殿下为了激励士气,将要登台发表演说的事,没多久就传遍了稷下。

  在过去的记录里,包括雅各宣言在内,每次兰斯洛登台演说,后果都惨烈无比,成了演讲台上著名的厄运人物,虽然说这一次立场不同,亲王殿下没必要再发动雪特人占领稷下城,但演说后的结果是什么,仍是没人可以保证。

  得到太研院方面的全力支持,又揭晓了身为日贤者之徒的尊贵身份,亲王殿下的身份大非昔比,甚至开始有人谣传,之前一切暴虐、蛮横的蠢样,都是他为了修行而故意装出来的,虽然这说法启人疑窦,但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稷下人民已与兰斯洛变成了利益共同体,若不能齐心合力,面对城外的大军,只有城破人亡的必然命运。

  也因此,尽管心里预期今日又有一场三流闹剧可看,亲王殿下多半会说一些堪为国际丑闻的蠢话,稷下人民仍是依照通告,或是前往发表演说的场地,或是到自家附近由太研院负责搭建的转播萤幕,预备聆听亲王殿下的演说。

  转播萤幕靠的是电波传输,身在白天行阵营的太古魔道小组,只要调好接收频道,同样可以收到清晰的画面与声音,连派人进去窃听的功夫都可以省掉。

  一如兰斯洛之前所料,白起确实不打算死守约束,待约定时间到后再视稷下百姓的回覆来决定要不要开战,就他一贯的思考模式来说,把握住能打得敌人措手不及的机会,比自己的信用重要多了。

  一方面准确地估算敌人实力,一面也贯彻执行“狮子搏兔必尽全力”的观念,白起这几天来就充分做着各种准备。本来以双方的实力差距,他就算毫不准备,直接命令大军攻城,也能取得胜利战果,但这名心思极为缜密的男子,就是因为这么样地重视事前准备,才能无论在个人对决或是大军厮杀的战斗中,保持战无不胜的辉煌纪录。

  长时间的战斗,过于残酷的血腥场面,加上自家主将的不得人心,士兵们心中也不知该为何而战,就士气方面来看,白天行一方的情形其实并不比稷下城内好多少。

  将领们都暗自担忧,一旦开战,大量的逃兵可能令战线瞬间土崩瓦解,不战自溃,因为这几天来的士气浮动极为明显,每天夜里光是要防止数以百计的逃兵出现,就已经让他们伤透脑筋。

  另一方面,纵然忠于白家,但这些将官并非是来自西西科嘉岛的白家菁英,对家主并没有那么样地绝对服从,也因此分外顾虑着这位最高领袖的杀性,怕他真的将承诺实现,当逃兵人数超过两万时,他会主动出手将这五十万将兵屠戮殆尽。白家人的疯狂世所共知,说得出就做得到,众人是一点都不敢怀疑。

  己方的困境,白起当然知道,不过,历代白家首脑阶层做出决策时,是从来不曾将人心的因素考虑在内。这并非是狂妄,也不是无视人心反动的无知,而是有应对策略之后的绝对把握。

  “领导,依照您的要求,该准备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

  技术小组的技师们向白起报告工作进度。一切皆遵照指示,连续多日在士兵们食用的伙食里,加入了刺激人体潜能的药物,令得他们体力大增,经过些许训练之后,就能在战场上发挥强大杀伤力。

  经过太研院本部多年的研究,这些药物是打着“对人体近乎无害”为口号,事后不会有什么拖累一生的后遗症,药效过了之后,也不过就是特别累一点,并不会当场暴毙。听起来是很好用,不过天底下哪有这样如意的算盘,更何况又是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句格言发挥到极点的白家,才不会在意实验体的生理状况。

  刺激潜能的效果做得十分彻底,在力量增强的同时,反应也变得灵敏,动作迅捷,几样优点联合起来的威力,是原本的五倍以上。不过,有得必有失,太研院的报告也很无奈地承认,不管改良多少次,将药物注入实验者体内后,在力量增长的同时,脑子里也会变得糊里糊涂,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露出致命破绽。

  但是,对于多数白家家主而言,这样子反而比较省事。爆发战争时,底下子弟兵只要无视危险、勇敢地往前冲去就够了,并且易于控制,不会在战阵上反叛,完全地无惧死亡,拿太古魔道兵器去做自杀攻击,这些才是重点,以这个想法来推演,太研院本部一直在控制人心意识的研究上,花了很多的心力。

  可笑的是,历代白家嫡系子孙中,始终有人等不及传位,或是对自己的上位者感到太大压力,因此决心取而代之的叛逆者,而为了增加造反成功的筹码,就要先破去现任领导人的意识控制器、洗脑技术,所以必须偷偷展开反向研究……这样的过程在世代交替中不断重演,最后成就了太研院在洗脑仪器、深层催眠研究方面,拥有惊人的成就。

  把顽劣反抗者送进实验室,或是直接切除脑前叶,或是施打混合麻药,之后再在脑里装进能够控制意识的微型仪器。手段虽然恶心,但却相当有效,开发出这样仪器的小组中,曾有人大胆提出“若是有办法在月贤者陆游脑里装上这个,白家就天下无敌了”的企画,但最后因为这项企画的可行性是零,便理所当然地告吹,事实上,当时白家高层的反应是“如果要做那种事,干脆把目标订成大魔神王,横竖都是不可能的对象,标准多高都无所谓”。

  几日来,看着技术小组里头的成员忙着执行命令,熟练地将调配好的特殊药剂混入军中伙食,感觉自己完全是个局外人的韩特,独自啃着没特别加料的面包,忍不住说出自己的感言。

  “嗯,原来你们也知道自己讨人厌啊,所以才要用这么多见不得人的控制手段……”

  “控制一般士兵,用不着花耗太多工本,一点最基础的药物就够了,不像对付天位高手那么麻烦,得要使用仪器,还得长期施打药剂,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我可以让你变得比哈巴狗更听话喔!”

  对于韩特的反讽,仍旧坐在桌子上发号施令的白起,只是这么好整以暇地说着。知道这家伙说得出做得到,韩特自然不会笨到继续在口头上自讨没趣。

  “大少爷,稷下城内要开始演说了,我们要抢先发动攻击吗?”

  能以这种称呼叫唤白起的,都是一些年纪远较他为长,又在西西科嘉岛上长期相处的白家长辈,新一代的平辈与晚辈,多半是直接称呼最高领导。对于这样的称呼变化,白起本人并不会觉得讨厌。

  “不,命令部队做好攻击准备,等他一说完话,立刻发动攻击,现在,我想听听看我这热血妹夫要说些什么,就把这当作是进攻前的消遣吧。”

  “遵命,那么,我们就直接把声音与影像接过来了。”

  下令之后,很快地就有了动作,在特别架设好的大萤幕上,出现了兰斯洛两手放在演讲桌上的身影。

  稷下城内最大的演说场地,是象牙白塔前的大广场,由于象牙白塔被夷为平地,清理之后,场地反而更加开阔,得以容纳更多的群众。

  兰斯洛独自一人站在演讲台上,身后一个人也没有。他将两手放在木桌上,目光扫视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以自己的每一分精神,用心地去看台下一张张表情各异的面孔,充分感应到他们的情绪与需要。

  无论贵族与平民,当要面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时,他们的立场都一样,所以此刻也都聚集在这里,看看这个让他们寄托最后希望的男人,究竟要说些什么?

  太研院的众多研究员、酒店街的酒友、以白德昭为首,寥寥数名的宫廷派长老,还有许多曾见过面、不曾见过面的人,全都聚集在此,这其中,也有着稷下城中最关心兰斯洛的三位女性。

  爱菱是最早抢到第一排去的。自从昨天晚上接到师兄秘密通知,开始准备一连串工具后,她就没有睡好觉,今早更赶来抢聆听演说的头排位置。对于这个师兄,她是毫无保留的支持,只不过对于他的能力……爱菱实在不敢期望,也因此,她除了带来花束、扩音筒之外,也偷偷准备了一台昨晚利用零碎机件组装,专门用来拦截鸡蛋蕃茄的工具。

  戴着鸭舌帽,遮掩丽容,枫儿成了人海中不起眼的一小点。除了以冷梦雪身份登台演唱外,她一向不让自己成为众人注意的焦点,现在不但要听兰斯洛的演说,更全神贯注地留意场内所有动静,不让任何有心份子破坏演说。只是,虽然努力让心头维持冷静,但只要一想起昨天晚上兰斯洛对自己说的话,还有他那认真的神情,原本平静的心湖便骤然掀波翻浪。

  (那……不能算是赌约吧,兰斯洛大人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与其说是赌约,那更像是一个要求。说来有些惭愧,近年来已经习惯了服从命令行事的自己,忽然遇到这种非由自己下决定不可的情形,竟然有些不适应。

  要是平常,以小草小姐的聪颖多智,一定能帮忙想一个好主意出来,但唯独这次的问题,是无法藉助她的智慧来解决的。在将整件事弄清楚之前,枫儿并不希望让小草知道。

  想着想着,她不禁将目光投向另一方,在左前方靠近前排的人群里,小草正站在那里,眼睛凝视着台上沉默不语的丈夫。

  在登台之前,自己曾经询问是否需要自己来撰写稿子,但是丈夫笑着摇头回绝了。

  “不用那么麻烦啦,该讲些什么东西,我已经都想好了,前一段时间在你们家图书馆里可不是白混的,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特训后的实力,老婆你等着惊讶吧!”

  说完,兰斯洛哈哈大笑起来,却又在离去之前转过头来,表情平和却认真地说道:“和你、源五郎比起来,我真的是很笨,或许和一般人比起来,我的脑袋都是偏笨的,不过,我还是想试试看,就算是被人当作耍猴戏也好,我想知道我这只猴子的极限在哪里……”

  这番话说得有些乱,小草听得不是很懂,或许连兰斯洛本身都无法掌握自己的心情,不过,他最后是笑了笑,在妻子肩头重重一拍,走上了演讲台,那时候的神态,让小草感到些微的不安,特别是把他委托自己办理的准备做好后,这种感觉更强。

  平常的丈夫,并不是喜欢做这种事的人……

  站在台上,兰斯洛自己亦是感到紧张。不用多余的提醒,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场演说的重要性,如果成功……不,自己一定会成功的,因为自己有着能够成功的信心,还有将信心付诸实现的把握。

  说来很是神奇,在昨晚的梦境里,自己学到的不只是武学秘诀,还有为皇之道。在与那位伟大霸主心灵同调的一刻,自己充分感受到了身为一位领袖所应具备的条件与心态。

  小草、枫儿,在这两个对自己生命极为重要的女性之前,自己不想要再丢脸,而要重新取回地位与尊严。还有城外的大舅子,现在一定也冷眼旁观吧,利用这次的演说,自己要正式向他挑战。

  深深吸一口气,兰斯洛睁开眼睛,虽然只有一只右眼,但在他开口说话的同时,所有群众都像是被一种无形的波动透体而过,难言的领袖魅力,让他们觉得台上的这个男人,看来确实与先前不同了。

  “我的子民们,我的同胞们,我是你们的王,兰斯洛,现在在这决战的前夕,与你们说话。”

  “首先,我要向各位致歉,自我成为雷因斯亲王以来,给你们带来了很多的骚扰与不便,对于这些时间以来,你们的损失,我有很深的歉意,并且承诺会做出补偿。”

  “自从来到雷因斯,从各位的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印证了我义父日贤者皇太极昔日的教诲,让我见识到正义的伟大、暴力的残酷,还有在强大的邪恶武力威逼下,各位所焕发的人性光辉,使我由衷地以你们为傲。”

  “只是……如同各位所知,由于在野乱党的牵制,我就算想做些什么也是有心无力,因此这份补偿,将会在我正式掌握雷因斯王权之后到来。”

  很奇妙地,只是这样简简单单地几句话,但全场群众,连带正在收看转播的稷下城民在内,都感到一股无声的波动,正在逐渐撼动自己的心灵。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聚集了数万人的广场变得寂静无声,除了人们的呼吸、兰斯洛说话的声音外,再没有半点杂音,彷佛过去女王发表演说时的情景再现,一种神圣、庄严隆重的气氛,像一波波潮水,开始弥漫过人们的身心。

  面上露出沉重的表情,兰斯洛扬起手,徐徐说道:“我所能补偿各位的东西,就是还给我的子民一个美丽家园,一个会比从前更好的稷下城……不,不只是稷下,整个雷因斯都是我的补偿对象,我会尽我的努力,把理想国带给各位。”

  “已经要面临决战,而在那之前,我希望大家能有一个基础的认识。我们作战的理由,并不是保命求生这么单纯,也不是做权力斗争这么污秽,我们所进行的战争,在史书中,将会被记录为一场圣战,一场捍卫我们梦想的圣战。”

  “在我心中,我们所面对的,并不只是一场单纯的战斗,而是一场圣战、一场革命,没错,就是革命,因为我们是抱着崇高的理想去战斗,在战争的破坏结束后,我们要建立一个新的雷因斯。”

  兰斯洛的话语,为场内慢慢增温的气氛添加了火力,寂静的会场内,开始出现了稀稀落落的掌声与欢呼,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增加。

  站在最前头的爱菱,将师兄的说话一字不漏地听入耳内,脑内只觉得困惑,因为本来只是战前鼓舞的演说,方向越走越奇怪,变成了政见发表,但又没说到什么实质作法,只是用一些空洞而华丽的言词,吸引人群的注意力,这样的演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怪就怪在,明明知道这样的言词毫无诚意,但听在耳里却非常地舒服,整个身体甚至还酥酥麻麻的,慢慢发热起来,教人不自禁地想要鼓掌欢呼。

  “所谓的理想国,该是什么样子呢?在我的梦想中,以后的雷因斯,将会男有分,女有归,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反正就是理想到不能再理想啦,大家说好不好?”

  兰斯洛朗声高呼,底下群众自然是一片大声叫好,像是给点燃引线的火yao桶,欢呼声一发不可收拾,所有人都为亲王殿下的伟大梦想着迷,争着说出自己的拥戴。

  站在最前排的爱菱,更是首当其冲,在这股气氛中拼命鼓掌,正要开口叫好欢呼,一双柔嫩手掌拂上面颊,为她塞进了两个耳塞,又把一张散发浓厚药味的手帕遮到她鼻端,当那刺鼻味道直入肺中,身体顿感一阵清凉,脑里也忽然一醒。

  “啊,小草姊姊……”

  细小的声音,在群众欢呼声中几不可闻,爱菱很惊讶地看着小草,不明白身为师兄首席幕僚的她,为何会在台下,而没有上台协助?

  小草微笑不语,手指戳戳爱菱,再指向演讲台下方,隐隐约约露出来的某样东西。

  “啊!那不是我前几天试做的……”

  广场上的气氛逐渐高升,群众情绪慢慢流向一个澎湃的方向,透过转播,弥漫整个稷下城,即使是驻扎在外的白天行大军都感觉得到。

  看着转播,韩特着实是一头雾水。兰斯洛讲的话,他实在不是很懂,正确说来,是听得懂,但却弄不清楚这些不着边际的荒唐话语,究竟有什么实质意义?为什么自己觉得稀松平常的话语,会这么样地引起群众反应?难道真的是自己麻木不仁,已经失去了正常的感应力了吗?

  身边的那一票太古魔道技师群,个个表情专注,显然也是对这篇演说听得极为入神,就连那个没人性的死矮子,也是一副凝神细听的表情,除了在演说开始时,曾对潜伏在广场内的探子下令“立刻做现场分析,把资料送回来”,就没有再说只言片语。

  “启禀大少爷,现场分析的结果已经出来了。”一名技师来到白起身旁,报告着刚刚分析出来的结果,而听着他的说话,韩特险些没把下巴吓掉。

  “现场的扩音器里,正播放特制的超音波,影响群众的身心状态;当场得到的大气样本,有很高的药物成分,相信广场四周已藏有特殊设备,正以无烟无味的形式,焚烧与散布这些气体。”

  技师停了停,补充道:“这个模式和历代女王所使用的既定模式很像,但效果更好,估计是在设备上获得了提升、突破。”

  “我妹夫本人的状况呢?”

  “演说者的声音,以天位力量强化处理,似乎正在使用某些类似摄魂大法的奇术。”技师又停了停,小声道:“就像当年军皇家主演说时最喜欢的那样……”

  “那么,场地上有什么特别吗?”

  技师低声道:“虽然无法侦测,但如果魔导公会使用妮妲女王当年的模式,那不排除整个广场已被笼罩在结界之内,强化以上设施的影响力……”

  “嗯,确实是很有意思……”

  “你、你们这是什么国家?果然真是办邪教的……”

  两人的对话,听得韩特目瞪口呆,却见身旁众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连忙拉过一名技师,小声地探问。

  “喂,这是怎么搞的?他们说的……”

  “喔,那没什么好稀奇的啊,早在九州大战之前,甚至从雷因斯立国开始,女王陛下就是用这种方法来巩固统治权的,后来的几千年里头,改变的也只有设备更新、技术改良,基本上是没有改变的。”

  看着韩特一脸吸入毒气后的表情,技师两手一摊,道:“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如果不是背后用这样的手段,哪可能有几千年都打不破的神圣形象?”

  “哈哈哈哈……”

  听完分析报告的白起朗声大笑,姑且不论其真正心意,至少在表面上看来,他似乎很开心,而这样明白地表达自己情绪,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件反常的事。

  “我那妹夫做了很有意思的动作啊……他是想要把所有稷下人全部控制,组成军队后来大战一场吗?以人数来算,确实是势均力敌呢,不过,还是太天真了……”

  数量并不等于一切,即使兰斯洛有把所有稷下军民变成战士的魔法,也无法累积成左右战争的胜因,但兰斯洛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让自己讶异了,接下来,他会不会还有什么令自己出乎意料的奇招呢?

  “大少爷,请您看看这个,从现场传回来的数值里头,这里不太对劲,如果照这样下去,可能会……”

  “这……这不是我自己做的劈哩啪啦千里传音九号吗?把加了特殊讯号的声音放出去,可以诱使鸟儿自动靠近,便于观察的设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爱菱并不是傻瓜,当自言自语地说到这里,再看见身边人群的疯狂叫好,她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草姊姊,这样可以吗?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轻轻***着爱菱的头发,小草一时间也无法回答。对与不对,要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呢?如果用一般道德的观点,这样做当然是大错特错,问题是,对与错从来就不是雷因斯王家做事的依据……从来也不是。

  “丫头,这……就是政治啊!”

  在没办法解释的情形下,这样一句就是最好的解释,而爱菱的体贴与善解人意,让她很快地谅解了这次的行动。

  “我理解了,一切就等把城外的敌人打退之后再说吧!”

  在两人说话的同时,台上的兰斯洛振臂高呼,反正下头群众的情绪已经高涨到边缘,说什么话都已经不重要了。

  “雷因斯是由我们的祖先一手建立,他们曾流血流汗、创建王国,我们怎么能让他们辛苦的成果,落入邪恶奸徒手里呢?起来吧!为祖国而战吧!雷因斯万岁!打倒敌人!”

  所有设施积极运作,在兰斯洛激昂的叫声中,群众们渐渐失去了理性,澎湃热血在广场内数万人体内沸腾,大家都纷纷挥舞手臂,跟着兰斯洛的话语高喊。

  “雷因斯万岁!打倒敌人!”

  “同胞们,站起来革命吧!革掉所有敌人的命,在自由、平等、博爱的旗帜下,重新建立伟大的雷因斯王国。”

  脑里努力回忆演说前整理的“伟人名言录”,兰斯洛把那些硬背下来的名句,杂夹在自己的话里说出,尽量炒热场内气氛,让民心士气提升到最高。

  台下的爱菱,不是很能理解兰斯洛对于战局的策划,然而,看着身边已经失去理智、大声叫嚷的群众,脑里却忽然想起一事,忙拉扯小草的衣衫。

  “小草姊姊,师兄用这样的方法,是打算等一下把稷下城里的人都送到战场上去吗?”

  “嗯,是送去作战没错,但不是像你想像的那样,他是打算……”

  “好……好像有一件事不太对,师兄和我借这台机器的时候,是说用来召集鸟儿,所以我设定声波的影响范围,是尽可能越大越好,如果照这个样子来说……”

  “等等,你该不会要告诉我,这个声波可以传到恶魔岛去吧?”

  “没有那么糟糕啦,不……不过依照本来的射程还有能源供给,应该可以把稷下城外方圆五百里都笼罩在内。”

  “五、五百里?”小草真的是给吓了一跳,“那已经足够把整个敌军驻扎营地包括在内了!”

  “还好,事情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爱菱拍拍胸脯,安心道:“只有声波的影响,效果不会太强,师兄是配合药物使用,才有办法这么样刺激人群的情绪,正常情形下,顶多是召来一些鸟类,对人类是没有影响的。”

  “喔,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缓缓呼了一口气,小草才刚刚放心下来,脑里却忽然闪过一事,“啊!不对,这太不好了!”

  “咦?什么地方有问题吗?”

  “我……我刚刚才想到,城外的那些军队,可能也有服用药物……”

  “真的有吗?但是受到防御结界的阻碍,声波效果减弱,一点点药量应该还不至于起反应吧?”

  “呃……城外的敌人非常心狠手辣,如果有下药,份量一定是我们的三倍以上。”

  城外的兄长,想来该是准备在今天发动总攻击,以白家人惯常的攻击模式,肯定会在出击前偷偷给全体将兵下药,让精神上陷入亢奋状态的他们,毫无顾忌,发挥最疯狂的杀意。如今是由兄长亲自主持,怎么可能不用这传统战术,搞不好还大用特用,药量加到平时的数倍,再给这些超音波一催,造成的结果是……

  “糟糕!这次惨了。”

  “OH!NO~~!”

  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小草、爱菱不约而同地惊叫出声,以一副恐怖的表情,看着演讲台上比手划脚、越说越爽的兰斯洛,连忙挥手示意,要他停止演说,却被掩没在蜂拥人群中,没法让他看见。

  兰斯洛一面说一面挥手,每喊一句自己也不清楚的口号,台下被洗脑洗到神智不清的民众,便疯狂鼓掌叫好。

  “除了理想,我也有实际抱负,绝不会偏袒豪门、欺压平民。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与决心,住在稷下周围的同胞请放心,你们向太研院抗争很久的第四核子能源厂,我答应你们把它给废了,不会再建下去,你们可以彻底安心了!”

  “亲王殿下,您真是了不起啊!”

  “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地尽其利,货畅其流,民有、民治、民享!”

  “亲王万岁,殿下万岁!”

  “自由、平等、博爱!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造反有理!造反有理!”

  “不要问雷因斯为你们做了什么,要问你们为雷因斯做了什么。人民想要的东西,永远都记在我的心里!”

  “常在我心!常在我心!”

  “所谓成功,是九十九分的天才,再加上一分努力……啊!说错了!”

  “错了!错了!错了!”

  气氛已经酝酿到最高点,就算是指鹿为马,台下也依然欢呼不断,叫好声弥漫整个稷下城,兰斯洛已经找不到话可说,又觉得时机已到,悄悄将演讲台下的声波机械开到最大,配合天位力量,振臂一呼。

  “庄敬自强,处变不惊,同胞们站起来,我们现在就动手大干一场,打倒城外的敌人,教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杀啊~~~”

  这句话以丹田之气全力喊出,如风如雷般横扫全场,希望能起画龙点睛的作用,果然,在片刻停顿后,群众有了回应。

  “杀!杀!杀!杀~~~”

  像是要把天空掀翻一样的怒吼,震耳欲聋地炸了开来,声音中充满了愤怒、狂暴、凶戾的惊人气势,充分显示了群众的斗志与杀意,气势之强,险些连兰斯洛都给震得踉跄不稳。

  “好,就是这种气势……咦?声音的来源好像……”

  察觉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由城外暴响起的呼吼声,像是怒涛吞云,四面八方急涌过来,浓烈得有如实质的杀气,瞬间就覆盖住整个稷下城。

  也在这时候,兰斯洛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而将无辜与责怪的目光,投往台下的太研院院长。

  “喂!丫头,你做的是什么鬼东西?这次又被你给害到了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