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奇迹召唤

风姿物语 罗森 5560 2004.10.28 13:3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兰斯洛与奇雷斯的武技交流,公瑾一开始并没有看出端倪,毕竟他对天魔功的理解没有这两人那么深。然而,当兰斯洛与奇雷斯都获得助益,开始把所观察到的东西,透过实战来吸收,在攻击中分别使出对方所得意的特殊武技时,公瑾立刻明白他们做了什么。

  (原来如此,他们藉由交流,让天魔功进行了强化……这种事情一定是那猴子先开头的,做不出这种事,看来……这头猴子好像稍微了解气度为何物了……)

  耶路撒冷一战,与王五对战的经验,促成自己比众天位武者更早一步获得突破,但是同样的情形似乎再次上演,这两名天魔功传人一面承受自己所施予的压力,一面相互交流,在战斗中飞快地提升与进步,这么下去,可能战斗尚未完结,就出现变局,假使真的让他们取得了强天位突破,对自己就很不妙了。

  那么,自己能否快他们一步呢……

  公瑾所担忧的问题,很快就浮现台面。首先感觉到情形有变化的,是奇雷斯;但是没过多久,兰斯洛也发现到了异常。公瑾所施放的万物元气锁,仍是那么威力十足,可是却并非那么牢不可破,当自己气脉、劲道受制,比起之前那种浑不着力的感觉,现在竟隐约觉得有一丝松动,似乎能够尝试挣脱。

  万物元气锁是无法单纯用天位力量去强破的,即使这个万物元气锁有所缺陷,但要能够解去锁缚,仍是需要以相近的天心意识去解,才能够打破,之前兰斯洛与奇雷斯甫动手就被锁缚,除了浑身无力,甚至摸不清对方是用什么方法施锁,但现在却能感觉到“锁头”的松动,这正是两人有所进步的证明。

  几招一过,兰斯洛侧头一望,从奇雷斯的眼神中,他看出了同样的讯息,并且预备把握这个机会。

  当公瑾再次切换锁缚对象,把受制的对象换成奇雷斯时,终于回复行动力的兰斯洛却没有扑向公瑾抢攻,而是第一时间扑向奇雷斯,双手成拳,重重击向奇雷斯的后心,而奇雷斯也向早就料到有这一击,身形飞退,躲开公瑾的剑气,主动迎往兰斯洛的重拳。

  “哼!”

  奇雷斯中拳后闷哼一声,嘴角隐现血丝,兰斯洛这一拳着实不轻,但也唯有如此大力,才能够与奇雷斯本身被压制的天魔劲相呼应,只听得两人全身骨骼喀喀作响,肌肉像是充气般涨起,公瑾追击而来的剑气还没近身,就被沛然天魔劲所形成的气罩给吞蚀消灭。

  “喝!”

  两股全力鼓催的天魔劲一结合,犹如山洪海啸般爆发,一下子就将镇缚经脉的万物元气锁冲破,扫荡得干干净净,跟着,两人化作两道黑影,轰雷疾电般向公瑾夹击,气势犹如崩天溃地,猛不可当,自从两人联手作战以来,终于有一击能够认真发挥力量,毫无保留地轰向敌人。

  “万物元气锁没什么了不起啊,老朋友。”

  “受死吧,人妖!”

  单单只凭兰斯洛的无双重拳,就能够催破公瑾的护身劲道了,再与奇雷斯的天魔劲合流,威力陡增一倍,即使是公瑾更强一天位的护身劲也承受不住,被硬生生打破,任那两记重击轰向身体。

  斋天位武者的自我回复力极强,就算这两击能够伤到公瑾,也不可能对他造成重伤,所以兰斯洛与奇雷斯都有共识,一击发出后,要尽可能连环重击,趁公瑾回气重组攻势之前,多给他一点伤害,然而,这雷霆万钧的两击却在及身前被拦下。

  拦住兰斯洛重拳的,是一只左手;钳制住奇雷斯利爪的,是一只空袖。来势神妙无方,硬生生将他们的重击截下,兰斯洛与奇雷斯一惊,但想起自己比敌人多一只手臂的优势,不打招呼,双双抡拳再攻。

  “看你一只手怎么挡得住四只手!”

  是可以的。在两名天魔传人的怒喝声中,一股劲道透过他们被擒握的右臂,直传体内,瞬间麻痹了整个身体。

  “万物元气锁?”

  同样的诧异声音,同时出自两人的口中。他们发现自己再次受制,又被万物元气锁给控制住,但这一次,自己与临时战友一起受制,再不如之前那样有时间差可利用,显然公瑾已经打破限制,不再只能单次使用万物元气锁了。

  “在实战中成长,这点企图心着实令人钦佩,但这可不是你们独有的专利啊!”

  公瑾冷淡的语调,平静地陈述了事实,当两名强敌在战斗中不住提升实力,他也没有一直原地踏步。本来以他的修为,就足以站在制高点上驾驭一切,在刚刚的交手中,他不断藉着笨拙地反覆使用,越来越熟悉斋天位的思感变化,把力量集中运用。

  而当这一切呈现具体成果,公瑾就把他所获得的进步,实际运用在战场上。更形完美的万物元气锁,一次锁住了两名强敌的气脉,钳制他们的行动,而后,重重一击发出,怵目惊心的两道血痕,在空中划出可怖痕迹,同时遭受重创的兰斯洛与奇雷斯重跌出去。

  等若在无防备状态下中的一击,两个人所受的创伤都不轻,被空袖拂击的奇雷斯,小腹破了一个狰狞血口,气血翻涌,只觉得所有脏器都像是要流出体外;而正面承受公瑾剑指的兰斯洛,情形更恶劣,不但腹部撕裂、脊骨都粉碎,几乎站不起身来。

  强运乙太不灭体疗伤,是兰斯洛唯一的选择,但公瑾密集的如雨剑气,却抢先一步射来。眼看兰斯洛就要被射得千疮百孔,忽然一道黑影飙闪过来,抢挡在兰斯洛身前。

  “喔喔喔喔~~~”

  狂嚎声中,奇雷斯的躯体被射出百余血洞,骨肉模糊,样子极为凄惨,但也由于他的舍身掩护,兰斯洛得以靠乙太不灭体催愈伤势,重新站立起来,然而,即使肉体完好如初,情形却极度恶劣,因为两人仍受到万物元气锁的锁缚,什么力量都运不起来,更罔论抵挡公瑾的下一轮攻击。

  “猴子,你******还傻在那里做什么?”

  奇雷斯传来的一句心语,唤醒了兰斯洛的注意力。看着奇雷斯身上痊愈缓慢的凄惨血洞,兰斯洛明白他受创不轻,但这头凶兽会为了掩护自己,如此拼命牺牲,这点还真是难以想像。

  “我们两个之中,你战力比较强,攻破公瑾的希望在你身上。如果你倒下,就连累我也活不成了……你胆量不小,老子就陪你玩命了。”

  奇雷斯的话语中,隐约透漏着某种决心。假使之前兰斯洛不是率先展现器量与付出,向来自私的奇雷斯绝不会这么做,受到兰斯洛的打动,奇雷斯也索性豁出去了。

  “……就是这样,记住我刚刚告诉你的法门,这是不曾记载于天魔经中的一项究极技巧,专门用在这种越级天位战上,虽然还只是个不曾应用于实战的半试验品,不过我们现在就用它来和公瑾赌一铺,看看是他真的稳操胜券,或是我们能够给他点意外惊喜……猴子,你准备好了吗?我们一起送他份大礼吧!”

  ※※※

  妮儿的觉悟错有错着,释放出奇雷斯进入金鳌岛,不但因此徒增变数,让公瑾不能把握机会杀掉兰斯洛,更让金鳌岛陷入一片乌烟瘴气中。

  之前很多人都认为,个性迷糊的爱菱,配合她一身太古魔道器械,堪称是世上一等一的搞破坏能手,但奇雷斯在来到人间界之前,就是扬名魔界的破坏神化身,所过之处尽成血河废墟。来到人间界之后,众人因为他恐怖的武功,对他的印象集中在血腥残暴那方面,直到他在金鳌岛上重施高等魔法,以坚硬合金为躯体的魔狼群四出肆虐,这才令众人正视他的破坏本领。

  其中对此最有深刻体会的,就是奋力与魔狼群恶斗的朱炎,还有被四处追着跑的有雪了。

  “哎呀!去你妈妈的,我们也不过是身上肉多了一点,又没被打上猪肉品质保证的印章,你们这群笨蛋追我干什么?”

  一手持着忍术卷轴,一手抱住郝可莲的玉腰,几乎以两人三脚模式在地下遁走的有雪,依旧避免不了拔腿飞奔的窘境。

  之前好几次被敌人遁地逃走,奇雷斯对此作了针对措施,这些没有实际形体的邪恶生命,也能够潜行于地下,结果有雪不遁地则已,一往地下遁跑,感应到魔力波动的狼群,立刻舍弃眼前目标,潜地追踪。

  能够被敌人留上心,用专门的陷阱与设备对付,这是一种获得肯定的证明,雪特人理应非常高兴,不过有雪却没有这等好心情。两条腿怎么样都跑不过四条腿,要是被那群龇牙咧嘴的魔狼追上扑倒了,自己身上这团肥肉就真要变成烂肉了。

  “如果是活的狼也就算了,你们这群死东西都已经死了,还学人家吃什么东西?”

  狼群除了追著有雪跑,不时也抬起头,像是在嗅着什么东西,有雪猜测他们可能是在寻找动力核心,或是魔力源头之类的所在,要是给他们找着并破坏,整个金鳌岛都会面临大灾难,死伤惨重──这点倒是非常欢迎的。

  本来他们就是一直往主控室方向乱跑,越过朱炎,遁地逃跑一圈后,却发现上头的情景也是一片兵荒马乱,几头魔狼尝试进攻,被苍巾力士给拦住,但看来撑不了多久,而主控室里头的技术人员惊惶失措,不知道该趁机逃命,还是该固守岗位执行任务。

  “哇哈哈哈,太爽了,你们不是有防护罩吗?再开一个啊,看看能不能在这时候挡住那些狼不要咬你们。”

  相对于一众技术人员的仓皇模样,有雪的得意狂笑可以说是刺耳之至,但他身边的郝可莲却无法如此悠哉,因为这些技术人员栽培不易,如果就这么被魔狼群给噬吞殆尽,这个损失实在是难以弥补。

  然而,自己有伤在身,看朱炎应付那些魔狼群的辛苦样子,自己即使完好无伤,也未必能接下这硬仗,想要有效救人,不说动身旁这个诡变百出的胖子,那是不行的。

  “什么?要我陪你一起去救人?为什么?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在这种时候还坚持先谈好处,郝可莲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假如有雪不是这么一个不问立场,先问好处的人,他也就不可能连续多次为自己背离本身的同志了。

  人道立场、英雄形象,这两个理由都被有雪否决,难以将他打动,最后郝可莲仍是认命地以本身魅力为条件。

  “只要你帮我救出这些技师,等我们逃出去之后,我们就来约会吧!”

  “约会啊……你会穿低胸装吗?”

  “嗯,而且还是中空的唷!”

  “裙子会开高叉吗?”

  “一定让你看到漂漂亮亮的大腿!”

  仿佛做着某种不可违背的神圣诺言,有雪欢呼一声,与郝可莲重重一击掌,就一溜烟地窜了出去。

  对于那些自视为菁英份子的技师群来说,他们大概很难想像,自己的身家性命居然被一件低胸装与高叉短裙给决定,不过,他们确实目瞪口呆地看见,当那个五短身材的雪特胖子从面前跑过后,所有魔狼群都像是看到一块最肥美的走动肥肉,争先恐后地追了上去。

  一追一逃,两边的速度都相当快,一下子就跑离了主控室附近,而有雪这时候才想到,刚刚逃跑之前应该先要胁那群技师,至少要先关掉底下的诱导电波,减少香格里拉目前仍在发生的伤亡,现在才想起来,实在太晚了。

  单纯逃跑实在意义不大,有雪在开步跑之前,也想到若干可能奏效的计策,虽然实行起来并没有什么把握,但事到临头,也就只有拼拼看了。

  魔狼群本身没有神智,但是在魔血与魔气的操纵下,他们照着本能而行动,追踪目标并摧毁。被诱离开主控室之后,他们就一直追着那个跑得气喘吁吁,脚下却仍然健步如飞的胖子,本来再过不久就应该可以追上了,但跑在前头的他,却不知为什么忽然停下了步伐,倒转过头来。

  有雪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狼群稍稍地停下脚步,却又很快地重新扑上来,而已经错失逃跑良机的有雪,只能把生死存亡赌在最后那一着。

  (通杀通赔,是龙是虫,就看这一次了,如果山猴都做得到,猪也可以尝试一下吧……)

  看着扑在最前头的恶狼,张牙舞爪的可怖模样,有雪心中狂跳,抓紧了手上的卷轴。

  “来了,五行召唤,地狱之火!”

  经过多日的研究,有雪发现这管卷轴秘笈中,尽管没有一个身为忍者必修的武术,却包含很多近似魔法仙道的秘术,藉由卷轴来施展,达到飞天遁地、勾魂摄魄的效果,其中最具实战意义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召唤秘法。

  在有雪的呼喝声中,先是脚下地面一阵剧烈晃动,本来要扑向有雪的数匹魔狼,明明没有实体,却也被这股魔力波动给硬生生震倒,甚至有一匹扑至中途的,直接摔跌了下来。

  (搞什么?我是召唤火,不是召唤地震啊,召唤火如果是土,那召唤水岂不是变成火?)

  开始用力回想五行生克变化的有雪,似乎是担心得太早了,因为地震只是附加而来的小小前奏,就在有雪迟疑而呆立的时候,摇晃中的地面忽然炸裂开来,一股彷似来自地心的森罗血焰,由地面裂口狂卷出来,立刻就把一头魔狼给吞噬掉。

  “哇!”

  有雪的惊呼声里,带着明显的喜意,因为之前人们再怎么努力都难以杀灭的魔狼,就在火焰的吞卷之下,瞬间灰飞湮灭,这样强大的杀伤力,是有雪所料想不到的。这些狼不是实体,物理攻击无效,但管他是什么理由,反正火焰对它们有效就好。

  熊熊血焰,声势惊人,剩下的几头魔狼,仿佛也被这股威势所慑,露出了畏惧的姿态。一击成功的有雪,正乐得手舞足蹈,但喜悦马上就变成了惨呼,因为火焰在吞噬魔狼之首后,并没有消失,反而越益炽烈地向旁延烧,马上就要波及到站得最近的有雪。

  “呃……怎么让火焰消失,让火焰消失的咒语,卷轴上记载是……它没有写!”

  召唤出来的东西,在达成目的后会自动消失,这似乎是所有召唤术的共通点,就像上次有雪意外被雷劈中,雷电也没有一直连劈,不过这次有雪却充分体验到“请神容易送神难”的真理,因为燃烧的火焰,慢慢产生实体化,变成了滚烫的岩浆,一下子就涌了过来。

  “太夸张了吧!这里是空中建筑,不是真正的地底啊,为什么连岩浆都冒出来了?”

  做着任何一个有起码理性的人都会有的怀疑,但当自己的裤管被高温波及,开始冒烟生火,有雪也只能相信眼前的东西。

  “我恨魔法!我恨魔法世界!去你妈的剑和火龙!”

  发出这样的一声哀嚎,雪特人再次拔腿飞奔,和岩浆速度赛跑比快,而和之前相比,些许不同的地方是,雪特丞相多了一群竞跑的伙伴,那群魔狼像是被火烧屁股一般,不约而同地发出咆哮,和有雪往同一方向奔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