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漂浮之岛

风姿物语 罗森 4700 2004.08.18 18:26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三日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得自五大龙神传输力量的天丛云剑,那并不是一个能够用现今技术水平解释的东西,幸好整个大陆上就只有这一把,不可能还有别人使用得出来,所以要用轨道光炮对付源五郎,朱炎相当有信心,只要能先将他的位置锁定,那么最困难的地方就已经过去,因为纯以力量来论,源五郎不及多尔衮,没有能力用硬挡的方式接架光炮。

  (但再怎么说,他也是现今天位武者中的佼佼者,一发光炮不可能致他死命的,要连续轰击才行……)

  朱炎持续下令,让轨道光炮追踪攻击,并且启动了最高规格,一次就是十台光炮,对准源五郎所在的位置,轰雷霹雳般的攻击下来。

  (希望不会射漏,否则,就只有期望金鳌岛本身的防御系统能够承受得住了……)

  安置在九天之上的轨道光炮,总数一共有几十座,但是一次能够使用的最高限数,却只有十座,因为轨道光炮是吸纳周围的宇宙元气而发,如果数十台一起运作,能量过于稀薄,根本就发挥不出威力,除此之外,如果发射中的十台机体过热,必须停止发射,也可以立刻切换至附近的轨道光炮,递补射击,源源无尽,这就是整个光炮系统最完美的地方。

  可是,用在现今的这个场合,朱炎却着实忧虑,因为只要一发击空,或是源五郎过早支撑不住,那么就是连环十发轨道光炮直击金鳌岛,以金鳌岛的防御设施,当真承受得住吗?

  “源五郎先生!”

  惊见源五郎被连串光雷所吞噬,爱菱惊得魂飞魄散,即使是自己身穿T1000的防护甲胄,也不确定能在这样的轰击中支撑多久,源五郎单纯凭着护身真气,被十枚光雷同时命中,等同是被十名强天位武者击中,哪还有不受伤的道理?

  心里着急,爱菱一面拔出物理崩坏枪,一面就要朝源五郎消失的地方跑去,可是脚步才一动,头盔内的警示器就蜂鸣狂叫,一枚光雷夹着猛烈冲击波,坠落在她身前的地面。

  (这是……师兄的攻击?)

  颇难相信师兄会主动攻击自己,爱菱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但很快就知道不对,因为这枚光雷的威力,不足应有的十分之一,虽然把地面击出一个大坑,但与先前那发相比却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丫头,给我躲到一边藏好,没有叫你就不要出来,不要挑在这种时候给我添大麻烦,下一次再随便乱跑,射过来的就不只是警告了。”

  源五郎的声音从烟雾中传过来,虽然模糊,但却中气十足,而令爱菱又惊又喜的是,他声音厅来不但没有受伤,反而像是笑得很开心。

  爱菱的惊喜之情,换在朱炎的身上,那就是满满的震骇,不可思议地将目光投向烟尘中那渐渐清晰的人影,看着他昂首阔步,在朗声大笑中朝这边走来。

  这一方的惊喜,就完全转化成另一方的强烈震惊,朱炎甚至是目瞪口呆地看着烟雾中的源五郎。随着烟尘渐散,源五郎的身影变得清晰,可以看出他身上没有半点伤痕,刚才那十发连续炮击竟伤不了他分毫。

  “这……这绝对不可能……”

  多年研究的心血结晶,被敌人以玄奇手法防御住,对朱炎的震骇委实无以复加,他勉力镇定下来,脑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出击之前公瑾的交代……

  “敌方的人数虽然多,值得注意的人只有三个:山本五十六、海稼轩、天野源五郎。这三人之中,海稼轩我会亲自处理,而石崇的反击会让剩下两人中的一人分身乏术,所以你不是遇到山本五十六,就是源五郎。

  这两个人身上的不定因子都太多,轨道光炮多半无法压制他们。如果是碰上山本五十六,那么你唯一该做的事就是尽速撤离,因为一颗高度不稳定的浑沌火弩,不仅伤己,也会随时波及身旁的所有人;但如果是遇上天野源五郎,这人心慈手软,优柔寡断,绝不会一照面就下杀手,所以你就要谨记,务必……”

  公瑾的提点,在朱炎脑海中迅速流过,令他重提战意,以轨道光炮再度攻击。

  十枚光雷拖着长长的尾焰,由空中盘旋击下,猛烈的气势让人呼吸困难,仿佛要摧毁地上一切般的狂击下来,眼看就要同时命中源五郎。

  “啧,啧,真是大手笔啊,九州大战时期如果有这样的兵器,情势会不会与现在不同呢?”

  源五郎的笑意温和,但表现在外的行动却是另一个极端。以脚尖为轴心,整个人化作一团疯狂旋转的暴风,以肉眼难辨的高速旋动起来,速度之快,就连距离不远的朱炎,也只看见一团五彩斑斓的幻影。

  十枚光雷瞬间落下,击打在旋转中的源五郎身上,但却没有造成预期中的破坏,反而像是击中了什么极其柔韧滑溜的物体,浑不着力,在几下抖荡、消去大半力道后,一下子就被反射弹了出去。

  被反弹折射出去的光雷,部分在天空爆炸,有些却是直接轰炸金鳌岛的地面,方向无定,似乎连源五郎自己也不能妥善控制。

  第一波的光雷出师无功,但第二波的十枚光雷却连环打下。这一次,朱炎和爱菱看得很清楚,源五郎的转动变得忽快忽慢,以全然不合物理法则的怪异速度旋动着,而他这次也不只是单纯转动身体,包括双手、脚踝,都顺着身体主轴的高速旋动,轻画着一个又一个不同方向的辅助弧形。

  从爱菱眼前电子萤幕所浮现的数据,可以清楚看出来,源五郎周身布成了一个绵密难破的力场。高速旋动所造成的力量,天底下几乎没有任何物体可以不被它带得斜转开去,而源五郎手足的细微转动,也大有巧妙,那完全是配合、辅助着身体的急转,一面推增了转速,一面也藉由转速相应增强了圆弧推出的力道。

  正是这样的一个古怪招数,源五郎把光雷的攻击化为无形,前后三波的光雷攻击,全都伤不到他分毫。

  “怎……怎么会有这样的荒唐事……我的光炮……”

  潜心研究多年的光炮一夕被破,朱炎明显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两眼死盯着源五郎,混乱的脑海里整理不出思绪,只是渐渐想到了一个被遗忘许久的名词,那是当年星贤者的无上绝学,号称是天底下卸劲、散力的第一法门──《紫微玄鉴》。

  “隆?贝多芬的得意门生,你好像很吃惊啊?其实不用这么讶异,如果这个武器真的那么好用,当初白家那个天才就不会那么便宜你们了。”

  即使在高速旋转的状态,源五郎的笑声仍然是清清楚楚,丝毫不乱,同时心中也暗叫一声侥幸,如果时间再提早两晚,又或者王五不曾与公瑾一战,那么自己此刻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凭着自身力量死死地硬挡,直至精疲力尽。

  自从公瑾在耶路撒冷一战功成,凭借轨道光炮的辅助,击杀白夜四骑士,这样武器就成了源五郎的心腹大患,因为谁都知道异日相逢,公瑾必然用同样的手法来对付己方阵营,因此他费尽心思搜集资料,筹谋对策。

  在之后的多场战役中,轨道光炮多次奏功,无论是对雷因斯阵营或是石崇一方,都缔造了不小的功绩,但频繁使用的结果,这样武器在源五郎眼中就没有奥秘可言。尤其是与王五的颠峰之战,从王五的拆解方法中,源五郎得到了启示,之后一再与海稼轩商讨,模拟测试,终于在前天晚上找出这个应对之法。

  可惜的是,除了源五郎,目前雷因斯阵营并没有第二人能够这么接拆光雷。轨道光炮的轰击速度如风似电,要在光雷打下之前,把自身转速激增,普天之下唯有九曜极速能够做到;至于能够卸散多枚光雷同时命中的至柔之力,那就是星贤者一脉的不传绝学,《紫微玄鉴》的颠峰修为──移星易月。

  从白鹿洞太极武术中得到的启示,卡达尔将之演化成独门武术,并且恃之在九州大战中屡过艰险。当九曜极速的激烈旋转,配合上《紫微玄鉴》的至柔之力,造成的效果就是“蝇虫不能落,片羽不沾身”,先行散化去着体的劲道,再行反击。

  九曜极速的高速旋转是主体,顺着主体旋动方向而摆荡的圆弧是副体,主副之间的关系,就像是恒古运行的天体,当行星依附着恒星的引力而动,这个防御力场就是一个牢不可破的星系,遵行宇宙轨迹,自生一股苍穹大力,移星易月。

  星月尚可推移,何况光雷?

  只见源五郎身形越转越快,九曜极速的闪电运劲提升到极限,转眼间就已经接到第十波光雷攻击上,所沾身的光雷尽数卸散弹开,不是在空中爆炸,就是斜斜地飞坠出去,击炸在附近地面,造成轰天惊爆,金鳌岛又是一阵猛烈摇晃。

  假如这里是平地,朱炎大可以铁着心肠,管他地面会被破坏成什么样子,持续发射轨道光炮,看看源五郎能维持旋转到什么时候。然而,他们如今是位于漂浮中的金鳌岛上,尽管金鳌岛本身有不可思议的神奇设备,一再散化冲击力量,但朱炎却不敢想像那些机械还能承受多少次这样的冲击,而若承受不住,金鳌岛陆沉,己方最大的王牌等若是毁了。

  (金鳌岛若毁,我们就无法再操控苍巾力士,而且通天炮也……)

  一想到通天炮,朱炎心中一惊,不自觉地暂缓了第十二波光雷的发射命令。

  本来源五郎在接拆光雷的同时,就以缓慢速度朝朱炎靠近,并且寻找着敌人的破绽,这一下光雷发射迟缓,源五郎足下一蹬,整个人带着旋转势道冲向朱炎。

  惊愕交集,朱炎根本就来不及进行防御,双手抬起,护体炎劲甫发,早就被源五郎激旋而来的汹涌气劲冲得崩溃,胸口经脉重创,痛楚难当,还没能回喘一口气,只觉得肩头一紧,已经被源五郎闪电擒拿,制住气门,动弹不得了。

  “还要继续轰吗?你可以试试看,能不能一次把我们两个轰下地狱去?或者你可以宣告放弃,老实把我带到金鳌岛的动力中枢。”

  源五郎并不是只有说话威吓而已,在他说话的同时,源源不绝透入朱炎脉门的奇异劲道,忽而正行,忽而逆流,像千百把小刀般激烈刮着筋骨,痛楚的程度,让朱炎不禁怀疑这貌似温文的男子,是否真如公瑾大人批评的那般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因为这分明就是极其老练的逼供手法。

  “我对隆?贝多芬的技艺非常敬重与珍惜,你将来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名匠,如果像你们元帅那样少了一只右手,那就是这块大陆上所有生命的损失,我不愿见到这种情形,更何况……你师妹还在后头看呢!你应该不希望发生什么场面让她哭吧?”

  只让彼此听见的低沉音量,配合那难以言喻的剧痛,听在耳里格外具有说服力,而当手臂上所承受的压力,大到快要崩溃的程度,任何神智正常的人,脑里都会浮现“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千古名言。

  “知……知道了,我就暂且认输吧!不过可别以为你这样就赢了,进去的路可不是你想像中那么平安的。”

  如果再说什么狠话,那只会倍添己身的屈辱,所以朱炎闭口不言,退开几步,等待源五郎的反应。

  当朱炎宣告放弃,停止空中的轨道光炮轰击时,源五郎也同时松手撤劲。金鳌岛内另外有防御机关,这点早在意想之中,不过这名带路者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呢?

  “哦?里头还藏着厉害的机关啊?这么说,我得请朱炎兄走在最前头啰?嗯,这样不好,或者……让爱菱丫头走在最前面,这趟路会不会出奇平顺呢?”

  源五郎的笑容一派悠闲,似乎成竹在胸,但事实上他很明白自己心中的焦急,只不过不能表现在敌人眼前而已。再者,即使动力装置落入周公瑾手中,事情也没到不可转圜的余地,因为那个动力装置里头有个最重要的晶片,事先已经被米迦勒小心翼翼地分离出来,交给东方玄龙收藏,这个高度机密就连石崇也看走了眼。

  (只要周公瑾没取得那个晶片,即使拿到动力装置,也无法启动金鳌岛的所有机关,所以,我们还有机会……)

  无视于朱炎的怒目相视,源五郎微笑地一摆手,请他走在最前面,而紧跟在两人之后的,则是深深被这混乱情形所惑,在坚实盔甲下,表情揣揣不安的爱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