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星星 (一)

风姿物语 罗森 10402 2003.04.21 15:03

    黑鲁曼历五五一年一月自由都市波鲁特佳尔

  “快来看啊!新鲜的水果,好吃的水果。”

  “来自绢之国的上好彩绢,童叟无欺。”

  “由西方沙漠引进的秘药,让女士们常保青春美丽,欢迎试喷。”

  “糖葫芦,卖糖葫芦唷。”

  “霹雳月刊,这一期的霹雳月刊,上一期的霹雳月刊,下一期的霹雳月刊,有叶小钗的签名照喔!”

  “风姿物语,第三期的风姿物语,欲订从速。”

  风之大陆的东南方,在两千年前,是帕罗奇公国的属地,帕罗奇公国灭亡后,此地由商人组织所联合统治,标榜着自由与奔放,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每个城市由选出的代表,独立自治,专心地发展着自由贸易,成为了一个奇特的地带。

  波鲁特佳尔,原名亚达城,是前帕罗奇公国的王都,在公国解体后,以丰富的物产,与海陆皆便捷的地理位置,蓬勃发展,成为了数一数二的兴盛地方。

  茶艺馆中,有来自邻国日本的僧侣,由绢之国远渡而来的学者,进行着深沈的思辩;市集上,黑鲁曼的商人,利加斯的幻术师,推销自己的货品;酒楼里,绯樱帝国的吟游诗人,七岛联盟的舞者,高声谈唱,各色的人种,将波鲁特佳尔点缀成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港都。

  繁华的市街上,一名黑袍的旅人,漫无目的的闲游着。看他的打扮,应该是某种僧侣吧!

  一身的黑袍,在喧闹的街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是,风之大陆上的宗教很多,彼此之间的战争,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所以,各地的人民,早就有了不过问别人信仰的共识。

  “这位客人,天气那么热,穿着黑袍,一定很难受吧!小店的清茶,清凉解渴,来一碗怎样?”茶店门口,一个模样颇胖的掌柜,殷勤地招呼客人。

  “是哪产的茶叶?”

  “客倌您真是行家,小店的清茶,是产自东南低地的鹤岭,风味纯正,还是您要海外进口的大吉岭红茶,上个月才从商船运来的。”

  “简单一点的就可以了。”

  旅人沏了壶清茶,选了个靠门的位置,坐下细茗。

  “老板,最近的生意怎样?”

  “托您的福,过的去。”掌柜堆满了笑脸,哈腰道。

  “听说您的茶,几天前改了价码?”

  “哪有这种事?小店的清茶,三年来都是同一个价位,童叟无欺。怕是客倌您弄错了吧!”自己的店誉遭到怀疑,老板不禁有些生气。

  “啊!跑的地方多,脑子也不重用了,说错了话,老板您可别见怪。”

  闲谈几句后,旅人将目光转至街上,注视着人群携来攘往,刚才的谈话,他已经知道了想知道的东西,这个城市,物价没有太大的波动,人民也没有失去进取心,与质的本分,这个情形让他很安心。

  “让开……让开……没事的不要挡在路中央……”几声呼喝,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进,轰然奔来,街上行人纷纷闪躲,路边的摊子被挤翻,正在饮食的客人,被泼了满身,蔬果被践踏在地,杂货也散落四处,还有人想趁乱打劫。

  几匹健马呼啸而过,看情形,是来开路的,不知道后面是什么人,这等声势。

  旅人低吟不语,黑袍下,两道形状极为优美的眉毛,紧蹙在一起。

  “老板,刚才奔过的是什么人。”

  “客人,您是外地来的,所以可能不知道。”老板小心的四下张望,低声道:“他们是东方日本国的使者,来出公使的。”

  一直以来,自由都市没有强大的武力,所以,身为东方海岛强国的日本,*可以说完全控制了周遭的海运,掌握了波鲁特佳尔的命脉。

  如果惹得日本发怒,号称“陆上蜃楼”的波鲁特佳尔,会在海外交通完全断绝下,遭受最恐怖的经济打击。因此,向来就任日本予与予求,近几年,波鲁特佳尔的自治政府,根本就成了日本的傀儡。

  也因此,日本的使者,态度嚣张跋扈,仗着自己的身分,在街上公然索贿、勒索,惹起不少民怨,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旅人闻言,正自沈吟。

  “小心!”店外有人惊叫。

  一名女童,站在街中心,哭着找妈妈,可能是刚才混乱时走失的。

  在她身前不远处,第二股尘烟扬起,马群快速奔来,看这声势,怕没有几十道骑影。

  街上的人,虽然失声惊叫,但通通躲在一旁,袖手旁观,并没有人打算实际有救人的行动。

  眼见女童,即将被乱驰的马蹄踏成肉泥,已经有胆小的妇女,拿手掩住孩子的眼睛。

  “嘶………。!”

  长长的一声马鸣,跟着是吵杂不已的人声。

  三匹当先的骏马,硬生生的停在路中央,被后面冲上的马撞个正着,登时便是一阵大乱,马上的骑士,狼狈的跌下马来,还必须躲避乱踢的马蹄,形状滑稽之至。

  而长街的中心,黑袍青年傲然站立,挡在女童的身前,没有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的,他左掌直伸,一种顶天立地的气势,震住了所有的旁观者,也便是这股气势,让奔马望而却步。

  “好啊……真是了得……”“格老子的……硬是要得……”街上的观众,爆起阵阵掌声,欢呼声,为这难得的义行,而竭力喝采。

  青年的眉头依旧紧蹙。倘若今天自己,是用身体护住这女童,而惨死蹄下,会为此而感动的,大概连现场的十分之一也不到吧!这些人完全忘记自己刚才的丑态,只会事后喝采,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鼓掌的理由,说不定,只是因为看了一场精彩的杂耍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怪的心态。

  “八格野鹿!什么人敢挡住我的路!”一声暴喝,压过了所有的喧闹,跟着,一道极庞大的骑影,飞越过挡路的马群,凌空而降。

  重重的落地声,震得周围土石簌簌而下,两旁的行人再度噤若寒蝉。

  马上的身影,雄壮凛然,是个高大的巨汉,全身结实的肌肉,盘根纠结,使人望而生畏。

  “你好胆量,敢挡住我的去路,报上你的名字,我会视情况判处你应有的惩罚。”

  “要惩罚别人之前,自己应该好好反省,况且,我不打算将我的名字,告诉个不知礼数为何物的蛮夷。”

  黑袍下的脸孔,已经显露在阳光之下了,那是张英伟而俊逸的容颜,嘴角一撇傲然的微笑,冰蓝色的眼瞳,彷佛有种冷眼天下、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讥诮与嘲弄,不像是青年人该有的眼神,迷蒙间,竟彷似个数百岁的老头,总体上看起来,有种看不出年龄的美,倍添神秘。

  “很好,在我国,贱民杀之无罪,既然你说不出名字,想来也是个无足轻重的贱民,既然如此……”“你就给我去死吧!”

  巨汉言毕,挂于鞍间的朱枪,闪电一般的刺出,看不出他这样硕大的身体,动作竟是这般迅捷。

  朱枪的宽度,足足有长年人手臂的三倍,被击中的人,大概连喊痛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分成两段了。

  急不容发间,青年侧身避过。但对方的武艺,确实出了他的意料,原本直刺的枪影,立刻变成横扫,击撞而来。

  青年的身子,颇为瘦弱,大概没有任何人,会以为他可以挡得下这一枪。除了他自己。

  青年眉头一皱,右手不慌不忙的挡在身前,低喝一句咒文:“梅克米。”腕间自生一股大力,将急扫的朱枪牢牢握住。

  ◎梅克米:暂时给予施术者强大力道的勇者系咒文。

  巨汉见状,双目精光大盛,狂喜道:“原来是个魔道士,好,很好,真是好……”巨汉平日嗜战如狂,在日本,并没有什么杰出的魔道士,不可能与他动武,更罔论接他一枪,所以早就希望能与之交手,想不到今日能逢此良机。在大陆上的诸多职业里,魔道士是相当受人敬畏的一种,魔道士以个人的秘术,操纵古代的咒语与术法,和精灵沟通,任职于宫廷、贵族,或孤身行走各地,他们不受世俗律法的约束,只听命于独立在各国组织之上的魔法师公会。

  心术不正的魔道士,会受到公会的制裁,甚至驱逐(第二集的萨达卡就是一例),要是有重大情节者,甚至会遭到公会派出刺客,暗中诛杀。

  “胜家将军。”就在局面就要进一步演进之前,一个猿脸武将,自队伍后方窜出,看服色,应该也是这群武士的领头之一。

  “胜家将军,这是大街,请勿惹出不必要的争端。”猿脸武将喘吁吁道。“少废话。”因为遇到难得的对手,兴奋不已的胜家,完全容不下别的声音,再说,这个声音,又是来自他最讨厌的对象。

  “给我闭上你的嘴,猿脸家伙,别以为得到主公赐名,就可以改换身分了,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一只土猴子。”这个声音,几乎可以说是咆啸了。

  猿脸武将在瞬间白了脸,原本有点燥红的肤色,因为屈辱之鞭而失去血色。

  胜家使劲回夺,黑袍青年也不知是后继无力,还是怎样,让他轻松的夺回朱枪。

  “是没力气了……还是法力失效……管他的,试一试就知道了。”就像所有的战争狂人,胜家对于胜负执着异常,举枪便要再刺。

  “咻!”一声锐响,一只长枪,打断了胜家的挑战,令场中所有人一惊。

  掷枪者,是一名妙龄少女,甲胄娥眉,明艳英爽,眉如弯月,眼若秋水,散发着勃勃英气。她是波鲁特佳尔的自卫队队长,蕾拉。

  “东方来的客人,请自重,你们眼前的这位,是波鲁特佳尔的贵宾,卡达尔老师。”

  乍闻卡达尔之名,在场诸人,心头无不剧震。

  提起大贤者卡达尔,那真是在风之大陆上家喻户晓,几乎是神话般的人物。

  在大陆之上,有三名魔导师,超然于魔法公会,他们各自均已有数千岁的寿命,学究天人,博通古今,拥有神一般的智慧,与强大无匹的力量,并数度挽救人类于危亡。

  两千五百年前,魔族大举进攻人间界,史称“九州大战”就是在三贤者的领导下,统合群雄,历经数百次大小会战,将魔族赶回原地,至今已两千年之久,不敢再进犯人间。

  日贤者,皇太极,精通神话时代遗留之科技与魔道之术,尤擅古代秘咒。九州大战后,因一大失意事,飘然而去,自此而后,两千年来,生死不明,行踪成谜。

  月贤者,“剑宗”陆游,自号白鹿洞主人,东方魔法的创始人,并拥有剑圣的称号,文武双全。大战之后,辅佐黑鲁曼帝国,受封国师之位,近年来,于白鹿洞闭关潜修,帝王贵族欲见其一面而不可得。

  星贤者,卡达尔,博通各家术法,医、卜、星、相,奇门杂学无所不窥,惊才绝。九州大战后,隐姓埋名,云游天下,神龙见首不见尾,每于民间锄强扶弱,广济众生。是三贤者中,最常出现于吟游诗人的传奇故事里,为民间所敬仰的人物。

  “卡达尔吗?有意思。”柴田胜家的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斗志,他在战场上,是勇猛无匹的悍将,一向以挑战强者为乐,此刻见到千载难逢的好对手,怎不叫他心痒难耐。

  “胜家将军,请注意我们这次的任务,若你一意孤行,返国后,我会在信长公座前,作出弹劾。”一旁的猿脸武士,看穿了胜家的心思,急忙设法制止。

  念及主公的威严,胜家斗志大减,恨恨的瞪了身边一眼,抡臂收回朱枪,道:“卡达尔,你是个让我感兴趣的对手,我们会再见面的。”说毕,率众绝尘而去。

  猿脸武将在马背上一欠身,恭敬道:“卡达尔导师,我是日本的羽柴秀吉,适才冒犯之处,多请见谅。您的大名,我久仰多时,希望他日有聆听教诲之日。”拱了拱手,转身追上胜家的队伍。

  “羽柴秀吉……这武士生有异相,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啊!”虽只是短短的几照面,但卡达尔已由秀吉的面相,看出他的命格。

  “老师……”转过身来,蕾拉俏生生的站在眼前,原本英气浩然的俏脸上,飞起两道红霞。

  “唔!好久不见了!蕾拉!]卡达尔想了想,温言笑道。

  夜风吹起,半边新月挂在天边,波鲁特佳尔的市街,依旧充满热闹的气氛,繁华的灯火,闪亮的霓虹,为城市带来另一种风貌。

  卡达尔独坐旅店,听着墙外的喧嚣,沏茶读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骚扰,他拒绝了蕾拉的邀请,由驿馆搬到旅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这是传自绢之国的五言诗,此时吟来,别有一番情趣。

  “叩、叩、叩!”敲门声响起,有访客到来了。

  “卡达尔导师在吗?千里来客到访。”

  “既是千里而来,卡达尔不会失去待客之道,请自便吧!”

  门推开,来者是日间的猿脸武将,羽柴秀吉。

  “久闻星贤者大名,今日一见,实乃秀吉毕生之幸。”他惯战沙场,见过多少大风大浪,但是面对这个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仍是激动的声音微颤。

  “良夜如水,良月难得,卡达尔不忍虚耗良辰,将军有话,不妨直言。”夜里造访,绝非无因,看透了秀吉的目的,卡达尔直接开门见山。

  秀吉一愣,继而道:“好,导师快人快语,秀吉受教了。”

  分主宾坐下后,秀吉道:“藤吉郎少起卑贱,蒙信长公赏识,屡次破格提拔,方有今日之荣华,此事,秀吉没齿不敢忘怀。只是………”微叹了口气,秀吉续道:“信长公豪勇盖世,气吞天下,只是有些作为,确实是教人不知如何说起……”卡达尔旅居各地,对这名日本的绝代霸主,略有耳闻。织田信长,以一藉藉无名之身,突然崛起,迅雷般攻灭了当时的翘楚,今川义元,成为日本如今声势最浩大的诸侯。

  他的手段、作为,有人视之为一代霸王,也有人视若凶残狂人。不过,成大事者无所不为,有时候,确实不能以常人道理看待。

  秀吉仰首半晌,再叹道:“如今的织田家,外有武田、上杉压境,内中又有不稳的声浪,秀吉追随信长公左右,实是忧心忡忡,然信长公天纵英才,自恃高傲,秀吉人微位低,难以济事,不知如何以自处,故来求教于导师,愿导师以教我。”

  卡达尔饶有兴味地看着秀吉,数千岁的寿命,让他看尽了人间的冷暖兴衰,区区一个国家的兴亡,自是了然于心,只是,这个年轻人,确实是勾起了他的兴趣……“在回答之前,卡达尔有一事相询。”卡达尔缓声道:“据我所知,贵国信长先生,性格古怪暴躁,羽柴将军今日之言,若是走漏消息,不怕身首异处么!”

  “但存丹心照汗青,何惧浮云蔽日影。”秀吉凛然无惧,端坐于位。

  卡达尔只是一笑,这样的答案,并不能使他满意,秀吉所言,不过是愚忠而已,然而,这个人的命格,看来竟有帝王之相,绝非一藉寻常武夫,日后…………这倒是很有意思,为了看到日后的变化,就助他一臂之力吧!

  “好!我就为将军卜上一卦,不过,日后,将军需得答应我一件要求。”“只要力之所及,秀吉必当竭尽所能。”

  两人对击三掌,以为誓约。

  誓约既定,卡达尔巡视身边景物,墙外,阵阵喧哗声传来,辨其音,听其先后,是两女一男。树枝上,几只鸟雀盘桓,仔细观察,两公一母。

  如此观视一番,卡达尔已有分较,在仰首望天,只见繁星点点,宿换斗移,半晌,大局定矣。

  “上卦,阳阴阳,属火,得离;下卦,阴阴阳,属山,得艮,二者合一,火山为旅,是为旅卦。”

  “何解?”

  “小亨,旅贞吉。大利远行。”

  “导师是要我远避他方。”

  “不错。适才观星,将军驿马星动,近日内必有远行。将军迟行缓回,可免杀身之祸。”

  秀吉琢磨着这番话,不错,他早已知道,信长公有意命他出征中国(日本地名),确是远行,可是,卡达尔所言,可免杀身之祸,杀身,杀身,莫非是织田家将有祸灾……抬起头来,似乎印证了他的猜测。

  导师指点天机,秀吉铭谢于心。只是我身为织田家家臣,主公有难,岂能坐视,自当追随左右,死而后已。”秀吉挺起胸膛,昂然道。

  卡达尔闻言一笑,这个汉子所言,在他意料之内,只是,天意难违呵…….“织田家气数,冥冥中早有定数,无须太过牵怀,若是将军执意,念在今日之缘,卡达尔有一物相赠。”

  取出个不知名金属制成的锁片,只见通体晶莹,氤氲缠绕,自发五彩,确实是罕见的珍物。

  “这是一道护身符,将军带在身上,可保大难。”

  秀吉知道,这是难得仙缘,恭恭敬敬的收起,道:“多谢导师厚爱,今日暂不言谢,若是他朝有命相逢,秀吉定当报此大德。”别过卡达尔,秀吉踏步出门,面对自己将发展的命运了。

  卡达尔看着杯中之物,默然不语,今日他又破例帮人卜了一卦,上次算卦,该是四百年前的事了。

  天机,天机,为何人的命运,总系于天,贤愚贵贱,帝王将相,亦无能脱此定数,自己,又能不能有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一日呢?

  “叩、叩、叩!”又有敲门声。

  “卡达尔导师在吗?”

  “看来今晚是没得睡了!”访客不绝,卡达尔只有苦笑。

  打开门来,访客赫然便是蕾拉。

  “老师!”

  “是你啊!进来吧!”

  蕾拉一改白天的英武模样,卸下了金盔甲胄,穿着简单的家居服,含羞的表情,更添三分妩媚风情。

  卡达尔自行囊中取出茶叶,重新沏了壶茶,与蕾拉天南地北的聊起来,从别后卡达尔的旅程,谈到各自的近况,再回想到多年以前。

  “是吗?已经这么久啦!回忆起来,把你抱在掌心,好像还是昨天的事,转眼间,小丫头就成了美丽的少女了。”

  “您忘了,就连我的名字,都是殿下您取的呢!”

  “我已经不是王子,不必再叫我殿下了。”

  卡达尔原是帕罗奇公国的皇子,少年时,才华洋溢,曾经率军横扫四方,酣战时,横槊赋诗,技惊四座。闲时,迎风邀月”结交各地豪杰,风流韵事不断,自诩“天下第一品风流人物”,是天下间人人惊羡的奇才。

  六十七岁(常人寿命约莫是五、六百岁)时,突然对一切世俗之物,失去兴趣,毅然割舍,遁入深山,追求无穷天道,经两百年有成,适逢魔族入侵人间,挺身而出,经三战而名震天下。

  战时,结识皇太极、陆游,合称三贤者。三人之中,卡达尔因年纪而排名居末,但综合各人天资、成就,卡达尔实是三贤者之首。

  大战结束后,帕罗奇公国早已灭亡,卡达尔为求专心向道,亦没有兴复故国之心,遂孤身云游天下,只是,每三、四年必回波鲁特佳尔一趟,算是凭吊故乡吧!

  二十二年前的重游时,适逢蕾拉出生,卡达尔与之投缘,破例暂住,指点文艺、武术,直至五岁。亦因此,蕾拉与卡达尔的关系,分外不同于常人。

  “老师这般的能力,天底下应该再也没有难事了,为什么您总是郁郁不乐的样子呢?”

  卡达尔摇了摇头,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已经超脱了常人的生理循环,但并不等于不老不死。

  “这一千年来,我不断以时间之砂,逆转肉体的年龄,保持年轻,但是,也已经到了极限。”

  “没有办法可想吗?”蕾拉问道。

  “天数早定,岂是区区人力所能扭转。”卡达尔苦笑道。“我所担心者,倒不是自然的限制,而是天刑。”

  “天刑!”

  自然界的循环中,每隔数十万年,人间的恶气累积到极限,上天便会降下天劫,以千枚天雷,轰尽地上不洁物。天劫降临,是人间最恐怖的浩劫,每枚天雷,均伴随光明火、圣灵冰、太阳风、宇宙光,具有毁灭一切生物的无穷威力。

  挽救天劫,必须有一名具帝皇命格、豪勇无双之士,奋起绝世武功,硬挡天雷,若能接到六百枚以外,便可缓除天劫,期间倘若漏接一颗,便是倾覆人类的大祸。

  ◎前两次天劫,由三女神之首阿特洛波丝;绯樱帝国的轩辕皇帝所接下,而两者亦为天劫所轰杀,神形俱灭。

  所谓天刑,是当有个人违逆天道运行时,上天降下天雷诛杀,直至所殛之人毙命而止。

  几千岁的寿命,到底是逆天行事,三贤者另外的两名,皇太极行踪不明,陆游避居白鹿洞,已经有千多年,没再出现人前。

  “这些年来,我以太古藏魂之术,瞒过天上灵觉,却也导致一身修为,被封锁至五成以下,若是稍有差池……”“老师!”蕾拉不知道应怎么回答,在记忆里,卡达尔一向聪明睿智,是所有问题的答案,挥洒自如间,令她心颤不已,却没有想到,那个人也有迷惘如斯的一天。

  “一点小事,倒是让我的小蕾拉,担了不必要的心了。”伸手轻抚蕾拉的脸庞,卡达尔温言笑道:“生死之数,我早已不放在心上,若不是一桩心事未了,让天雷轰个神形具灭,免却轮回之苦,倒也乾净俐落。”

  “老师!”蕾拉惊得流下泪来。

  卡达尔一笑,站起身来,缓缓走到窗边,迎着扑面的晚风,仰观天上星斗,怔怔出神。

  割舍荣华,刻苦修行,只为了得到更长的寿元。

  数千年的寿命,不断的旅行,为的,只是再见那两人一次”再与她说句话,再向他道个歉;漂泊多时,看尽人间沧桑,却始终缘悭一面,难道,错失的时间,真的无法再重来;做错的事,真的无法再挽回了吗?

  与蕾拉投缘,也是因为蕾拉的神韵,与她有三分相像。上天如若当真有灵,自己这番苦苦追寻,又为何不赐个机会,给这千载痴心人。如果能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就算是逆转自然法则也无所谓,一定……一定……念及一生挚爱,满腔悲苦,不能自己。

  蕾拉见到这副光景,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背后,一阵唏唏娑娑的声音响起。

  “老师!蕾拉有点东西,想让您看看。”

  转过头来,一具天地间至美的女体,出现在眼前。

  “蕾拉……”蕾拉走近身来,纤纤素手,按住了卡达尔的话。

  “也对,这个时候不适合说话。”

  “好了,蕾拉,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卡达尔温柔地在蕾拉耳畔呢喃。

  “嗯!蕾拉要把自己的一切,送给老师。”

  ……

  卡达尔停下动作,手指轻柔地,温言问道:“怎么了,小女孩,不舒服吗?”

  蕾拉拭去泪珠,撇了撇秀发,重展欢颜,道:“没事,蕾拉只是……只是太高兴了……”卡达尔知道,这个结下合体之缘的女子,有心事在隐瞒,然而,现在并不是谈心的好时候。

  卡达尔开使最后的冲刺,蕾拉似乎也做好了准备。

  “哦哦……。哦哦哦!”

  “啊啊……啊啊啊!”蕾拉无力地陷落床内。

  蕾拉欲言又止,辗转良久,嗫嚅道:“老师,你可以对我说一句……”“蕾拉,我爱你。”察觉了怀中少女没说出的心情,卡达尔温柔的表达了情意。

  彷佛受了巨大的震撼,蕾拉呆然半晌,继而,喜极而泣。

  “傻瓜!这也要哭。”

  “谢谢你,老师。蕾拉爱你。”

  鸟声啾鸣,庭中花草的芳香,清淡挹雅,当晨光爬上第三格窗格,卡达尔醒了过来。

  “一张单人床,来睡两个人,实在是嫌挤了点。”

  看来,在这故居长住下来了。

  思量间,石墙外隐约传来锣鼓喧天,阵阵的唢呐声,由远而近,是喜庆的奏乐队。

  “哪一家办喜事,这等铺张。”卡达尔心情甚好,踱出门外,看看庄严华丽的仪仗队伍,感受一下,久久未有的喜气。

  “卡达尔导师。你好。”看见卡达尔的身影,仪队中一名骑士驾马奔来,却不是羽柴秀吉是谁。

  “哦!原来是贵国的迎亲队伍。”主从两地之间的政治联姻,乃属常事,如此声势浩大,实不足怪。

  “是敝国织田公的结婚典礼,我等奉命将新娘迎回日本。”

  “却不知是哪家的闺女,这么有福气。”这句话却是卡达尔的违心之论,织田信长的传闻,只要有十分之一属实,就已经教人难以消受,这个新娘,可说是倒了八辈子霉,卡达尔为其哀叹三声。

  “说来您也认识,是前日所见的蕾拉小姐。”

  “什么?”饶是卡达尔修养不凡,骤闻此语,仍是拿捏不住,脸色微变,放在身后的右手,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秀吉不见卡达尔脸色,仍是喜孜孜说道:“上个月,亚达市商团到京都进贡,蕾拉小姐随团护送,信长公惊为天人,便已定下婚约,命我等前来迎娶。”

  卡达尔恍然大悟,“无怪……无怪……昨晚她这般反应,原来是为了这件事。”随着心情起伏,右手忽松乎紧,显是内心激动。

  “导师,有什么事吗?”见到卡达尔面色不善,秀吉有些犹疑的问道。

  “不,没什么。”卡达尔喟然而叹,一颗心飘飘汤汤,落不着实处。

  秀吉是何等人物,脑筋聪敏无比,单只是从这蛛丝马迹,便以猜出个大概。

  “导师,区区一名女子,不过尔尔,大局为重啊!”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卡达尔知道,蕾拉下嫁日本,必是为了波鲁特佳尔全体人民的生计,若是婚礼破坏,势必遭到信长的血腥报复。

  可是,说到底,这也是蕾拉自己的选择,倘若自己出面阻止,会不会只是一厢情愿呢?再说,自己对蕾拉的感情,真的是爱吗?大局为重啊!自己心底的愿望,还没解决,在重见那人一面以前,决不允许节外生枝。

  一念至此,脸色顿和,紧握的右手,缓缓的放了下来。

  秀吉见状,亦是松了口气,握在兵器上的手,得以放开。如若卡达尔做的决定,是另一个方向,他可真没有把握,是怎样的一种后果。

  亢长的乐队走过,来的是蕾拉的花车,卡达尔轻挥右手,作最后的道别,或许,将来有一天,他会到日本探访故人。

  花车上的蕾拉,和式新娘打扮,端庄秀丽,看到卡达尔的身影,眼中一亮,似要开口说话,待得见到那道别的挥手,原本充满希望的表情,刹时间黯淡下来,继而,凄然一笑,再不回头。

  卡达尔心头狂震,然而,却有热泪渗进眼中,那一笑,笑得太美,隐然有诀别的意味,这绝非吉兆,自己的决定,是不是做错了呢?

  黑鲁曼历五五一年一月日本京都

  张灯结彩,红烛高挂,和式的新房里,喜气洋洋,蕾拉身穿和式素服,打扮典雅,独坐房中,渡过她的新婚之夜。

  灯过三更,房门被粗野的推开,一名汉子,带着无限威仪,豪迈的步进房中。正是日本的掌主,织田信长。

  依照日本的礼节,蕾拉盈盈拜倒,恭迎她的丈夫。

  “明知我要娶你。”反手又是一掌,把蕾拉击的快要昏去。

  “那个奸夫是谁?”

  蕾拉瞪了信长一眼,猛地张口,把血沫混着掉落的牙齿,吐在信长的脸上,恨声道:“你可以羞辱我,却不能污辱他。”

  “即使我要血洗波鲁特佳尔,也是一样吗?”

  蕾拉不答,眼中的坚毅神情,已经代表了一切。“好,有意思,我就喜欢这样。”信长大笑,“像你这样的女人,很适合替我生孩子。”

  凄厉的惨叫声,回响在京都的夜空中,久久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