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惊!初探**

风姿物语 罗森 10751 2004.01.30 21:50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一月自由都市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的地底,蕴含着很多秘密,但是今晚在地底探险的,泉樱和妮儿并不是唯一的一组人马。

  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的有雪,被迫与海稼轩一起行动。打从离开魔屋以后,今夜的一切似乎都是问号,他不知道为何卷轴能打开石壁之门,不知道身前这名白发少年是什么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如果自己要离开的话,那把冰冷的长剑会再次架到脖子上。

  越是前进,有雪也越觉得,前头这家伙真的很奇怪,因为他常常走一走,就忽然停下脚步,举起左手看看,再举起右手看看,再看看身体,然后就握紧了拳头,好像非常兴奋似的。

  “青春真好,我喜欢青春……”

  这绝对不是无意义的呓语,因为从后头看他的表情,就是一副高兴、感动到想要流泪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露出这种表情,但一个会陶醉自己身体的男人,自己最好有多远离多远……如果可能的话。

  “想知道我们在哪里吗?”海稼轩问。

  “当然。”

  “我们在香格里拉的地底。”

  “废话。”有雪没好气道。

  进入石壁之后,就是一直往下方走,就算是白痴也知道目前正在地底,不过,照路程来算,应该还没有进入香格里拉就是了。

  “聪明,香格里拉的地底,错综复杂,绵延周围数百里,所以我们尚未进入香格里拉。”海稼轩说。

  狭长的地道很黑,但海稼轩的夜视能力却显然远比妮儿、泉樱要好得多,快步迈进,一点都没有阻碍,反倒是后头的有雪,跟得跌跌撞撞,好几次反而扑撞在海稼轩身上。

  有雪不是没有想过用遁地之法逃跑,但海稼轩一句不知真假的话,却让他不敢有所妄动。

  “要遁地吗?我是不太建议这样做啦!我很久以前曾经听一个朋友说过,香格里拉地底有些很麻烦的生物,会钻地而行,要是与你在地底相逢,嘿嘿……那似乎会是个有趣的光景喔!”

  这比什么威胁都更有效,有雪除了老老实实跟着走,就只有祈祷,不过,在他的反覆询问下,海稼轩倒是对这次行动的目的做了交代。

  远从九州大战之前,人们就传说香格里拉的地下藏着某种秘宝,这传闻不只是冒险者,在经历数千年的口耳相传后,就连自由都市的百姓都耳熟能详,编织出无数蛊惑人心的奇幻故事,但秘宝的真相如何,却只有少部分人知道。

  自由都市这一带,过去是太古文明极度繁盛的区域,除了一些地表上的遗迹之外,在地底更蕴藏了数不清的秘密。耶路撒冷与香格里拉并为青楼联盟的重要大城,有太古魔道的传送设备相贯串,耶路撒冷的地底有通天炮,那么香格里拉理所当然也该有某些东西。

  “那……照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真凭实据嘛!假如今天风之大陆的文明全部变成遗迹,千万年后有人在稷下发现了象牙白塔,就认为中都一定也有同样的魔法文明,你觉得这种推论合理吗?”

  “看不出来你这雪特人还有点脑子,不过,这个推论虽然从来没有证明说对,但也从来没有证明说不对,因为这几千年来,想要寻找香格里拉秘宝的人,不是不得其门而入,就是进来了,就再也没有出去过……”

  明白海稼轩话里的意思,有雪不禁打了个寒颤,眼见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天晓得隐藏了多少可怕的东西,还是跟紧这自恋家伙安全一点,然而,他到底算是哪个阵营的人呢?

  “……周公瑾之所以使用通天炮,是为了……嗯,不管他为了什么,总之,他既然使用了这个禁忌武器,就是全风之大陆的公敌,为了风之大陆的所有生灵,我们都有责任去制止他,你只需要晓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便够了,而且……”

  “而且什么?”有雪问得有些心虚,因为海稼轩这时的笑容,在火折子微光的闪耀中,看来已经不仅是诡异,而是一种妖邪的感觉了。

  “而且……如果香格里拉的地底存在另一座通天炮,又让我得到了这足以威胁全大陆的力量……”海稼轩摸着下巴,在黑暗中绽放的微笑,看来竟有几分狰狞。

  “我就一炮先轰掉耶路撒冷,只要干掉了周公瑾,再把稷下和中都轰上天去,那时我就是全风之大陆的主人,一切任我为所欲为了……而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雪特人给灭族,就从我面前这一个开始。”

  “杀人犯啊!这里有个杀人犯啊!快点来人啊!”

  被海稼轩身上散发的冷冷杀气所惊,有雪惨叫起来,抢先奔入前方的黑暗中,脚程之快,倒是让后头衔尾追来的海稼轩,觉得像是在欣赏一出高娱乐性的闹剧。

  这样的探索之旅,约莫进行了半个多时辰。狭长的地道弯弯曲曲,多少限制了行进速度,而行进中偶尔也会碰到一些细小毒虫,没等有雪惊叫逃开,海稼轩微一弹指,那些蛇虺虫豸全部被歼杀殆尽。

  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就是,海稼轩路上好几次突然又停了下来,看看左手、看看右手,再看看身体,还有依然微跛的一足,跟着就握紧拳头,再次说着同样意义的感动话语。

  “年轻真好,我喜欢年轻……”

  想到自己不得不和一个变态同行,有雪真是觉得痛不欲生,无奈却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好在,经历半个时辰的崎岖旅程后,地道到了尽头,一阵冰凉潮湿的空气迎面袭来,在点点碧光的照映中,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钟乳石洞。

  各色奇形怪石,峥嵘林立,倒悬于壁顶,下方则是台阶形石灰地,白净如沙的石盘,装砌着一阶又一阶的清澈石泉;旁边的沟槽里,则有两道地下河川缓缓徐流,在转折处发着呜咽细响,圆润流畅,犹如鸣玉击乐。

  壁顶倒悬的钟乳石柱,除了往下滴淌着露水,也因为寄生于其上的虫体,分泌着某种体液,垂下发出幽幽绿光的丝状物,静静地悬吊在冰凉的地下河川上方。

  石壁上也生着某种发光苔类,一闪一闪地发着碧油油的绿光,照映在晶莹的悬垂白丝上,反射出璀璨的七彩星芒,红、橙、黄、绿、蓝、靛、紫,在整个钟乳石洞交相闪映,构造出一片深邃的美丽星空。

  “哦!好美啊!”

  这一瞬间,雪特人又再次有了那种仰望明月皓空的感觉,当他跑到溪水边,捞起冰凉的地下河水,洗涤双手,听着那流水潺潺的清脆乐声,任凉风拂面,抬头再看见那片虚幻不实、却比真实星星更瑰丽的星空,整个人仿佛沉浸在一场悠远的古老梦境中。

  “真美,如果也能带她来看看就好了……”

  有雪不自禁地有了这个念头,只不过,当他想到这念头的可行性,面上刚刚浮现的笑容顿时失去生气。

  与他一起进来的海稼轩,倒是没有像他这样兴奋,只是详细端视着这座石洞之内的一切。包括二人刚刚进来的那个洞口在内,这座钟乳石洞内至少有百多个大小洞口,不知通往何方,两人现在就如同歧路亡羊,不晓得该怎么选择下一步的方向了。

  所幸,有雪的卷轴突然起了反应,自他怀内骤发着耀眼豪光,一时间照亮了大半个钟乳石洞,而在这阵光芒消失之后,石洞中的某处,浮现了一个图腾光印。

  海稼轩几乎是以瞬间移动的速度出现在图腾前,看着那不知是什么符号的图腾光印,逐渐增强着光度,而光印背后的石壁发出摩擦巨响,仿佛有某种机关正在运作,心中不禁感到一阵兴奋。

  “打开吧,石门,沉寂了千万年之久,如今为着你的新主人再次开动吧!”

  狂喜的模样,情绪似乎有些失去控制,有雪觉得有些奇怪,但只要想到这个石壁之后,可能藏着类似通天炮的那样禁忌兵器,那也就难怪这人会如此癫狂若斯。

  不过,这个机关不知是否因为太久不曾启动,有些卡住,明明机括声响已经持续了好一会儿,但石壁却依然稳固如山,没有任何开启的征兆,时间一长,摆出张开双手姿势,等待石门开启的海稼轩,样子不由得有些尴尬。

  幸好,在机括声渐渐转小的同时,另外一个奇异的破水声响却骤然转大,像是有什么东西正朝这边过来。

  “哼,这次终于要来真的了吗?”

  “不……不是啊,这个声音听起来不太对劲,好像不是机关啊!”有雪疑惑道。

  “不,我的直觉不会错,这就是石门即将开启的声音,风之大陆即将改变命运的伟大时刻,开启吧石门,香格里拉的地下秘宝,迎接你的新主人吧!”

  像是要回应海稼轩的呼唤,“哗啦”一声巨响后,地下河激溅起漫天水花,一艘小舟由东方数十个洞口中的一个驶出,顺着地下河的方向,缓缓经过这座钟乳石窟。

  一支写着“豪华洞窟探险”的旗帜,在小舟尾部随风飘扬,舟上所坐的十多名乘客,非但没有任何的高手气势,甚至连孔武有力都算不上,只是十六名白发苍苍、弯腰驼背的老公公与老婆婆,在驶入这座钟乳石窟后,像是进入一座美丽花园般,相互扶携,睁着模糊的眼睛,看着周围的景色。

  小舟的最前端,除了驾船的船夫,另外有一名穿着小丑服色,手里拿着传声筒的妙龄少女,用适合老人家听力的中等音量喊话,介绍这座洞窟之内的景色,包括石灰地形如何变为钟乳石洞,这座洞窟中的生态又有什么特别,就这么一面介绍,一面顺着地下河流,驶向西方的另一处洞口。

  “这座石窟是可开放路线的最后景点,离开这里以后,我们快乐而康朗的香格里拉地下秘宝之旅,就要告一段落了,欢迎各位参加阿里布达旅行社的冒险行程,结束时的小费请放在前面箱子,离船时请注意各位的随身行李……”

  在小舟顺着河流,经过那两座呆若木鸡的僵硬人体时,一位老婆婆抬了抬眼镜,用她模糊的眼睛,看了看这两具动也不动的躯体,跟着就问导游小姐这是什么。

  “呃……这个……这个是……啊,我知道了,各位旅客,这是本旅行社为了增加旅游趣味,特别在此安置的人形蜡像,钟楼怪人一号与猛男先生二号,请大家随意观赏,但请不要任意触摸,最近经济不景气,本社的预算实在是……”

  十多名老公公、老婆婆饶有兴味地看着两具人体,还有人拿出画笔做景象速写,就这么渐渐驶离了钟乳石窟,直至他们的声音消失在石洞深处,本已经僵硬得有如化石般的两个人,才开始恢复动作与理性。

  相对无言,是一件绝顶尴尬的事,有雪甚至担心,对面这名白发恶魔会不会立刻杀人灭口,出气遮丑,但运气不坏的地方是,那座石壁又适时地响了起来。

  “雷因斯的雪特宰相,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理。”海稼轩咳嗽一声,正色道:“自古以来,凡是干大事的英雄豪杰,一定要承受两次的失败,所以这次一定……”

  “……少吹了,你已经彻底破格了。”

  在雪特人狐疑的眼神中,海稼轩静静地不发一语,只是看着那块发着图腾光印的石壁,等待机关运作,却不料机括声音由响至寂,渐渐消失,纵然不愿意承认,但似乎有心干大事的英雄豪杰,必须承受两次以上的失败……

  海稼轩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左侧山壁一阵碰撞声响,还来不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一个黑黝黝的物体如炮弹般飞射出来。有雪大惊,但看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后,却发现只是一个蜷缩在一起发出恶臭的人类躯体。

  “我靠!是死尸,这次真是出师不利,大吉大利了。”

  等不到门开,却等到一具死尸射至面前的海稼轩,表情当然不好看,但他眉头微皱,眼中精芒一现,用凝玉剑把那具死尸拨翻过来,这才确认,这具死尸不但是具女尸,而且还是一具有气息的尸体。

  “什么叫做有气息的尸体?”

  “就是说她还活着啦,这也要问?”海稼轩没好气的说道。

  “……谁叫你说话那么奇怪,活着就活着,什么有气息的尸体……咦?是妮儿!”

  有雪惊讶地发现了这一点,这个全身沾满污泥、藻类碎屑的女人,赫然就是应该与泉樱在一起的妮儿,但为何她会在这里出现?泉樱又到哪里去了?这些实在是让他很疑惑。

  把妮儿弄醒后,她作了简短的遇难交代,但其实连她自己也没法说得很清楚,因为坠崖之后,她只依稀记得除了下坠力道外,旁边山壁更有无数洞孔,散发着强大的吸力,自己就是被其中一个洞孔吸入,然后也不知怎么地给弄到这里来。

  而当确认自己安好无事后,妮儿瞥向这里唯一的外人。海稼轩因为与雷因斯没有关系,在有雪与妮儿说话时,他拖着只是微跛的步子,走到三尺之外,当听到有雪问起应该与妮儿在一起的泉樱,海稼轩眼中闪过了然之色。

  “你……”曾听有雪说过这人在耶路撒冷临阵脱逃的卑劣行为,妮儿的声音中没有好感,甚至有几分敌意。

  “我奉劝你别那么剑拔弩张,我们双方应该不是敌人,对了……要算起关系的话,我们可以说是友方。”海稼轩说。

  “谁和你这种临阵背弃战友的人是友方?”

  “是吗?我有个曾经同门学艺、一起共事多年的老朋友,叫做天野源五郎,听说他现在任职于雷因斯,我这次出来就是想见见他,如果说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那至少我们没有为敌的理由。”

  “你是小五的朋友?”

  妮儿还真是觉得古怪,因为与源五郎结识那么久,他所有的朋友都是来到雷因斯后,才开始结交,自己从来也没听过他有什么过去的朋友,即使到了他的家乡日本,也不像普通人返乡那样,会有老朋友上来寒喧。

  源五郎在加入四十大盗之前的过去,除了曾经参加过暹罗事件外,其余的就是一片空白,现在,有人从那片空白里头浮现出来了吗?

  “不是普通的朋友,是认识很多年、当年曾经共穿一条裤子奋斗的老朋友。”

  海稼轩不厌其烦地强调,就妮儿听来,男人的表达方式真是奇怪,为什么共穿一条裤子就表示交情好呢?自己也不曾和任何友好的女性共穿一条裤子啊!不过,幸好这家伙没有使用“共穿一条内裤”这么粗俗的表示法。看他的样子,年纪轻轻,比源五郎小得多了,实在不像是会在一起做事的朋友,只是,单看外貌大概不可靠吧……

  想到这里,妮儿登时记起,泉樱和枫儿都对这人的武功评价很高,现在近距离感觉他的气质、内敛的气势,确实有着与源五郎类似的深沉,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么泉樱那边……

  这处地穴处处透着古怪,连那些莫名其妙的巨虫蛇兽都这么难以对付,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到刚才的遇难之所,就算回去了,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应付,如果有一个强手帮忙,就稳当得多了。

  但是,海稼轩却像是看穿了妮儿的想法,本来还要在这里继续不知做第几次大事的他,突然站了起来,往来时的洞口走去。

  “喂,你要去哪里啊?”有雪叫道。

  “我今天放弃了,要先离开这里。”

  “喂,你等一等。”妮儿叫道:“你有个朋友,现在有点危险,你袖手不管吗?”

  海稼轩伸伸懒腰,哂道:“朋友?源五郎还在来这里的路上吧,剩下的……我不认识这么多朋友。”

  有雪奇道:“你不是教过泉樱武功吗?她有事你怎么不管?”

  “我没有教过谁武功,只不过前一阵子闲得无聊,曾经帮某人做过训练就是了。”海稼轩冷笑道:“但是,明明接受过训练,却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我不认识这样的庸才,真要是有个什么不幸,那就好好祈祷,来世别再当个女人吧!”

  “喂,你这样是性别歧视耶!”妮儿叫道。

  “而且这样不是很好吗?听说她与你们有深仇大恨,假如她有什么危险,只要把人扔着不管就成了,如果回得来,那就算是赚到了;要是回不来,连根手指头都不必动到,你们就报了大仇了。”

  “话不是这样讲……”

  有雪仍在对海稼轩表示抗议,妮儿却听出他有意刁难,如果不把话说清楚,他肯定会再继续这样子拖下去。泉樱现在还不知道怎样,说不定正处于生死一瞬的险境,自己没有时间再在这里浪费了。

  “拜托你!”

  直接了当的一声,妮儿向海稼轩深深弯下了腰。她不习惯伏地叩首的请托,但这时用力地一鞠躬,她却把头压到所能做到的最低,任垂下的散乱长发遮住面孔,让海稼轩明白她恳求之心的殷切。

  “拜托你,我的朋友现在很危险,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我会尽我所能来答谢你的。”

  妮儿是大声地把请求喊出来,不但整个钟乳石洞的水面泛起波纹,连有雪都被震得脑袋发晕,至于海稼轩,本来一直维持着冰冷的面孔,突然浮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温暖笑意……他确实接到了这名少女真心的委托。

  “好吧,我会索取这一次的人情的,告诉我,你那朋友到底怎么了?”

  不过当妮儿简单讲述过一遍之后,海稼轩却变了表情,急道:“什么?如果这么紧急,你刚才为什么不早说?你现在是要我去救人还是收尸?”

  “我本来想说的,谁叫你一直在摆架子!”

  ※※※

  对泉樱而言,现在的处境实在很尴尬,她还记得自己离开魔屋之前,枫儿把天丛云剑托付给自己时所说的话。

  “这柄剑是龙族重宝,本来就该给你使用,这次任务风险很高,你带着防身,我也比较安心。”

  “但是……枫儿姊姊你才是天丛云剑的主人啊!是由龙神们亲自授与的。”

  当泉樱这么说的时候,枫儿的表情,是一种淡淡的忧伤,缓缓答道:“我在昆仑山得到神剑的经过,那时候觉得很儿戏,但是训练使用了几个月后,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龙神们要把这么贵重的宝物,交托给我这个平凡无奇的人类。”

  “咦?”

  “因为,当时在场的那么多人里面,只有我……是最不可能发挥天丛云剑真实威力的人。”

  升龙山上的五大龙神,相传是创世神留在世上,用以维持大地力量、能量平衡的神明,当然也就不可能做出任何可能破坏平衡的举动。天丛云剑是随着主人潜能而变化的神器,把这样的神器,交托在神明、魔族血裔的手中,后果太危险了,所以,龙神们最后把天丛云剑交托给枫儿,因为在她手中,天丛云剑不会衍生出什么太过夸张的异能。

  “这些道理,是我自己后来想到的,不过,现在是我们最需要力量的时刻,所以,我把这柄剑交给最适合的人选,请泉樱你好好使用它吧!”

  因为重视枫儿的托付,泉樱一直不敢乱用天丛云剑,另一方面,每次使用天丛云剑时,对体力、气血的耗损太大,这也使得泉樱没什么机会做练习,结果偶然一使用,就闹出了这样的丑态。

  (真是……太丢脸了……)

  不过丢脸也没办法,比起羞耻与否,眼前的危机更重要,耳边听到的奇异呼吸声,逐渐增多了数目,尽管自己因为平躺的关系,能够看到的范围很有限,但却可以肯定,那种不知名的怪物,在自己附近聚集得越来越多,随时都会扑过来。

  (想吃我吗?我才没有那么容易被吃掉……)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可以动弹,泉樱只能设想其他的方式自保,深深吸了一口气,她运起龙体圣甲,全身细嫩肌肤登时笼罩在一片氤氲光华中。这是足以与睥世金绝互争长短的护身硬功,泉樱有着相当的信心,或许可以凭此支撑到妮儿回来救援。

  然而,单是想到自己可能被某个庞然怪物咬在巨口中,反覆啮噬,又或是直接被一口吞入腹中,被酸液逐渐消化,即使龙体圣甲能够支撑一段时间,泉樱仍是感到一阵歇斯底里的恐怖。

  “嘎……”

  “喀……”

  “嘶……”

  各种不同的声响,代表了各种不同的怪兽自四面八方靠近,随着那酸臭的腥风不住传入鼻端,但妮儿却迟迟未出现,泉樱知道自己将要独自面对这人生最难堪的一刻。

  从声音来判断,有三头怪兽自东、北、南三面,环绕在自己的周身,情势危在旦夕,泉樱正要把龙体圣甲再提升硬度,怎知一声异响入耳,跟着就是一股似香非香的异味传入鼻端,脑里一阵模糊,待得惊觉这可能是某头怪物猎捕目标的迷香,意识已经渐渐不清,龙体圣甲也迅速崩解,连最后一样自保手段都失效了。

  (……红颜弹指老,美女如骷髅……)

  到了最后,泉樱脑里竟然浮现这么一句话,这点连她自己都有些意外,但就在她已经放弃希望,觉得在这种失去意识的状态下被吃,总好过活活被咬碎痛死时,蓦地一个声音传进耳里,仔细一听,竟然是有系统的话语。

  “……若前方为黑暗,便斩下黑暗;若前方为光明,便轰杀光明……”

  很奇怪的一句话,泉樱听了有些想笑,但已经昏沉的意识,却来不及去想为何这里会有人出现;眼角余光只是斜斜地看见,在上方百尺高的一处突出岩盘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黑色的披风飘扬,黑色的大衣、黑色的毡帽、黑色的手套……隐藏在黑暗中的伟岸身躯……

  ……你是谁?你是谁?

  “即使这冷酷的世间,没有神的存在,但天在呼唤,地在呼唤,人在呼唤,呼唤我打倒邪恶。恶人们听好,我就是正义与爱的战士──阿里巴巴古得三世。”

  这段慷慨激昂的夸张宣言才说完,成功将附近兽群注意力转移的男人,就立刻受到了攻击。

  最先冒出现的,是一头由岩壁中浮出,类似壁虎外型的巨大生物,扑行的速度如闪电般迅猛,一记俯冲,将那处突出的岩盘整个撞得四散粉碎。

  岩盘碎裂四散了,但人影却突然消失,像是空间转移一样,再次出现时,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泉樱身前不远处的石梁末端,恰好迎上一头飞行冲来的虫怪。

  “阿里巴巴古得三世”往前跨一步,迈着弓箭步的势子,左肘以一个玄奥的姿势翻扬起来;当他右脚猛踏在石梁上,势道虽猛,整根石梁却文风不动,只是在落脚处踩出一个正方形的凹坑,正正方方,即使是用尺量都没有这么整齐。

  这一幕泉樱没法看到,她看在眼里的,只是那一头像是蜻蜓、又似蝎子的巨型虫怪飞射而来,那名作着滑稽侠士装扮的汉子跨前一步,一拳击出,简单平实的一拳,却有着海啸怒涛般的汹涌气势,狂轰而去,恍惚中,竟与妮儿使用天崩之拳时的浩瀚气势有几分相似。

  但这一记直拳的威力,却是妮儿所无法相提并论的。由于眼前所见尽是黑暗,所以泉樱看得不是很真切,可是那个拳头好像被某种东西、某种物质所覆盖,当那头飞行巨虫与之接触,整个巨大的身体,就从接触的那一点开始,迅速被分解、消失。

  尽管巨虫没有做出表情的能力,可是泉樱却能感应到,那种无法诉诸声音、死前濒临疯狂的巨大恐惧。前后不到五秒,数十尺的巨大身躯,已经被分解殆尽,完全被黑暗所吞噬。

  何其恐怖的威力,又是何等震撼人心的绝学,整个空间内所有的生物,全都被这一式给震慑住,或是深深趴伏、或是鼓荡翅膀停留在半空。原始的本能,告诉着它们眼前这个生物的极度危险,只要稍有妄动,死亡立刻就会降临身边。不过,这也只是把死亡的时间稍稍延后而已……

  “哼哼……现在才懂得忏悔,太晚了……”

  与刚刚现身时的正义宣言不同,这时的笑声,听来有些非正派的狂气,不过那股凛然霸气与压迫感,却是以倍数增加上去,把原本匍伏于地的生物,更是镇得抬不起身。

  “阿里巴巴古得三世”终于动了,双臂一扬,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后,重重落下,左拳敲放在右拳之上,正是妮儿天崩之拳的发劲式。落点之处虽然没有敌人,但释放拳劲的方式却也有所不同。

  “……全都去死吧!”

  声音不算小,但是和连串震耳欲聋的疯狂雷击声相比,却微弱得几乎听不见。连续的紫绿电光,在地**来回窜闪,如癫如狂,噬打着每一具仍有生命迹象的躯体,不死不休。

  骇人的妖雷魔电,非只杀生也毁物,将岩壁轰击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凹坑,把失去生命的焦黑尸骸,轰成死死粘着壁面的黑影,即使有少数想要窜逃离开的,也被妖雷魔电追上,狂笞击落。

  平躺在石梁上,渐渐失去意识的泉樱,无疑就处身在连串雷电的中心点,看着这仿佛末日降临般的灭绝景象,心中却出奇地平稳安适,找不到一丝恐惧,就好像……她知道这些妖异雷电不管多么可怕,都只会牢牢地守护住自己,不会带来任何伤害一样。

  难以言喻的安心感,满溢着整个心房,就连那么惊天动地的霹雳轰响,听来都那么悦耳;看着那伟岸如山的雄健背影,感觉是那么地熟悉,当泉樱的目光渐渐昏沉,在失去意识之前,她感到一双浑厚的大手,轻轻地托起自己的双肩,传来阵阵暖意。

  (……怎么……这么晚才来……)

  ※※※

  从昏迷中回复清醒,泉樱第一眼所看到的,是妮儿气呼呼的表情,跟着就觉得脸上疼得厉害,一想就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给弄醒的。

  “睡醒了?你好像很舒服嘛!真看不出来你居然那么粗神经,居然在这种地方熟睡,现在还没到冬天,蜥蜴就开始冬眠了吗?”

  妮儿的恼火其来有自。好不容易说动海稼轩赶来帮忙,让他以天心意识感应,遥遥绕路赶了过来,一路上生怕晚了一步,连收尸都没有得收,哪晓得赶到这里一看,泉樱好端端地躺在石梁上,熟睡的美丽脸庞,一脸幸福的笑容,光看就让人嫉妒得要死。

  至于那些怪物,枉费自己和海稼轩百般诉说,要他千万不可大意,结果实际到了这边,却什么也没有,现在他就是一副“你大惊小怪”的嘲笑表情在看着自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咦?只有你们吗?”

  “有我们还不够吗?”有雪道:“这里是地底洞窟,不是星期五餐厅,除了我们,你还想看到什么东西?”

  泉樱渐渐清醒过来,看见海稼轩与有雪的离奇出现,让她感到有些迷惘,甚至分不清到底哪边才是梦境,不过当镇定下来之后,她却只想确认,刚才发生的那一切,到底是梦是真?

  “你们两个是从香格里拉偷溜出来的吗?如果是的话,现在天已经快要亮了,假使你们不想被石崇发现,那么我劝你们别在这里停留。”

  海稼轩的一句话,提醒了泉樱与妮儿事情的严重性。这次探索花得时间太长,两人均是一早就有行程安排,如果来不及赶回去,事情立刻就要拆穿,还连累到大群的随行人员。

  放弃继续探索,但泉樱并没有忘记向海稼轩道谢,同时也表示己方势单力孤,为了防止突发状况,可否请他暂时助以一臂之力。出奇地,海稼轩这次竟是一口答应,明快的态度,有雪与妮儿觉得非常诡异。

  不过,功力修为不足,他们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远远不如海稼轩,因此他们并没有发现,海稼轩的目光一直往黑暗中看去,锐利地检视着那一个个被巨大力量击得脆碎的岩壁凹坑,确认适才那一场短暂战斗的痕迹。

  脑中渊博的武道知识,海稼轩不只是看得见这些痕迹,更能够判断出造成这些痕迹的力量。

  (……天魔功吗?但不是天魔功的纯正原型……没有经过天魔变,不可能发出这种强化威力的……在人间界能发出这种威力,是奇雷斯来了?还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