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百年流毒

风姿物语 罗森 9952 2005.05.09 21:21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领空

  飞空艇以高速行驶,身为王者座机的空军一号,在艾尔铁诺的空中划出一道白线,速度不断递增,急着赶在约定时间之前抵达中都。

  身为军人,勇往直前是他们被赋予的使命,不过,想到这一去吉凶未卜,飞空艇上的所有人都同感不安,偷偷地向神明祈祷,自己能够平安地从战场上回去。

  求神拜佛,倒不是雷因斯士兵的专利,但是比起其他国家、其他地方的士兵,在这艘空军一号上执勤的士兵,却多了一个新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则令船上的一名乘客非常苦恼。

  “喂,泉樱啊,你可不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

  “怎么了?雪太郎,有什么不对吗?”

  “为什么这几天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跑出来找我签名?再不然就是向我讨东西,不是要我拔头发,就是要我拔毛,外头是不是有什么我的照片正在街头流传?为什么我好像突然变成大明星了?”

  对于这个异常变化感到受宠若惊的有雪,非常不适应,向泉樱询问事情的原委,这才得知因为兰斯洛、妮儿的金口宣导,自己变成了目前雷因斯的第一号福神,士兵们争着索取有雪丞相的笔墨或毛发,用以作为贴身的幸运符,希望有雪丞相那有如蟑螂般的不死运气,能够令本身沾染好运。

  “****啦!这样如果也行,那我每次都被打得进医院包月住,又是怎么一回事?要我的东西做幸运符,起码也该付我钱吧,连一点钱都不付,别想从我这边得到好处,去拔狐狸、拔企鹅,或是拔乌鸦的毛都行啊!”

  有雪对自己在不知情状况下被利用的事实,感到相当愤怒,正在舰艇内暴跳如雷,舰桥那边闹了起来,说是前方出现了好大一片乌鸦群,朝这边包围过来。

  “被乌鸦给包围?胡说!哪有这么灵的?如果真的是乌鸦,就把它们全部给击落,这点还要人教吗?”

  是应该不用的,但情形却非如此简单,赫然有着不凡的杀伤力,空军一号所射出的光束武器、浑沌火弩,对它们没有足够的威胁性,反而被它们连续撞来,确实削减了空军一号防护罩的能量,令飞空艇在半空摇摇欲坠,无法前进。

  “倒底搞什么东西?飞在半空也会地震,你们到底是怎么开的?”

  被地上摇晃弄得快要晕车的有雪,闯进指挥舰桥,才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事态,只见前方一大片红云遮天蔽日,漫无边际地涌过来,乍看之下,不晓得有多少的血红乌鸦,把这周围的天空全部遮住,慢慢包围了飞空艇。

  “这些东西从哪来的?”

  没有人可以回答这个问题,连一直紧盯前方的驾驶员,都只看到突然间红云蔽天,跟着血鸦群就冲击了过来,从雷达萤幕上看,飞空艇周围全都是一点一点的血红闪烁,无数血鸦群正尝试攻破防护光罩,挤涌进来。

  “有什么好怕的,喂,你们把苍巾力士放出去,让那些不知死活的乌鸦尝尝厉害。”

  “是的,我们……”

  慌忙中应答的驾驶员面面相觑,好像哀嚎似地回答:“我们哪有这种东西?”

  “安静下来吧,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别乱了手脚。”

  斥喝众人安静的声音,来自踏进舰桥的泉樱,她一面指示驾驶员预备解除防护光罩,一面要大家镇定下来,别被这些式神给吓到。

  “尤其是雪太郎,你也算是术者,被这些把戏给唬住,不可原谅喔!”

  “式神?这一大片红乌鸦不是野生生物啊?是谁放出来的?”

  “不知道,不过有人会去查。”

  泉樱所指的那个人,此刻正站在飞空艇上,隔着防护光罩,眼光从左至右地打量过,确认过血鸦群的数量与位置,跟着便闭上眼睛,等待着防护光罩解除的那一瞬间。

  要在防护罩张开的状况下,由内部攻击外部,这种牵涉次元转移的高度技术,连金鳌岛都做不到,这座飞空艇当然更不可能,然而,当防护罩解除,万千血鸦狂涌而入的瞬间,却也正是反击的最佳时刻。

  “大天魔刀!喝!喝!喝!喝!喝!喝!”

  兰斯洛左臂挥动,刹那之间也不知道出了多少刀,带着猛烈雷电的大天魔刀,像是切割天空的金黄刀刃,狂风暴雨似的席卷四周,所过之处,回复原本的正常夜色。

  血鸦群遇袭之后,惊恐逃窜,往四面八方散开,但是大天魔刀的纵横刀气却更快一步,在血鸦群消失于虚空之前,抢先把它们拦截,一一扫杀干净,直至方圆十里之内风清云偃,再无一滴血色。

  “唔,天魔刀这样的运用,勉强还过得去……”

  对自己的表现下了这个评语,兰斯洛望向正南方,也是他所注意到的血鸦逃窜方向。

  “有人想阻止……不,延缓我们抵达中都的时间!”

  ※※※

  一如公瑾所料,当胭凝接受妮儿的委托,潜入金鳌岛,拖住公瑾的时候,中都城内的千万市民也随着疏散指挥,一一进入中都地下,沿着那巨大的隧道,往外头撤离。

  单单凭靠妮儿与源五郎,绝对做不到这种事,实际负责规划与执行的,是青楼联盟与麦第奇家两大势力,然而,青楼联盟信不过麦第奇家,麦第奇家也对青楼联盟没有好感,能够让这两大势力进行短暂合作,除了危机感之外,最大的理由,也就是妮儿与源五郎的存在。

  藉由妮儿与源五郎,这两大势力暂时携手合作。青楼联盟与两人的关系亲密,自不待言,最奇怪的是,旭烈兀给麦第奇家下的条子上写着:

  如果他始终无法脱身到场,有关麦第奇家的一切,请诸干部与长老配合妮儿行动,以她的命令为依归。

  “为什么要听一个外国人的命令?而且还当作是族主命令处理?”

  “族主怎么看都不像是好色之徒啊,难道当真会被美色所迷?”

  “哪可能啊!他除了会对镜中的自己着迷之外,怎么可能被别人给迷走?”

  麦第奇家人议论纷纷,连妮儿自己也莫名其妙,但除了暗骂旭烈兀做事没头没脑外,她也懒得多作辩解,只顾着先把人送出去。

  “没问题的,只要能出了城,大家分散开走,就算金螯岛再怎么厉害,对大家的威胁也锐减。到时候找得到地方去的,就先到别的地方去投奔暂住;没处可去的,可以前去与雷因斯部队会合,那边一定会给大家妥善照顾的。”

  妮儿对市民们作着这样的保证,自己心里其实也七上八下,只是为了让人们安心,不得不装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据她所知,太研院的飞船、兄长乘坐的飞船,应该都在前来这里的途中,不管是哪一艘先抵达,都能够带来莫大的助益,尤其是小爱菱那边,只要她来了,船上的火力甚至足以牵制金螯岛,那么今天的大逃亡措施,就可以倍添胜算。

  (不过,毕竟是上千万人的大逃亡,比想像中麻烦很多啊……)

  要让这么多人同时间撤退,技术上的难题太大了。麦第奇家与青楼联盟在中都都是根深蒂固的大势力,担负起引导民众的技术问题,妮儿和源五郎只负责警戒,将实务工作交给他们,因此才能够让问题好过许多,但至今仍有很多人集中在城内各处隧道入口,等着进入隧道,而隧道内的人们扶老携幼,行走速度缓慢,撤退工作虽然进行得比预期中顺利,但却仍然没有到达标准。

  (没办法,本来就是一件不可能的工作,能够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希望胭凝姊姊那边可以平平安安,全身而退……)

  为了要让地底撤退工作平安进行,单单靠朱炎一个人,不可能完全瞒过公瑾,还需要有人去引开公瑾的注意力,在台面上的各个人选中,胭凝被公认是最好的一名。对于再上金鳌岛兴趣缺缺的胭凝,一口就回绝源五郎的委托,要他说出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合理理由。

  “因为,我们几个人里头,其他人一看到周公瑾就要动手,只有你,可以靠讲话来拖时间,如果你好好找他聊一聊往事,说不定可以撑上大半个时辰,这是只有你能做到的事,除了你,没有别人能做到。”

  源五郎的这个理由,说动了胭凝,让她放弃了原本袖手旁观的打算,接下了这个极轻易,又极艰钜的大任,去找天空顶上的公瑾聊天。

  “让胭凝姊姊一个人去对付铁面人妖,真是过意不去。”

  “不算一个人,上头还有朱炎会帮忙,说不定连郝可莲都能一起拉下水,以三敌一,只是拖延时间,情形不见得有多糟糕。反而是我们这边,能在时间内抢救多少人,这点我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啊!”

  在源五郎的认知中,周公瑾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蒙蔽的对手,他的理智、他的冷静,让他很难堕入别人的诈术,不过,如果是胭凝,那么或许可以让公瑾因为顾念旧情,延缓察觉的时间。

  “再加上交手周旋,多少可以拖到一点时间。时间已经争取到了,剩下来就是我们的问题。”

  为了要提升办事速度,源五郎与妮儿分别在中都的两头,协助疏散处理,妮儿的天生神力在这时候尤其派上用场,偶尔遇到什么障碍物堵住路面,或是有什么人行走不便,她就赶着过去一下提起,移放到车上或路边。

  人们虽然知道她是来自敌国,可是美貌少女天生就比较占便宜,即使她有如史前暴龙般的恶名早已传遍艾尔铁诺,但看她挽起袖子,心无旁鹜地帮忙搬移重物,斥退一些急着抢路通行的恶汉,那种确实是为着人们着想的样子,让一些妇女与小孩愿意与她亲近。

  “大姊姊……”

  当从一辆翻倒的马车下,险险救出一名几乎因此重伤丧命的男孩,妮儿把小男孩交给他家人时,被一脸恐惧的小男孩这么问着。

  “你是来侵略我们的国家吗?”

  令大人们尴尬的问题一出口,周围顿时一片死寂,人们惶恐地朝这边看来,不晓得那名被揭破真实意图的少女敌将会有何反应。

  异常沉重的视线,妮儿当然不会毫无所觉,但她不觉得尴尬,反而哑然失笑,因为在逃命的危急时候碰到这个问题,人们还这么关注,这点实在很可笑。

  “小鬼,你爹娘有告诉过你,做人不可以说谎话对吧?大姊姊也是个不说谎话的人,所以,或许将来有一天,你的问题会实现,不过……大姊姊今天只是来帮助你们离开这里,离开危险的地方,剩下的事情……今天以后再说。”

  简单明快的回答,小男孩听得似懂非懂,不是很能理解,但周围的人们却都松了一口气,安下心来,队伍重新开始前进,还有人看妮儿连续操劳之后,像是非常疲惫的样子,好心地递来了毛巾。

  “谢谢,我是不会累啦,搬这点小东西哪可能累到我啊?只是心里比较急,希望大家能够尽快离开险地……对了,哪位可以给我杯水?忙了大半天,一滴水都还没碰到,口渴死了!”

  妮儿的请求很快得到回应,马上就有人从随身水壶中倒出水来,给妮儿倒了一杯。

  “谢谢啊!”

  妮儿接杯饮下,一口把水喝了干净,忙着道谢,“谢谢这位大叔,这杯水的味道真……”

  本来要出言夸赞,妮儿的话却突然顿住。某种残留在舌根的味道,让她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那种淡得几乎察觉不出的味道,给予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之前曾经在什么地方尝过。

  是什么地方呢?

  记得刚刚抵达中都城,自己都是饮用烟锁重楼中的山泉,觉得非常清冽好喝,但后来到了万花楼,饮用中都城的地下泉水,那时便觉得有股土味,入喉味道不佳,向万花楼反应之后,他们便改换为清茶或ju花水,解释说由于中都城长年水质不佳,万花楼向来都是从城外运来山泉,只是最近因为封城,无法运输,不得不重新使用城内井水,怠慢贵客,实在抱歉。

  自己当时忙于策划逃难工作,无心烦恼这些小事,所以也就不以为意,可是刚刚那一杯水入口,在未经其他香料的遮掩下,那股土味更形严重地在口中氾滥,让自己忆起这档子事。

  “这杯水的味道……真是有够难喝了,如果稷下城的水也是这种味道,早就有一堆人要被追究责任。”

  不过,就只是单纯的水质不好,味道有问题?还是另外藏着什么秘密?自己好像在更之前的时间也尝过类似味道,但记不起来是什么时候……

  “抱歉,我们中都的水一直都是这样的,外来的人有时候不太习惯,都从城外运山泉进来。”

  听妮儿抱怨起水的味道,周围民众七嘴八舌地开始解释。人们口中说出的东西,与妮儿之前在万花楼听到的东西相似,都是说中都城的水质不好,城中的富豪贵族都从外头运水进来,不管烹茶或酿酒,水源都是来自城外;至于一般老百姓,没有如此多的钱财,都只能老老实实提取井水,供饮用与生活用途。

  妮儿的那番惩处说法,似乎说到了每个人的心坎,人们抱怨连连,开始向妮儿提起他们的气愤,都说是水质不好,市民们一直向官府反应,但官府每次都只是给予一个敷衍的回答,说是一定会整顿好水质,让人们有干净的饮用水,可是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问题丝毫没有改善,好在井水的味道虽然有土味,但人们长期饮用,也从没因此发生什么问题,官府多次化验报告从无异常,所以才没酿成民怨。

  “化验报告没有异常?官府都一定这样说啦,我自己也在雷因斯当官,听过那些很黑暗的东西,这里头一定有黑幕的,白家以前到外头作实验,整个村子都灭了,事后化验报告也说没问题。官府的话如果能信,我们以前就不用当贼了。”

  不在乎被当成反政府份子,妮儿满不在乎地说出事实,而这话更引起了附近人们的共鸣,人们一面鼓掌,一面继续往前走,一面喧闹地说话。不少人藉机表示自己早有先见之明,有的把责任归咎于城中染料户排放废水,有的认为是污水处理出了问题,还有人认为石家曾经偷偷作过什么实验,但这点马上遭到人们否认,因为水有异味这一点,早在瑾花之乱中期、石崇任职于中都之前就已出现。

  最新一个广被众人所相信的说法,就是水源受到白鹿洞的污染。因为陆游的中都之战,白鹿洞在中都城地底建造大型法阵的秘密,终于广为人知,那时候就开始有各种耳语散布,说胡乱建造那么多的法阵,搞乱磁场,说不定饮用水的怪味就是受此影响。

  “等等,你们说,水的味道不是一开始就这样?”

  所有的交谈中,妮儿留意到了这一点,但详细追问的结果,仓促间谁也无法详细回答,人人都说不出水的味道什么时候开始改变,有些人甚至觉得出生以来水就是这样。

  “是吗?真奇怪,我以前没来过中都,到底是在哪里喝过这种味道?”

  妮儿左右反思,就是想不出问题所在,当下事务繁忙,无暇细思,她就把自己的困惑用天心意识传语,简单告诉源五郎。

  但妮儿所不知道的是,同一时间,源五郎也正在为着一个问题而困惑。负责比较后段的秩序,人潮更为拥挤、空气也更为混浊,环境恶劣之下,整体气氛远比妮儿所在的前段糟糕得多,不时出现各种叫骂、冲突,好几次就险些爆发大规模骚乱。

  源五郎见过各种大场面,现在面对的情形虽然棘手,但还不至于使他乱掉方寸,不过,置身在拥挤的人群潮流中,他一直感到一股不安,好像眼前的情形隐藏着某种不协调。

  (奇怪?到底有什么问题?这股感觉不太对劲啊……)

  源五郎很在意自己的预感,这种感觉有点近似面对大敌,或是遇到敌人偷袭时候,那种全身紧绷的感觉,可是目前唯一够份量的大敌周公瑾正被绊住,不可能会出现,那么,问题究竟在哪里?

  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源五郎警戒地环视着周围一切,目光锐利如同鹰隼,扫视过周围的每一个小细节,留意附近人群的每一个细小动作,也留意他们的眼神目光,想从看似正常的每个小地方中,找出问题的所在。

  眼光看过每个地方,找不到任何问题,但源五郎的天心意识却告诉他,自己感应到的警讯并非无因,确实是有某些不对劲的状况在发生。

  (怎么回事?之前在中都城里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到这里就感到危机?难道危机来自地道?不……应该不是。)

  源五郎难以解释自己的困惑,但就在这时候,他接到了来自妮儿的心语,得知了妮儿那边的状况。

  “水有问题?水有问题?水……的问题。”

  仿佛五雷轰顶,源五郎一时间呆在当场,脑里隐约浮现一个念头,当他回复理智,马上要身边青楼联盟的人员倒杯水来。

  “我不是要茶,给我一杯清水就够了,清水!”

  清水很快就送上来,源五郎饮入口中,尝到的味道仍是那股土味,尝不出什么异常,但是有了妮儿的点醒在前,源五郎特别在意地去品尝每一滴水,尝试从自己的所知所闻中,找出与这状况相符合的情形。

  全心全意的感知,全心全意的思索,水的味道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当最后一滴水进入喉咙,在源五郎的天心意识极限捕捉下,一丝极其微弱的能量泄漏出来。

  实在太过微弱,无法判断这能量的性质,但水中存在特异能量一事,本身就说明了问题所在,而且在发现这一点之后,源五郎终于明白,那股令自己不安的感觉是什么了。

  空气中存在的某种压力,让全身为之紧绷,如同置身杀伐战场,这种异样的感觉,通常是身在百万雄军混战厮杀中所独有,但是环顾周遭,四周全都是平民百姓,何来军旅?何来杀伐?

  (该不会是……唔,没有实际实验是测不出来的。)

  使用心语传讯,源五郎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妮儿,这时前方发生骚动,似乎是由于过度推挤,那边有人闹了起来,手持刀械威胁旁边众人让路,要先闯到队伍的最前头,第一个出城。

  麦第奇家的武装队伍自然不许,列队阻挡,但源五郎却在这时出现,用一副很正经的表情,对着领头冲锋的第一个人说话。

  “这位老兄,我有点事情,可不可以帮我做个实验?”

  莫名其妙跑出来一个俊美如同女子的美青年,众人都是看得一愣,领头那人手中的刀子不知该不该挥下,粗声喝问:“******,人人都要逃命,作什么鬼实验?”

  “这个。”

  简短的一句回答,源五郎的实验手法却非常激烈,就在下一刻,他白皙秀气的右掌挥出,而站在他面前的那具人体,被活生生打爆,变成了一堆血雨纷飞的碎肉,却没有急劲散出,只是在一定范围内纷坠下来。

  残忍的举动,令得周围一片哗然,但很快全都回归寂静,因为亲眼见到了这样的辣手后,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所以那些本来要破坏秩序,争取本身生存机会的人们,重新回到人潮之中,持续往前头走去。

  这等辣手,就连麦第奇家的武人也被吓到,估不到这貌似斯文的俊美青年,下手竟然这般毒辣凶狠,不过也亏得他的辣手,让本来要失控的局势得到控制,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所有人都沉默着快快走过的时候,源五郎却没什么反应,只是举起手来,看看手上的血迹,嗅着血的气味,从中寻找着他想确定的东西。

  (血肉里的气味很微弱,无法肯定些什么,但是几个答案连锁起来,答案应该没有错,那么,只剩下一点想不通,这阴谋什么时候开始行动的?为何连陆游都没有察觉?还有……引动这些潜伏因子的关键是什么?)

  源五郎脑中念头急转,却收到了来自妮儿的传讯,那阵惊呼声听起来使人不安,但她终于想起来,之前到底在什么地方曾经尝过这个味道。

  “在魔界!前些时候到魔界去,那里的水就是这种味道!”

  妮儿终于想起了这一点,用心语传讯告知源五郎,她在魔界时候发生的一段经历。当时,她与奇雷斯都还没离开终止山,她经过连番折腾,又渴又饿,偷偷溜出终止山峡谷到外头,找了一条溪河,想要喝上一口,但却被从天而降的奇雷斯给阻止。

  “这个水,你不能喝。”

  “为什么?这水这么清澈,里面是有奇怪生物,还是有毒?有毒我也不怕,不是都说天魔功可化万毒吗?”

  “对敌人当然是这么说,但如果天魔功真的万毒不侵,铁木真就不会给人暗算得手,趁隙干掉,更何况……这个水并不是有毒,只不过不适合你喝,因为……这是尸水。”

  “死水?不会啊,这条小溪不是还在流吗?”

  “尸体的尸,这条溪的上游,全部堆积着腐败的尸体,你在这里喝到的,全是融入溪中的尸水啊!”

  奇雷斯冷冷的一句话,让妮儿把掬在掌心的溪水一下子洒光,尤其是当想到自己险些把那些水喝到肚里,妮儿更是一跤跌坐在地上,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经过奇雷斯解释,妮儿才大致了解这边的情形。生与死,在魔界本就是随处可见的事,但在生死交替之间,尸首的处理,就没有那么多人在意,通常都是随意丢弃在地上,至于溪里水边也是常见的地点,可是当大量尸体受到水流冲激,经历悠久岁月,腐烂尸水长期混入溪流中,就开始发生了一些糟糕的现象。

  饮下这种溪水的魔界生物,如果浓度过高,那么多数都是当场被毒毙,少数体格强壮的,则会发生形体异变,变化的后果不一,有些变得体格壮硕,但失去了本就不高的智能;有些则是头部变为两倍大,体力衰退,智能却奇异增长。但无论是哪种变化,各种突变的共通结果,就是更为凶暴化。

  “不少穷途末路的魔族武人,会尝试用这方法来激增本身力量,但假如真有那么容易成功,这方法就不会被人当作是九死一生了。你喝下去之后会有什么结果,我并不清楚,但我答应过带你回人间界,如果你真变成了头暴龙似的东西,那岂不是找我麻烦?”

  就是这么一句,奇雷斯让妮儿知道厉害,随着离开了魔界。离去之前,妮儿曾经问过,这溪流看来源流颇长,目光所及之处看不见尸体,奇雷斯从何研判这是尸水河?奇雷斯给予的回答,就是味道,河水中所蕴含的独特气味。

  ※※※

  魔界的尸水河,气味浓烈,妮儿一时间没有联想到人间界来,所以苦思良久,才想起饮下的那杯水中,那股气味依稀就是在魔界嗅到的特有酸味,连忙告知源五郎。

  源五郎见多识广,旅行足迹甚至远及异大陆,却终究不曾到过魔界,更不会知道魔界尸水是何味道,被妮儿这一点醒,登时领悟,明白是有人刻意在中都污染水源,让所有市民饮用这魔界污水,发生变化。

  (在魔界,这可是猛毒啊,为何在人间界没有出事?嗯,是因为比例很淡,浓度不够高,所以才没有出事吧!可是比例这么淡,除非长期饮用,否则也不会产生效果……是了,这里的人都世代饮用,污染的异变因子深入体内,透过世代而遗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之前都没人察觉?)

  想想就知道解释,依照妮儿所说,水质变化似乎发生在槿花之乱中期,当时陆游闭关于白鹿洞、周公瑾则被调职于海牙,两个人都没机会尝到水的异味,即使尝到,也会像自己一样,因为从未尝过而不疑有他,除非本身也是来自魔界的住民、味觉特别灵敏,否则正常情形下,谁会往那边想?

  再者,有可能察觉到水中异味的人,身分都不是普通人,来到中都多数是接受青楼联盟招待,饮用城外运来的净水。像妮儿,如果不是今天偶然多喝了一口,可能还被蒙在鼓里。

  (是谁干的?既然地点是在中都,又与魔族有关,肯定与石崇脱不了干系!居然暗中耍这样的手脚!他想直接把魔族这样带到人间界吗?)

  纵然身有“百败军师”的不名誉称号,源五郎的思考能力仍是不容小觑,当他肯定这一切属于石崇的阴谋后,马上就进行反推,在无须分析水质污染详情之下,推测出这污染的重要关键。

  (如果他想让这千万人变成魔族,那就不能过早发生零星变化,不然被人发现,功亏一篑。但假若是一夕间发生改变,他……污染因子一定有个触媒!一定是透过这个触媒,才会一次性引发所有魔化效果。)

  没有详细分析水质,源五郎已经推测出这结论,但要猜出那触媒是什么,这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一个更大的难题,在毫无防备下扔到他的面前。

  (过千万市民如果全变成魔族,这个军势太可怕了!当年九州大战,魔族也没法一次运来千万雄兵,如果让他们诡计得逞,这次人魔之战会用最糟的形式爆发,更何况污染可能还会扩散……那么,我该让这批人离开中都吗?)

  乍然惊觉到事情严重性,源五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刹时间令他一身冷汗,说不出话来。

  “小五!小五!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我对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妮儿的心语传音送来,源五郎从惊愕中清醒,刚想回答,却发现身边几个陌生的孩童,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而他们的父母正急着把他们从自己这危险杀手身边拉走。

  “怎么了?小朋友,我的脸上有什么问题吗?”

  源五郎不经意地随口一问,却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回答。

  “嘻,你们大人都好奇怪,那么贵的茶不喝,要喝我们平常喝的清水……我爹爹妈妈说,周大元帅也和你一样的。”

  一句童言,让源五郎有如遭雷殛的震惊,瞬间想起了自己近日的许多疑惑,还有资料中公瑾与旭烈兀见面、动手的种种经过,尤其是公瑾动手之前的那个请求。

  “公瑾不需要美酒,只要一杯清水就已经足够。”

  为何他什么都不要,开口就要一杯清水?难道……

  “天啊!他早就知道!”

  令人惊愕的事实,一个接着一个袭来,源五郎心念急转,正要把这讯息告诉妮儿,心头警兆忽生,一股来自上方的心语通讯,带来了胭凝的最新状况。

  “你们两个!目标已经发现你们在地下,我会设法多缠他一阵,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啦!”

  胭凝的心语通讯只说了这些,当源五郎尝试多问一些东西,了解她目前状况,一道强猛的冲击波传来,疯狂震撼着中都城的上空,令双方的通讯因此断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