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血染山城

风姿物语 罗森 6741 2004.04.21 00:51

    冷梦雪预定举行演唱会的十二月三号,本来就是香格里拉的大祭典日,据说在数千年前的这日,有某位救了世界的勇者,在此地为了数百村民而挑战毒龙,最后成功杀龙,让百姓安居乐业。为了纪念此事,后人决定在这天举行大祭典。

  过去青楼联盟掌握香格里拉时,除了让演艺人员参加庆祝活动,还会举行武斗大赛,出重金引诱风之大陆各地的高手前来比斗,在满足市民观战yu望的同时,也趁机操纵赌盘,大捞一票。

  石崇接掌香格里拉后,为了向市民保证繁荣依旧,便需要弄出更胜昔日的热闹排场。从这点来说,冷梦雪的及时归来,确实给了石崇莫大的助益,尽管来不及举办武斗大赛,但除了预定要进行的演唱会,也另外安排了其余的庆祝活动,预备在十二月三号当天,给香格里拉一个不逊于往年的盛大宴会。

  幸福,往往是由他人的痛苦所对照形成。香格里拉的市民,对于目前的处境,多多少少有一些意见,不管石崇掩饰得多好,许多人还是难以从“战败者”的心境中挣脱,对这名远道而来的征服者存有不快,然而,自从雷因斯大举入侵艾尔铁诺,爆发战争后,香格里拉市民的心情就有了转变。

  同样是经历战事,但是“战争中”、“战争后”的人们,就是两种不同的心态。因为从正苦于烽火连天、物资匮乏的艾尔铁诺人民身上得到对照,香格里拉的市民格外珍惜现有的繁荣与幸福,至少,他们仅是失去了小小的自由,并没有与饥饿、死亡为邻。

  相较之下,艾尔铁诺人的处境就比较糟糕了。旭烈兀的基本战略,就是弃守中都以外的领地,利用广大领土来消耗雷因斯本就不足的人力,所以不管战争打得多么激烈,在敌军的羽箭碰到中都城壁之前,全都与他没关系。

  中都本身虽然做不到自给自足,但只要守住往西方的补给路线,即使雷因斯军把中都以东全部占领,中都也能凭着坚厚城壁支撑下去,无惧敌军的猛烈攻击。

  “照正常的概念去想,反正敌人大军不可能突然就出现在中都城内。不管是飞天还是挖地道,只要他们是用一般的方式行军而来,我们就一定有时间准备。”

  旭烈兀的态度就是这么悠闲。看在中都百姓的眼中,确实很有安定民心的效果,但同样的话听在战区人民耳里,却不可免地产生一股怒气,愤恨着自身遭到国家抛弃的命运。

  尽管雷因斯向来以正道、人道之国为号召,但影响这场战争的主导,却毕竟是暗黑魔导研究院的黑暗法师,还有西西科嘉岛上的白家决策集团,不管是哪一边,都与人道没什么关系,说得明白一点,他们甚至连基本的人性都欠缺得很,要指望他们善待占领区的百姓,这奢望根本是缘木求鱼,但要求他们好好遮掩战争之余的非人道行为,这群没人性的冷血东西倒是驾轻就熟,不劳吩咐。

  话虽如此,但相较于艾尔铁诺的地大物博,雷因斯的军力就显得单薄,尽管精锐而强悍的战力迅速消灭所遭遇的艾尔铁诺军,但当战斗结束,开始实际的占领程序,雷因斯方面人力不足的严重缺点就暴露出来。

  “没有办法,建设与单纯的破坏不一样,如果上头下的命令,是杀光、屠尽占领区内的所有人,那还简单一点,可是安抚人心、扩大补给这些问题是不能交给机械人去做的。”

  在连场战争中,一名五色旗军官向西西科嘉岛联络时,说出了这样的感慨,而这也确实代表了雷因斯军的心声与困境。

  不过,撇开那些已被“死无对证”处理的牺牲者不谈,雷因斯方面大体上仍维持住占领区的补给与治安,尽可能给艾尔铁诺百姓一种“新的统治比从前更好”的感觉。只是,为了与资源、时间赛跑,雷因斯军把进攻路线调整缩短,不再多耗兵力,直线朝中都前进。

  从歼灭敌军、扩大占领范围的迅速来看,雷因斯军堪称扬眉吐气,证明了他们不但对付魔族的手段高明,对付人类军队也同样厉害。但在节节胜利之余,他们也有隐忧:一方面,完好无缺地守在中都的第三集团军,是个实力不明的强敌,旭烈兀究竟将他们调教训练得如何,这点实是未知数;另一方面,艾尔铁诺最强的第二集团军,正从自由都市急行军,预备衔尾攻击。

  尽管主帅周公瑾不在,但第二集团军依然是一支实力与斗志兼备的健旅,若是在旭烈兀的指挥下,前后夹击雷因斯军,那么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的雷因斯军,甚至有可能一夕之间就灰飞湮灭。

  各大势力的首脑,都密切注意着局势的演变,也在揣测雷因斯方面如何应变。人在自由都市的源五郎和泉樱,私下对此进行过数次讨论。

  “擅自使用军令,发动战争,这一点华扁鹊那个鬼巫婆是做得到,但是整个战争程序一丝不茍,流畅顺利得找不到一个多余命令,这点不是她的恣意恶搞所能完成,背后一定有白家要人在主持大局。”

  源五郎很早就推测出这一点,但不能肯定白起是否已经复出的他,只能把推测锁在恶魔岛上,无法肯定特殊对象。

  “白家人的做事风格,有一定迹象可循,所以照这样子来推测,他们有可能的应变方式是……”

  利用军力较少、行动神速的优势,先避开遭到夹击的命运,再尝试将敌人各个击破;或是折返回头,先行对第二集团军设伏,迎头痛击;又或许可以将……

  源五郎和泉樱前后思考了七、八个应变策略,每个都有可行之处,但也都有相当风险,只要一个行动失误,闪电战变成了正面硬碰硬,又或是被敌人不惜牺牲地拖住,丧失行动迅速的优势,都有可能令雷因斯全军覆没。

  雷因斯究竟会怎样指挥这场战事?如何避免遭到夹击的命运?这是令各大势力绞尽脑汁的谜题。无论是在自由都市忙得头晕脑胀的源五郎,还是在中都城里表现悠闲的旭烈兀,都在期待这个问题的谜底,然而,这时的他们都想不到,谜底会用这样的方式揭晓。

  揭晓谜底的答案,是十二月二日清晨,一纸紧急送到第二集团军的军文,亦是在收到这纸军文后的一刻钟内,第二集团军改变行军方向,放弃往东北攻击雷因斯军,而是朝西方疾行,务求在最短时间内赶回海牙。

  司马仲达兴兵,巫军大举入侵,请速回防!

  这个军令中所载的紧急情报,在不久之后,传到了风之大陆各地,而接到这消息的人则如梦初醒,忆起了这个艾尔铁诺的头号外患。

  本来第二集团军驻扎于海牙,就是为了防止来自大海对岸的敌军入侵。一如五色旗长年与魔族作战一样,第二集团军也一直与来自冰之大陆的巫国军队对峙,激战频繁。在正式的记录上,从没有异大陆的军队跨海攻击风之大陆过,可是那些打着海盗旗号、使用正规军装备与武器的军人,其真实身分却是不喻而明,一再扰边掠劫,尝试从风之大陆得到补给物资。

  数个月前的中都事变,公瑾调动第二集团军离防,一举攻入自由都市,成了出人意料的奇兵,但根据地海牙却也就此空虚,处于不设防的状态。这一着虽是冒险,但也有行险的依据,公瑾所得到的数十条情报明白显示,冰、炎两块大陆上的政权激战方酣,彼此军力调度都极为吃紧,司马仲达虽然急欲从他处获得补给,但自身战线维持得千钧一发,根本就不可能调派大军进攻海牙。

  基于这个判断,公瑾认为海牙可以维持半年左右的安全状态,因此调动第二集团军,征服自由都市,却怎都想不到才不过短短数月,大海对岸的强敌竟能从泥沼战的窘境中摆脱,反过来进攻风之大陆。而或许是因为打算速战速决的关系,这次巫军来袭的人数与规模,均是过往的十倍,浩浩荡荡的二十万人大船队,直逼海牙而来。

  依照距离来说,大可以让第二集团军路线不变,攻击雷因斯,由旭烈兀亲率第三集团军赶赴海牙,这样在距离、时间上都比较充裕,但是艾尔铁诺诸将不齐心的缺点,在此时暴露无遗,旭烈兀根本不愿把自己的实力消耗在这种事上,他一面下令第三集团军固守中都,一面则紧急传令给第二集团军,让他们赶回海牙。

  麦第奇家的势力源头是武炼,在艾尔铁诺的领地则是西南一带,即使整个艾尔铁诺都受到战火蹂躏,只要西南一带平安无事,那就无损他们的经济实力。以这个为大前提,当旭烈兀看穿巫军来袭的目的只是为了掠夺,并非长久占领后,这就变成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本来旭烈兀就不是那种以黎民疾苦为念的帝王,既然真正能够威胁到自己的敌人是雷因斯,哪有理由把宝贵兵力消耗在他人身上?这种程度的战事,交给第二集团军就好了。

  在旭烈兀的这个策略下,第二集团军就成了风之大陆上最疲劳的一群军人。眼看着即将进入雷因斯的占领区,与可恨的敌人决一死战,夺还故土,却传来家乡被敌军入侵的消息,人人气愤扼腕,捶胸顿足,不得不放弃攻击行动,立即赶赴海牙。

  在心理上来说,海牙是他们的家乡,是父母妻儿所在之处,而长年累月与巫国军队抗战的第二集团军,深知对方残暴的破坏手段,只要想到自己亲人正处于这样的危险之下,谁能够安心下来?

  即使是周公瑾亲自坐镇,恐怕也难以抚平士兵们的恐惧,更何况公瑾不在,暂时接掌指挥任务的,只是身为副手的蒋忠,根本无力压下士兵的蠢动,又更何况他们是接获了旭烈兀的敕令,如果抗命不遵,那是如同叛逆君王般的行为。

  于公于私,第二集团军的将领们再也找不到理由,只得恨恨地抛下雷因斯军,转向西方疾行而去。

  其实,假若是数个月以前,艾尔铁诺绝不会落于这样的窘境,即使石崇拒绝派兵回援,旭烈兀不肯把兵力调离首都,旭烈兀还是可以发令给武炼,让王五率领第五集团军出击。即使平时不愿服从艾尔铁诺的命令,但本着人道精神行事的王五,定然不会袖手旁观,而是会立刻调动大军,亲自抵抗异大陆的贼军入侵,但在王五重伤的此刻,武炼兽族人人义愤填膺,哪可能过来援手?

  “旭烈兀绝对不是一个笨人,但就是因为他太精明,太会为自己打算,所以才会为我们所趁。大凡聪明人都有私心过重的问题,顾全了整个大局,却减损了自己手中的筹码,这种事毫无意义,旭烈兀不会做的。”

  白起曾在恶魔岛上这样说过。旭烈兀、周公瑾都是一步百计的聪明人,倘使要和他们比机巧谋略,想要胜出一步,那是千难万难,可是万变不离宗,只要他们还是人,就会有人的yu望和情感羁绊,抓住这些东西,来推测他们的想法,那就八九不离十。

  话虽如此,追随在白起左右的属下却都万般佩服,因为他居然能够驱动异大陆的军队,在这个关键时间点袭击海牙,完美守住“让第二集团军一个人都上不了东部战场”的豪语,这等神机妙算,真不知是怎生做到,莫非就只是每天这样在沙滩吹风,便能和异大陆取得联络吗?

  但……冰之大陆位于风之大陆的西侧,白起少爷却是往东望,就算他的心灵感应再强,这种事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协议出兵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如果有千叶家居中安排,或许有点可行性,但在我们所知的历史中,四块大陆之间从没有军事联合这种东西,也从不曾缔结过跨大陆的合约。”

  白起淡淡地回答属下的问题,坐在机械轮椅上的他,表情仍是一派云淡风轻的平静,简单地把轮椅转了个弯,目光眺望在遥远的海天尽头,那玫瑰色的夕阳彩霞,感受着时光与自身寿元的消逝。

  在他手中,把玩着一张巴掌大的硬卡片,有属下认得那是当初李煜赠与兰斯洛的礼物,雷因斯曾凭此获得了超乎想像的丰厚军费,但由于毫无节制地无限量提领,这张金卡已于日前被取消帐号,就此作废,不知道白起少爷为何还对这张废纸恋恋不舍,一再把玩。

  “适当的情报与判断,有时候,一张废纸足以驱动一个大国……”

  白起的这句低语,部属们就都听得一头雾水,除了跟在他身边的织田香以外,没有人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也没有人知道,就在数日之前,本来正与巫国军队战得你死我活的炎之大陆军,突然之间宣告撤兵,事前没有半点征兆,就这么猝然弃守,远远撤回至自己国境的外围防线。

  骤然减轻压力的巫国军队,根本来不及追击,在一番疑神疑鬼的侦查后,确认敌军是真的离开,并非在使用诱敌之策,跟着,好不容易得以喘一口气的巫国军队,把视线移到了因为周公瑾移军,处于全然不设防状态的海牙,大举入侵,要在强大敌军再次攻击之前,先行掠夺补给物资。

  造成这一连串变化的源头,自然是炎之大陆军的怪异行径,明明在战争中占了上风,却莫名其妙地撤军,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而这个谜题的真相,是在数个月后才泄漏出来,炎之大陆的军部,为了要因应一笔离奇的巨大花费,导致目前的军费整个被掏空,无力再支持现有的战争规模,为免战线崩溃,只得急忙撤军。

  这件事情说来荒唐,但却又确实地影响了三块大陆之间的军政局面,炎之大陆更将此事列为最高机密,军部决策阶层人人耻而不谈,事实上,只差一点点,愤怒的将官们就要掉转军队,先行进攻风之大陆了。

  总之,白起成功地守住了自己的豪语,不让第二集团军投入东部的战场,而雷因斯军则雷霆万钧地朝中都前进,于此同时,一些由香格里拉延伸开去的骚动事件,则在自由都市内发生,其中之一,则是在西方边境的一个小城镇──“****山”。

  “****山”,另一个比较正式的叫法,是“雪特山”,顾名思义,这是风之大陆上最大的雪特人部族居住之地。照地缘关系算起来,这里其实已经属于武炼的领土,但武炼的兽人们死都不愿意承认领土内有大批雪特人存在,宁愿把这座山算是自由都市领土。尽管实际上的距离不变,但在心理上来说,“相邻”总比“共居”要好听一点。

  雪特人群聚的村落,在其他种族看来简直就是垃圾堆,当然不会有人主动想来沾染,但因为雪特人的习惯,常常在外出旅居混饭吃时,随手捡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其中不乏某些珍宝,所以偶尔会有一些商人来访,忍着与雪特人接触的不快感,进行贸易。

  罕为外人所知的一点是,在这孤绝僻静的深山里,竟有着一座金碧辉煌的神殿。规模虽然不是很大,但装潢却委实华丽非凡,不但地板、梁柱都覆盖上金箔,几根主梁上还装饰着各色宝石与水晶,蓝宝石、红玛瑙、绿翡翠、紫水晶、黄琥珀……不同颜色的瑰丽光华,像彩虹一样环绕着金光闪闪的柱子,照得人险些连眼睛都睁不开。

  建材与装潢极度的豪奢华贵,但整体建筑却显得过于俗气,像是某名暴发户土财主的住所,让人不由自主地轻视。可是,只要想到此处是深山野岭,日常生活过得清苦贫穷的雪特人,到底要花多少心血与时间才能建成这座神殿,批评的标准也就放宽许多。

  雪特人的宗教观,属于多神教,甚至有点拜物教的信仰,相信每一样物件中都有精灵寄宿,只要看到特别一点的东西,都会捡回来祭拜,所以在这座黄金神殿的神坛上,乱七八糟地摆着各种宗教的神明,雷因斯的神像、白鹿洞的贤人图、耶路撒冷圣教的十字架,还有一些千年老树的根、超大石头的残骸,有些东西甚至叫不出名字,看上去与其说是神坛,不如说是垃圾坑更加恰当。

  在外人看来,以雪特人一向的贪婪自私,居然会建成一座这么气派的神殿,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但是,住在这个村落里头的雪特人,却是很虔诚地把财宝金银供奉在神殿里,祈求着神明的庇祐。

  他们并不是不贪财,但是比起财宝,他们更期盼得到一些无形的东西,比如说,可以自由自在地外出旅行,不用再受到其他种族的白眼与歧视,所居住的偏僻山地能够回复原名“阿沙布鲁”,而不是因为它的居民,被外界唤为“****山”或“雪特山”。

  就是因为这样的期盼,千百年来雪特神殿中的昂贵物件从未失窃,而外界也多不知道深山中居然有一座这样华丽的建筑,因此也从没发生盗匪抢劫的事件,直至今日……

  上千人的大队人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奇速攻入了雪特山,无论装备与规模,都不是一般的流浪盗贼团能够比拟。雪特人很快就确认了,来者是艾尔铁诺的正规军,不知为了什么理由,艾尔铁诺的军人攻入雪特人的村落,逢人就杀,放火焚烧着所能见到的屋舍。

  部分的人们尝试避往神殿,但是一道从天而降的黑影,却抢先一步飞降在神殿门口,漆黑色的蝙蝠之翼,让雪特人想到最近流传的一个不祥耳语:有某个极其邪恶的绝世凶兽,其蝠翼所飞行过处,死亡与毁灭也同时而至。

  “奇……奇雷斯吗?”

  矮小的雪特人长老,颤声说出那个不祥之名,而来人则以杀戮来回答这一切。

  为了保护神殿,雪特人进行了一段为时甚短的战斗,但因为彼此的战力悬殊,这场战斗甚至还来不及激烈化,就变成了单方面的血腥屠杀。最后,获得胜利的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甩去了手上的血肉碎块,踩着被鲜血染红的黄金阶梯,缓步进入神殿。

  “……黄金像……被放到哪里去了?这些雪特人该不会藏起来了吧?还要送去香格里拉,没多少时间浪费了……”

  经过了短暂搜索,他在神殿的一角,发现了那尊由隆?贝多芬亲自铸造的黄金像,才刚伸手要拿,神殿门口就传来一个稚嫩的女童嗓音。

  “古老的俗谚中,有一句是:莫从雪特人的碗中抢食物。意思是别与乞丐争食,也就是奉劝人们别赶尽杀绝……年轻人,你看来不像是个笨蛋,怎么也来效此愚行呢?”

  《风姿物语》卷五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