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重重包围

风姿物语 罗森 6636 2003.04.21 13:00

    

  他们都料错了。化石劲的确霸道,换作大多数的人可能均会当场身亡,但兰斯洛除了护身气劲之外,更有一门惊世骇俗的奇功。

  白家六艺之一,乙太不灭体。

  自二百年前白家大灾变后就宣告失传而不再现世的奇功,往后白家子弟行走江湖仅使用由其演化出的乙太绵身,江湖中人亦只能从那不及原版本十分之一威力的乙太绵身里,想像这套绝学的神异之处。

  此刻,身已伤重,那透明巨兽的一击将兰斯洛整个背部轰得血肉模糊,连脊椎都寸寸碎断,但乙太不灭体仍起着作用,像是被魔导师施以回复咒文,尚是完好部分的骨肉不住颤动,要尽快生肉、造血,将伤处愈合。

  无奈,石家的化石劲歹毒无比,从伤口边缘开始僵死、石化,进而威胁到整个肉体。一时间,乙太不灭体、化石奇功,两股各走极端的奇劲便在兰斯洛肉体上展开激烈攻防。

  这经验绝不好受,化石劲造成痛苦,乙太不灭体却维系着伤者的生命与意识,情形便彷佛置身梦魇。兰斯洛是以无比毅力撑住,这才忍下想要自我了断的冲动。

  只是,当原本就潜伏体内未能驱出的龙枪气劲被刺激爆发出来,他的护身力量终于不堪负荷,化石劲开始侵入心脉,危及性命。

  强烈的痛苦同时煎熬着肉体与心灵。兰斯洛昏昏沉沉地,那些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异劲彷佛变成一个个的敌人,朝自己攻来。

  特别是那龙枪气劲,恍惚中,好像再度变化成那紫衫女子的身影,手持朱枪,狠狠地刺下。

  “你这卑贱的强盗!掠劫百姓,自当有此报应!”

  娇叱声中,朱枪已然透胸而过,一如上次,自己毫无抵御余地,只能痛苦地痉挛着,承受那令心脏绞痛的冲击。

  蓦地,一股炽热炎劲从脑门传来,彷佛和煦的阳光,普照生辉,将那些入体的阴毒气劲一一驱退,让本以衰弱的肉体重获生机。

  痛楚稍减,兰斯洛神智顿复,察觉到头顶的热力,情知这是有高手助己疗伤,虽然不明白对方身分,但这股热劲源源不绝,毫无保留,兰斯洛心想人家既肯这般大损真元地为己疗伤,总不会有恶意。

  心一定,他随即运起本身内力配合,一同驱除化石劲。当日在暹罗城时,风华就有谈过如何驱除化石劲的治伤法门,这一年来与石家子弟战斗连连,在这方面早练出了心得。

  而与当年花若鸿受伤的情况不同,兰斯洛自身已有强大的护身劲道,化石劲难以深侵筋骨,这时再得高手从旁协助,一盏茶功夫便将体内化石劲驱除。之后,乙太不灭体别无旁鹜,全力发挥催愈奇效,顷刻间背后伤处完好如初,一切重伤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但龙族神功精强深微处,远非如今武学水准能及,饶是两人合力,也只能先将那龙枪气劲压迫至一旁,无法驱出。

  一轮行功,兰斯洛缓缓吐气,直至此时,他才算脱离危险,有余力睁眼检视周遭环境,并看看是谁救了自己。

  睁眼一看,所触及的是一双隐隐蕴着水光的晶亮眸子,诉说着极度担忧与急切,内中所表露的关心不言可喻,兰斯洛一怔,心下便已感激,却又有三分纳闷。

  用这样关心眼神望着自己的女性会是谁?

  妹妹妮儿?

  知己小草?

  还是那有缘无份,已然烟消云散的风华?

  距离拉远,渐渐能看清对方的相貌。那是一名面貌姣好的秀丽女子,剪着短发,未染脂粉的脸孔看来极有个性,眉宇间洋溢着一种与其说是稳重,不如说是忧郁的神韵。和生平所见的女性相比,她在清丽中更多了几分野性,一种不屈服于任何人的冷傲美感,给予兰斯洛极深的印象。

  只不过,此刻这位女性却一反身上的冷清气质,脸上满是不安与忧惧,两眼直凝视着自己,让兰斯洛在深深感谢的同时,也想不透自己和这位动人的美女是否有过什么关系,能让她如此关怀自己呢?

  “你……”

  “你没事了吗?需不需要再调息一下?”连声询问,语音有些沙哑,早先发的那一剑、助兰斯洛驱除化石劲,损耗极大,尽管不至于虚脱,但也令她香汗涔涔,浑身像是浸泡在水里。

  “我没有事了,你……”

  视线渐清,兰斯洛看得更清楚了些,自己与这女郎是在一间斗室内,对坐在床上。而或许是为了便于潜藏行动吧!这位美貌女郎身上穿着一袭红色紧身衣,贴身的程度将那前凸后翘的性感曲线完美呈现,再加上汗湿衣棠,稍微一瞥,兰斯洛已感到一股热血猛往脑门冲去,呼吸困难。

  真怪!这么美盛动人的火辣尤物,自己只要见过,怎么可能忘掉?可偏就想不起来……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

  原本是希望这位大美人能接着自我介绍,提醒自己那不太管用的记忆,无奈老天不赏脸,听自己讲了这句话后,她面上出现惊谔,继而转作失望,假如没有听错,她好像还低声喃喃道:“你真的不记得了……”

  丢脸归丢脸,兰斯洛仍只得硬着头皮道:“姑娘,我以前见过你吗?”

  “不!我们没有见过。”女郎面上回复一贯的冷清,道:“我叫苍月枫,是服侍苍月草小姐的奴婢。小姐一向唤我枫儿,兰斯洛大人您……”

  “小草?”兰斯洛喜出望外,道:“是小草派你来的吗?她在哪?有没有跟你过来?”

  “小姐仍在基格鲁,她知道您出事了,非常着急,派遣我们四下寻觅,希望找到您。因为想到您可能从自由都市绕道而来,我特别在此等候,幸好今日终于等到了您,这样小姐她也可以安心了。”

  兰斯洛边听边点头。小草的身分,自己其实并不清楚,只是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晓得,她的父兄是雷因斯的高官,而她随侍在女王左右,好像是地位颇高的女官。

  尽管晓得她素来神通广大,但却不知道她有大批手下,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手下。

  “兰斯洛大人,您先休息一下,我要告知小姐您已平安。”枫儿退至门边,回头说道:“另外,我要谢谢您,今天稍早,是您救了我妹妹。”

  “你妹妹?”

  “嗯!我妹妹绿儿,她今天遇到歹徒袭击,是您出手解救,才让她安然脱险。”

  枫儿稍加解说,兰斯洛才明白,稍早在陋巷中出手解救的两名女性,其中坐在轮椅上的那名“老少女”便是枫儿的妹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那种怪样?

  “我的妹妹身体有病,外表也……”枫儿微蹙秀眉,明显不愿多谈,“多谢您与您的朋友相助。这个地方很安全,请您安心在此休息,我等会儿会去将您的朋友接来此地,待城里情形稳定些,便可以送您去见小姐,由她解去您身上的毒。”

  与这女子非亲非故,但对方表现得如此亲切,兰斯洛不好再说什么,预备继续调息,自枯耳山一役,还没空好好休养,乙太不灭体固然效应若神,但却是种急速透支体能与生命力的奇技,连连催运,自己也该静下来调养一下了。

  不过想到今天的行动,真是只能用一句“晦气”来形容,小小的利加斯,为什么会忽然跑出这么多高手?

  “今天真是倒楣,不过就是场演唱嘛!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咱们家李老二,一头栽进艾尔铁诺的禁宫呢?”离开暹罗后不久,兰斯洛终于在有雪的转告下,明白了当初与自己结义之人的身分。

  “很遗憾,您的感觉并没有欺骗您。”听到兰斯洛叹息,尚未远离的枫儿回身,说出了一段令兰斯洛两眼翻白的话语。

  “出手伤您的残废之人,正是艾尔铁诺第一军团长石崇,而被您痛殴倒地的那一位,则是经常微服外出,到自由都市寻欢作乐的现任艾尔铁诺皇帝。”

  ※※※

  雷因斯边境的基格鲁,这里正是整个雷因斯注意的焦点,因为莉雅女王在此赈济灾民,然而停留的时间已经有些超过原先的预定。女王陛下一行人被围困在基格鲁的消息,被王宫严密封锁,因为这并不是什么有颜面的消息。

  雷因斯王廷的文武官员一方面惊讶于花字世家的胆大包天,于是向艾尔铁诺政府进行连串外交动作,对此表示抗议,但是,已无足够实力的艾尔铁诺中央并没法压制花家的专横行动,又因为最高权力者不在其位,对雷因斯的抗议只有搁置不理。

  另一方面,雷因斯军也在基格鲁外围列队,与封锁该地的花家军队对峙,也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自九州大战后,一直誓言“以文化治国,不参与大陆争霸”的雷因斯,军队武力与素质竟是弱得这般可笑,充作仪仗队或许有些看头,但在关键时刻,这些老弱残兵根本没有实际上战场的能力。

  当然,雷因斯并不是毫无自卫武力的,但一千五百多年来镇守在西西科嘉岛上的五色旗因为身负重任,不能擅离,而群臣也不知该如何调动;至于隶属于魔导公会的魔导师部队,亦非雷因斯众臣所能指挥,事实上,他们根本连这支部队在哪里都不晓得。

  结果,在这罕见的危难时刻,群臣们只得调集早已疏于战阵磨练的军队,配合白字世家贵族们的私人卫兵,一齐赶到基格鲁赴援。

  相较于一派胜券在握的花天邪,与雷因斯军隔一河相望的花家子弟兵,心里也不是那么舒坦的。

  若是开战,先不论胜负,单是战争本身的意义就很惊人,尽管这一年多来,麦第奇、石家前后三次激烈会战,搞得艾尔铁诺境内天翻地覆,但那规模毕竟还属于国内世家的互斗,假若在此与雷因斯开战,那么牵涉之广,莫说艾尔铁诺中央,便是自由都市、武炼,也不会默不作声的。

  剑拔弩张的气氛日益高涨,忧心于女王安危的雷因斯军,不耐长久守候,而打算采用冒险抢攻的方式,双边摩擦日益激烈,这一天,雷因斯军似乎打定主意,要正式发动攻击了,花家子弟们的心情也为此紧绷到极点。

  但奇事忽然发生,在鸣动号角准备攻击的前一刻,大批人马从雷因斯阵营中连番撤走,一切彷佛事先商议既定,顷刻功夫,雷因斯一方的军势已少了近半,原先预定的攻击行动不战自溃。

  在雷因斯阵营里,负责指挥的将军气得跳脚,他攻击命令甫下,那些原属于白家贵族的私人部队,忽然以“此等行动将危及女王”为由,集体抗命,并连解释都没有就退出联合部队,返回雷因斯,这下子势单力孤的己方,可真不知要怎样才好了?

  “哼!本座从无失策,一切早在我掌握中,哪由得你们这些蠢笨的雷因斯人不任我摆弄!”

  河的对岸,花天邪与其余重要干部站在一个可以俯览周遭形势的高台上,把雷因斯军的丑态全收在眼底。

  自己岂是蠢人?这次行动实已部署良久,知道雷因斯武力不足,而白字世家的战力虽然举足轻重,但自白无忌执掌白家以来,武功、威望皆不足以服众,除经商天分与亲和力之外,别无所长,白家内部早有人不满,亟欲取代其位,自己与他们暗中联合,雷因斯的动作还不全在自己掌握中。

  和其余几家家主相比,花天邪对自己的武功、智略极有自信,只是欠缺表现机会,所以,此刻他演技十足,说着得意狂傲的话语,要把自己能掌握一切的形象,深深植入两旁崇敬不已的属下心里。

  得意之余,他亦将目光投向后方。被围困在内的雷因斯人,见到军队发动救援,显得极为欢喜,但随后的变化却令他们阵脚大乱,慌了手脚。

  这正是花天邪想看到的结果,而他更刻意运足目力,检视人群中某个窈窕倩影,那是他所认定,这世上唯一能与他匹配的女性。

  而当发现她凝视着雷因斯军的狼狈败象,娇躯剧颤,气急败坏地退回栖身小屋时,花天邪得意地笑了。

  “到头来你还是逃不出我的掌心,莉雅,你是我的……”

  然而,在雷因斯的营地里,有些变化是花家家主所看不到的。

  匆忙赶回栖身小木屋的莉雅女王,在进门的瞬间就产生了变化,不是大声偷笑,而是“咻”的一声,化成一具小木偶瘫散在地。

  正主儿一直在屋内,而且已经十多个时辰没再出屋。连打扮整齐、外出伪装作戏的时间都欠奉,莉雅在屋里忙得天昏地暗,两眼发晕。

  一众国务幕僚需要苦议三个月才能完备的企画,她在顷刻间便能规划、决断;稷下学宫浩瀚书海的精要,几乎全记在她的小脑袋内,随手就可忆写、整理……这些出类拔萃的特长,正是这名小小女王的过人之处,不过,当所有事一起涌上台面,即使是她,也不可能再维持那副悠闲的俏模样。

  这样也好,忙得头昏眼花,就不用去面对那种担忧得快发狂的恐惧感,不用再去担心夫君现在究竟是否安好?假如不藉着忙碌工作去压抑,自己可能要花七成心力,在那徒劳无益的烦恼上。

  没再穿着女王的繁琐曳地长裙,莉雅一身轻便,三枝不同颜色的笔分别嵌在两耳、转弄在指间,长发在脑后绑成马尾,一双清亮眸子盯着占据了整张桌面的大纸卷,苦苦思索。

  “这地方……不能这样组啦……啊!那个数据标错位置了吧……唉呀!是哪个糊涂虫设计这部分的?他不晓得这样一启动稳爆的吗?我、我要炒他的鱿鱼!”

  除了政务,当日暹罗事件中引起各方关注的东方家新式神兵,戊火神雷,也在事后经由一些技术交流的管道,让雷因斯取得了设计草图,交由白家的秘密研究院解析。

  一年的分析与研究,白家研究人员所得的结论与当日东方家的技师相同:“大胆与细致的极度杰作,制作者的构想之奇、组合之妙,只能用天才中的天才来形容。”更惊人的是,让两大世家需要动用精密仪器才能还原的戊火神雷原件,当初仅是纯手工组装。

  而白字世家所呈上的研究报告,只比东方世家多出一点,极重要的一点:这武器的制作时间并不久远,仅在百年之内,换言之,制作戊火神雷的人,极可能现在还在世。

  假如是真,那么务必要将这人网罗到自己这一边。暹罗事件已将大陆上的势力均衡打破,为了参与即将到来的大陆争霸,各势力的首脑除了找寻可靠的盟友,也都在积极的寻访人才。能影响战力的最大因素,自然是天位高手们,但各种长于谋略、计算的智囊亦不可缺,还有足以威胁到天位高手的技术——太古魔道。

  风之大陆的太古魔道,菁华处尽在雷因斯,而雷因斯的顶尖太古魔道长期以来便为白字世家所垄断。正如白字世家管不到魔导公会,雷因斯女王也无法窥探白家在这上头的研究所得。

  说到自己的出身,除了是女王继承人,同时也是白家的女儿,讲得难听些,要是两个哥哥先后身亡,自己就是白家家主。因此,自己从小就可以在白家的机密研究室里闲逛,学习一切,也因此明白,这一代的白家实在没什么好人才。

  优秀的技术人员比比皆是,甚至远胜前几代,不过具有宗匠手段,能别出心裁创作的大师,却是半个也没有。那被人称为太古魔道的科学,本身是极重创意的学问,一个天才的研究所得,可以让往后数世代享用不尽,而如今白家正缺乏这样的人才。

  自己是不行的。虽然已经抽出时间,在忙于政务、魔导公会事务之余,还设法监控、指导白家研究院的工作,但心里知道,自己在这方面的才能有限,况且,把所有事全揽在一人身上,这是自己最不愿见到的情形。

  二哥白无忌这人只怕叫不动,而且他在太古魔道方面的天分远远不及他的经商手段……

  至于大哥……呃!好可怕!好可怕!还是先别打他的主意好了。

  这时,在莉雅的脑内,一个念头逐渐成形。

  也许该在稷下正式成立一个太古魔道研究院……找寻白家以外的优秀人才,为目前停滞的研究状态注入新血……

  魔导公会也是一样,或许还有其他散布在野的人才,是自己所没有发现的……

  自己既不是全知全能,也没有青楼联盟那样无孔不入的情报网,很多时候,事情不做下去,是不知道结果的啊!

  脑里想着严肃的问题,拿在指问的笔杆不经意地转呀转,莉雅一面叹着气,一面修改着面前的草图,不久,两道女子身影骤然出现在左右,恭敬地行礼后,各自进行报告。

  “启禀主席,梅琳老师适才送来魔法通讯,搜寻目前尚无所获……”

  莉雅轻轻“嗯”了一声,不作回答,但在纸张上打叉的频率开始变快。

  “可是亲卫队刚刚接到了枫儿小姐的传报:已寻获主公,无恙!”

  骤闻喜讯,多日来的阴霾一扫而空,少女几乎乐得想跳起来,但自我修养仍是让她只微颤着手,慢慢把笔放下,在这样的过程中恢复镇定。

  (真好,果然是老天保佑,真是太好了……)

  沉默一阵子,莉雅两手合捧在胸口,为夫君平安而祈祷、赞美神明。

  片刻,莉雅睁开眼睛,流露着静极思动的神情,而另一名来自魔导公会的侍从则知机地报告:撤离战场的白家军队,并没有如其宣告的那样撤回雷因斯,而是在五十里外藏身。

  “是吗?真是群不老实的家伙啊:为何经过清扫,白家仍有这种垃圾?”莉雅喃喃道:“蛇已经被引出洞来了,既然如此,就让我代替哥哥来作第二次的扫除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