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华再现

风姿物语 罗森 9620 2005.04.02 00:24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雷因斯北门天关

  前来北门天关一事,早就在兰斯洛的计划中,但来到此地后究竟该做什么,却连他自己也还一头雾水。

  当时,他仍在象牙白塔闭关练武,却收到了理应正在维持魔法阵的梅琳传讯,传讯里头的留言,让兰斯洛疑惑良久。

  “如果这次修行仍不能打破天位之壁,就去找西王母。”

  魔法短签中的留言很乱,看得出是匆匆留下,但兰斯洛并不敢小看这张短签的重要性。

  梅琳老师不是一个喜欢胡乱说话的人,而她的阅历与见识,更在雷因斯一方所有人之上,如果她会对某件事作出提点,那么这些讯息可能就是救命的最后锦囊。

  天位之壁,是指由一阶天位突破至更高一阶时,所要面对的障碍。陆游为了打破这层壁垒,经过两千年勤修苦练,却终归无望,兰斯洛虽然习武天赋不凡,但从前人经验看来,就算再练上三、五百年,也未必能够有所突破。

  然而,兰斯洛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危机:雷因斯的头号大敌周公瑾,已经突破了这层障壁,以斋天位的绝顶武功,力压所有强敌。

  香格里拉大战时,雷因斯众人几乎是以前仆后继的车轮战方式,才好不容易幸运取胜。如今,雷因斯可动用的战力分崩离析,偌大一个天位骑士团,唯一有希望与周公瑾正面作战的人,只剩下兰斯洛一个人,若是不能够有所突破,那么战斗根本没有开打的必要,因为周公瑾单靠万物元气锁,就能够瞬间秒杀所有决战的对手了。

  因为这个考量,兰斯洛虽然还不明白,风华与练武进境有什么关系,却仍赶到北门天关,只不过由于这件事情太过古怪,他没有对身边任何人提起这点。

  (不晓得风华知不知道这件事……)

  兰斯洛有着这个怀疑,但在来到北门天关后,这个想法变成肯定,因为照理说也应该继续维持结界法阵运作的风华,和梅琳一样,离开了魔法阵,回到流民营中行医。

  风华不是一个怠忽职守、漠视众生存亡的人,会离开结界阵,肯定有缘故,加上术者之间的联系,兰斯洛认为风华该是知道些什么,并且等待自己的到来。

  其实,来到北门天关之后,兰斯洛已经在暗中看过风华。换上了粗布衣裳,不再穿着过去的锦缎华服,并没有因此损及她的美丽,反而较诸以往更具勃勃生气,当兰斯洛看到她在营区内奔走,很有精神地帮忙打理大小事务,心里也觉得十分安慰。

  不过,他并没有现身与风华相见。一来,直接走出去说“嘿,听说你知道修练天位力量的秘密,告诉我吧”,是一件奇怪而且丢脸的事;二来,他本身还不太确定风华的想法。

  日本大战结束后,风华与泉樱都选择各自离去,没有投奔雷因斯,兰斯洛相信这是因为她们两人各有顾忌,自己不应该勉强,等到她们把问题解决,就会回来,所以即使明知道风华在北门天关,兰斯洛却一直不曾造访,直至此刻。

  (想不到被她主动邀请了,唔……也就只有硬着头皮去了。)

  见面的地点,是风华所居住的小屋。基于当初兰斯洛的坚持,由稷下传来的密令,北门天关军方帮风华搭盖了一间朴素的小木屋,位置在流民大营外不远处,位置僻静,但却一眼就可以看见,利于警戒。

  在前往木屋的路上,兰斯洛还在思索,自己到底应该对风华说些什么?毕竟两人在暹罗城分别之后,就没有什么机会说话;在出云之国为了风华奋力死战时,双方也只有短暂接触,情势紧张,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经历了这么多事,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两颗心之间的距离有多少?是否还像两年前一样紧紧相系?这点兰斯洛实在没有把握。

  不过,当兰斯洛踏入木屋的百尺范围内,他突然发现古怪,眼前的景物不再是空地与木屋,而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

  (这……这是在搞什么?从哪变出这一大堆树木?唔,是幻影?)

  先确认自己没有被转移空间的感觉,兰斯洛肯定自己看到的只是幻影,从步入木屋百尺范围开始,就形成了一个幻影结界。以风华的魔力,要做到这件事并不难,只不过兰斯洛并不懂这么做的意义。

  不过,兰斯洛很快就恍然大悟,因为他们第一次在暹罗城相遇的地点,就是一个树林,而眼前的树林与草地,越看越像暹罗城的沈家庭园。

  “呵,这样算是怀旧之夜吗?”

  望景思旧情,兰斯洛拍拍腰间的配刀,微微一笑,朝着明暗不定的林荫深处迈进。

  缓步走入树林之中,沉稳的步履踩在满地枯叶上,发出刺耳的沙沙声,兰斯洛举目四顾,看到前方黑暗中的一点萤光,越往那边靠近,空中所飘散着的缤纷花瓣就越多,砌下一地落梅如雪乱,美景动人,但兰斯洛却知道这里根本没有梅树,要弄出这么一幕美丽光景,花的力气着实不小,也亏得她这么有情致。

  “两手空空的进来,如果不弄点什么东西的话,实在不够诚意……”

  落梅花瓣坠落在地上,发出莹莹冷光,引导兰斯洛在幽暗树林中前行,但是当梅花瓣洒落在兰斯洛身上,那些幻化而成的花瓣便悄然消失。被这幕怀念景致弄得玩心大起,兰斯洛暂且放下种种思虑,开始配合风华所制造出的情景。

  兰斯洛不会魔法,也不会制造幻象,但是如果仅限于一个区域内的环境变化,那却是强天位天心意识的拿手好戏,他稍微一动念,周围飘吹的微风骤转急烈,漫天白雪飘然而降,几乎只是眨眼功夫,每一棵梅树的梢头都被白雪覆盖,附近能看到的地面也都化为银白世界。

  “那个时候,每次见面都冷冷的,所以这个样子才对……不过,雪好像下得多了点?哈啾!”

  发现风雪狂吹的势态不受控制,兰斯洛一方面错愕于自己的天心意识为何如此差劲,一方面尴尬地加速快跑,脚步在层层积雪中踩出深印,一下子跑过百尺距离,只觉得身上背着重重冰雪,每跨出一步,都洒着细碎雪花,然后看到眼前出现一排竹篱笆,刚觉得奇怪,身体已经自动反应,左脚一瞪,预备从竹篱笆上跨飞过去,哪知道面门突然一痛,好像撞穿了什么东西。

  (哎呀!)

  一下身形不稳,兰斯洛滚跌在地,很狼狈地滚了两滚,立刻起身,看见满天花瓣如雨,和点点雪花混参在一起,慢慢飘散在这片银白世界。柔柔的白色花瓣、细细的银色雪花,落在雪地上,聚合在一起,慢慢分辨不出形体,煞是好看。

  “真是对不起,没想到反而给你造成了困扰……”

  柔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兰斯洛转头回身,只见风华俏生生地坐在那里,一双无神却有情的眼眸,朝他这边望来。

  不是白天的粗布衣裳,而是换上了一袭洁白的绸缎裙装,长长的水袖飘动如云,本来为了行动方便而结的发辫也打散开来,一头黑发比上好的丝绢更柔美,柔柔地披垂过腰;那张美得令人屏息的绝色仙容,比过去的每一刻更让兰斯洛心动。

  “可是,我真的没想到,有人会这么直接……就撞破墙进来……真是对你不起。”

  风华满怀歉意地说话,兰斯洛这才想起,这整片树林与雪景,都是幻境所化,那片篱笆自然就是小屋的门墙,自己不循正路找门,迳自跨跳过篱笆,结果当然就是穿破那层被幻境隐藏的屋墙,让风华本来布置好的浪漫场景尴尬收尾。

  “不,这没有什么关系,撞穿墙算什么,我和妮儿刚开始作案的时候,常常是破墙而入,见食物……不,见值钱货物就抢的。”

  无意间提到初为盗匪时,那段不名誉的灰暗历史,兰斯洛连忙改口,好维护自己的职业尊严,但听出其中差别的风华却忍俊不住,偷偷笑了一声。

  “可恶!我听见了,胆敢在这种时候耻笑一国之君,还让我穿墙出丑,我要惩罚你!”

  论动作之快,未曾习武的风华怎比得过兰斯洛,一下子就被他闪到身后,一双刚刚甩掉满掌冰雪的大手,从两边捧夹住风华的脸蛋,沁凉冻寒猛地直穿过来。

  “好……好……好冰啊!”

  “哈哈,知道你男人的厉害了吧!”

  兰斯洛笑得很开心,不过随即想起风华纤纤弱质,这些可能伤及身体的玩笑,对她很不适当,连忙缩手后退。

  “对、对不起,我……我忘记你不适合这种玩笑,真是的……”

  兰斯洛放开手,风华接连咳嗽了几声,不过,当她站定身体,脸上却浮现一层红晕,向兰斯洛欠身一礼,用很轻很细的声音,低声道:“没、没有什么关系的,大哥能对我像个普通人一样,我……我很高兴……”

  一句话出来,说的人满脸通红,听的人也莫名地觉得很不好意思,这种总是双方红着脸的感觉,让兰斯洛回想起暹罗城初识时候的情景,根本就是有着重度的陌生人恐惧,连听到陌生男人的声音都会发抖,很难想像她后来可以解开心结,这么开朗地出来为病人诊治。

  “一直站着很怪吧?请坐下来喝杯茶水吧!”

  风华素手挥动,指向旁边的一块山石,照屋里位置来推测,也不晓得是木桌还是木凳,兰斯洛虽然暗觉好笑,但既然风华喜欢在这腊梅雪景说话,自己也就只有奉陪。

  也不见风华有什么动作,热茶就送到兰斯洛面前,很粗糙的陶杯,一点都没有瓷器细致的品茗感觉,茶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但是手捧着热烘烘的茶水,与心爱的人坐在一间屋里,并肩看着屋外的落梅缤纷、冰雪飘吹,却别有一份冰天雪地里的温暖心境。

  只是,紧张的人不只是兰斯洛,风华也有同样的感觉。尽管她的目光无神,微笑让表情看来安然自若,可是她心里的紧张感觉,却是一点都不弱于兰斯洛。

  久别重逢的紧张感,不确定对方有否改变的担心,这些都是让风华不安的理由,尤其是当兰斯洛在对面坐下,他身上的强烈魔气,如同海潮般澎湃而来,远远不是暹罗城时候所能相比,也比昆仑山相遇时强得更多。感受着这怕人的汹涌魔气,风华也有着不安,这个男人的心……真的一如以往吗?

  (梅琳老师的想法,不会有错的,我应该要相信大哥才对,嗯,我相信他。)

  风华绽放着笑容,继续为兰斯洛添茶温手,让不知道该如何启齿对话的两人,有了缓冲的空间。

  “大哥,要不要听听我在这里的工作?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喔!”

  “好……好啊!”

  以这个谈话为开端,风华说起了自己在北门天关生活的种种琐事,在这样的气氛下,兰斯洛也很自然地忘记隔阂顾忌,与风华说起别来种种,从暹罗城中意外分散的伤心,决战八崎大蛇时候的惊险,说到如今的状况。

  不知不觉中,兰斯洛接触到了风华的另外一面,包括风华的成长过程,还有她身为西王母职责时的种种。正如兰斯洛熟悉小草,却对莉雅女王的事迹一知半解,他也同样不了解西王母这一族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从风华的一些回忆中,他对自己所爱着的这个女人,有了更深的了解。

  “哼,被那群老太婆带到大,难怪你以前看来变态变态的,明明是个漂亮的大美人,看起来比女鬼还阴森。幸亏你遇到了我,被我影响以后,现在不是变得正常多了?”

  兰斯洛对自己功劳的自吹自擂,假如是妮儿、有雪在场,一定会很不客气地嗤之以鼻,但风华之所以是风华的理由,就是她会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小声说话。

  “不……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大的改变,每次诊断,我都只把病人当作是病人,如果他们……和我说一些有的没的,我还是觉得……好可怕,好丢脸,好……想找个地方躲一下,所以看诊时间都不长,多数时间还是得用丝线把脉。”

  “喔,这个我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你也不用在这里替人看病了,直接替他们超渡吧!”

  “嗯?什么?”

  “没什么,一点杂音。”

  兰斯洛没有多作解释,但风华心里却有数,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关切、照顾,与强得怕人的执着心……或者应该说是……

  日本大战后,风华只身来到北门天关行医,兰斯洛一次都没有前来探望,除了尊重风华的自由,一方面也是因为心知自己敌人实在太多,自己如果与风华从往过密,说不定就会给她带来麻烦,所以忍心不见。

  但尽管见不到面,却不代表兰斯洛对此不关心。在风华来到北门天关后,兰斯洛秘密传下命令,要求北门天关方面尽量给予她方便,依她的需求提供物资,并且暗中记下她的喜好。

  也因此,每当风华早晨清醒,常常会在房门前拾起一束鲜花;为病人诊断,神困力倦时,桌旁会出现一碗她所喜爱的莲子羹或花茶。这些东西都没有署名,但却都让风华感到兰斯洛的关心,正无时不刻地存在于自己周遭,心里也一阵甜滋滋地甚是舒服。

  “大哥虽然不喜欢多话,却真的很会关心人呢!”

  “那当然,一个男子汉那么多话做什么?废话那么多,岂不是成了雪特人?”

  兰斯洛说完这句,突然有点自觉,连忙住口。这时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夜色渐晚,兰斯洛瞥向天边飞雪,只见满天风雪吹得甚急,似乎不属于自己天心意识的变化,不晓得是不是有了什么问题,便想离开查探,不过才稍微一动作,他的心思就被风华所洞悉。

  “大哥千里迢迢而来,应该是有些正事要让风华来做。你一直不愿意开口,是不是不愿意让风华为你做什么?”

  风华的语气很轻柔,不过却正说中了兰斯洛的一处心病。梅琳老师不会随便开玩笑,既然她的留言上这么说了,那么风华应该是能够帮到自己什么的。

  但兰斯洛也认为,梅琳老师把这件事当作最后手段,那就是希望自己尽可能不要使用;再者,一个男人练武本来就该自立自强,不要倚靠旁人,如果必须靠风华帮助,尊严之类的问题还好办,但若风华还因此必须做什么牺牲……这些实在是不必了,光是小草曾经做出的牺牲,已经让兰斯洛负疚很深,不希望再有女人因为自己而受害了。

  “大哥知不知道……西王母一族的存在意义是什么呢?”

  仿佛看穿了兰斯洛的心思,风华提起了这个不相干的话题,而兰斯洛确实不晓得答案。

  龙族、西王母族,是远古时代流传至今的两大圣族,其首领并称为“二圣”,在很悠久的一段时间里,是维持风之大陆正义势力的支柱。这是兰斯洛所知道的东西,也是风之大陆上的普遍常识,但要说到两大圣族的真正源起,当今世上确实没什么人晓得。

  “西王母族与雷因斯皇室一样,都流着巫女的血。巫女所担负的工作,就是祭祀神明,获得神通力。雷因斯女王责任重大,负责祭祀风之大陆上的众神,本来是善神与恶神一起侍奉,但九州大战时基于政治因素,在那之后只祭祀善神,至于西王母一族……”

  风华微笑道:“我们被赋予的责任比较单一,祭祀的神明只有一个,就是开天辟地的创世之神。我们身为侍奉造物主的巫女,遵循造物主的神喻,从远古开始执行着三个任务:看守不死树与地窟、看守沉睡的九头神龙、看守风之大陆的平衡。”

  所谓的九头神龙,就是被创世之神封印于地渊的八歧大蛇,日本陆沉一战,八歧大蛇被杀,其实是西王母族的严重失职,只不过西王母族在那一战之后,等同灭族,自然也不会再有人去追究什么。

  看守风之大陆的平衡,是一个非常古怪的使命,那并不是一般人认知中,铲恶扬善之类的神圣天命。两大圣族在远古时候接到的使命,仅是控制这块土地上的力量平衡,让两大圣族处于一个超然的高阶位置,俯视世间的一切,无论是善或恶,都不允许超出时代标准的力量出现。

  兰斯洛皱眉道:“呃?连好人也被监管?那如果坏人的力量强过好人,那些好人……嗯,还有一般的老百姓怎么办?这不是活该受苦了吗?”

  “大哥说得没错,但是两大圣族本来所接受的使命,并不是维持善恶平衡,而是不让超出力量的控制出现,导致力量与力量之间的冲击,摧毁了这块大地。”

  风华以实际的例子向兰斯洛说明。无论善恶,当其中一方出现过于强大的力量时,这个力量与技术就会流传,之后无论是敌人对战或同门阋墙,在胜负分晓的过程中,肯定会对周遭环境造成大破坏。以现在的例子来说,天位武者们的连串激战、通天炮的发射,都是最好的实证。

  “两大圣族存在的意义便是防止这种灭世级的伤害,只不过在悠久的历史中,总是恶方获得强大力量的机会高些,两大圣族依照宗旨消灭目标,这才被当作是正义的守护者。简单一点来说,如果这个均衡体制还正常运作的话,是不会有今天这种局面发生的。”

  造物之神的这个防范体制,由于两大圣族的被渗透而开始崩溃。九州大战前,希望得到两大圣族力量的千叶家,开始把黑暗势力延伸入升龙山、昆仑山,当两大圣族的族主选择效忠宗家,而非忠于本族使命,这个防御体制就出现了漏洞。

  孤峰之战,为了人间界的权势斗争,当代的西王母与龙骑士甚至亲自出手,而且战死于斯。在那之后,情形一直不曾好转,两大圣族忘记了本身使命,牵扯入人间界的霸权争夺,龙族甚至希望将本身力量投入其中,建立属于龙族的霸业与荣华。

  “……所以,局面恶劣成这样子,我们有着很多的责任。”风华道:“但提起两大圣族的历史,每当出现太过强大的目标,需要消灭的时候,龙族的职责,是凭着本身的力量去作战,苍龙心法、焚城神枪,两套传承自赤龙神的绝世武学,能够透支本身的气血与生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强大杀伤力,配合隆基弩斯之枪,几乎没有打不倒的敌人。”

  由于过去龙骑士必须降临人间,出手杀敌的时候,首要目标往往已经登位为皇,掌握至尊大权,自诩奉天承运,所以龙骑士的出现,就被认为是“歼灭天子的弑皇者”,以其强大的力量,被远古时代的人们所恐惧,被赋予的称号,就是“歼天者”。

  在各种神话中,龙骑士似乎与邪恶魔王关系匪浅,不知道有多少力量强横的邪恶魔王,是被龙骑士赌上生命,浴血除去。当初在北门天关,风华发现泉樱开始并练龙族两大神功,并且与兰斯洛敌对时,就为这层不祥的宿命而担忧,所幸那个结局并没有发生。

  “所以,刚才说的典故,就是龙族称号的由来。那么,大哥知道西王母这个名字被赋予的意义吗?”

  “这种老掉牙的东西,除了你们自己,鬼才会知道。”

  对于听古老的故事,兰斯洛本来应该很不耐烦,但是看风华的表情非常认真,兰斯洛觉得自己有必要去了解,到底泉樱与风华来自怎样的背景。自己固然熟知现在的她们,但对于她们的过去,也有一种旺盛的好奇,此刻就是了解这些的最佳机会。

  “当龙骑士挺身作战的时候,西王母就担任辅助的工作,虽然有时候也会陪同上战场,但例子并不多,多数时候……西王母是作为正义勇者的伴侣。”

  一反刚才娓娓道来的流畅,风华说到这些话的时候,表情特别靦腆,声音也断断续续,好像很难以启齿,但看到她这样的神情,兰斯洛除了感觉事情有异之外,也特别想要追究下去了解真相。

  “西王母和龙骑士一样,本身都蕴含着很强的潜力,龙骑士的潜力是遇强越强,但西王母……可以把本身的力量,转移给人,让更适合练武的人才,获得突破……所以、所以在很多神话中,西王母都是正义勇者的伴侣,因为每次故事的结尾,都成了新任国王的皇后,我族于是被冠上王母之名。”

  “唷,还真是了不起,专门出皇后的种族,这应该也是美女族的别称吧?确实名不虚传,天底下很难有女人比你更美了,可是……”

  看风华说话的态度,兰斯洛突然大感狐疑,脑里想到一些事,包括梅琳为何把这当作最后手段,还有风华的神情为何如此扭捏,从这些归纳出的结果,得到的答案是……

  “等等!你干嘛越说越脸红?你要告诉我的那个东西,该不会是……像我猜想的一样老套吧?你也知道,就是那些故事中什么以身相许,或是什么……”

  比起其他人的生长过程,风华与兰斯洛从小生长环境特异,更是把各种传奇故事从小听到大,风华听到兰斯洛的语气,就明白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思,尽管早做好了心理准备,突然之间还是非常紧张,牙齿颤颤地说不出字句,可是就在这时候,一双手忽然放在她肩上,暖暖地传来让人安心的力量。

  “风华,这不是太过荒唐了吗?你们担负了很沉重的使命,尽管这与神不神圣没有关系,但是……西王母应该也是个人,不是一个工具啊!随便来一个讨伐恶魔的勇者,你们就要把自己交给他,这样子……不是太可怜了吗?”

  瞬间离座抢到风华身前,兰斯洛尽量克制自己的激动,不想让风华感觉得太明显,但是刚才听到那些话,确实令他产生了怒气。风华话里头隐藏的意思,西王母三个字绝对不是敬语,其中所蕴含的嘲讽与讥笑,像是“人尽可夫”一样,让兰斯洛一听入耳,便感到一股难忍的愤怒。

  事实上,当他察觉到这一点的时候,脑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咒骂那个什么****的创世之神,做的这是什么鸟安排,把女人当作工具一样使用,不管上昆仑山祈求神明力量的勇者是什么人,都要依照“天命”,把身心奉献,如此传承千万年,那里头所深锁住的悲伤岁月,想起来兰斯洛就觉得悲惨。

  此刻,他绞尽脑汁,想要说些什么得体的话,来让风华好过一些,但是笨拙的脑袋不管怎么想,让他非常希望自己有小草那样的头脑,或是泉樱那样的口才。

  可是尽管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心里的声音,却仍传达到了风华的心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手掌下的那双肩膀不再脆弱地颤抖,而是稳稳地承受着他的安抚,当一滴晶莹的水珠,在兰斯洛手背上留下灼烫的温度,他才惊觉到,一行晶莹热泪正从风华白皙的面颊上滑过。

  “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让你难过的,我应该说得更委婉一点,其实……呃……”

  “大哥……很棒唷……”

  “咦?”

  “我觉得……大哥的体贴,真的是世界第一喔!”

  风华仰抬起头,乌黑长发由她脸上如海潮般分拨,本来应该看不见物体的无神眼眸,因为盈满了泪水,晶灿潋滟,流转着醉人眼波,让兰斯洛一时间忘记了该怎么说话。

  “风华本来……还一直担心大哥已经有了改变,和过去不再一样,对此非常的担忧,可是现在我已经肯定,大哥的心仍旧像我们初识时候那样,对人们存在着关怀,同情弱者,也勇于面对事物的不合理,这些……真的好棒。”

  “风华,你……你……”

  “风华,我并不想要西王母的力量。打倒铁面人妖,我希望靠自己来完成,而且,如果我接受你的好意,那不是和过去的那些正义勇者变成一样货色了吗?”

  “呵,难道大哥不认为自己是正义之士吗?”

  “那当然,铁面人妖才是正义之士,我一向是自命为浑帐魔王的。”

  “大哥意向如此,风华不敢相强,但是有一个问题,希望大哥能够坦然相告。”

  俏生生地仰起头,风华美如朝阳的笑靥,在兰斯洛的眼中印下深刻一幕,西王母的秀色姿容,确实是无双无对。

  “……大哥想要风华吗?”

  这个答案应该是非常肯定。此刻凝望风华,楚楚动人的仙容,兰斯洛觉得自己从来不曾这么热血如沸,只是脑里始终还卡着一丝犹豫,不知道该怎么抛舍开那份困惑。

  (我才刚刚说要为她打破西王母族的宿命,如果在这时候接受了,不就和那些家伙没有两样,也就枉费风华那么看重我了……)

  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呢?兰斯洛觉得自己手掌好像亵du了眼前的女神,急急忙忙收回,在腰间碰到了某个东西,侧目望去,那是自己为了与风华见面,特别带来的配刀。

  来自魔族宝窟的配刀,如今却给兰斯洛一个突然其来的念头,让他知道自己该怎么打破西王母族的传统。

  “……历代先祖之中,很多人都有像风华一样的处境,但是风华却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因为能够遇上大哥,这是风华……”

  “那种话现在不要说。喂,女人,有没有看到我手上的这把刀子?有没有感受到它冰冷的杀气?”

  “确实是有,可是大哥你这么做,是为了……”

  “少说废话,就乖乖把身上衣服脱掉!”

  “脱、脱掉衣服?”

  “哈哈哈哈,遇到本大爷,那是你前世不修,注定要当本大爷的压寨夫人啦,哇哈哈哈~~~”

  纵声大笑,兰斯洛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狞笑的感觉,不过,风华忍不住心里幸福感觉,偷偷地笑了起来。

  不付钱就不叫嫖;如果是遭到胁迫,那就不算献身。熟悉兰斯洛思路的风华,对于丈夫的有趣思想,实在觉得很有趣。

  或许,自己是最后一任西王母了……

  让西王母族绝嗣,这是自己莫大的罪业,但是能够在这样幸福的喜悦中,为西王母族长久以来的悲哀宿命画上句号,让泪水不再延续,这样多少能让过去的前辈们感到欣慰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