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风姿物语 罗森 8292 2005.10.10 09:35

    从商议到决定,只花了短短一个时辰的功夫,兰斯洛与妮儿被选为进入魔界的当然人选,同行的还有泉樱,至于一向跟着兰斯洛跑腿的有雪,这次终于得以幸免于难。

  “魔界没有钱好捞,没有女人可搞,遍地不是垃圾就是猛兽,我一个雪特人去魔界,是去当饲料?还是参加善心喂养活动?”

  有雪提出了这样的论点,没有人能够反驳。

  “算了算了,如果最终要被魔族给消灭,那我宁愿待在人间界,起码稷下城里的美食与美酒都还不缺,我要好好享受人生最后一段时光,不要像李老二一样,匆匆从海外赶回来,连口水都还来不及喝,就被胤那个王八给干掉。”

  雪特人的论点获得了不少认同,不过身为领袖的兰斯洛,是得不到这种悠闲享受临终时光的美好待遇,就算是最后一刻,他也有义务要为众人找寻生存的希望。

  泉樱成为随行的一员,这点是比较出人意料的,因为不管怎么看,泉樱的策划与组织能力,比她的武功更能派上用场,如果她留在稷下城,对于雷因斯目前人心惶惶的混乱状态,一定很能帮得上忙。只是,小草却有不同的想法。

  “毒龙群袭击稷下的事,有可能还会发生,虽然泉樱姊姊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我们面前从不说些什么,但是以她重感情的个性,要她留在这里面对同族相残,太过残忍了,所以……她理所当然成为前往魔界的一份子。”

  兰斯洛感到很是不舍,他和小草成婚以来聚少离多,好不容易才相聚了一段时日,马上又要分开,而且小草还待在风险最大的稷下,成为敌人攻击时首当其冲的目标,这点实在令兰斯洛很不安。

  “如果所有人都待在稷下,结果与等死没有多大分别。你们的离开,并不是去逍遥快活,而是为我们找寻希望的曙光,所以,你不用感到歉疚,因为我们能否找到明天,就看你们了。”

  临别之前,小草与兰斯洛拥抱告别,但相较于小草的热情与大方,枫儿却显得拘谨不少,兰斯洛虽然知道她必然藏在附近的某一角落,可是不管怎么叫,枫儿却是拒绝现身,坚持潜身在暗处的护卫工作。

  “……以前没有那么难叫啊……”

  带着一些遗憾与感叹,兰斯洛一行人与源五郎到了西西科嘉岛,预备由恶魔岛的境界隧道前往魔界。在出发之前,源五郎笑着把一直拿在手中的包袱交给妮儿,在她肩头重重地拍一拍,笑着说话。

  “保重啊,到了魔界,妮儿小姐也要一样有精神喔!”

  “小五……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

  妮儿吃了一惊,因为之前说到要去魔界的时候,源五郎一直说着到了魔界预备要如何如何,她也以为源五郎将会随行,没想到来了恶魔岛后,源五郎却把行李递给她。

  “妮儿小姐已经有了相当成长,不再是小女孩了,我陪奶到魔界,并没有办法帮奶什么,反而是在人间界,这里还有些我能做的事,也有些唯有我能做的事。”

  这应该就是很明确的拒绝了,但说着这些话时候的源五郎,表情看来轻松而且洒脱,让妮儿感到几分陌生。

  事实上,自从中都大战之后,源五郎就给妮儿一种怪怪的感觉,明明是同样的微笑,但看起来却好像距离很远,也因为这样,有些妮儿之前打算要找机会说的话,始终还找不到机会说。

  (不可以这样,到魔界的时候,一定要把话说出来。)

  是这样子告诉自己的,但源五郎却不跟往魔界,这让妮儿的期待成了泡影,顿时慌乱起来。

  “可是……我想要你和我们一起去,没有你,很多事情都不方便,你这么不想和我们一起去吗?”

  “不,其实我很想去。”

  假如再不适时表示一下的话,就会造成反效果了,源五郎坦率地说出心里话,其实他对妮儿的魔界之行一点也不放心,念及那里头可能蕴藏的危机,让他很想与妮儿一起出发算了。可是,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派到魔界去,虽然集合了再多人在稷下,也敌不过胤,但如果连旭烈兀都能攻破稷下,这也未免太过夸张。

  基于种种的考量,与其说想要留下,倒不如说是必须留下。雷因斯当前的高手虽多,但头脑清楚、能够有谋画能力的,却没有几个人,纵然是百败军师,好歹也还是个军师之才,换作是其他人……那就不只是计谋失败,可能是欢天喜地冲进敌人陷阱自杀去,这点说来可悲,但却是让人掩面叹息的事实。

  “嗯,我觉得人妖军师的话,很有道理。”

  用理性而中肯的语调,认同源五郎想法的,是现任暗黑魔导研究院的院长华扁鹊。因为要考察恶魔岛上的特殊地理,她也随着一行人同来,并且担负起开启隧道结界的工作,但当她难得地以正面态度发言,并且支持源五郎说法时,包括源五郎在内的四个人,全都不约而同地以一种不信任的眼神朝她望来。

  “怎么了?我说话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不,没有不对,谢谢。”

  源五郎点头称是,但众人心中却不作如是想。在雷因斯的众多高手之中,华扁鹊是立场最为不稳的一个,也是魔族眼中有高身价的优秀人才,即使魔族统治人间界,她所研究的专业也不会受到影响,甚至还有可能得到更多实验机会,以此为大前提,谁都不敢保证这名恶德医生会否突然投向魔族,源五郎之所以决定留下,多少也是因为华扁鹊的存在,令他觉悟到己方的基础并不如想像中稳固。

  “小五,你自己小心,虽然你现在是个三流军师,但我回来的时候,你不要变成三流的军尸喔。”

  妮儿很正经地临别嘱咐,源五郎只能苦笑以对,当境界隧道的魔力封印开启,兰斯洛三人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黑暗中,源五郎轻轻地叹了口气,心里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唔,多少可以体会当年铁木真的心情了……)

  在铁木真短暂的一生里,有一半的时间,都是为了艾儿西丝而努力,想要给她一个更好的世界,这点即使在艾儿西丝亡故后都没有改变。现在源五郎也有着同样的念头,希望在妮儿重回人间时,自己能为她献上一个完好如初的世界。

  不过,以实际层面来看,自己所面对的困难度甚至超越铁木真当年,别说是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光是别给人攻破稷下,这点就是高度挑战了。

  “呼呼,没关系,反正就算稷下被攻破,也不代表我们就输了,人类的韧性,总是让魔族大吃一惊。”

  无论如何,为了要达成那个理想,留在人间的源五郎必须要开始努力。需要完成的工作有很多,源五郎要把散布在各地的可能同志聚合起来,除了己方的人马之外,还有一些隐藏起来的游离份子,这些都是很重要的宝贵战力,不过在那之前,有一个地方必须要先去,那就是由海底浮起来的日本列岛,昆仑山!

  由俘虏口中得知的情报,只有不死树三个字,源五郎和小草都是术者方面的专业人才,知识广博,又怎会不知道这个西王母族的根源之宝。但知道归知道,源五郎却不明白不死树到底蕴藏着什么秘密,会让魔族专门派出部队夺取。

  照那名俘虏所供出的话,在毒龙群袭击稷下时,另外有一批毒龙群悄然飞往日本。换言之,毒龙群之所以攻击稷下,有相当大的考量是为了扰敌,吸引住稷下方面的注意,混乱侦查结界的讯号,因此没有察觉到另外那批飞往日本的毒龙群。

  这个声东击西的计策,无疑获得了成功,照时间来算,敌人应该早已得手,就算源五郎现在赶去昆仑山,也为时晚矣,但就算敌人夺得不死树,原地或许也会留下若干蛛丝马迹,实地去观察,总比一无所知要好。

  “很可惜,这次恶魔岛之行没有找到首要目标啊。”

  源五郎之所以前来恶魔岛,其中一个目的是为了面见织田香。在白起人生的最后阶段,织田香一直陪伴在他身边,这名白家的幕后领导人生前几乎从没败过,可能留存了什么针对魔族的计策或想法,即使没有,单单只是织田香本身,就是非常宝贵的战力了。

  不过,白起亡故之后,织田香就不曾回过恶魔岛,问起岛上的白家人,也全然不晓得织田香的去向,虽然源五郎感应到织田香在中都之战有出手,但却也不晓得她事后的下落。本来预期在恶魔岛上能够见到她,结果还是失望了。

  织田香去向何方,源五郎一时之间也不得而知,只能撇下这件事,用九曜极速赶往日本。

  自海底上浮的日本,仍留着陆沉海底多时的种种迹象,岛上虽然有瞢类与各色野草野花,但却还少见高大的树木,至于动物……昆虫与鸟类已经重新回到这块土地上,可是仍不见比较大型的走兽,相信还要过一段颇长的时间,才会有所变化。

  除了生物方面的显著改变,经过了陆沉与上浮的激烈地理运动,日本的地貌也发生改变。构成日本列岛的四块主干,最北与最南端的两个大岛,分别少了一半的面积,中间的两块列岛也变得更为狭长,明显看得出所受到的伤害。

  以高速飞过天空的源五郎,清楚见到这些地表变化,心里则是暗自担忧,不知道昆仑山有否受到影响。

  (元气地窟的装置已经被破坏,白起用逆转能源流向的方法,强行让日本上浮,把天地元气导回正轨,但却不可能连那座水晶装置也修好……唔,昆仑山内部不晓得是什么状况?)

  九曜极速穿云破日,源五郎飞到出云之国的上空,只见雄伟的昆仑山脉正横亘于前,似乎没有受到多少伤害,外型一如当日,只是少了居住于山内的西王母族。

  “景物依旧,人事已非啊……咦?”

  刚从海底浮起不久的昆仑山,照理说是不该有大型野兽,但源五郎却见到了大型生物的肢体。说得正确一点,是大型生物的残肢,而且从那眼熟的感觉,源五郎肯定那些支离破碎的血肉,就是与日前袭击稷下城同种的毒龙群。

  从空中降落,进入昆仑山内部,在入口处发现了惨烈的战斗痕迹,到处都是毒龙的爪痕、火焰爆炸的焦黑、毒烟薰过的植物枯死,显然曾经进行过一场大战,毒龙群豁尽全力战斗,但却仍然不敌,最后被宰杀殆尽,化为遍地可见的血肉残尸。

  “这个痕迹……有两个人,被毒龙群围在中心攻击,但只有一个人出手,嗯,只有这个人,就歼灭了毒龙群。”

  源五郎环视周围,在复杂的爪痕与焦印中,依稀能够看出那场战斗的轨迹,推算出当时的情形。

  出手的人,力量似乎并不强,但却有着极其巧妙的天心运用,刻意隐藏住出手的痕迹,从头到尾都不曾主攻,而是采用反击技,每一下反击所留的痕迹,都被毒龙攻击的痕迹所掩盖,以致于源五郎看了好一会儿,仍无法肯定敌人用的是拳?是剑?

  “完全用反击来掩饰攻击,为什么要做到这么隐密?还有,这么做可不容易啊。”

  单纯的技术问题是不难,可是这种战术进行到后来,敌人惊觉双方实力有别后,就会弃战逃走,最后还是得要正式出手。如果要贯彻这个战术,必须巧妙把握敌人心里,一面作战,一面示弱诱敌,在敌人察觉实力差之前,把敌人反击消灭,光是这种圆熟老辣的战斗手腕,已经让源五郎隐约猜出端倪。

  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源五郎的目光瞥过地面,在错综复杂的足印中,找到两双特异的鞋痕。这两双鞋痕浅得异常,最开始他还以为这是绝顶轻功的关系,但在蹲下来侧面斜看后,他终于肯定了这个错愕的事实。

  “都是小孩子?怎会?”

  在外头的探索,最多只能探查到这个地步,剩下的部分必须进入山腹,才能有所发现,但有一个事实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魔族派遣来昆仑山的这批毒龙,已经全军覆没,半头都没有剩下,自然也不可能染指不死树了。

  这也解答了源五郎曾有的一个困惑,当初毒龙群前来日本,是另外派出一群袭击稷下,分散注意,但一去总有一回,为何前往日本的毒龙群回航时却无影无踪?之前猜测过绕路与行动迅速两大理由,但看来真正的原因就是如此。

  展开九曜极速,源五郎飞掠冲进山腹,眨眼间就已深入数百尺,正当他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时,一道令他寒毛竖直的冰寒冻意,让他第一时间止步后退,避开了那记破裂山壁狂斩下来的冰锋剑气。

  纵然避过这当头一剑,源五郎却仍感受到那股冷意,让他眉发瞬间结上一层冰霜,这是绝世剑气与冰寒真气结合的神妙运用,而在出剑之后,一声稚嫩的童音也从对面黑幕中传达出来。

  “哪里来的野狗!给我滚出洞去!”

  虽说雷因斯。蒂伦民生富庶,国力不弱,境内资源也算丰富,但要在短时间内密集容纳暴增来此的难民,仍是会出现问题,之前由北门天关涌入的难民潮,已经给雷因斯造成了隐忧,而这个问题更在最近几日整个爆发出来。

  “魔族入侵艾尔铁诺,首战就取得辉煌胜利,即将再次席卷人间界”的消息,让整个艾尔铁诺境内像是炸开了一样。如果说,之前因为生活条件而迁往异国的人民是难民潮,那么这一波爆发的人口移动,简直就是民族大迁徙,大量的百姓朝着东、东南、南方国境移动,希望到其他国内寻求庇护。

  “开什么玩笑?出了事就往别人家躲,这简直就是侵略!”

  “我们不应该无限制概括承受外国难民。本国国民的权益应该放在前头,如果缴税金之人的权益不能优先获得保障,这样的国家还有谁愿意支持呢?”

  “封闭北门天关吧!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国内被那些饿肚子的蝗虫所害啊!”

  类似的声浪不断提出来,要求阻止难民入境的声音,不管在哪一边都是越来越大,对本国人民来说,这些是理所当然的论述,可是听在难民的耳里,却是使人又惊又怕,暗自诅咒的落井下石。

  在庞大的压力下,自由都市联盟与武炼都采取了相应措施,提高了逃难入境的门槛,必须是缴纳多少平安金,或是优秀的技术人才,才被允许入境,不能满足条件的,一律挡在国境之外,如果试图偷渡或硬闯,就会遭到武力压制。

  武炼方面,如果王五还能主事,一定不会坐视这种事的发生,然而,与公瑾决战而伤重的他,却仍在玄冰中疗伤,未能得知这个变化。不过即使他伤愈现身,恐怕也难以扭转三十六兽族的共通决定,本来武炼兽人就与风之大陆上的人类相处不睦,在九州大战结束后的两千年里,人类与兽人的流血冲突从未中断过,艾尔铁诺更屡次向武炼兴兵,作为帝王的武功政绩,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实在没理由要求兽人对人类友善。

  “有没有搞错?现在不是记取旧仇的时候,人类与兽人应该携手合作,尽释前嫌,共抗魔族啊。”

  “你会和一面握手、一面背后拿刀的人合作吗?人类全都是包藏祸心的东西,武炼是兽人的世界,从前不欢迎人类,现在也不欢迎,我们会靠自己的力量守护武炼,魔族只要敢来,我们人人都和他们拼命,不需要你们这些可能叛逃的东西。”

  “你们这些兽人不要太猖狂了,风水轮流转,今天你们拒绝对人类援手,改天魔族进攻武炼,也没有人会救援你们的,到时候你们就只能哭着被魔族消灭,后悔今天的愚蠢!”

  “哦,难道我们现在与人类合作,将来人类就会对我们友善吗?九州大战时候,我们的祖先也与人类合作了,结果战后立刻被一脚踢开,还被赶到武炼来,你以为我们还会蠢得上第二次当吗?”

  “浑蛋!魔族来了,你们个个都不得好死!”

  “******的!那也是在你们全部死光,垫我们尸底以后的事了!”

  火爆气氛的对话,在武炼边境密集上演,当愤怒的狂潮一下子越过临界点,立刻就爆发流血冲突。全副武装的兽人兵团对上难民,胜负简简单单分晓,在魔族大军尚未到来之前,武炼的边境已经死伤无数。

  这是三十六兽族长年对人类的积怨,过去有王五作缓冲,冲突一直被化消与阻止,但在王五倒下后,问题完全浮上台面,两千年来累积的种族仇恨,现在到了清算的时候,就连在兽族中拥有崇高地位的王右军都无法阻止。

  类似的情形,在自由都市的边境也同样发生。要前往自由都市的路上,很难不通过香格里拉,而香格里拉取得自由都市联盟的群体协议,负责作出审核与代收移民入境的费用,所以在前往香格里拉的路上,早已被密密麻麻的人龙给塞得水不通。

  但对于那些未符资格而试图鼓躁的人们,自由都市的做法也显得很专业,当弩箭破空乱射而至,瞬间将暴民钉射在地,周围的哗然马上就成了死寂无声。

  “对于少数人的不幸伤亡,自由都市联盟谨致以深沉的哀痛,不过联盟是商业组织,一切以利益为依归,为了长远的利益考量与市民福祉,拒绝提供愚蠢而无益的人道援助,请远道来此的贵宾们体谅。”

  这篇简短的正式宣告,如果是在和平时候发出,一定会引起各方挞伐,被视为冷血至极的证据,但在这种战乱时候,当持有武器的一方把话都说得这么明了,“贵宾们”除了冒死抵抗之外,就只能选择屈服一途。

  想要组织群众、奋力攻击,拼个鱼死网破的人,不是没有,然而香格里拉却在城楼上部署重型兵器,摆出一副已有觉悟,必要时不惜血洗城外所有难民,甚至投掷一枚由白家购来的核能火弩时,被这场面震慑住的人们,只能含着眼泪,作出识相的行为。

  悲伤、愤怒、无助、哀愁……在大时代的****中,为风之大陆增添了无数令人印象深刻的插曲,有人对着这些曲目冷冷发笑,当然也有人是用着哀伤的心情在叹息,其中最有深刻感触的一个人,就在北门天关。

  “风华娘娘,好消息啊,宫廷方面刚刚宣布,在这危难的时刻,人类不应该拒绝人类,所以比照九州大战时期,不设任何门槛,只要是流亡往雷因斯的难民,北门天关全都开放接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北门天关的官吏与百姓,开始用“娘娘”这个敬语来称呼风华,一度还让平易自处的她颇感困扰,但在知道这是兰斯洛暗中推动,特意点出她的已婚身份后,风华也就不再抗拒什么了。

  近日来,为了难民问题,风华也平添不少忧扰,不晓得雷因斯方面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但听到官吏们这样来报喜,她虽然面露微笑地点头致谢,心里的忧虑却丝毫未减。

  假如说自私是人性的一种,那么过度的大方与宽厚,违背了人性,无疑是有问题的。

  “比照九州大战时期,不设门槛,所有流亡雷因斯的难民,全部开放接受,可以先入境接受安置,慢慢再作户籍处理。”

  雷因斯宫廷方面作了这样的宣告,在武炼与自由都市都采严格控管入境的时候,可以想像的后果,就是大批难民潮会涌入雷因斯。纵然雷因斯采取神权、强权治国,可以合理压下国内不满声浪,但粮食与资源并不会因此而多起来,这么多的人口一次入境,马上就会出大问题,小草与泉樱既不是笨蛋,也不是盲目的慈善者,风华不认为她们会坐视这种情形出现。

  那么……与其猜想她们要怎样解决这问题,倒不如想想她们要这么多人入境做什么?

  “比照九州大战时期”一词,在风华耳中听来,充满了玄机。有些九州大战时候的旧事,不会写入课本教材,也不为一般民众所知,魔法王国雷因斯为了对抗魔族,曾经使用过许多大规模的破坏魔法,那都是大量牺牲人命来施放的强力咒文,以同归于尽的灭绝性魔法,给予魔族不小的伤害,连玄烨的几名皇子都因此阵亡沙场。

  在正式纪录上,这些魔法都是某地民众自愿舍生施放,但稍有理智的人都会对这说法感到存疑,更何况……雷因斯的洗脑技术向来是各国之冠,把大批群众一次剥夺思考能力,哪还有人会不自愿?

  这些都是九州大战时候的黑幕,隐藏在光辉战史下的黑暗一页,风华并不希望这些事情发生,但以她的身分与能力,所能影响的部分却嫌太少。

  事实上,风华自己也知道,若非自己身为兰斯洛的妾室,雷因斯也不可能一直支持她在北门天关这边行善义诊,这些物资、粮食、药品全都要钱,每一件善行都是需要金钱来堆积。

  (小草她们……现在也一定压力很大吧……)

  风华的心飘向了远方稷下,但她所栖身的木屋外,却响起报信官吏的脚步声。

  “风华娘娘!”

  来自雷因斯方面的机密急报,由平素帮风华读信的婢女来拆阅,并且念给风华听。照理说,只是一届平民之身的风华,不会牵扯到军国机密,但这次的情形却有不同。

  “呃,信上说,魔族方面正积极夺取不死树的秘密,请娘娘提高警觉,最好加派护卫,或者您可以迁居稷下暂避,或者……啊!”

  婢女发出了急促的惊呼,虽然风华没有听见任何第三者的呼吸或脚步,但却听见婢女软软瘫倒在地毯上的声音。

  “或者风华娘娘可以考虑,与我同往中都一行,由区区小王负责招待豪华旅行,导览白鹿洞风光与地下豪宅。当然啦,只要您肯配合,告诉我们不死树所蕴藏的真相,行程中是绝不会出现牢狱或拷打之类的字眼。”

  无声而来,无影而现,被点名勤劳工作的旭烈兀,开始了他踏出中都的第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