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天位合璧

风姿物语 罗森 8387 2005.09.09 12:46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艾尔铁诺白鹿洞后山

  战斗从天空打回地面,烟锁重楼的遗址,现在已经连废墟都算不上,被彻底夷为平地,所有具体形状的东西不是被彻底毁灭,就是被扫下山去,令的这座传承久远的古迹再不存在于世上。

  在这里进行的第二次决战,已经分出胜负,堪称是风之大陆上目前最强的两个人,一个倒下,一个仍然站着。纵然战胜,胤祯却不是什么代价都没有付出,身上仍是有着几道剑伤,但在自愈异能的运作下,所有伤痕迅速愈合。

  站着俯视失败者,应该是胜利者的独享权利,但是胤祯心中全无半分胜利后的喜悦。在他而言,这并不是胜利,甚至也不能算是战斗,只是单纯用卑劣手段完成了一件工作,一件身为魔族之主所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而已。

  (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不会战斗,只会猎杀,用最有效,最少消耗的方式,去把目标摧毁,假如白起不是被他的个人情感所羁绊,作出来的效果也应该就是这样,所以,你实在不该和他堂堂正正的战斗。)

  胤祯回忆到刚才的短暂战斗,不的不肯定对手的斗志惊人,然而,严重伤势却把李煜给拖垮。原本武功不相伯仲的两个人,一个神闲气定,以逸待劳,一个却是身负致命重伤,力量也只剩下三成,两边交战起来,几乎等于拿鸡蛋砸石头。

  “李煜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勇者,这样的重伤之身,朕仍然要在三千招外才能将你身躯击破,这样的强悍与武勇,可惜你不是魔族,朕绝对不能留你下来。”

  躺倒在地上,李煜浑身浴血,已经没有再站起来的能力,这不是他生平受过最严重的伤,和当年在艾尔铁诺黑牢中的折磨相比,现在还算好一点,但处境恶劣却远超当时,因为身前的这个敌人不会大意不会放水,如果不轰穿自己的脑袋,确认自己已经死亡,他绝不会离开。

  心里仍然感到愤怒与不平。还有很深很深的遗憾,可是自己并不像抱怨生么。

  纵横江湖多年,经历过无数的战斗,开始时候虽然有许多不同,有荣耀,有卑劣。

  但结局仍脱离不了弱肉强食四字。自己已经战败,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自己一生都像个失败者,不想连死的时候都像头丧家之犬。

  “李煜……李煜……李煜……”

  或许是幻听吧,自己好像听见了一个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声音很近,但是也狠陌生,是什么人在这一刻来打扰自己?除了嘉敏,自己不想听见任何人的声音。

  “李煜……李煜……李煜……”

  声音挺起来很机械化,而且越来越近,不是从耳边传过来,是直接传入脑部的心语说话。是源五郎吗?还是那头猴子?或许是在向自己呼救,但是在这种时候,自己已经没有能耐去救任何人……

  “有遗言吗?若没有,朕就与你永别,你是朕两千年内所遇上的最强对手。”

  胤祯的声音清晰传来,而且朝这边靠近,看样子是要来给自己最后一击了。

  可能是打碎脑袋,也可能是用天魔功粉碎整个身体,哪一种都无所谓,但为何都已经要死了,这声音仍在自己脑中作祟?

  “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李煜……”

  “吵死了!你他妈的是谁啊!”

  “我是……白起!”

  胤祯的太天位天心意识,能够监听天位武者的心语对话,但他对李煜脑中这段对话一无所知;看着这个魔族大敌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胤祯运起天魔功,预备连发两击,第一击粉碎脑,第二击把整个身体一次毁去,绝不给敌人半点翻身机会。

  然而,就在皇玺剑气要发射的那一瞬间,胤祯忽然觉的有些不妥。

  详细的感觉一时间说不太上来,但好像有什么事情在这一刻发生了,有某种力量在运作,一股很强的力量,一股……令天地风云元气变化的力量!

  (太天位力量?有第三个人?但……怎么可能?)

  就连胤祯都感到吃惊,而在下一刻,这股危机感不在只是感觉,开始具体呈现,躺倒在血泊中的李煜,像是用着某种不可思议的手法,将周围的鲜血迅速倒吸回体内,跟着,太天位武者所应有的自愈异能也开始出现在他身上。

  血管爆裂……愈合!

  肌肉撕伤……愈合!

  关节折断……愈合!

  肋骨,骨盆,肩骨,头骨粉碎性伤害……愈合!

  这些肉眼所看不见的体内变化,全都在一瞬间出现,所有严重伤害刹那间被治愈,速度快的连胤祯都应变不来,不过他并非省油的灯,第一时间采取动作,双掌一拍一合,皇玺剑印的无形封印透发出去,预备先将敌人的动作给停住。

  几乎是百发百中的空间封印,这一次却没有效果,胤祯诧异变招,天魔功全力催发,两道爆灵魔指射出去,直指李煜的头颅,要在他愈合完全之前将他击杀。

  “波!”

  太天位的力量控制完美无暇,胤祯全力而发的两指,并没有碰到目标的时候就毁天动地,而是整个贯穿过去,切入地下,一直到整座山的另一头才破土而出,射出数十里外,这才发生剧烈爆震,惊天动地,声势惊人。

  只是,这声势惊人的一击,却只打中了地面,没有命中物体,或者改说有命中,但连胤祯也分辨不出自己是打中了残像,抑或是打中了一个并部存在的虚影。

  能确认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忽然间天地风云骤停,不再有风声狂吹,也不在有乌云蔽日,甚至就连破射云层洒下来的阳光,都被硬生生“停”住,没有照到地面来;紧跟着,眼前突然一花,所在的位置竟已经离开了那座遗迹山头。

  而是回到了中都内的皇宫“这座破烂皇宫,我看不顺眼已经很久了,如果非要破坏一些附近东西的话,我第一个就选它。”

  懒洋洋的声音从左侧传来,当胤祯转头侧望。却看见李煜正站在那里,斜斜的侍墙而立。身上不但不见伤口、血污,就连那套应该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衫都完好如初,光洁雪白,在银色长发的映衬下,显的白衣如雪、剑光如雪!

  看到这一幕,要不吃惊是不可能的,纵然有着太天位的绝世力量,胤祯却想不通要怎么做到这种事。况且,修行异大陆武学的李煜,虽然能发挥太天位级数的力量,但却仿佛受到某种限制,所以在整个战斗过程中,他的伤势只会加重,不会愈合、不会减轻,而那个限制现在明显已经被打破,令的异能出现,将他所有伤势痊愈。

  让人惊讶的事情不止是这个。太天位武者纵使痊愈伤势,自身力量也会因为耗损许多,更别说刚才的激战全力施为,力量更是大幅消耗,但李煜此刻散发的气势与感觉,却似他不只伤势尽愈,连力量也回复到丝毫未损的最颠峰状态,甚至还犹有过之。

  这么一来,强弱之势登时逆转!

  “令人不解的效果。似乎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李煜你的身上,或许……是朕的所作所为,令天也看不过眼,所以赐奇迹给你;又或许,是天运天命始终不在我魔族身上,所以不让朕用这么轻松的方式获胜,要给朕考验。”

  胤祯凝望着眼前的敌人,沉声道:“但怎样也好,若是考验,朕亦乐于面对,李大剑仙,拔你的剑,让朕见识你的全盛力量吧。”

  李煜微微一笑,较诸之前矢志复仇、悲愤切齿,他现在似乎一切都能微笑以对,要说话、要回答,让手中剑“明肌雪”来表达就足够了。

  破朽的半截木剑,一瞬间骤亮起雪灿明光,晶莹剔透有若玉石,剑芒激射横扫,化作点点星雨,朝胤祯覆盖下去。

  “嘿!”

  胤祯沉声土气,双手拉画出弧勾,身上金芒乍现,无数的天魔刀劲乱斩射出,正面迎向里遇到剑气狂涛,要试探一下对手的力量。

  虽说是正面试探,但对上这名剑中天才,胤祯却不敢轻言用剑出击。刚才李煜重伤血战。胤祯以剑招相攻,竟被气息奄奄的他回剑两圈,轻易破招直进,险些就透胸而过,这点让胤祯非常警惕,除了敌人的绝世武功,也要将他对于剑的敏感直觉、反应纳入计算。

  剑光如飞虹乍过,惊窜夺目,与天魔刀芒相撞,迸射为连串星火,气浪交错横扫出去,把周围建筑物毁的一塌糊涂,未等倒塌,朗个人已经再次对上了,近距离连拆七招。

  胤祯早就知道,有剑在手的李煜会变的极难对付,之前所有策略,都是放在削减他实力,不让他有机会出剑,但如今所有战术都已经用尽,策谋无用,胜负只能决定于本身实力与战阵反应,当下毫不迟疑,天魔劲有如裂岸狂涛,一浪接着一浪涌出。

  李煜从容应敌,手腕一转,明肌雪荡出一片晶灿光虹,将天魔劲尽数挡于剑圈外,连拆带刺,剑气锋芒抢入胤祯防御破绽,刺向小腹。

  胤祯双掌合拍,皇玺剑印再次施威,结印周遭十尺内的空间瞬间凝冻,争取刀闪避时间,更抖手射出天魔刀,环斩敌人首级。

  两人近身以快打快,瞬息间又拼了十多招,胤祯赫然不能取的任何优势,特别是在招式灵动上,胤祯连换八九门魔族秘技,指、掌、拳、腿,百变千幻,犹如撒出一张大网,万花筒般层出不穷的招数看的人眼都花了;但李煜在用剑上有一种天生的直觉与灵敏。只要一剑在手,他就能轻易找到敌人招数中的破绽,甚至为敌人制造出破绽。

  胤祯只觉的神妙无方的剑锋也非常棘手,一刺一削,好像全针对自己的破绽而来,寒芒吞吐间,自己的武功好像变的非常笨拙,似有千般漏洞不停的被剑锋气芒破招而入。

  除了剑招神妙灵动,李煜剑锋上的劲道越来越强,不知时爆发着全盛力量,甚至还有不住增长的现象。力量一再攀升,犹如长江大河,奔流直涌不可遏抑。

  自己连催几次天魔劲,竟是压制不下。

  (这是回光返照吗?不可思议,但他这样的打法,只怕难以持久,姑且耗耗他力气。)

  胤祯的战斗经验丰富之至,一旦有意采取守势游斗,天魔劲便将周身守的有若铁桶,明肌雪锋锐剑芒虽能穿透招数破绽,但被天魔劲雄浑之至的内力挡住,连续多重攻势都被强行拦下。

  堂堂大魔神王与人类动手,居然在数个照面内被逼于守势,这应该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但胤祯的老练眼光,却让他判断出敌人可能的弱势,还有“奇迹”之下的问题,有心用时间拖垮敌人,而这研判果然正确,李煜一察觉他有意游斗拖延,竟然不作保留,发出一声震天狂啸,手腕一抖,拦腰横斩,明肌雪骤发亮光,雪灿剑影一分为三。

  “三天剑斩?”

  胤祯见到剑影分散,心中剧震。当年李煜三闯中都,施展三天剑斩破城门而入,化身为曹寿。胤祯目睹此招,就已受到极大震撼,穷思破解之法,刚才山顶上交手,他招招争先,根本不让重伤的李煜有凝气出手机会,封住敌人的绝招,三天剑斩未出便已倒地,但此刻……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神完气足的三天剑斩,闪着颠峰状态的剑芒,朝他根恶疾刺过来。

  不能闪,不能避,若让分散的三道剑气重新聚合,能量高度集中之下,爆发出来的威力会是原本的五倍之上,届时这无比强横的一剑,将更为难挡,所以唯一的机会,就是在他三劲合一之前强行挡住。

  辛辣的战术,正命中了三天剑斩的死穴,过去不是没有人看穿这一点,但包括陆游在内,纵然看穿也没有能力把握机会,直至胤禛的出现,已预想好破解方法的他,一击笔直轰向三天剑斩的最弱处。

  天魔劲气浪如涛,挥拳如锥,将繁复的招数变化尽皆舍弃,还原为最基本而强劲的一击,朝李煜轰击而去,在这拳风扑面、绝招即将被破解的刹那,李煜的瞳孔紧缩,心跳为之加速,一些记忆开始在脑中出现,那是刚才他败到在地的时候,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声音。

  “白起?白字世家的头号辣手角色?找我作什么?”

  “以下这段预录遗言的程序,是在我死后自行启动,而能够接受到我的声音,则代表李煜你正处于濒死状态,如无意外,敌人应该正向你发出最后一击,若非胤禛亲自下手,就是旭烈兀……最多在几分钟内,你就会来与我见面了。”

  “……你们白家的人全都是心理变态,跑到将死之人的脑里,尽是说一些废话。”

  “若是照现在的情形发展下去,由于你的愚昧与个性,死……将是一件你不能避免的事,但如果你珍惜我给予你的机会,你就可以有一线生机。”

  用平淡的语音说出的话语,听不出情绪起伏,但即使是伤重濒死的李煜听了,仍是惊骇于这名白家地下领袖的异想天开,白起所提出的建议,有些类似当日兰斯洛和奇雷斯的联手秘法,籍由天心意识的合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但要在太天位级数内作这种事,代价与难度却高的多了,至少必须要其中一方的身体完全毁灭,在将死未死的情形下,才有可能实现,可是那样一来,这种合体技巧等若是吞并,当双方修为都进入太天位,有哪个蠢蛋肯做这样的牺牲?

  况且,进行吞并的一方也不好受,自身的寿元会因为这样大幅缩减,假如本身已然垂垂老矣,可能这秘法施用到一半就呜乎哀哉了。

  不过,世事变化无常,在这个时代却有着两个人,非但适合施用这样的秘法,而且这秘法更是他们一个难的的理想机会。

  “李煜,你与我,我们两个是天位武者中的异端。虽然都有着太天位的修为,可是都不平衡,由于我们武学上的剧烈倾斜,在我们无敌的同时,也出现了致命破绽。”

  武中无相修炼到极限,可以拥有等同太天位天心的修为,但力量却永远被锁于小天位;天痕不动剑由于李煜本身的天心缺陷,虽然能够爆发出太天位力量,但却高度不稳,力量也强弱不定,让李煜多次败给理应弱小于他的敌人,直到远扬海外修炼,这些缺陷才被弥补,能够真正发挥太天位力量,但一些本该随着力量而来的异能,却没有在他身上出现,以至于与胤禛相斗时吃了大亏。

  “现在,若是你愿意,你就开放自己的天心,接受我的意识和力量,让我补完你的缺陷,让你的敌人大大地吓一跳吧。”

  双灵合一的神妙效果,一如白起所承诺的出现,当白起的天心意识为李煜进行补完,当斋天位的高速自愈异能出现,李煜身上所受的所有伤害在瞬间痊愈,爆发出的战力比之前更强更猛,完全回复颠峰状态,凭着手中命肌雪,力压大魔神王的惊天邪威。

  这样的颠峰战力,是白起在施行秘术时所承诺的东西,也是胤禛所看到的东西,但在这样的战力之下,却还有些东西是胤禛所看不到的,那就是白起的“说话”。

  “三秒后,左方四十度角,敌人将形成破绽。”

  “五秒后,爆灵魔指将会攻击膝盖,闪避同时,进攻敌人眉间破绽。”

  “朝左挪移尺半,敌人将移至坤位,天魔刀十劲齐发,破绽现于左腰侧,以青莲剑歌还击。”

  在整个战斗过程中,融入李煜天心之内的白起意识,对他作着各种战术建议与分析,告诉李煜敌人可能出现的破绽与进退位置,提出种种可能发生的预测;

  用语言交谈可能费时的讯息,意识交流却能在瞬间完成,让李煜能够招招争先,一柄长剑使的神出鬼没,惊虹剑影尽是闪在敌人最惊最惧的地方。

  不仅如此,当三天剑斩的破绽被敌人看破,自己陷入危机时,双灵合一的天心秘法更能将此化为转机,还给敌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胤禛重拳轰出,拳势中隐藏着天魔刀的变化,心中早已计算好了敌人的应变后着,无论李煜选择硬接,或是选择闪躲,他都有极厉害的招数能够使用,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李煜会是这样应变。

  劲风响起,明肌雪夹劲射出,李煜放弃使到一半的三天剑斩、放弃他手中的武器、放弃他身为剑手的灵魂,将神兵当作暗器般射出。不可思议的诡异动作,却令本来的破绽消失,而胤禛只能撤拳,闪身急躲过这威不可挡的一剑,却仍慢了一步,衣袍被剑气割破,左侧留下一道深刻血痕。

  (他弃剑破招?这样一来,虽然解了眼前危机,但是他手中无剑,武功等于打了对折,又要如何与我作战?)

  胤禛心中错愕,眼前却是一花,李煜的身影在刹那间消失,一道劲风急袭向小腹,赫然是绝户手之类的歹毒爪功,拿人腰眼,断人生机,胤禛险些就闪避不及,硬中一招。(这是李煜?他怎会……)意料不到,狠招不只一个,胤禛后退避过一爪,李煜却闪电变招,在他闪躲腰间一爪时,冷不防的踢出一脚,又快又无声,竟是直踢敌人胯间要害,这狠辣兼备的撩阴一腿,令胤禛措不及防,重重命中,顿时奇痛攻心。

  李煜一脚踢实,招数赫然再生变化,缩腿到半途,膝盖幕暮地顶出,直撞向胤禛小腹,胤禛急忙撤身,但李煜双手早就准备在后头,断住他后仰之路,死锁胤禛避势,这一下终于避无可避,狠狠撞上小腹。“唔……”连续两下重击,痛彻心肺,胤禛鼓荡天魔劲,全力爆发,将敌人强行震开,但李煜像是早知道这一着似的,借着他爆发震荡威力飘身后退,半途手臂一扬,已射入远方宫殿内的明肌雪破空飞回,灰暗木剑暴灿雪亮闪光,化作三尺寒锋,当头疾斩向胤禛。一剑在手,绝世剑仙的风采又回来了,长剑直刺,犹如大江长河,穿云贯日,回剑曲荡时,化作朵朵青莲花瓣,优雅轻扬间杀机内敛,随着剑锋寒气笼罩向敌人要害,让胤禛处于劣势,几次反击都被轻易击溃。

  自从练至太天位以来,胤禛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样手忙脚乱的一天,单纯是李煜神妙奇幻的剑术,已经是极难对付,近五千年内魔界从没出过这么超卓的剑手,但若真正让胤禛选择,真正令他疲于招架的,是李煜变化无定的战术风格。

  持剑在手,李煜的青莲剑歌极擅远攻,剑气纵横肉,甚至可以说是长距离攻击的王者,天才剑法在天才的手中重现,魔族所自傲的皇玺剑印登时相形见拙,胤禛必须花费老大力气,才能迫近身去攻击。

  之前的几个月中,胤禛曾就李煜的剑路作过无数模拟战斗,针对他的剑法设想策略,所以要迫近身去战斗,这点还不算太过困难,但是一靠近过去,李煜立刻放弃本身的剑术,改以拳腿肉搏,令破绽再不存在,胤禛的处心积虑尽化泡影,应变不及之下,被轰的节节败退,当胤禛好不容易再转换武技,变成适合近身战的技巧,李煜却又重拾长剑,再次摆正动他华丽无双的青色莲瓣。着着争先,李煜充分掌握住战斗的节奏,天魔功本是远近皆宜的绝世神功,但在李煜的巧妙变化之下,胤禛却觉的自己举措失当,跟不上对手瞬息万变的战术,远攻、近打,一下光明正大,一下诡秘莫测,不同的战术内格,全然不似出自同一人之手,胤禛只感到眼前像是有多个不同的李煜,一起朝自己围攻。

  (他躺下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种战术……像是多重人格,无法进行预测,普通人绝对是使不出来的。如果他一开始就能使用,之前他不会落入那样的劣势。)

  纵然落在下风,胤禛仍能理性判断,虽然敌人的攻击看来毫无破绽可言,但两千年的战斗智慧,却让他从敌人的最强中看出破绽。尽管看来不甚明显,不过胤禛确实有种感觉,敌人的凌厉攻击中有丝急惶意味……他们在急什么?猜测不出,但如果尽快分晓胜负,是符合敌人利益的做法,都还看不清楚战局方向的自己,就要作违反敌人利益的事……虽然这实在是个疯狂的战术……

  胤禛一声长喝,双臂一张,竟然将所有防御力量撤除,两掌跟着一拍,结起皇玺剑印,以最小力量维持,让所有一切进入周身三尺的攻击都被影响,减慢速度,出现片刻停顿;攻击被这些停顿时间给削减力量,减弱的剩余力道击中胤禛,他不浪费任何力量防身扩体,只是加速肉体的痊愈速度,用这简单的方法应敌。战斗到了太天位层次,已经与强天位级数有了重大差别,快速痊愈伤患的肉体,可以承受许多致命的攻击,只要守住自己的生命能量,人就可以不死、不灭。爆眼、碎肩、断腰、破喉、撕胸……这些足以致命的严重伤势,迅速在胤禛身上出现;放弃防守的他,成了一个最好的攻击沙包。短短时间内不知道被命中多少记猛招杀着,整个人不住飞退,撞穿皇宫,由皇宫之内再次行为表现山上打去,鲜血流遍身躯,更在剑气模扫之下,激射飞溅出百尺之外。

  然而,当胤禛再也不用防御拆招,只是单纯用身体承受敌人的攻击,李煜那百变千幻的战术与招式就失去意义,无论指、掌、剑、拳,都只不过是肉体上的一道痛楚与伤痕,迅速出现,又迅速被愈合,在胤禛力量耗尽,又或是维持生命的核心被攻破之前,这些伤害都没有意义。当然,这战术不是没有代价,要用肉体承受着每一记致命重创,受着种种令人疯狂的极限痛楚,胤禛等若在顷刻间生死轮灭百次,如若可以,他很想切断自己的痛觉,但这样一来,感受不到痛楚的自己必将反应迟钝,致命危险性大为提升,所以只好硬生生忍受下来。

  艺成以来从未有过的剧痛与窘境,让胤禛有了一种异样的熟悉感,能够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近期内只有一个死人,但照理说,死人是不可能再出来碍事的(……原来如此,白起你果真是惊世奇才,居然一日之内连续算记我两次!你选在这个时间点上死去,是为了松懈我们的警戒,让我们想不到你连死后都能影响大局吧!)一种近似惺惺相惜的感觉,胤禛凭着猜测触碰到事实,虽然很难想象白起是如何做到这种事,但必定是他生前留下后着,算定李煜的回归与战败,在他濒死之际,给了他这个翻本的本钱;而当李煜的一记爪撕骤变为白家核融拳,从那圆熟老辣的金刚压元劲,胤禛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并且从中拟定出应敌方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