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非秘之秘

风姿物语 罗森 6700 2005.03.17 14:15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稷下象牙白塔

  由兰斯洛所说出来的故事,震惊了整个雷因斯的领导阶层。不过,现实一点的说法,就是大家都装作很震惊的样子,让说出秘密的兰斯洛心情好过一点。

  “以老大的个性,如果他很正经地告诉你什么秘密,而你完全没有反应,他一定会怪你不解人意,然后给你一拳。所以你去问他就好了,我事后等你转告,才不去他那里自找麻烦。”

  对泉樱劝告的有雪,看来似乎对这非常有经验,在泉樱的质疑眼神下,他也只有招认。

  “为什么我知道?你以为你是他吐漏秘密的唯一人选吗?过去他干强盗的时候,常常找我和妮儿说心里话,妮儿是左眼,我是右眼,我们都是在淤青与血泪中学习经验的,有几次闹得过分一点,整团人隔天全部戴眼罩出去作案,结果被人当成独眼龙强盗团。”

  有雪的话,让泉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想到丈夫的个性,这些行为倒也并不意外。所以她就接受了有雪临阵脱逃的请托,一个人去向丈夫确认妮儿的出身,并且负责将这秘密转告众人。

  在众人眼里,那确实不是什么大秘密,就连与兰斯洛在一起短短数月的泉樱,都早就看出事有蹊跷,和枫儿讨论过,所差的只是等兰斯洛亲口确认,肯定整件事的始末而已。

  事实上,向来理智的泉樱,为了担忧自己脸上装不出震惊之色,还一度颇伤脑筋,结果是华扁鹊悄然来到她身边,小小声地告诉她一句话。

  “如果你担心等一下你装不出惊讶表情,那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是雷因斯的秘密宫廷医生,你们每个人的验血与身体检查,都是我负责做的。比起那个怎么验都像是魔族的丫头,其实你丈夫的身体才更加奇妙,验出来的血什么都有,太研院甚至不能肯定那些红色液体是什么。”

  “啊?什么?”

  华扁鹊简单说完一句话后,面无表情地离开,但也就是这么一句,让泉樱忐忑不安,与丈夫对话的时候,整颗心都在分神,脸上更是一副忧心忡忡,好像世界末日似的表情,结果让说话的兰斯洛非常满意,在把整件事交代清楚后,大力地拍了拍妻子的后背,表示她实在是个很好的听众。

  姑且不论华扁鹊所提的事,泉樱必须要根据兰斯洛所说的秘密,做出调整与统合。

  雷因斯的决策阶层,几乎都是妮儿的亲友,与她关系匪浅,即使知道妮儿与兰斯洛没有血缘关系,他们也只会像有雪那样,微笑地回答:“那不是很好吗?这代表她没有笨蛋的基因。”或是“那她身上的笨蛋基因是怎么来的?”

  至于魔族血统,这点显然也不是什么问题,在当前雷因斯的主力高手中,甚至没有几个是人类,早已是半个魔族的枫儿一样广被大家所接纳,这点从来也不曾造成困扰。

  但一个国家并非三、五个人所组成。一般的民众与士兵,他们会有什么反应,这是一件非常让人忧心的事。九州大战后,魔族所带给人们的憎恶与恐惧,深深印入历史和人心,人们从出生开始就被教育,要记取昔日教训,谨防魔族重来,并且记住魔族是多么邪恶恐怖的生物,只要给魔族占领了大地,人间界将在瞬间化为地狱。

  把九州大战写入历史,警告子孙,这点当然是有其必要性,但却也有政治方面的考量。无论是雷因斯?蒂伦或是艾尔铁诺,都必须制造一个近在咫尺的恐怖大敌,用以转移百姓的注意力,让百姓相信这个大敌随时会危及他们的生命,所以为了警戒、对抗这个大敌,百姓必须百分百地支持政府,即使这个政府有什么腐败之处,在两害取其轻者的考量下,都可以被忽略。

  这是政治学上的一环,雷因斯、白鹿洞、艾尔铁诺不是第一个使用这种政策的组织,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们可以让彼此来担当这个强敌的角色,不过这种政策很容易走火,变成狂暴化的民族主义,如果因此不得不与邻国开战,那就弄巧成拙,毕竟能成为强敌的假想敌国一定都不弱,真的打起来,不论胜负,自身的损伤肯定不轻。

  因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看不见也摸不着的魔族,就理所当然地扮演了这个必要之恶的角色。

  两千年来,人们都是这么做的,现在突然发生了例外状况,那可真是让人棘手。泉樱反覆思索,也想不出适当的解决方法,只好将这件事情先记在心里,并且尝试找出良好的方略。

  “哦,可惜小草小姐不在,不然以她的脑筋,大概能想出一些主意。”

  全然派不上用场的有雪,也帮泉樱研讨与构思,他本身虽然没有多少智慧,但却与雷因斯的几个智囊关系匪浅,很容易就可以猜出他们的应变风格。

  “小草小姐的方法古灵精怪,我是满难想像的,不过如果白老二还在,他的应变方法大概是拼命砸钱,操作舆论,然在再配合……洗脑方案吧!”

  “洗脑?”

  阅读过象牙白塔中的大量机密文件后,泉樱对雷因斯的历史与行政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知道过去白字世家几乎是频繁地使用这种统治策略,凭着无所不在的太古魔道技术,影响与操作人心。不过,如果要使用这种技术,那就要向太研院求助了,而太研院上下目前好像正在忙碌。

  “谁知道,小爱菱一回来就开始闭关,所有太研院院士听说都放下了手边工作,赶着进行一项特殊计划,现在整个太研院变成了一座大工厂,乒乒乓乓的,外人想进去都难。”

  之前泉樱一直在处理国政,把香格里拉大战前后,因为所有高手倾巢而出,领导阶层真空所造成的混乱一一收拾,忙得没时间与爱菱见面,现在听说太研院正在总动员,她微微一愣,心里已经猜到了其中的玄机。

  “嗯,或许是在处理什么新武器吧!为了对付金鳌岛的重武装,我们现在也需要一些火力强大的太古魔道兵器。”

  在说到“火力强大”四字时,泉樱不禁苦笑起来。既然有完整的设计图,又有足够的技术与材料支援,太研院那边照样制作的出通天炮来,完全是可以预料的事,可是,如果说师兄滥用通天炮的行为是错,凭什么说通天炮在己方的手上就是对呢?尽管自己明白嫁鸡随鸡的道理,但可没有那么强的信心,敢说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啊!

  通天炮落在己方的手上,可能造成的杀戮与罪孽,搞不好比在师兄手上更糟糕。纯以个性来说,夫君绝不会把炮口对着平民发射,但战争这种事会发生什么变化,谁能料得准?一来一往,之间的牵扯就可能造成惨重伤亡,别的不说,光是想像两座通天炮对轰的景象,就足够让泉樱遍体生寒。

  想归想,泉樱并没有对太研院下禁令,反而发讯息给太研院,告知他们如果有任何需要,象牙白塔方面会全力配合。

  如果说把通天炮重现于世这件事,是一种罪孽,那至少这个罪名不该由爱菱独力承担,自己也一样有责任。面对金鳌岛那样的实力,己方至少要有足以阻吓对方、甚至先发制人的武力。

  (上个文明,就是因为频繁使用这样的灭世兵器,所以才遭到灭亡,现在我们却把这个兵器重现……难道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生命,只能重蹈过去的错误,而无法学习任何东西吗?)

  过去阅读史书时,泉樱一直认为那些穷兵黩武的狂人心态有病,愚不可及,但如今公瑾师兄不是蠢人,自己也不是傻瓜,两个人都熟读史书,广知历史典故,照理说都应该有足够的判断力,避免这种场面的发生,可笑的是,偏生这种情形仍是出现,对于熟读圣贤书的白鹿洞人来说,真是最讽刺的情形。

  “因为这就是人性啊!或者该说,只要是生物,能够动、还有呼吸,就不会放弃争夺与战斗。即使不为了各自的野心,还是有其他的立场、仇恨问题,驱使人们去消灭对方,所以我们会打起来……这种事,你们女人不会懂的,如果你们也懂,那就糟糕了。”

  兰斯洛淡然回答了妻子的困惑,不过为了他的最后一句,泉樱老实不客气地在他胸口重打一下。以女性之身执政,实现了过去十多年的憧憬与理想,泉樱对自己的女儿身充满自豪,最不喜欢这种歧视的言论。

  “干什么啦!婆娘,这样打会痛耶!我又不像你练什么龙体圣甲,这样当胸打一拳,如果打穿了,我要用乙太不灭体去治,治一次就消耗先天元气,会短命的耶!”

  “不对就要打,这不是你立下来的家规吗?才打一下,有什么好叫的?你前两天神智不清,把我眼睛都打黑了……啊!”

  泉樱的笑语迅速变为惊呼,眼前黑影才一闪动,兰斯洛就已经到了她面前,雄臂一展,轻易将她从椅子上拦腰抱起,动作之快,泉樱甚至来不及有一丝反应,整个人就落入兰斯洛的怀抱中。

  虽然自己不曾提防,反应稍迟,但是会这么轻易就落入掌控,泉樱还是很吃惊,可是一惊之后,她更心喜于夫君的武学进境。

  “你……你怎么练到那么强的啊?”

  兰斯洛似乎没有听到,神色慎重地看着泉樱,泉樱起先以为夫君是在端详自己的容貌,但瞧他神色紧张,才晓得他是在看自己的眼睛。

  “已经没事啦!华院长私底下送了我两罐药油,擦过之后,很快就消肿去淤青了。”

  “鬼婆的东西,你别随便乱用。那个鬼婆手里没有好东西的,什么药油药膏,搞不好都是从死尸身上提炼出来,用过之后会全身腐烂的。”

  话虽如此,华扁鹊亲手制作的药油确实效应如神,泉樱的肌肤白嫩似雪,柔皙的像是可以掐出水来,一双如月凤目中波光流转,水漾晶灿,倾城仙姿看得人几乎忘了呼吸。

  兰斯洛本来很担心妻子的伤势,左看右看,直到确认没有留下什么伤痕,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安心下来,庆幸自己没有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不然这么美丽的脸蛋,只要有一丝伤口,那都是令自己后悔半辈子的大事。

  不过,当他终于安下了心,却发现妻子正躺在自己怀里,一副懒洋洋、不愿起来的慵倦姿态,轻轻挪动她软绵如酥的娇躯,在自己怀内找一个舒适的位置,一点都没有起身的打算,这时候,兰斯洛才发觉这个位置与姿势十分“不妥”。

  其实也没什么真正不妥的,早在日本的时候,兰斯洛与泉樱就有过多次的亲密接触,两人的夫妻关系并不是口头虚言,然而,自从回归风之大陆以后,夫妻两人的生活就颠沛流离,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在香格里拉碰着了,兰斯洛却又被伤势所累,神智失常。认真算起来,离开日本后,夫妻两人可以好好相处的时间,其实就只有这短短的一天半。

  “嘿,在香格里拉的时候,你不是说过,有话要对我说吗?”

  似乎失望兰斯洛久久没有动作,泉樱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这么轻声问了一句。

  “喔,那个啊……关于那个……”

  兰斯洛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正在考虑怎么把话说出口的时候,远处突然一阵脚步声跑来,两人从声音判断出必是有雪无疑,一面心中惋惜,一面急忙起身,才各自坐稳,大门就已经被人老实不客气地踹开,一道肥胖的身影闯了进来。

  粗暴无礼地闯进宰相办公室,有雪看着正襟危坐的一对男女,表情显得非常讶异。

  “咦?你们两个怎么好端端的坐在这里?”

  “现在是办公时间,又没有什么事,我和他当然是好好地坐着,有什么问题吗?”

  提到最有兴趣的诽闻题材,雪特人拿出平日说书的本事,比手画脚,口若悬河,仿佛变成普天之下最会使用成语的雪特人。不过,本来觉得相当不好意思的泉樱却意外发现,有雪每说一句,身旁夫君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到最后明显地恼羞成怒,浑身杀气腾腾,好像一头发怒的猛狮,随时会冲出去把面前的对象一口吞了。

  “你们两个是开始太慢,还是结束太快?唉,早知道你们两个这么不济事,我就早点闯进来,或是不踹门,直接遁地溜进来,就可以名正言顺捉奸成功,帮你们留下青春的美好记忆了。”

  “喂,胖子,你还有一点机会。”

  “什么机会?”

  “我从一数到十,你如果说不出一个好理由,那我就让你不愁吃、不愁穿。”

  “谢陛下恩典。”

  “不过除了你十根手指头以外,你其他地方如果还能动一丝一毫,那我兰斯洛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声色俱厉的叱喝,却没有吓到趾高气昂的有雪,并不是因为兰斯洛已经失去了威严,而是因为有雪来此之前就已经找到了护身符。

  “太研院那边刚刚传来了线报,一直监控艾尔铁诺方向的观测站,发现了时空震,如果没有什么差误的话,金鳌岛已经出现了。”

  香格里拉大战结束后,各方势力一直在找寻金鳌岛的所在,认为那么大体积的东西,绝不可能轻易消失不见,但是包括青楼联盟在内的势力,侦骑四出,都找不到金鳌岛的踪迹,那时各方首脑便暗自推测,金鳌岛必是躲入亚空间之中。

  太研院利用技术,一直观测艾尔铁诺方向的时空变化,在半个时辰前终于察觉异变,艾尔铁诺方向出现剧烈时空震,情形与香格里拉大战时相同,很有可能是金鳌岛重现于世了。

  “好,铁面人妖,终于等到你了!”

  听到金鳌岛之名,兰斯洛霍地站起,招呼泉樱起身,预备整顿手上实力,去面对敌人的下一轮攻击。

  “配合我方的攻击军队,我们也开始出发,最终目标……是中都城。”

  ※※※

  妮儿跟着奇雷斯穿越山腹,沿着那个黑暗甬道,朝着尽头的微弱光亮笔直飞去。

  奇雷斯蝠翼增速,速度奇快,一下子就已经脱离了黑暗甬道,从那个出口破飞而出。

  “我们不能这样就走,胭凝还在里头。”

  妮儿声音焦急,急着想要赶回去援助胭凝,不愿让她孤军奋战,但奇雷斯回臂从旁边一下勒过来,锁住妮儿颈项,跟着就带她继续朝天空狂飞。蝠翼展动,妮儿耳边狂风吹过,转眼之间就已经穿越两座大山,再也看不见花果山巅的那株银杏,来到数十里之外。

  “那个女人没有这么容易完蛋的,花果山是她的势力范围,只要在那座山里头,她就能使用结界里的能量,谁也拿她没有办法,你硬要在这时候回去,她多了累赘,后果怎么样反而很难说。”

  奇雷斯的这些话,有效制止了妮儿的蠢动,再想到胭凝喊说中都再见时,口气平稳笃定,不像慌乱紧张的样子,或许自己可以先相信奇雷斯,不用赶着回去帮手。

  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妮儿马上鼓劲挣脱奇雷斯的锁缚,毕竟给人这样强勒住脖子,实在是难受之至。

  “嘿,用得着那么大劲吗?你要挣脱就给你方便吧!”

  奇雷斯没有像之前那样强势,顺着妮儿的要求,把她松放开来。妮儿颇觉古怪地看着他,跟着就问起了洞窟中的神秘强敌。

  “告诉你有什么意义?你打得过他吗?如果打不过,告诉你这些只会吓得你尿了裤子,浪费我的时间,还是省省吧!”

  被奇雷斯狂笑着嘲弄,妮儿的感觉当然不会好到哪去,但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她这辈子从没遇过这么强大的敌人,刚才的情境虽然时间不长,可是自己所感受到的压迫感、那种逼得全身肌肤都是冷汗的感觉,却远在生平所遇的每一个敌人之上,就连初遇天草四郎、奇雷斯时都不曾体验过。

  (是铁面人妖吗?感觉不太像,而且那个影子阴阳怪气,非妖即魔,嗯,该不会真是魔族的高手吧?)

  心里隐约冒起了这个想法,妮儿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在刚刚所感受到的压迫感中,还有一丝很难形容的亲匿感,好像对方与自己有着某种关系,这实在是一件很古怪的事。

  不愿多想,妮儿预备抽身离开,但奇雷斯却拦挡在面前,连续几次之后,妮儿明白对方并没有打算放自己离开。

  强行硬闯可以一试,如今自己伤势痊愈得差不多,对方却未必是全盛状态,鹿死谁手还很难说。不过,奇雷斯带领自己到花果山来,似乎不存恶意,他还想要带自己去哪里,这件事倒十分让人好奇。

  “你想带我去哪里?”

  “这点你不用管,当初我们的约定,只要你一直跟着我走,并没有说明要到什么地方去。”

  奇雷斯冷笑两声后,似乎改变了心意,道:“看在你帮我挡了几天敌人的份上,我就向你透露一点。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可以让你取得强横力量,帮你对付那个强敌的好所在……”

  “什么地方那么方便?天堂吗?”

  “魔界!”

  奇雷斯只说了这一句,跟着立即闪电出手,一下子抓住妮儿的右手,天魔功的吸蚀异劲随即发动。

  妮儿吃了一惊,但奇雷斯的天魔劲并不强,语气中又有古怪,这让她判断对方并非有意偷袭,而是一种测试自己胆量的行为,所以她索性不加抵抗,大剌剌地伸出手来。

  “做什么?淑女是不会随便给人牵手的。”

  “要穿越人魔两界,单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尚未足够,现在也没时间赶去香格里拉,借助特殊地理施术,所以只好借你的一臂之力了。”

  说话声中,奇雷斯扬起左臂,前方的天空陡然撕裂出一道缝隙,转眼间就迅速扩大,变成了一个时而深邃黑暗,时而闪耀血光的诡异空洞,从里头吹刮出来的阵阵旋风,冰寒得令人猛打哆嗦。

  “怎么样?敢进去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去就去。”

  怀着些许的忐忑不安,妮儿放开奇雷斯的手,与他一同进入那道黑红色的时空缝隙。两人才一进去,勉强打开的境界隧道立即关闭,在原空间内消失无踪。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