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另类绑架

风姿物语 罗森 9893 2005.04.02 00:21

    艾尔铁诺历五六八年十二月人间界自由都市

  当雷因斯调集主要战力,朝艾尔铁诺战线集合过去,却有一名天位战力与众人背道而驰,朝着自由都市的中段位置前进。

  以实力而论,在当前的天位武者群中,她并不是很受瞩目的一个,但是以她与雷因斯皇家的关系来说,没有人能否认她的重要性。

  香格里拉大战结束后,枫儿就朝着东方前进,一路也听着雷因斯方面的各种消息,心中颇为担忧。兰斯洛在数月前组创苍月骑士团时,枫儿是理所当然的成员,被授与“苍月骑士”的名衔,但这个头衔却从没机会向人报出,这点不能不说是局势转变太快的缘故。

  在兰斯洛最需要人手的时候,枫儿没有赶去帮忙,那是因为她更担心另一个人的安危。

  兰斯洛、小草,这两人是她如今生命中所有光亮的存在,或许还要再加上一个织田香……总之她本身的幸福,与这三个人息息相关,不会单独存在。

  香格里拉大战时,与青楼联盟众人同行的枫儿,是在战斗的最尾段才抵达战场,对此她深为自责,却又得知一件更让她不安的事。战况最紧急的时候,小草曾经现身援手,帮助源五郎欺瞒敌人,更指点妮儿与泉樱战术应变,这些是让己方能够反败为胜的主因之一。

  但是在香格里拉大战结束后,小草却完全失去了音信……不,事实上在那之前,小草就已经联络不上,本来还有梅琳老师能与她以魔法联络,如今连梅琳老师自身都下落不明,与小草的联络彻底断绝,得知这点的枫儿忧心如焚,马上做了前去查探的决定。

  小草之所以与众人分开,主要的理由,是因为身为魔导公会主席的她,必须率领魔导师去卸散狂乱的天地元气。王五与周公瑾在耶路撒冷的一场大战,影响所及,再加上使用通天炮的影响,使得自由都市的天地元气狂暴化,造成连场天灾地变,无可控制,灾难笼罩了大半个自由都市,甚至向雷因斯、武炼开始蔓延。

  为了不造成更多死伤,小草、梅琳、风华分别率领魔导公会的精锐队伍,在自由都市区域内组成魔法结界,尝试散化庞大的天地元气,本来依照估计,几周之内就能控制灾情,最快数个月后,天地元气的状况就能回复正常,但香格里拉的连场激战,却让这估计数值彻底被打破。

  香格里拉本就是风之大陆上的地磁特异点,其深处地宫所蕴含的秘密,更是关系重大,偏生几方势力的激战都是在地宫中发生,你抢我夺,频频以天位力量影响地磁,而直接波及到的,就是正以结界阵疏导天地元气的众人,在最终大战爆发的数天前,位于耶路撒冷附近的小草,已经与众人断去联络。

  梅琳有感如此恶化下去,情形会更加不可控制,索性放下疏导任务,亲身前往香格里拉解决祸源,如此一来,结界阵三者缺一,再加上公瑾后来两度发射通天炮,巨量的天地元气被吸扯释放,数个月的努力前功尽弃,天地元气的狂暴状态更胜之前,小草甚至还等不到香格里拉大战的结局,就力尽消失,不能再维持灵体出现。

  也就是因为这样,枫儿非常担心,战后立刻赶往自由都市的中心区域,但当她终于抵达,却对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

  因为稷下方面完全得不到这边的消息,枫儿在前往这座孤城的路上,见到风和日丽,还以为天地元气渐趋稳定,小草小姐很快就能抽身,怎知道这边的天空赫然是风起云涌,厚密云层形成漏斗状,以尚算平缓的速度朝地面卷绕盘下。

  魔法结界所在的那个山头,整个被笼罩在漏斗云里,枫儿尚在几十里外,就能够感受到那股不寻常的风压与气流,而当她靠近到距离结界阵十里之处,便遇到了从结界阵中撤出的魔法师们。

  “事情发生得十分突然,天地元气一下子狂暴起来,形成狂风,扯下九天云层,把阵眼连同主席一起吞噬封闭,正在维持结界的我们,全部被震飞出来,十二名首当其冲的同修当场粉身碎骨……”

  “其实不能说是毫无征兆,在那天之前,我们就察觉到散乱的天地元气,释出量一天比一天大,就像缓流的河水,虽然流速不快,但水位却一天高过一天……我们知道早晚会出事,只是那时候我们还以为自己能控制,延缓那一天的到来……”

  “本来伤亡人数还会更多,但是主席用魔力做了紧急障壁,让大家争取时间撤离。现在我们都待在外围,做成第二防线,希望能够帮忙纾解主席那边的压力……但……也要等本部的支援了。”

  与魔法师队伍碰头的枫儿,听到了这样的报告。她不知道该对这些魔法师解释什么,因为就她所知,稷下方面几乎不可能派出援军。这种大场面,不是天位魔法师绝对派不上用场,但小草被困、梅琳失踪、华扁鹊叫唤不动,根本没有能帮得上忙的魔法师,如果要调动,那除非从恶魔岛把织田香调来。

  (但从恶魔岛过来,再快也要几天,而且……或许不是说走就能走的,恶魔岛上藏着太多的机密啊……)

  西西科嘉岛藏着太多雷因斯的重大机密,就连枫儿也不是全部知晓,虽然在她看来,织田香只是闲闲地待在岛上,没有什么特殊任务,但说不定事实不是这样呢!

  然而,既然已经亲自抵达这里,枫儿也不打算只是在这里干着急,总有些事情是她所能做的。经过考虑,她决定亲身进入那个被浓密云雾所覆盖的山头,探看内里的情形。

  几名资深的魔法师提出劝阻,尽管天位武者看似无所不能,但天位武者的力量源头,是来自天地元气,而那片云层中却正充斥着狂暴的天地元气,所形成的冲击威力,依照学理计算,比什么自然灾害都要厉害。

  “我明白几位的顾虑,但是从目前的情形看来,云层的能量状况尚属平稳,如果里头出现密集的放电现象,我会斟酌撤出的。”

  正常情形下,已拥有强天位力量的枫儿,不会被人间界的任何自然力量所威胁,但这些风暴却是天地元气燥乱的具体现象,并不是寻常风云,进到里头去所承受的冲击,不啻于与天位武者动手作战,枫儿不得不小心从事。

  深深吸一口气,枫儿鼓足护身力量,缓步走入那堵厚实绵密的云之壁垒,才一走进去,较云壁外猛烈几十倍的狂风,就吹得她鬓发散乱,呼吸急迫,充分感受到那份压力。

  (很强的风压,不过……比起八歧大蛇可差得远了,如果只有这样,那倒是还好……)

  正如同枫儿自己预估的一样,云团内的大气流动尚算平缓,除了风压之外,不见冰雷火电,对人的威胁性还不大,让她能够维持一定速度,朝云团的中心位置前进。

  不辨东西,枫儿前进的速度并不快,而越是前进,她所感到的压力就更大,非但猛烈强风逼得人呼吸维艰,气温更骤降至冰点,枫儿连走几步之后,口中呵出的尽是冰冷白气,异常难受,但也就在这时,她看到不远处前方的闪烁光影。

  闪闪金光,在前方的云团遮掩中,仍灿发着隐蔽不住的光亮,那边的云团缓缓旋动,形成纺锤状的事物,看上去好像一个金黄色的大蚕茧,光焰流动,蔚为奇观。

  (小草小姐一定在里面……)

  被这个念头所鼓舞,枫儿急切地想要赶奔过去,当下猛提一口真气,先鼓荡自身的烈火真气,驱散冰冷寒意,再预备加速赶向那个山头。

  哪知道,当她正式鼓荡起天位力量,连结周遭天地元气时,周围云团却发生惊人反应,耀目电光、霹雳狂雷,都在同一刻出现,毫无定向地乱劈乱轰,飞沙走石、破山碎岩,陷身其中的枫儿首当其冲,虽然以大雪山的魅影身法避了两发轰雷,却仍避不过第三枚,硬受了一记,痛彻心肺。

  挨了一记雷轰,跟着便是十多发轰雷连接而来,如果不运天位力量护身挡架,不死也是重伤,但如果再运天位力量,周围天地元气再受影响,那就等若是在火yao库里擦出火星,雷轰将无穷无尽,这作法等于是饮鸩止渴。

  (我该怎么办?如果使用天位力量,会不会也害到小草小姐呢?)

  千钧一发的情势中要做出决定,枫儿着实彷徨,但在她做出抉择之前,眼前突然一亮,一道明亮皎洁的白光,在她顶上张开障壁,非常温柔和煦地将她笼罩,阻绝了一切雷轰电闪的霹雳伤害,任外头雷霆肆虐,光罩内的世界却是平静安和。

  “这是……”

  不用过多的解释,当那抹如梦似幻的透明虚影,在枫儿面前缓缓浮现出来,枫儿就知道自己脱困的理由。

  “小姐……”

  漂浮现身的小草,形象并不清楚,也似乎无法说话,那种情形有些像是太研院中老旧的电子萤幕,放着一出无声的默剧;但尽管如此,小草的笑容却甜美如昔,频频向枫儿点头,为她辛苦前来此地而道谢,却又为自己无法开声说话而抱歉。

  看到这情形,枫儿明白小草现在是如同香格里拉之战时一样,勉强用魔法分身前来,这时最不需要的就是无谓感伤,所以她把握时间,马上就问小草,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无法出声,小草很抱歉地笑了笑,向姊姊弯腰一礼,伸指指向东方,跟着一幕幕的画面显像,便直接传入枫儿的脑海。

  那些画面并不陌生,全都是连场天灾地变的画面,洪水、风暴、火山喷发、雷电霹雳、地震,自从阿朗巴特魔震之后,这类的画面反覆在风之大陆上出现,日本陆沉、耶路撒冷之战、香格里拉之战,天地元气引发的种种灾变,把这块土地搞得乱七八糟,单看那些人们惶恐逃散的画面,枫儿甚至判断不出这些灾变的上演地点与时间,不晓得是已经过去的历史画面,亦或正在发生。

  画面视点渐渐拉远,枫儿从一些远山背景认出了地点,确认那是自由都市之内的一处山区,算来已经是濒临海岸线的边境,换言之,这些画面可能是正在上演的灾情,枫儿只是不明白为何小草要给自己看这些画面。

  然而,当画面再次变化,枫儿终于知道小草要告诉自己什么了。画面中出现了大海的景象,每逢天地元气异变,大海总是造成灾祸的源头之一,光是海啸形成的十尺浪涛,就足以轻易摧毁沿岸所经的一切,但这次却似乎有点异样,画面中所看到的辽阔海岸,蜿蜒绵长不下百里,可以看到的海水全部凝冰结冻,形成了起码百里长度的雪白世界。

  那并不是单纯的海水冻结而已,许多岸边的结冰海水甚至还保持浪涛形状,显然是在浪潮拍击海岸的瞬间,急速凝冻,与寻常的冬天海水结冰不同。

  “为、为何会这样……”

  枫儿的问题,小草无法回答,只是继续把一幕幕画面传送给她,画面中尽是海水结冰的情形,那是小草透过结界法阵,与广布这空间的天地元气连结,把自己的思维、感官能力拓展出千万里外,扫描过自由都市与雷因斯,遥遥窥向风之大陆的东方海岸,再把当地影像回传的成果。

  狂乱的天地元气,形成的庞大压力,让小草一时之间被锁镇在云团中,难以脱身,但只要她不离开这里,透过天地元气的连结,她便能耳闻世间一切音响,眼观世间一切法相,几乎是无所不知。

  这些影像与讯息,小草传达给枫儿,当枫儿从那一幕幕的影像传送中醒来,她已经脱离了云团笼罩,被小草转移到外围。

  “海水冻结……这些异象代表什么?”

  难以索解,枫儿唯有将这些讯息尽速传回雷因斯,希望那边能够得到警讯,判断出这里头象征的意义。

  ※※※

  艾尔铁诺的皇太子殿下,被恐怖分子挟持绑架

  这个震惊国际的消息,在当天就传遍了风之大陆。

  本来一国的皇太子出事,就已经是重大新闻,更别说这个皇太子目前代父操控国政,形同艾尔铁诺的最高权力者,如果出了什么意外,肯定比皇帝驾崩还要严重。

  这个消息就像是为风之大陆倒下了一锅滚烫热水。香格里拉大战方休,人们正将目光集中在雷因斯军的征伐上,预期两国交兵的惨烈场面,哪知道雷因斯会如此奇兵突出,一面大举出兵,一面竟以恐怖活动绑架了敌方元首,这真是让人拍案叫绝,始料未及。

  姑且不论被这消息搞得一头雾水,不知为何会发展若此的雷因斯?蒂伦,成为案发现场的中都,却对这个消息没什么危机感,当百姓听到太子殿下被歹徒绑架的消息,还相互打趣的表示,旭烈兀公子事事都喜欢玩大,连被绑票都被绑得震动国际,一点都没有辱没他贵公子的品味与名头。

  会有这样的评语出现,一点都怪不得他人,责任全部要算在旭烈兀自己头上。打从“被歹徒绑架”的那一刻起,连串合理与不合理的要求就从寝宫中传了出来。

  从宫中地窖提出秘藏数百年的葡萄美酒,还要连放在收藏宝库中的夜光龙杯也一起送来,当交涉人员表示不知道宝库密码,也没有开锁钥匙时,受到胁迫说出密码的太子殿下,把钥匙破窗掷了出来。

  最新鲜的龙虾与生蚝、刚刚用八百里加急传递送来的鲜果、价值万金的深海鱼卵酱,种种美味珍馐,流水席般地送到歹徒所占领的寝宫,而那残忍无情的歹徒毫不满足,继饮食方面的要求后,还要求正在国家剧院演奏的旅行乐团来到寝宫外,表演他们拿手的乐曲。

  这么嚣张的绑架犯,实在是破了艾尔铁诺有史以来的犯罪纪录,不过宫廷官员都很好奇,为何这名女绑匪如此贴心,勒索的食物全都符合太子殿下的口味爱好;所做的种种奢华要求,也与平时太子殿下的命令相似,甚至送进去的东西品质稍差,马上原封不动地被退出来,要求重做,这种严格标准更是旭烈兀一贯坚持的东西。

  也因为这个理由,当宫廷官吏困惑地请教昔日麦第奇家长老、如今已经贵为帝国重臣的红髯与蓝眉,是否该在饮食中添加些许迷药,尝试迷倒绑匪后抢救人质时,得讯太迟、赶回后只能捶胸顿足的两位长老,此刻却相顾叹息。

  “没有必要,就算有迷药,普通药物也迷不倒天位武者的,更何况……如果真的下了药,唯一会被毒到的也只有太子殿下而已。”

  “两、两位长老的意思是,如果我们在饮食里头下药,绑匪会先让太子殿下试吃,检验效果?可恶啊,雷因斯人真是卑鄙奸诈!”

  面对宫廷官吏们的愤慨,红髯与蓝眉两位长老只能垂首叹息。与其说雷因斯人奸诈,不如说艾尔铁诺人太蠢,居然当真相信这破绽百出的绑架案件,半点都没看出来整件事唯一该负责的罪犯,就是那个理应被硬揪出来痛揍一顿的太子殿下。

  想到这个难以伺候的年轻主子,两位长老也只有叹气了。他们是从小看着忽必烈兄弟长大的,在忽必烈死后就追随、辅佐旭烈兀成事,但尽管如此,他们却不得不承认,他们其实并不了解旭烈兀,一点都不明白他正在想什么,只能凭着过往的惯例,去做老实而笨拙的猜测。

  “食物送进去多久了?”

  “已经过半个时辰了。”

  “半个时辰?那也差不多了,你们去准备马车,直接开进寝宫,马上就会用到的。”

  两位长老的估算很准,几乎是才一说完,寝宫内就传出新的要求,胁迫宫廷方面把一辆马车停到寝宫门口,附带一名车夫,并且不准偷看寝宫内的情形。

  “两位大老料事如神,居然能够猜透绑匪的下一步,真不愧是国之栋梁、国之重臣啊!”

  “不,你言重了,我们只不过是很清楚某个人习惯在用餐后出去散步兜风,所以一定会要求马车,如此而已。”

  为了顾虑太子殿下的安全,马车照要求送到了寝宫门口,没有人有胆量偷看,而唯一有胆量偷看的两位长老,却根本懒得去看,只是挥手要宫廷侍卫放行,随便匪徒要求去哪就去哪,就是不能离开中都城。

  当马车车厢重量骤增,一张纸条从车窗飘出,所有侍卫让出一条道路,让马车笔直驶离寝宫,出了皇城,走在中都城的大街上。目的地设定在中都城中一家著名的甜食铺子金鸡坊,由御前侍卫改扮的车夫,战战兢兢地驾车,前方有警卫队负责开道,后头则是有大批人马跟随保护,拖着长长的一列队伍,预备等敌人露出可趁之机,再一举冲上去抢救。

  纯以勇气来说,明知道车内的绑匪是天位武者,普通军队根本派不上用场,他们还如此固执地想保护太子殿下安全,这点着实可圈可点,让人赞叹,只不过,力量方面比不上敌人,就该用智慧去弥补,但在这一点上头,艾尔铁诺军却似乎比力量更为欠缺。

  当马车终于到了甜食铺子门口,在两旁民众与军队的众目睽睽之下,车夫连续多次回头,促请车上的乘客下来,或是再转往他处,却始终得不到回应,最后实在等不下去,在场的几名军官一拥而上,打开了马车的车门,然后……

  “没、没有人!”

  这个惊呼声在不久之后,形成了全场数千人齐声而发的哄然惊叫,掀动云霄。凡是站对角度、能够直视马车内部的人们,都很清楚地看见,马车车厢内什么人也没有,只有两个半人高的彩绘大花瓶,好像在嘲笑全体官兵似的摆在里头,还很不客气地多贴了一张白纸,上头画着一个吐舌头的鬼脸,然后写着“笨蛋”两个大字。

  就算是再笨的人,也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的全体侍卫官兵,急忙赶了回去。寝宫外还有部分侍卫把守,也保证马车离去后,寝宫内没有任何人出来,但当众人攻坚闯入寝宫,却理所当然地发现,里头早已人去楼空,什么人也不在,什么人也没有。

  红髯与蓝眉两位大老除了再度感叹,自己实在是料不中这位公子爷的想法,也只能寄望生物炼中的天敌法则。

  根据最新传回来的情报,金鳌岛已经在艾尔铁诺西南边境出现,正朝中都前进。

  每个生物都有天敌,纵然是狡狯灵活如旭烈兀也不例外。白鹿洞周大元帅就是他的天敌,无论是斗智斗巧,周大元帅都能够稳稳镇住他。

  ※※※

  “其实二师兄不是我的天敌,三师兄才是,以前我在白鹿洞被他拦过几次,那个男人实在是有够古板啰唆,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每次抓到人,就逼我们开始背白鹿洞门规,不是背门规就是说教,像是恶鬼缠身一样,真是好可怕。”

  听前方的旭烈兀这么边走边抱怨着,妮儿差点就想没好气地还口一句,告诉他那个三师兄不是真人,只是胭凝向白字世家订购的拟真机械人。

  白鹿洞七大弟子的入门时间相距颇长,旭烈兀在槿花之乱后入门,只在白鹿洞中远远看过胭凝本人几次,并没有多少交往机会,碰到机械人的机会远比碰到本人高得多,后来唐国事件爆发,胭凝离开白鹿洞,两人更无机会碰面;至于在旭烈兀之后入门的泉樱,多数时间都在杭州静养,对这位“三师兄”的为人与事迹,更是只能从各类传闻中获知。

  “不管那些东西,你现在到底是要带我到哪里去啊?”

  “咦?我不是已经说过要带你去观光了吗?”

  “你带人浏览中都,是把人带到地底观光的吗?”

  妮儿真是被弄糊涂了,刚才与旭烈兀一起待在寝宫,这家伙以“肉票”的身分,连连代替她发出勒索命令,要求外头的人把好酒好菜全都送来,还差点要人送来满柜子的新鞋、新衣供她挑选。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玩了半天,旭烈兀表示该是出去走走的时候,便招来马车,耍了个小技俩,让众人目光集中在那辆装载花瓶的马车上,自己趁机开溜。

  “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睡在我的寝宫吗?”

  旭烈兀这句暧mei的话,险些招致一记铁拳,不过他的解释方法也很简单,直接掀起两人脚下的地毯,露出了一个闸门,打开闸门后,一个黑黝黝的深洞与阶梯,让妮儿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你在自己的房间下头挖地道?你真是变态!”

  “这么说就太过分了,我是贵公子,亲自劳动太不适合我了,我才不会自己挖这些东西咧!这个地道是以前艾尔铁诺皇帝挖的,大概是为了防止政变或刺杀吧!在皇宫中有这些地道设施,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哼,都钻进地道当鼹鼠了,还耍什么贵公子派头?”

  妮儿与旭烈兀走下地道,上方闸门自动盖起关闭,机关相当巧妙,妮儿本以为地道中空气污浊,窄小脏乱,怎知走了几步后,眼前豁然开朗,不但两旁悬挂着长明灯,照明与通风都处理妥当,地上还标示前进方向,拓宽成足以行走四辆马车的四线道,看上去真是宏伟壮观,极具气派。

  “你……你这个死暴发户,这是什么东西?”

  之前也曾在象牙白塔下稍微参观过地底宫殿的规模,但气派程度却比不上眼前这四通八达的宽阔长路,妮儿瞧得目瞪口呆,正想向旭烈兀问话,却看他走到旁边的石壁,好像开启了什么机关,石壁分开,露出了里头的一个洞穴,跟着一样东西从石洞里头驶行出来,却是一辆银光闪闪的跑车。

  旭烈兀轻拍两下手掌,跑车亮起大灯,连引擎都自动发动,他得意地笑了笑,斜身靠在爱车旁边,面上满是自得之情。

  “蓝宝晶的最新型号,流线造型,飞翼车门,还改装搭配了来自金鳌岛的新技术,GUNDAM引擎,只要油门轻轻一踩,就会有让你意想不到的效果,瞬间让你超越风,与光同在……啊!”

  “啊”的一声,与震耳的金铁敲击声同时发出,当旭烈兀帅气地望向妮儿,预备邀请美人一同上车兜风时,眼前一黑,脑门一痛,头顶穿破玻璃而出,被妮儿一手拆下车门给重砸在脑上。

  “无耻昏君!你国内民生凋弊,百姓过着什么烂日子,你还在这边耍什么派头,建什么地道?”

  “这个地道不是我建的。”

  “还敢狡辩!除了你这个死暴发户,还有谁会把地道弄得那么乱七八糟?皇家的逃命地道我见多了,没见过这种比地上马路还宽的,你的猪脑袋里到底装什么鬼东西啊!”

  “这个……如果逃难,当然希望路宽一点,逃跑起来可以不用太挤,从从容容,不失皇家风范,所以我进行拓宽工程的时候,特别要求加强这方面的设计……你不觉得地底的空气很好吗?进行拓宽工程的时候,通风系统追加了不少预算喔!”

  “你……这里还有跑车,你连跑车都藏在这里……”

  “喔,考虑到我的喜好,出现几辆跑车也是很正常的事。因为逃难的时候,首要的考量就是跑得掉,我既然拓宽了道路,第二个目标就是能开车跑路,后来想说既然都能在地底开车了,干脆把工程范围拓展,不要只限于皇宫,把地道延伸到整个中都城底下,能从任何一个街道自由出入。”

  “……所以……整个中都城的底下都是地道?你把这座城的地底全部挖空,都变成这种东西?你不怕整个中都城一次塌了下去,变成大灾难吗?”

  妮儿的质问,旭烈兀平摊着手,满不在乎地回答。

  “也不是只有我在挖,从开始建设中都城的那一天起,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中都城地底挖东掘西,大家你来我去,把地下挖得四通八达,光是白鹿洞的仙术法阵,就已经让中都城的地底空了三成,我的拓宽工程也是利用那个法阵,在现有规模上连结与扩充,并不算太过分啊!”

  旭烈兀解释得很轻松,妮儿却听得四肢发软。过去就听说这个人非常喜欢大排场,常常为此大兴土木,品味还非常奇怪,连自己家的房屋建筑,都搞成某种超时代艺术,让麦第奇家人对外羞于启齿,没想到这种习惯在成为艾尔铁诺皇太子后,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

  两人坐上跑车,在地底狂飙起来,一路上通风良好,开出十余里外,甚至还看到两旁的石柱蟠龙雕凤,好像走在什么神殿、庙宇之类的参拜道路上,哪里有半点逃难的感觉,简直像是在观光。

  “……我是想说,大家不得不钻地道逃难的时候,心情一定很不好,所以如果地道能弄得好看一点,逃跑的时候心情好,很快就能重新站起来,开拓新事业,这样子不是很好吗?”

  “好你老妈……我已经懒得和你这个暴发怪物说话了。”

  妮儿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该找什么话说,当她斥责旭烈兀铺张浪费,无视百姓生死的时候,他却说麦第奇家领地的百姓衣食安稳,自己还算是一个过得去的领主,至于艾尔铁诺全土,他担负起国政大任未久,要把这笔帐算在他头上,实在不公平。

  “说那是什么傻话,男人应该有担当,既然你当上了艾尔铁诺之主,就应该挺身单负起责任,怎么能说不关你的事呢?”

  “啊……问题是,那又不是我想要抢来当的,我也是被赶鸭子上架,非常无奈啊!”

  旭烈兀说着,停下了跑车,两人已经以高速开了好一段路,虽然看不见地上景物,但是照距离来算,应该已经出了中都城,妮儿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停车,也搞不清楚停在这里到底是来观什么鬼光,但旭烈兀停下跑车,走到旁边石壁前开动机关,打开暗门,出现一条很长很宽的阶梯。

  “这个是……”

  “上去你就知道了,那里的风景很好,空气也很清新宜人,刚从地道出去,很适合到那边去看看呢!”旭烈兀微笑道:“至于特殊性……那里是整个风之大陆上,最多结界笼罩的几个地方之一,在那边谈话,不管旁人用什么手段,绝对无法窥见里头的情景。”

  妮儿心头一震,本来她就怀疑,旭烈兀不会真的只有一股傻劲,带着自己到处观光闲逛,现在这个答案终于要揭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