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殊战

风姿物语 罗森 6170 2004.09.21 18:45

    分享着彼此的喜乐忧愁,祸福与共,这似乎是身为结义兄弟所该尽的义务,因此,当有雪在地上被怪物群狂追着跑,身为他结义兄弟的源五郎面对同样处境,也就没什么好叫不公平的。

  比有雪幸运的一点是,追在源五郎身后的那个生物,并非多脚,也不是无脚的怪物;但远比有雪更不幸的一点是,那个生物不但拥有最顶尖的天位力量,甚至可能是当今风之大陆上最强、最危险的生物。

  源五郎没有目睹海稼轩与公瑾决战的详情,但是凭他的经验,却已经推测出约略的真相。斋天位力量──这是目前风之大陆上堪称无敌的力量,想起来尽管骇人听闻,但却没什么好讶异的,上次在中都皇城之战,天草四郎已经率先得到这两千年未有的极限突破,如若天草不死,他早就以无敌姿态君临这块大陆了。

  “真要命,不打就算了,一打就打跳级战,这是什么****命运啊……”

  以源五郎的意愿来说,他比较喜欢打以强欺弱的必胜战斗,像现在这样的弱势战斗,实在非他所愿,但这一次他却有不得不战的理由,而且……除了理性的原因外,一股闷烧在胸中的怒意,也让他克制不下那种想要出手战斗的强烈yu望。

  怒火的源头,是因为友谊与道义。一直到目前为止,源五郎仍在持续尝试用天心意识呼唤海稼轩,期望能够得到回应,可是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收不到海稼轩的回音,而天心意识的搜寻,也没有发现任何海稼轩的残留气息,从这些迹象,源五郎只能想到一个悲伤的结果。

  (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白白走的,一定会为你……)

  面对公瑾这样的强敌,复仇似乎是一个太过高难度的字眼,而源五郎的决心立刻就受到挑战,后方急速响起的风声,代表敌人已经逼近,短兵相接的近身战已无可避免。

  该正面主攻吗?纯就双方的实力差来看,这么做是自杀的等义词,当源五郎思索着战斗的方略,他一直在戒备的一股力量,突然从后方笼罩过来,假如他不是绞紧神经在注意,一定不会发现到这一点。

  “可恶,一上来就用万物元气锁,怕人不知道你突破强天位了吗?”

  源五郎的咒骂,很快成为事实,像一张大网般覆盖过来的万物元气锁,一下子封锁住各方退路,朝他收拢。

  不过,对于公瑾而言,这次出手也是一次相当特别的经验,自己应该是已经完全锁住敌人退路,而万物元气锁在收摄时,也确实感应到捕捉成功,但是当真正收网,要把敌人拖扯过来,一招杀敌时,理应落入自己掌握的敌人却消失无踪,前方只剩下一片黑暗,什么都找不到。

  (到哪里去了?)

  公瑾顿感错愕,但却知道敌人不会凭空消失,必然是藏匿在这周围的某处,只不过自己的天心扫描无法将他找出来而已。这点虽然令自己有些惊愕,但并没有超出预料之外,当初在开战前,就知道海稼轩与源五郎极难应付,前者是因为太过熟悉自己的一切武技,后者却是因为天心意识太强,几乎是强天位之中的异数,自己才刚刚突破强天位,对新的力量初学乍练,掌握未纯,很可能因此被敌人掌握到破绽。

  时间对彼此都太过宝贵,没办法在这里浪费掉,既然敌人有心藏着不出来,就只好把他引出来或逼出来了。

  公瑾迈步跨出,由黑暗中现身出来,给敌人制造攻击机会,他认为这个饵对源五郎是有引诱力的。

  “我果然没有看错,在目前的强天位武者中,你是最难对付的一个。我的斋天位力量居然找你不到,你确实神通广大。”

  “……你也很不简单啊,轨道光炮这么强力的武器,你居然不用,整个交给你的手下,难道不怕他叛变,拿着那武器来对付你吗?”

  若有若无的声音,间歇地传来,公瑾听得到这些声音,但却无法凭此找出敌人的位置,天心意识也搜索不到。

  “轨道光炮本来就是他研发出来的东西,如果要拿来对付我,什么时候都可以,要是我会被那种武器打倒,又如何面对你们人多势众的围攻?不如早死早超生吧!”

  “哼,不愧是那个家伙的徒弟,和他的固执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口中虽然这么说,但源五郎心中却着实忌惮。破解朱炎的轨道光炮时,他一面暗自庆幸,假如是公瑾亲自操控,自己肯定没有那么好过关;一方面却也为之扼腕,因为他早就拟定了几个战术,只要公瑾使用轨道光炮,自己就能反过来利用光炮的威力,给公瑾一些大出意外的奇袭。

  但公瑾却没有使用,反而将这极度强悍的武器交给手下,以坚决的态度弃之如敝屣,这个做法让源五郎措手不及,也更进一步猜到敌人的心态。

  轨道光炮是一样很强的武器,如果没有这项武器的辅助,公瑾绝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击杀白夜四骑士,又挫败绝世天刀,奠下近乎无敌的地位。但是,再强的武器与武者,都不可能永远称霸,当时光流逝,新技术与武术被开创出来,旧有的武器就会显出破绽,被时代淘汰,所以如果只是倚赖着强力武器,不思进取,当敌人针对武器设计出破解之法,使用者也会随着武器的被破一起完蛋。

  天位武者之间的战斗,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严苛的事,再强的绝招,一旦展露于人前,下次敌人很可能就已经有所准备,过去无数次的天位战斗,早已印证了这个事实。轨道光炮为公瑾奠下了胜机,名扬天下,但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公瑾的所有敌人而言,这已经是一样明明白白的武器了。

  公瑾看出了这个趋势,更知道从耶路撒冷之战后,轨道光炮只能做为一个防御武器,不能再当作制胜王牌。为了不让自己太过倚赖这武器,他将之转交给朱炎,自己决心不用,并以此驱策自己修练更强大的力量。

  敌人会带着破解轨道光炮的策略前来挑战,自己则以无懈可击的力量,正面将所有敌人一一击杀,这样的胜利才有真正的无敌意义。

  即使身为敌人,源五郎也不得不佩服这样的敌人,问题是,佩服归佩服,这个敌人实在是很要命,天心意识的搜索,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鞭笞打过来。

  鞭劲横空挥出,相当强劲,但却不是威力最强的乱鞭。源五郎看到这么朴素的鞭法,也吃了一惊,但随即明白公瑾的用意。

  “哈,你不肯使用乱鞭,怕造成太大的破坏吗?这样很对,否则我根本不用出手,这座金鳌岛就要被你给拆了,不过,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地配合你吗?”

  “……不敢奢望。”

  虽然不是乱鞭,但公瑾的鞭子却仍保有闪电灵动,当源五郎以高速身法避过,鞭子前端就像是一条矫捷的灵蛇,一下子飞窜起来,再次往源五郎缠去。

  源五郎想要躲避,但鞭子里却蕴含着另一种力量,还没缠到,那股力量便开始影响源五郎的动作,减缓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将他牵制下来。

  万物元气锁再一次发威,成功压制了九曜极速,但在公瑾预备把源五郎扯下来,如海稼轩那般一击重创时,他却变了脸色,察觉到鞭子末端有一股同质性的力量,将自己的万物元气锁给抵住,无法发挥封锁效果。

  “……也是万物元气锁?”

  轻声语气中有着满满的惊叹,公瑾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快就能碰上势均力敌的同级数对手。万物元气锁是斋天位武者的利器,强天位武者不管修为再怎么高,都不可能强行抗衡,唯一的方法就是以同位阶力量,凭着万物元气锁来反击,换句话说,源五郎的力量……

  但公瑾很快就发现不对劲,那股抵住自己鞭子的力量,在极短暂的片刻僵持后,便崩解碎裂,鞭子势如破竹地横挥过去。

  鞭劲横扫而来,源五郎身形轻灵得犹如一尾游鱼,整个身体猛然拔高一尺,避过长鞭,几乎是贴着上方壁板瞬间滑过,眨眼间就迫近到公瑾身前,小天星剑朝面门攻击。

  在对付千里神鞭的策略上,源五郎与海稼轩的想法相同,都对准了鞭子不利近身战的弱点,尝试迫近攻击。海稼轩是凭着冰霜神剑和对乱鞭的熟悉,源五郎则是利用狭窄地形与九曜极速,全面发挥自己的速度,来去如电,进若鬼魅,有效突破乱鞭的防御。

  公瑾本来想出剑应对,但是心里的一个疑惑,让他继续使用万物元气锁,封锁源五郎的剑击。斋天位修为非同小可,手不动、身不移,一个目光、一个念头,心念到处,神功自成,小天星剑才发至一半,便觉得受到阻挡,难以再作寸进,甚至还被万物元气锁弄得半身麻痹,反扯过去。

  不过,公瑾虽然占着压倒性的优势,却又再一次失手。与之前的情形一样,又是一道万物元气锁与他的力量相抗,当自己能够破锁而入,源五郎早就利用这空隙,以高速身法逃脱,并且趁隙闪到另一个方向全力攻击。

  “原来是这么回事……也对,当强天位力量修练至颠峰,就会初步领略到万物元气锁的运用,我忽略掉这件事了。”

  数百年前,陆游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封锁了白金星的力量,将他打落天位。但是众所周知,这样子的万物元气锁并不完整,使用时存在着许多破绽,根本是用力量强行推动使出来的。可是……

  “你刚刚似乎少说了一件事。你的星野天河剑很厉害,你的九曜极速跑得很快,而你的天心意识……也是精准得令人赞叹啊!”

  公瑾挥出一鞭,道:“用强天位力量推动的万物元气锁,能够精准到这种程度,你的修为真是惊人,如果我再多给你一点时间,让你突破强天位,到时候我多半就不是你的对手了。”

  源五郎身法飞腾如电,轻易避过公瑾纵横挥动的鞭影,但当他再尝试逼近敌人攻击,全力一击的星野天河剑,却在公瑾身前被一层无形气墙截下,无法突破。

  “是吗?照你这么说,你是不是应该遵守一个武者该有的起码武德,等到我突破强天位,再来和你决斗,以示公平呢?”

  “这个要求你留着对多尔衮提吧!我不会给你们突破强天位的机会,在当前的众高手中,你、王五、奇雷斯、织田香,还有你们的猴子头目,都是即将突破强天位的人选,不过在那之前,我会将你们先行消灭掉。”

  公瑾说的话很认真。在他的估计中,多尔衮与妮儿虽强,但是一个潜力已经到了尽头,一个却处于高度不稳的危险状态,危险性反而不如另外五人,至于其他的强天位武者,实力有限,殊不足惧,远不如那五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突破的危险份子。

  “哈哈哈,承蒙看得起,原来我是前途如此发亮的有为之身,既然我以后大有可能超越你,那现在和你死斗就太傻了,我们两个下次再见吧!”

  连续几次攻击失效,源五郎确认自己不可能在战斗上图得侥幸,趁着公瑾不敢以乱鞭正面追击,九曜极速猛一闪动,飞退至十尺开外,预备正式逃逸。

  公瑾神功初成,尽管之前在金鳌岛内进行苦练,可以充分控制自己的力量,但对于天心意识的一些细微运用,尚未纯熟,当源五郎以他超水准的天心意识进行反向干扰,确实可以让公瑾没法立刻找到他,而九曜极速趋退若电,当公瑾终于能以天心意识锁定位置,人早就跑远了。

  打着这个算盘,谈笑用兵,源五郎确实是公瑾目前最感棘手的敌人,然而……

  “九曜极速真是一种可怕的武功,不过……你牢牢记住这句话吧,和白鹿洞子弟决斗时,千万别挑在他们的土地上作战。”

  公瑾说话时,源五郎已经拉远了距离,但是再好的轻功身法,都不免要暂时落地回气,可是当他脚尖踩在地上的那一刻,周围一阵机括声响,方圆三尺之内的壁板,翻出了十七座大小机关枪炮,全部的炮口都对准了他,并且在下一刻喷出剧烈火星。

  “……****东西。”

  源五郎只骂了这样一声,身影却在开骂之前就已经消失。连公瑾的乱鞭都能从容闪躲,他当然不可能会被这种机关难倒,只不过,当他以高速身法闯过枪林弹雨,眼前却出现一堆奇怪东西拦住退路。

  假如看到一群苍巾力士或陶娃,源五郎或许还不会怎么吃惊,但是当面前突然多出千百条合金管线,如同蟒蛇群一般追缠而来,从没见过这等场面的源五郎,就感到手足无措。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是在和魔族作战吗?)

  仓促之间不及细思,十指飞弹,小天星剑的锐利剑气纵横弹出,拦挡在那道管线之壁的前方,但是手上没有实质兵器的弱势,在此时显露无疑,小天星剑的威力比之前海稼轩挥剑弱上许多,剑气一下子就被突破,只不过源五郎也早就退了回去,令这一连串管线攻击失去目标。

  即使是像金鳌岛这样机关遍布的地方,也不可能在每个地方都暗藏武装重炮,但公瑾巧妙地运用鞭子、合金管线,不住进行围堵,封死源五郎的进退之路,令他的高速身法失去优势。

  而面对这重重机关,源五郎终于明白之前海稼轩是遇到了怎样的处境。公瑾会用这些机关对付自己,决斗时想必也是如此对付海稼轩,在这么困难的情形下作战,也就难怪海稼轩会落败身亡。

  受到各种机关的制肘,源五郎虽然身上无伤,但行动却被限制在一个范围内,公瑾觑准位置,千里神鞭力重千钧,一下重过一下。有了之前的经验,公瑾不再尝试使用万物元气锁,单纯把力量集中在鞭子上,当源五郎终于被一鞭击中,他面上的血色刹那间退作惨白。

  但公瑾对这一击并不满意,在鞭子击中敌人躯体的瞬间,他觉得好像打中什么极为滑溜的东西,鞭子的劲道无法施展,力能开山分岭的一击,起码被卸去了六成,造成的伤害并不大。

  武者一旦进入斋天位,对自己力量的集中与控制,会提升到一个新的里程,每一击发出的力量几乎没有浪费。在这样的情形下,源五郎仍能把攻击力道卸去六成,公瑾不得不表示惊叹。

  “好神奇的《紫微玄鉴》,配合上九曜极速,无怪乎过去的战斗中没人能奈何得了你。”

  公瑾一抖手,鞭影一化为十,从五个不同方位分合进击,配合炮火与合金管线的封锁,再次命中源五郎,将他逼往一个角落。

  “你很聪明,以现在的情势,你不可能击败我,但我也不可能追得上你,所以本来在你们五人之中,我把你放在最后对付,可惜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陷入金鳌岛内。现在……你真的以为自己还能活着出去?”

  “嘿嘿,这个问题吗……本来我也在想该怎么办的,不过刚刚你的机械手下给了我一个很棒的灵感。”

  源五郎微微一笑,尤其是当他嘴角微微渗出血丝,这个笑容尤其显得诡异,而公瑾很快明白他为何发笑。在一下金属巨响声中,源五郎穿破背后的金属壁板,整个人飞窜到墙的另一头去,破口中火花四冒,那些被弄断的电线与回路,因为走火而燃烧,连带这一区的电力都被弄得时有时无。

  从破口中逐渐远去的闷响,显示源五郎正不断撞穿墙壁,直线逃跑。九曜极速最利于直线加速,如果源五郎持续使用这方法脱困,确实很有希望就此冲出金鳌岛,但这个战术虽然令公瑾意外,却没有将他难倒。

  “穿墙逃跑吗?很别出心裁的做法,可惜这里不是直通外壁,你也不知道墙的另一头是什么,这样子跑……你知道自己会跑到什么样的墓地吗?”

  公瑾喃喃自语,正要绕捷径去追,主控室里传来通讯,告诉公瑾诱导电波在下方奇异声波的影响中,已经发挥不出效果,而通天炮的发射还要一刻钟才能完成,问公瑾该怎么处置。

  “假如诱导电波失效,下方的敌人能够空闲出来,就会上金鳌岛扰乱我们,所以现在以牵制为目的,在诱导电波中加入自灭指令,让他们集中到演唱会场去自戕。”

  金鳌岛的诱导电波,原本是太古时代用来清除害虫,例如过度繁殖的昆虫、鼠类,藏匿在地底或是密林,一般方法不易深入清除时,就以电波诱导出来,集中于某处,或是直接在电波中加入自灭指令,使得生物集体投海或绝食而亡。只是,如果调整频率,这个设备同样也能用在人类的身上……

  “公瑾大人,我们……”

  “怎么了?当通天炮完成发射,你以为这样子会与那时候有什么差别吗?”

  “……我们明白了,会立刻执行您的命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