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风姿物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人肉沙包

风姿物语 罗森 8256 2003.04.21 13:34

    

  在与丈夫相遇之前的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小草最近偶然会想到这个问题。莉雅。迪斯。拉普他。苍月,是个从稚龄起,就以天才儿童之名,倍受稷下学宫重视的储君,即将在成长后,继承雷因斯的王位,而因为兄长白无忌的游手好闲,甚至有人预期将由女帝执掌白字世家大权。

  但在自己以才学、聪慧屡屡崭露头角,令长辈不住称道的同时,也是出了名的顽劣不堪,号称“集合天使才情与恶魔性格于一身”的麻烦人物,藉着手上资源众多,恶作剧起来真是无法无天,反正事后都会有人去收烂摊子,同时湮灭丑闻。

  其实,那时候的自己,只是想让母亲多关心自己一点,让她那水远停留在百姓与国事之上的目光,也能为自己稍稍停留。

  父亲的形象,根本就不记得了,根据二哥的说法,在自己出生的时候,父亲就已经远逸海外,父女两人从没见过面,他现在可能也在鲲仑的某角落,计划要征服世界吧!

  从小就没有父母的关怀,尽管继承了世上无人能及的权贵荣华,但心里是很寂寞的。受此影响,有一段时间是很叛逆……呃!回想起那一段满口粗话的日子,还真是使人汗颜呢!

  不过在当时,看着别人因为自己的粗口而面色大变,心里确实感到很快慰就是了。

  与丈夫在西湖相遇时怯怜怜的样子,大概是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了,在那之后的自己,才慢慢开始改变,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对于这一点,自己是充满感谢的,但回思过往的种种,很多事还是令自己尴尬地苦笑。

  本代西王母与雷因斯女王的初次碰面,居然是以雷因斯女王一脚把西王母踹下池塘而告结,若让史官记载于纸上,那可是足以流传千古的大丑闻。

  在这之外,倘若他们将自己当初讲过的粗话编成语录,那也是很不得了的,而在那么多污言秽语中,最让自己印象深刻的是哪一句呢?

  是九叔公担任讲师时,自己指骂他的那一句“尸居余气的老不死”?还是对花天邪说的那一句“全家死绝的小贱种”?还是……

  是那一句“你这头性无能的恶心怪物”吧!那一年的生日,母亲又爽了约,没办法亲自出席,气愤之下,自己讲话也就特别难听,希望藉着刺激别人,来消弭自己的不快。结果虽然周围的人因此而变了脸色,但凝望对方的表情,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快慰,胸中散发的,是一股血肉相连的痛楚,而当自己有能力去判断一切,这更是最令自己后悔莫及的一次发言。

  为什么没有让时光倒流的魔法呢?如果有这种魔法的话,人生里头的很多事,就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人们就可以用这种魔法,去弥补曾经犯过的错……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吧!就是因为已发生的事不可能再重来一遍,所以人们下决定时才要更小心、更谨慎,别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不是吗?可惜啊!这些东西领悟得太晚了。

  (二哥,你说得没错,我真是一个笨小孩啊……)

  当兰斯洛推门进来,所见到的,就是妻子斜靠在床畔,两手托面,双目低垂,似乎在为某事神伤的模样,这令他大吃一惊,平时笑语盈盈的小草,是很难得露出这种表情的。

  “别那么伤心嘛,这次稷下城里的死伤,又不是你的错,看,你连眼泪都掉出来了,别这样嘛,我会很心痛的……”

  轻拥妻子入怀,兰斯洛柔声安慰。唉!其实自己才应该是最想落泪的人,今天稷下城发生这样的事,罪魁祸首不就是自己吗?如果小草觉得难过,自己更是该自责到地狱去了,而且,戴眼罩当独眼龙的感觉真是糟糕,乙太不灭体怎么就不能快点把眼睛给治好啊!

  一直到妻子的情绪平复,兰斯洛才慢慢道:“小草,有一件事我想要与你商量,嗯,要是你觉得不方便讲,那也没关系……但是今天稷下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我觉得我们不能太自……”

  “太自私是吗?也许老公你说得没错吧!”似乎还有一点犹豫,但小草最后仍是依照理性而做出决定。

  “象牙白塔已经毁掉了,但是单凭一枚核能火弩,还没有能力突破防御结界,伤及下头的秘窖,我把这根钥匙交给老公你,在秘窖的资料室里头,有你想要知道的东西。”

  “小草,你……”

  “请原谅我吧!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就算老公你可能因此而讨厌我,但有些东西,要我自己亲口说出来……”小草摇着头,面上表情竟有一丝凄然,“我实在是做不到啊!”

  “这样子啊!真是对不起,因为我自己的没用,所以要一直麻烦你啊!”收下那枚魔法钥匙,兰斯洛道:“还有一件事,我想要借助你的智慧。我和那个死矮子交手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谜底是四’,以你对他的了解,这句话会是什么意思?”

  “谜底是四?那谜题会是什么?”本能地感到一阵不安,小草皱着眉头,试着去破解兄长留下的难题,而在片刻思索后,她有了答案,一个令她几乎要颤栗起来的答案。

  “雪特人不算,那就是老公你、枫儿姊姊、北门天关的妮儿和源五郎,是了,肯定就是这样……”

  “什么意思?”听见妻子的数数,兰斯洛隐约猜到了谜题,脸色显得极度难看。

  “一……一家四口。”小草几乎是用呻吟的声音说出这四字,依照兄长一贯的辣手作风,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听二哥说,以前的某一个时期,兄长为了守护白家利益而出手歼敌,那是出了名的满门老小,鸡犬不留,事先调查好确切人数,事后绝对没有半个幸存者。

  倘若现在也是这个情形,那么他的第一个目标,会是什么人呢?

  不会是老公兰斯洛。要杀早就动手了,既然明白点出人数,就是要给他造成压力,如果下杀手,那就没意义了。

  不该是源五郎和妮儿。这两人在北门天关,又是朝夕相伴,若是挑上他们,那等于要同时与两名天位高手作战,源五郎尤其深藏不露,难度太高。

  杀雪特人,想来兄长还不屑为之,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人在自由都市的枫儿姊姊了。这么多年来,稷下对外的通讯,从来没能瞒过兄长耳目,他肯定知道枫儿便装的身分还有落脚处,尤其在听到稷下出事,枫儿会马上回奔,旅途匆匆,最是利于下手。

  (姊姊,你自己要保重啊!因为就算是我,也无法预料到大哥究竟会做到什么程度……)

  相较于混乱状态中的稷下,北门天关的状态安定得多。在源五郎巧妙的安排下,从稷下招募来的贵族兵、花家的降卒,与五色旗部队混编在一起,以旧有的五色旗为主干,协助训练这些无论技巧与心态都有欠成熟的新丁。

  北门天关的防御工事,已经完成了九成,看来应当可以赶在敌人攻击之前,把一切完成,这并不是说明建筑的工作很快,而是敌人动作太慢了,对于迄今仍看不见敌人踪影的这个异象,源五郎着实感到担忧。

  (伤脑筋,什么麻烦的事都掉到我头上来,我也不过就是会考虑得多一点,自己可不想当军师这么麻烦的工作啊!)

  想着想着,源五郎自己不禁埋怨起来。在训练、整编军队的事务工作外,他还有其他的责任要负,比较起来,虽然这项工作辛苦得多,却反而是他最乐于接受的一项。

  “天光云影共徘徊!”

  “哎呀!好疠害!”

  被一记剑指轰中胸膛,源五郎踉跄后退,但没退几步,就给妮儿从旁追上,一下踢腿击中背后,整个人像一颗被踢起的皮球,高高地飞起,当然妮儿没有就此停手,再次贴身追了上去。

  由于闷得发慌,要寻找练功对手的妮儿,想寻求五色旗的协助,但却遇上一堆慌忙乱摇的手掌,还有一张张发白的脸庞,谁也知道自己的斤两,更清楚这丫头的出手没轻重,自然不愿成为“人形暴龙”口中的饵食。

  气闷之下,妮儿只能以周围的山石土地发泄,当防御工事进行得如火如荼,妮儿的这些举动确实给大家带来方便。有一尾人形暴龙来帮忙,比任何建筑工具都有用,但随着建筑目标渐渐完工,妮儿这种破坏性工具就不再受到欢迎,众人意见一致,将她交由源五郎负责。

  本来嘛!目前北门天关里头,能与妮儿动手较量的,也就只有他了。源五郎也不推辞,甚至可以说是欢天喜地的接下这项工作,开始为妮儿排定课程。

  天位级数的武者,训练方法和一般人自有不同。本来小天位的妮儿,就可以善用自我的天心意识,去模拟世上大多数的武校,发挥出原有真髓的七成威力,但要将那些武技的威力完全发挥,还是得要实际花时间去练习。

  当前风之大陆上的武学千门万派,但唯有白鹿洞一脉,自九州大战前便已存在,迄今仍屹立不摇,堪为武学正宗,自有其道理,源五郎整理出白鹿洞的三十六绝技,让妮儿择项练习,希望能为她扎根。

  诸如青莲剑歌这一类,纵有天心意识也难以模拟出五成的高深武学,研究起来需得穷年累月之功,并不适合使用,但三十六绝技中,还是有一些上手颇易,以妮儿的天份与功力,不需要多少时间便可熟练的武术。

  而当将一切练熟后,妮儿对咬着笔杆、构思下一步训练计划的源五郎提出要求。

  “喂!男人,光是这样练,太无聊了。”

  “嗯,你这样说,我也很伤脑筋啊!听说太研院有一种专门让天位高手使用的战斗模拟器,不过还没研究成功,何况我们又不在稷下,我变不出东西来啊!”

  “谁要那种东西!要增强功力,最好的办法还是实战吧!有这么好的对手可以用,要什么模拟器,喂!男人,带种的话就来干一架吧!”

  “你……你越来越不像女人了啊!”

  “不要像老妈子一样罗罗嗦嗦的!”

  面对叉着腰,摆出一副流氓表情的妮儿,早已无力抗拒的源五郎,只能呆呆地点头接受。

  而在两人动手之前,妮儿又提出附加要求。

  “光是这样对打,太无趣了,还是来点新花样吧!”

  “是没错,通常人家小俩口做久了,女方是会想要玩一点新花样,那么,妮儿小姐要什么样的花样呢?”

  语带双关的调侃,妮儿没理由听不出来,但是,当人形暴龙并未如预期中那般露出獠牙,愤怒地挥拳、践踏过来,而是和煦地露出笑靥,源五郎心中不禁大叫不妙。

  (糟、糟糕!肉食性猛兽擒杀猎物之前,就是这样笑的啊!)

  “以前就和你对打过,不愠不火的,一点也不来劲,所以这次你别还手,当个沙包就好了。”

  “沙包?”

  “对啊!有天位修为的沙包,只要闭嘴挨揍,记得别还手就行了,很简单吧!”对着源五郎目瞪口杲的模样,妮儿则是越笑越开心,“反正你做了那么多坏事,为平民怨,被我打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胡说!根本只是平你个人的私怨吧!”想想自己背着妮儿做的许多事,是有挨揍的理由,但还是很冤枉,源五郎摇头道:“这个要求恕难照办,妮儿小姐出手一向没轻没重,要是打得太开心,把我拆皮煎骨就完蛋了。”

  “一个大男人为什么那么小气?我又不是要你无偿劳动,是有奖品的喔!”早料到有这样的结果,妮儿努力实践自己的目标,“这样吧!你挨我十下攻击,我就亲你一下,怎么样?

  这可是清纯少女的香吻喔!“

  根据在老远工作的五色旗副指挥白千浪,事后所说的证言,原本静坐在妮儿身侧的源五郎,瞬间嘴巴张大,叼着的铅笔落了地,表情像是抽中了高价彩券的第一特奖,跟着,只见他握住妮儿的手,大力地摇晃。

  “女、女王陛下,请您尽量地使用我吧!”

  不用说,在发怒的妮儿将他一脚踹开后,就是一连串殴打踢踹的开始。而当大批人马被噪音骚动,围靠过来,白千浪淡然对属下解释道:“果然就如军皇家主所言,情之为物,使人盲目,大家千万要引以为戒。”

  对于在稷下参军的众贵族而言,早已见怪不怪了。从妮儿与源五郎来到稷下学宫开始,这样的戏码就反覆上演,他们甚至还觉得“啊!可能是因为今早天气不错,妮儿小姐心情好,拳头也特别重呢”。

  不讳言,当最初与妮儿相处,深深迷上她的活力与风采,他们大多数的人都曾动过追求念头,希望能与这位充满活力的少女共结连理,但一来因为源五郎频频扯情敌后腿,二来是见到妮儿痛殴源五郎时候的狠样,惊觉自己无能承受,最后就变成“这两人果然是天生一对”

  的衷心祝福。

  尽管看起来很呆,但即使是以理性要求治军的五色旗成员,对眼前的这幕景象,也不敢心存轻侮。

  刻意压制了自身功力,妮儿的一招一式仍是充满威力。绝不是传统印象中女性的花拳绣腿,而是尽展刚练成的白鹿洞绝学,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地简洁有力,速度与力量兼备,像一头发威的美丽雌豹,一面捕杀猎物,一面散发着无人能及的骄傲美姿。

  在这场博击中,白千浪那类级数的高级干部,凝神注意源五郎的动作,虽然说,他一面挨揍,一面吃吃傻笑的模样,实在是蠢到让人不敢看下去。从头到尾,妮儿是以内敛的天位力量出击,打得兴性发了之后,更是毫无顾忌,咽喉、小腹、胸口等要害全成了攻击目标,攻势之凌厉,让众人暗暗心惊。

  相较于观众的反应,源五郎则是一声不吭,努力扮演好沙包的角色,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幸福笑意,只有在主动配合妮儿使用一式熊抱勒杀时,笑意浓得有些寄怪。但一直到最后,纵然只是挨打不还手,妮儿的种种杀着仍是无法对他产生作用,挨揍时的大声讨饶,听来也是毫无诚意,纯粹博佳人一灿而已。

  (好厉害!源五郎大人果真深藏不露!)

  只要是明眼人,几乎人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就连妮儿也是心中佩服。自己轰出去的每一击,可说是拳拳到肉,打在源五郎身上的感觉,并没有寻常卸劲气功那样软绵绵的感觉,而他看来非但没有任何不适,神情还很轻松自在,显然另有自己不知道的秘诀,在散化入体的天位力量,换言之,他要击倒自己,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好家伙!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果然有一手啊!)

  到后来,主动喊停的是妮儿。不是打累了,只是算一算,欠下的亲吻太多了,倘若一次让这家伙占了太多便宜,就轮到自己要恶心了。

  妮儿并不是一个会说话要赖的人,这点大家都很清楚,但或许是耳濡目染的关系,她也学会了玩弄文字游戏。因此,当源五郎惊讶地发现,原本承诺的香吻,居然变成了飞吻,那一副因为受骗上当而委屈扁嘴的表情,着实让众人印象深刻。

  往后三天,源五郎就像是要向公主索吻的青蛙,不停地追在妮儿身后。在白千浪往稷下的通讯中,报告这样的讯息:“除了训练娃娃兵很烦人,一切都很好,生活比西西科嘉岛轻松,每天还有滑稽秀可以看,弟兄们都很开心。”

  假如敌人一直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形确实很理想,不过在这一天上午,源五郎仍是收到了一个令他色变的消息。

  当知道了发生在稷下的战争,象牙白塔崩毁,百姓死伤数万,看着手中的报告,源五郎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这些家伙啊,到底把人命当作什么?)

  曾在妮儿面前,大声地宣誓“为了你,我就让千千万万的人都去死吧”,这样的自己,做出这种感叹,是不是很伪善呢?

  在目前处身的这个团体中,自己的角色是参谋,当处理的事务触及战事,那么负责起来的工作,与其说是如何保住所有人民,不如说是如何牺牲小部份的生命,赢得整个战局。讲起来是很冠冕堂皇,但是被牺牲的人可不会这样想,而非得要用“决定牺牲对象”的方式来思考,自己也是非常地厌恶。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想要不付出任何东西,又要赢得胜利,这是自己早八百年前就放弃的过度理想。当执着不要牺牲任何东西的时候,最后的损失却是更大,长此以往,便练就了一副善于取舍的思考模式。

  当然这些愿考也不是那么顺利。源五郎怎样也无法忘记,当那些被牺牲者指着自己与友人,大声怒吼:“这么爱牺牲,为什么不从你们自己牺牲起?”

  那时,自己是哑口无言的,而解决这问题的是身旁友人,他随手便将控诉者全数轰杀,跟着便以一种挑衅似的冷笑,对自己道:“因为我们要留着有用之身,因为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利用价值……嘿!其实这些都是狗屁不通的废话,之所以牺牲这些家伙,是因为我们够强,有能力决定他们的生死,而说到底,我们也只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家伙。”

  行事风格无比豪迈,又带着三分邪气的友人,以这样的方式,轻易解决了使用天位力量的责任,得以毫无罪恶感地放手大杀。自己难以接受,却又找不出能有力反驳的立论点,只能一直在心里矛盾着。

  (真是个懦弱无能的人生啊!一点长进也没有……)

  营造出神秘的形象,给人精明干练的感觉,但自己并不适合做军师的。就连当幕僚,也有太多的顾虑,只不过,既然是会弄脏手的黑色决定,总是有人得要出面,与其多拖个人下水,还是自己全部扛了吧。

  (伤脑筋,就没有别人能代替我了吗……)

  这是一个无聊且无谓的想法,源五郎自己也很清楚……

  “源五郎大人,要把这消息通知妮儿小姐吗?”白千浪这样问着。尽管处理大小事务的人是源五郎,但在形式上,身为亲王之妹的妮儿,是目前北门天关部队的最高首长,像这类重大消息应该要让她知道。

  “先等一下吧!妮儿小姐现在大概在沐浴休息,随随便便去打扰,会死无葬身之地呢!”

  源五郎笑道:“我有另一个问题要问你,青楼联盟的办事速度算是很快了,稷下城昨天发生的事,今天一早就把情报送来了,但是,如果使用五色旗的太古魔道设备,应该昨天中午之前就收到消息了吧。”

  本着白家人的冷淡精神,源五郎对面的白千浪并没有答话。五色旗来此,确实是携带了太古魔道的通讯设备,稷下城被核爆轰炸的情形,昨天中午他们就知道了,不过,基于某些理由,五色旗并没有将这消息转给源五郎。

  “有两件事值得考虑。第一,是谁传达这讯息给你们的?听说太研院也给炸得一塌糊涂,而且我并不认为太研院与五色旗有联系,那么有能力架设通讯设备的,除了恶魔岛的本部,就只剩白天行那边的技术小组,第二,虽然你们并不效忠妮儿小姐和我,但同舟共济之下,相信五色旗不会耍无聊的小动作。”

  源五郎道:“所以你们隐瞒情报的理由只有一个,接受了比我更高层的命令。下令的是谁?是现任家主白二公子吗?隐瞒情报的目的是什……”说到此处,源五即登时醒悟,心叫不好的同时,以最快速度闪身出门。

  清早练武之后,洗个热水澡,擦去一身热汗,回复精神,这是妮儿每日的习惯。

  以女子之身统军,妮儿没有任何娇生惯养的坏毛病,饶是这样,在北门天关这样女性稀少的环境,她的沐浴、洗衣、晾干,仍是很麻烦的问题,幸好她不拘小节的个性化解了大部分的尴尬,不然肯定困扰多多。

  和兄长一样,九成以上的公务,妮儿丢给源五郎去摆平,也因此,在她沐浴之后,可以考虑补一下美容觉,或是躺在床上翘腿读书。

  到北门天关之后,清楚心上人生活习惯的源五郎,会让勤务兵把早餐送到妮儿房门口,若是有时间,他会亲自送去,这些妮儿都很习以为常了,也因此,当听到门口响起敲门声,她并不觉得奇怪。

  “啊!门没锁,请直接进来吧!”拿着毛巾,擦拭着乌亮的长发,刚沐浴出来的妮儿,身上衣衫并不整齐,不过她显然也不是很在意,一面穿衣,一面发出入门许可。

  门推开了,除了早餐托盘,旁边还站着一名个头不高的男生,陌生面孔,但看来还挺顺眼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危险气氛,武功……稀松平常吧!

  “请问,是山本妮儿小姐吗?”

  “啊!我就是,盘子直接放在桌上吧,谢谢了。”

  倘若是吃过大亏的韩特与兰斯洛,必定会对这已成某人招牌的话语惊惧有加,但全然不晓得此事的妮儿,在随口答应后,便背转过身,一面轻哼冷梦雪的新歌,一面在桌上找着梳子。

  在女孩子的背后出拳,实在不是白起的嗜好,可是,他也没有等待对方回头的耐性,横竖都要背负偷袭的不名誉,那就没有什么差别了。

  “初次见面,幸会了!”

  说话的同时,核融拳已迅雷不及掩耳地发了出去,顷刻间便接触到对方肉体,无坚不摧的拳劲骤然爆放。

  先前的两次经验,当核融拳发劲,对方早给七荤八素地远远轰飞,但这次显然有所不同,核融拳撞上了一只白皙秀气的拳头,在导弹势劲道迸发时,一股歹毒之至的吸蚀异劲源源而发,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

  “哼!白起,可别以为我西优洁兰。妮好欺负啊!”

  说着自己取的本名,妮儿的刚拳连连催劲,与这只曾耳闻的敌人硬拼天位力量。自信与傲气在少女眼眸中,灿发着熊熊的斗志之焰,俏丽耀眼的风采,令对面的敌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芒。

  “好。”

  “好不好打过就知道了。”

  娇叱声中,天魔劲再次硬撼白家绝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