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旧日学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你地磕着我脚了

旧日学霸 钟不暮 2022 2020.04.02 10:49

  荣金山是个很惜命的人。

  因为他以前苦过,知道现在这种得来不易的生活有多珍贵。

  所以当下。

  他的选择也很果断。

  钱嘛。

  没有可以去挣。

  反正每个月这些钱大头都要给查尔曼,他只能留下一小部分。

  公家的钱怕什么。

  自己的小命能够保住就行。

  他根本没有任何交手、拼命之类的想法。

  这件事也很简单。

  对方明显是被自己这群不长眼的手下给“打劫”了。

  亚人打劫一名武者。

  就算是被当场格杀,也不会触犯任何律法。

  如今对方来要赔偿,摆明着就是要勒索一番。

  “兄弟,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武呢。”

  荣金山亲自关上被踹开的大门,走到沙发前,冲好两杯茶:

  “我也是当初看着他们可怜,无家可归才收留他们。

  没想到这群畜生,居然干打劫绑架这种勾当。

  打劫到兄弟头上了,该死。”

  说着,荣金山眼神狠厉,手中茶杯如同子弹般射出,吧嗒一声撞在一名兔人的脑袋上。

  脑瓜开瓢。

  足足四百卡的血气打出的茶杯。

  破坏力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亚人能承受的。

  众人看见对方渐渐失去神采的眼眸,不禁一阵兔死狐悲。

  荣金山拍拍手:“让兄弟见笑了,这些下等人,就是不知道规矩。”

  白羽皱了皱眉头。

  这茶杯的飞行轨迹他完全没看清楚,其上蕴含的血气,也显然比他高得多。

  是个硬点子。

  “这样吧,既然是老哥我不对,这一百五十万就当是赔礼,大家以后交个朋友。”荣金山推出一张卡片:“没登记姓名的一次性储存卡,没有任何安全隐患,我在这儿向兄弟赔个不是了。”

  从白羽进来起,荣金山就观察了他。

  气质沉稳,血气藏而不显。

  高手!

  绝对是高手!

  刚才自己投出茶杯杀死兔人,其实是一次试探。

  若这小子露出半点震撼、惊讶的神色。

  他立刻就会雷霆出手,当场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镇杀,毕竟他也不是冤大头。

  荣金山混迹了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功夫不弱。

  在茶杯出手的那一刻,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意外的神色,就像是一切料定那般,完全看不到半点惊讶。

  这证明什么?

  对方不仅看破了他的路数,而且完全胸有成竹。

  就像是一名老师,在看小学生解题一样。

  那种处变不惊,甚至还有点淡漠的神情,让荣金山一颗心向谷底沉下去。

  这群混蛋,真的惹到了武者!

  荣金山此刻心中彻底打消动手的冲动,摸出一百五十万的存款,根本不带半点肉疼。

  当然。

  白羽并不知道对方脑海里的想法。

  他根本没看清楚茶杯的飞行轨迹,对方应该是货真价实的九阶武者,只不过刚才他在思考对策。

  他第一反应是,这家伙什么意思,还挺大方?

  第二反应是,既然对方不动手,自己也没必要动手,林珊刚才发了消息,过不了多久就会赶过来。

  白羽不动声色接下这张卡,揣进怀里:“那这件事就这样了。”

  “好,兄弟慢走不送,下次有空来我这里做客。”

  荣金山长出了一口气,巴不得这个瘟神快走。

  白羽站起身,看了瑟瑟发抖的亚人一眼,又注意到旁边被捆住的两个女生。

  最后目光落在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余平身上。

  这位中年男人带着哀求的眼神看向他,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强抢民女?

  自己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像荣金山刚好要对着两个女人下手。估计自己走了,心中憋着一肚子的荣金山手段会更残忍。

  不过这种事情,每天发生得太多了。

  北城区经常上演,说不得是什么悲哀,只是命运如此。

  白羽就算想要管,也管不过来。

  别看我,我TM也打不过他。

  毕竟。

  这是个草蛋的世界。

  两名女人目光渴求的看向白羽。

  看着他头也不回,走出大厅,才泛起点点求生欲望的心脏,再度冷却下去。

  余平面若死灰。

  希望的火苗来得如此意外,却又熄灭得如此迅捷。

  “哼,看什么看,老子今天就干死你们。”

  待白羽走后,荣金山冷冷站起来,两女面若死灰,明亮的眼眸中满是恐惧。

  她们从来没做错什么。

  只是因为长得漂亮,不是武者,出身卑微……

  这估计就是最大的错误。

  荣金山冷冷走来。

  正准备解开两女身上的绳子。

  结果。

  大门在一次被踹开了。

  这一次的力道特别大,整扇防盗门都直接被踹得倒下。

  他转过头。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钱你也拿了,人我也杀了,我们两个没什么深仇大恨,真要不死不休?”

  荣金山脸色阴沉下来。

  纵然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啊,我们两个确实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刚才出去的时候,你地磕着我脚了,所以嘛……我要干掉你。”

  砰!

  扳机扣下。

  R8的撞针狠狠触碰在枪膛,合金子弹飞射出去。

  荣金山瞬间浑身一个激灵,汗毛竖起,极度危险感在心中浮现。

  这混蛋,居然是真的枪!

  他有持枪证吗?

  官府的人?

  啪!

  一枪打在沙发上,无数羽绒炸成漫天白絮,飘然落下。

  白羽冷着脸,再度扣下扳机。

  弹夹中剩下的两颗子弹射出,直接把沙发打得炸裂开。荣金山险而又险的避过去,手臂上被子弹蹭掉了一片血肉。

  鲜血流下,他神情异常狰狞。

  这枪不是对付普通人的,是专门对付武者的!

  白羽早已经全身覆盖机械武装,炮弹般冲过来,一拳狠厉砸下。

  砰!

  拳掌相交。

  对方拳意澎湃,带着一往无前的力量,血气涌动,要粉碎他的肉体和精神……

  荣金山慌张举手一挡,连遗言都在这一刻想好了。

  但。

  他居然挡了下来。

  对方的血气,似乎弱得可怜。

  能有这样的威势,完全是机械武装能级加成的结果。

  机械武装怎么能够和武者自身锻炼出的血气比?

  下一秒。

  劫后余生。

  汹涌的怒火在荣金山心底爆发。

  自己,被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