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钻空子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3044 2019.11.14 08:15

  孟启从秦月那里出来,他一直在想那些客户的事,想想自己好不容易建起业的客户网,现在要进行清理,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但他自己也知道,那些被清理出来的客户有些还是可靠的,有些真是因为一时的资金不宽裕才想到赊欠的,如果都被公司里拒之门外,还是有些不妥的。想到这里,他甚至开始为那类被拒绝的客户有些愤愤不平起来。

  他无意去看周围的那些商店,有些熟人跟他打招呼,他也懒得理,匆匆回到自己家的店里,一肚子怨气。小艾在里面没有什么事,在里面转悠着。看着她不停地转修,他心里的怨气更大了,说:“这是什么事?把些客户拒之门外。”

  小艾听到孟启这话,她知道孟启说的是什么事,想了一下,说:“实在不行,我们给那些比较可靠的客户安排一下车辆什么的吧,反正这个业务也比较简单,不麻烦的。”

  “你的意思是不经过公司审核了?咱自己直接把业务接了,再组织运输?”

  “是的,那些都是公司里不要的业务,既然你们公司里不要,那我网点要就可以了,到时咱再联系车主把货运了,赚一笔是一笔。”小艾说。

  “这怎么行?公司里给我们家这个网点每个月都有费用的,而且给你也付了工资,公司里同意我们既开自己的小店,又做代理点已经不错了,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孟启连忙拒绝了她的提议。他虽然平时大大咧咧,但他感觉小艾这说法还是欠妥当的。

  看到孟启这熊样,小艾嘲笑起孟启来,“看你胆子怎么这么小了,没有胆怎么赚钱?整天就知道公司这公司那的,结果呢?还不是一样的出问题了。不趁着现在多赚点钱,到时公司不行了看你怎么弄?”小艾对孟启不屑起来。

  孟启觉得公司有问题,但他又说不出具体问题出在哪。他也担心公司将来要直下坡路,但又觉得在这困难时期还是得齐心协力度过难关。他想给小艾更好的生活,可偏偏一事接一事,每每半途而废。此时,他觉得小艾的提法有些不妥,但又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小艾。他什么话都没说,离开了小店。小艾看孟启没有说话,她有了自己的主意。

  孟启离开小店之后去了公司,他对小艾的想法确实不放心。他心想,依托公司来做,至少还可以保证每个月有说得过去的收入,再说公司里照顾自己把网点的费用给出了之后,自己小店里的生意就可以说是少了一大块的支出,不过小艾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既然公司里不做的客户,小艾把它做了,就可显示网点还在做着各种客户的业务,这样对公司揽货的影响可以减到最小。于是他专门去找郑总聊这个事。

  这时公司里正好只有郑总一人在,孟启觉得正是打听这个事情的好时机,便问:“郑总啊,我在想那客户的问题。既然公司里不愿揽那些付款不及时的货,那网点自己去做的货怎么算呢?”孟启没有说是小艾有这想法,他只是征求一下郑总的看法。

  “你说的这个事,我们之前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之前政策放得松,可后来却控制不住了,如果网点自己去做这个事,那么也必然会出现给客户垫付运费的事,如果垫付多了,就会将网点负责人的钱大量吸进来,到时如果不能及时追回运费,那就麻烦了,那有可能导致网点破产的,如果整个公司都这样做,那么公司也会破产的。现在公司里紧抓收入,就是为了防止这种现象发生。”郑总耐心地跟孟启解释着。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能追回货款还是没有问题的了?”孟启问,他想如果不违背公司的制度的话应该可以试一下的。

  “你说的这个啊,只能说理论上是这样,但具体运作起来会有很多问题,比如说天天追款,那非累趴下去不可。”郑总不知如何回答孟启的问题,他想也许孟启说的也是对的,毕竟有些客户还是有潜力的,现在一刀切实际上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并看不出更深层次的问题。

  “那公司里现在是什么态度呢?我觉得网点自己做一些公司不愿做的业务,倒可以使别人看起来咱网点的业务挺全的。让各个网点自己想点办法,既可以保住一些业务,又可以给网点的负责人一些利益,反正没钱垫了他们自然不会再去揽货了,后果自负。”孟启继续试探着郑总。

  孟启这一问,把郑总难住了,他问的这个问题公司里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只好说:“你说的这个,公司里并没有规定,现在是规定只要是公司里组织的运输必须及时回款。这个问题要不找树斌回来商量一下?”

  孟启赶紧说:“不用了,我就突然想起这事,随便问问。”他心想,既然公司里没有明确的规定,那就让小艾先试试吧,总比什么都不做强。于是,他告别了郑总,自己回去再想想这事。

  到了晚上,小艾回到家里,她看到孟启在想着什么事,便又问起白天跟孟启说地的事来。

  孟启想起郑总说的网点可能破产的事,他觉得这个风险对他来说确实有些大,如果万一破产了,那就什么都没了。于是他跟小艾说:“你说的这事公司里并没有明确的规定,但这样做风险还是挺大的,如果到时客户付款不及时,那只能我们自己垫钱进去了,你看我们怎么可能有多少钱来垫?说不定到时房子都抵压了也不够。”

  “看你怕的样子,只要公司里不反对,咱做了公司里也没有话说。至于你说的咱们垫付这事,咱少做一点不就成了?有多大锅,下多少米,我就不信会出什么事。再说了,咱们对有些客户还是比较了解的不是?知道他们信誉好的,做做也无妨的。”小艾看到孟启这畏手畏脚的样子,有些生气了。

  孟启这下没有了辙,只好说:“那你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不能跟公司的规定相抵触,毕竟公司里才是我们的正业,别最后搞得个不务正业就行。”

  看到孟启终于同意了她的想法,她心里开始盘算起来,如果给客户垫付二万块的运费,那么一个月获得10%的利润,那就是两千块,一个月要能做几笔就发财了。想到这里,她不禁佩服起自己赚钱的手法来,心想只要变通一下就能赚到钱,看来做运输这事还是挺有前途的。这么一想,小艾开心了起来。

  没过多少天,郑总跟树斌说了起来:“贾总,你看一下,这些天怎么我们的流动资金又有减少的迹象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呀!”

  树斌一听,紧张了起来,才处理完之前的资金短缺问题没多少天,又出现这个问题,那怎么行呢?于是他让刘铭把客户资料打印出来,逐一分析是什么原因。

  刘铭赶紧调取数据,逐笔分析,分析完了,他对树斌说:“又出现了不少客户欠款了。”

  “你看一下是哪个网点的?”

  “已经查过了,是钢材市场的网点,小艾那里的。”

  郑总一听小艾那的,他想起了孟启之前找他打听公司政策的事,说:“应该是他那里又把回款给放松了。”于是郑总把前些天孟启过来打听公司政策的事告诉了树斌与刘铭。

  树斌一听,心里不高兴了,说:“既然是我们公司的负责人,也学着钻政策的空子,那就有点可怕了。之前我们为了孟总便于开展工作给了他一部分客户的审批权,现在看来这客户审批权不能再留给他了。”然后吩咐刘铭说:“今后所有的客户审批权都放在公司里来,你从系统里取消孟总的审批权,他只对审批过的客户进行业务往来吧。”

  刘铭一听,这不是要断孟启的财路吗?便提醒树斌说:“这样不好吧。”

  树斌有些生气,现在大家都在谨慎地应对资金问题,结果孟启那里倒是带头跟公司做对了,说:“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并告诉所有的司机,只有审批过的客户才能安排装车,否则我们要进行处罚的。”

  郑总见状说:“孟启现在还负责着整个网点的,这样会不会让他有想法?还是先考虑一下吧。”

  树斌想了一下,对郑总说:“你告诉孟启,如果他想做那些达不到要求的客户,小艾那个网点可以适当做一些,但不能动用公司的车辆,如果要动用也得先给钱才能装车。这一块必须要抓死才行,就相当于小艾揽的那些私活也得先交钱才能动用公司的资源。”

  郑总与刘铭一听没有再说什么,他们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树斌这么一调整之后,也就意味着如果小艾继续揽收欠款客户的货源将意思着她不得不先用自己的钱垫付客户的运输费用,有效地控制了公司的风险,但却把风险转嫁到了小艾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