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试能力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3104 2019.11.15 09:25

  树斌猜到了小艾那网点在私下里接活,他不好如何判断,或许真象郑总说的,她那里私下里接点活还真可以留住一些信用比较好的客户,心想这样的话也好,干脆就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吧。现在公司里把资金抓紧也是近不得已的事,如果公司里不从严执行,那之前的努力又是白费了。自从公司上次差点陷入困境之后,确实公司里业务萎缩了不少,但公司现在不用再担心资金链断裂的事。

  相反,他开始担忧起孟启来,担心他又会想出一些公司里不可预测的事情来。于是他对郑总说:“如果小艾不收手,她到时估计会有弄出些什么麻烦事来的。”

  “那我们又能怎么办?难道直接告诉她不许这样做?如果这样的话更难堪的,显得我们在越权干预孟启的运作了。”郑总说。

  这也是树斌最不好做的地方,现在网点的运作主要是孟启负责,如果现在公司里明插一手或换人肯定不合适,更让他难做的是孟启也是一起打拼过来的,说换人就换人必然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于是他问刘铭说:“从客户信息这一块我们有没有好的办法可以监控到小艾那网点的情况?”

  “要监控肯定没有问题的,但如果孟启知道我们监控小艾那网点的话就象是专门针对小艾那网点一样了,这样更容易把矛盾公开化,再说如果她那网点的托运是现付的我们也没有理由不安排运输计划的。”刘铭说。

  树斌听刘铭这么一说,他知道不好办了。依他对小艾的理解,小艾肯定收不了手,最后肯定会把家里的钱通通填进去,但这话他不能跟郑总与刘铭说,于是他说:“随他去吧,咱必须按公司的规定办。”刘铭知道他说的按规定办就是给钱就安排计划,否则就不安排运输。

  有了对孟启的担心之后,树斌更希望赶紧找到新的业务突破口尽快让公司走出目前的颓势。他心想思奇在就好了,可以多个人商量一下。

  想到思奇,这时他才想起这两周一直在处理资金的问题,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还没有他的消息。他想去问问杜小阳是不是有思奇的消息,顺便听听小阳对他们公司做供应链业务的看法。

  小阳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民营的新材料公司,公司有几百号人,新材料公司与树斌的公司在不同的区,不过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晚上,树斌约了小阳一起在怡兴饭店吃晚饭,而小阳正好想跟树斌聊聊一些其它事。

  杜小阳与树斌最开始并没有多少交集,只是因为与思奇的几次交往中认识的。树斌属于在原来厂里根基很深的那一类人,而杜小阳却是从某名牌大学毕业的科班出生,无论理念、兴趣、交往的人群都有不小的区别。但在观察了树斌他们这么久之后,杜小阳倒是对树斌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晚上,树斌有太多的心事,早早地就往怡兴饭店去了,他想正好在饭店里可以静静地想些问题。

  怡兴饭店离得并不远,树斌下了班就慢慢往饭店里走去。看着路边的店里稀稀落落的生意,他心里倒是有了些安慰,心想看来自己公司的生意萎缩并不是公司里经营的问题,大家的生意都不好做的。想起平时新闻里说什么地方发展的怎么样,哪个地方增长多少什么的,他不禁有了疑惑,莫非就是我们这里生意不行?应该是大环境不行吧。

  他来到了饭店里,服务员把他领到了他预订的座位上,就等小阳来了再上菜。

  小阳如约来到了怡兴饭店,两人入了座,便开始让服务员上菜,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你有思奇的消息没?”树斌问。

  “我暂时还没有他的消息,这个人肯定在三山县参加灾后重建去了,估计那边工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联系我们的。”小阳说。

  树斌一听,思奇的这些特点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因此他更加坚信了杜小阳与思奇的关系不一般。便说:“听你的意思,你跟思奇的关系可不一般。”

  小阳笑了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说:“这话怎么说呢?算是比较了解吧。”

  树斌不知如何说了,心想既然小阳不愿意说再问就强人所难了,毕竟交往还不太多。

  小阳看树斌在想别的事,心想树斌请自己吃饭应该不只是想问思奇的事。便说:“你们现在业务进展得怎么样?”

  “自从我们清理客户之后,业务萎缩得有点厉害。上次你提到那个供应链的事,我看了好久也没有弄明白,想向你请教一下。”树斌谦虚地说。

  小阳一听,看了看树斌,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他想这个业务太复杂跟树斌也讲不清的,这该如何跟他说是好呢!他开始想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

  看到小阳这表情,树斌心里开始有了不愉快,心想一个大男人说点事干嘛这么不爽朗呢?干笑了下,说:“可能供应链这东西太先进,我也听不懂,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吧,咱继续吃饭。”

  “看你说的,这有什么不方便说呢?”小阳知道他刚才的表情让树斌产生了误会,然后接着说:“我是想到你们公司如果学习供应链管理的话会有不少麻烦,到时弄了个夹生饭,吃吧又没熟,不吃吧又浪费。”

  树斌还是第一次听说做业务做成夹生饭的,倒是好奇了起来,说:“你还是说得具体些吧,太多的理论我听不懂,就举我们公司为例来说说怎么做就可以了。”

  听树斌这么问,小阳想了一下说:“你等一下,让我想想怎么说比较合适些。”供应链在当时来说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小阳开始想怎样才能简单明了地跟树斌把这个东西想清楚。

  他想了一会说:“资金流听过没?”

  “听过,上次你还提醒我们要注意资金流的事,上次差点资金流断了。”树斌说。

  小阳听树斌说得有板有眼,心里宽慰了不少,说:“流就象流水一样,链就象链条一样了,流不会有碰撞,链条就会叮叮响,那是各节链条在碰撞。而各节链条就象供应商一样,把这些供应商用链条串起来就成了供应链了。”

  “这就是供应链?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吧,我们以前跟三山县做矿业务,我们就是他们矿里的采购方,我们跟厂里做矿,我们就是厂里的供应商,我们就是其中的一环,把他们双方串在了一起。这个理解没错吧。”树斌一听原来如此简单,说完之后得意了起来。他心想这么简单的事竟然害自己去找了这么多书来看。

  小阳看树斌这样理解,笑了起来,说:“你说不稀奇也对,本来你们公司就处在供应链之中。但并不简单的。”

  “这有什么难的?那我们也可以试试。”树斌说。

  “你们?那算了吧,就你们那几个人想做供应链?”小阳反问道。

  “我们几个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小阳看着树斌这股认真劲,心里却暗暗喜欢起来,他知道做企业就应该有敢去试的胆量,但如果盲目去试,最后就成了鲁莽。他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给你出道题去思考,如果思考好了我们再来聊你们能不能做供应链。”

  树斌看小阳无话可说了,心想读书多的人就是书生气,这也用得着思考吗?便说:“这有什么难,你说吧。”

  小阳想了一下说:“就以你们公司为例吧,如果你们网点上的客户都是生产企业,由你们负责原料与产品的运输业务,如果有一个影响到你们公司生存的大客户或者一群类似的客户生产经营不行了,可能是由于资金问题,也可能是由于技术问题,还有可能是由于管理问题,你们公司打算怎么办?”

  树斌一听笑了,说:“这还不简单?放弃这个客户,新开拓一个大客户呗。”

  小阳一听,直摇头,说:“那不行,大客户肯定也有自己的物流网络的,你不是那么容易开拓了,除非他们的物流公司不行了,你才会有机会,换句话说,如果你们先想到了办法,那你们就可把别人的客户抢过来。”

  树斌细细一想也对,既然是大客户,很多都是从小客户发展起来的,这种客户在成长的过程中与别的物流公司已经形成了很紧密的合作关系,并不是说想开拓就能开拓得过来的。象他们要开拓一个大客户就非常难,也正由于难才把重点放了在小客户身上。确实,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可能行。他想了半天,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小阳看着他想不出办法来,便说:“你不要急于给我答案,你可以回去,跟你们公司的人一起商量着来,看在我刚才说到的情况下怎样让你们的业务继续下去。”

  树斌没想到请杜小阳吃饭竟然吃出了一个思考题来,心想这读书多的人的事真是麻烦,但他又不服输。便说:“我就不信我们想不出办法,如果我们想出了办法怎么办?”

  杜小阳笑了笑说:“你想出办法再说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