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疑惑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2832 2019.11.07 06:30

  第一次的制度有太多的细节问题要讨论,会议讨论到了深夜。所有的人都去休息了,郑总与小娜还得整理制度的修改细节,一直忙到了凌晨。

  第二天早上思奇找到郑总,说:“我明天回三山县去把事情办了,你给我转五十万块钱,我到那里之后就可以跟矿里现付采购矿了。”

  郑总再次犹豫起来,他心里还是有顾虑,便再次找树斌确认。

  树斌看了看郑总,心想郑总今天是怎么了,是不是晚上没有睡好不清醒了?这件事也这么难吗?便说:“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吗?转就是了。”于是他陪着郑总在网上给思奇转了五十万块钱。

  看到钱已经转到了自己账上,思奇可以准备回三山县了。他看了看小娜,似乎想说什么,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最后说:“我现在就回三山县去。”

  小娜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象在笑又象在生气地说:“要走就快走吧,注意安全。难不成你还真要我给你开欢送会?”

  树斌看了一眼小娜,对思奇说:“人家都叫你快点走,你就快点出发吧,不然到三山县就去不了矿里了。”

  小娜听树斌这么一说,心里不乐意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树斌,自言自语道:“关你什么事?叫你多嘴。”然后看着思奇离开了公司。

  看着思奇离开,树斌故做无奈地说:“现在好人难做了,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郑总听他这话,知道他又在开小娜的玩笑,也跟着说了起来:“有心者有所累,无心者无所谓。就看你是有心者还是无心者了,对吧?”这话象是对树斌说,又像在对小娜说。

  “我看我呀还是做个无心者算了,无心者自然无所谓了。去留无意,任随天外云卷云舒。”树斌说。

  小娜知道他们两人在说她,但他们没有明说又不便说什么,于是说:“两位大文豪,赶紧帮忙把这些制度的正式稿帮我订一下,总共上百份呢!呆会要分发给各位负责人了。”

  看到有事要忙,树斌跟郑总终于不说小娜与思奇的事了。

  制度正式稿出来之后,各个网点的人看了总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不断地打电话过来核实确认,树斌与郑总接下来几天都忙于跟各网点的负责人沟通,过了两三天,总算一一解释完了。

  树斌看终于没有人打电话来问制度的事了,终于松了口气。他对郑总说:“没想到我们辛辛苦苦制定的制度还是有这么多问题。”

  郑总说:“这不是制度本身的问题,而是咱网点的人确实素质有待提高,连制度的解读都解读不清楚,你看我们解释了好几天,其实并没有修改制度的内容。不过我看也没有关系,下一次就不会有这么麻烦了。”

  树斌想了想也确实如此,于是先把制度这事放在了一边。

  突然,树斌问:“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三山县是不是应该要发货过来了?你得到了那边的预报没。”

  树斌这么一说,郑总这才想起来,确实应该要发预报了,便说:“对呀,思奇那里怎么还没有消息呢?”于是,他开始打思奇的电话。

  “奇怪了,怎么电话打不通了?”郑总说。

  “怎么会打不通呢?以前也很少发生这种情况的,是不是在山里没信号?要不晚上再打吧。”树斌说。树斌想,思奇在山里也是很有可能连不上网的,山里确实有不少地方存在盲区的,电话偶尔没信号也正常。但到了晚上他肯定要住在矿里或回到三山县,自然就可打通了。郑总一听也觉得有道理。两人都没当一回事,心想晚点再打就是了。

  到了下午,树斌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沙平矿陈矿长的电话,这还是当初树斌跟思奇去沙平矿的时候,陈矿长留给树斌的电话。他心想,陈矿长今天是怎么了?平时都是思奇打电话过来的,而且都是思奇打电话给郑总的。

  他疑惑地接通了电话,陈矿长说的话树斌听得不太懂,于是他找到郑总来接。郑总的老家在涟县与三山县交界处,说的话有几分相似。过了一会,郑总接完了电话,对树斌说:“奇怪了,陈矿长说他们那里可以发货了,可不见思奇去他们矿里付现,问我们是不是有别的安排,思奇不知到哪去了。”

  树斌一听,一脸疑惑地说:“你是不是听错了,思奇不是一直在三山县吗?你再打思奇电话试试。”

  “我已经试过了,还是打不通的。”

  这时树斌开始预感到出事了,他对郑总说:“有些不正常,会不会出事了,这可是麻烦事。”他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麻烦陈矿长帮我们问一问他们那边其它矿里有没有发现思奇,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于是郑总给陈矿长打电话,请陈矿长帮他打听一下其它地方有没有思奇的消息。

  “怎么会这样,第一次给他转五十万就突然失去了联系,不会是路上出了问题吧?”郑总说。

  “不会,他开车的技术我知道的,路上肯定没事。”树斌说,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莫非......”郑总欲言又止。

  “莫非什么?”树斌问。

  郑总不想往下说,但树斌已经猜到了郑总想说什么,于是说:“你别乱猜。不可能的,他并不是对钱很热衷的人,再说现在公司里一年给他也差不多有二十来万了,为了这五十万去做那事,对他有什么好处?肯定是不值的,再说他压根不是那种人,应该是有别的原因。”

  没过多久,陈矿长打电话给郑总了,说:“有好些人都联系不上,能联系得上的都没有思奇的消息,顺便问一下,那矿还发不发货?”

  郑总一听问发货的事,他此时没有了心情,于是说:“这事你等一下,明天我回复你,我先跟贾总商量一下。”

  树斌听到郑总说三山县有好些人联系不上,心里开始急了,他开始判定肯定是三山县那边的矿山出了什么事。看到小娜在电脑旁,便对小娜说:“你帮我查一下新闻,看三山县发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三山县能发生什么事?你让我查哪方面的?”小娜一听三山县,有些紧张地问。

  树斌也不知道查哪些方面的消息,便说:“随便查吧,我想知道三山县的情况。”他自己也开始搜索新闻。

  小娜搜索了一会,突然对树斌说:“看社区新闻说,那边有地方发生了塌方什么的,说得不明不白的。是不是思奇出什么事了?”一想到思奇,小娜开始紧张了,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连说:“不可能,不可能,思奇不可能出事。”

  树斌一看小娜这样子,赶紧示意郑总去安慰小娜。树斌说:“你别乱说,思奇会有什么事?你想多了。”

  这时陈矿长又打电话过来了,他跟郑总聊了些树斌与小娜都听不太懂的方言,最后告诉郑总明天将会发货过来,让郑总向厂里预报。

  “陈矿长说明天会发货过来,让我先向厂里预报。”郑总对树斌说。

  树斌一听,心里缓了下来,安慰小娜说:“你看,说了没事吧,明天三山县照常发货过来。”

  小娜一听半信半疑,说:“那我打思奇电话试试。”

  “你别打了,思奇那里电话不通的,陈矿长肯定是收到了思奇给的款才发的货,这就说明思奇没事。”

  看小娜出去了,郑总心情沉重地跟树斌说:“思奇还是没有消息,刚才陈矿长说我们湘市有个叫杜小阳的帮他把这笔货款先预付了,这个杜小阳你认识吗?我觉得这事先不要让小娜知道,我们可能还是要去一下三山县那边才能了解情况。”

  树斌明白了郑总刚才跟陈矿长电话里的内容,他开始感觉事态严重了,于是说:“我明天去三山县,这事先别让小娜知道,我现在去弄台越野车,明天一早出发。”

  在一旁一直插不上话的刘铭看树斌要去三山县,便说:“要不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吧。”

  “你还是别去了,新的制度才下来,郑总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你要跟孟启多沟通一下,我这一次不知要去多少天,你们把公司看好才是最要紧的。另外,这件事你也别葛芳说,就当我是正常出差就是了。”树斌交待说。

  听树斌这么一说,刘铭只好做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