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分工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2630 2019.10.25 11:04

  思奇回来了,他顺利地跟三山县的三家主要的矿山签了合作协议,并随新协议后的第一批货回来的。卸完了货,他协助刘铭把这边的厨卫洁具等运回了三山县。思奇与树斌看了看刘铭准备的发货单计划,高兴了起来。

  “刘总确实厉害,竟然将发货计划都排到了两周之后了。”思奇说。

  “别这样叫呢,怪别扭的。”刘铭看了一下树斌,说:“这些货源比当初想象的还顺利,就看你那边组织的回程车了。”

  这个确实是当初没有考虑周全的因素,以前三山县买这些洁具什么之类的一般都就近买了,但那附近的城镇其实还是到湘市的总代理来安排发货的,自然价格高了不少,以前价格这个问题倒并不突出,但这些年随着新农村建设,需求量突然大了起来。那些经销商们在思奇的介绍下都开始跳过中间商而直接从总代理这里进货了。弄明白了这样一个根源,大家都觉得这组织物流的业务会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树斌听到思奇叫刘铭刘总,心里有了另一个打算。看到货已经拉走了,他把思奇与刘铭都留了下来。葛芳看已经到了吃晚饭时间了,看他们还要聊事情,帮他们在江边的沿江餐厅里安排了一个雅间,让他们去那里边吃饭边聊,她与小佳也一起过去。树斌通知了孟启一起来。

  沿江餐厅正对着湘江,此时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灯光开始点亮了这座城市。河那一边的灯光在湘江缓缓的河水泛起了彩色波光,色彩丰富了起来。从沿江餐厅的夜晚望去,湘市显得更加多姿多彩起来。

  树斌他们几个人来到了沿江餐厅,开始在露台上欣赏起夜景来。看着夜景,树斌突然感觉自己在这景色中显得好渺小。

  “真美!换个地点来看就是不一样。”葛芳与小佳在旁边一边看着景色,一边说。

  服务员开始通知他们上菜了,树斌开始招呼大家边吃饭,边讨论了,说:“现在咱的公司又开始运作了,想听听大家的看法。”

  大家这几天业务进展得很顺利,听树斌这么一说。孟启开始起哄了:“既然公司发展不错,咱干脆设几个副总吧。”

  孟启话音一落,大家都不做声了。现场似乎有些尴尬。

  树斌看大家不做声了,说:“我现在也有这个想法,现在两块业务已经很明显了,一块是矿的代理业务,一块是回程车的运输业务了。这两块业务交织在一起,还是要区分一下的好。”

  “咱总共就这几个人,有必要搞这么复杂吗?”思奇有点不解,问。

  “根据现在的业务情况,我们还是有一定的分工了,思奇与郑总重点关注矿这块,然后组织好回程车,刘铭与孟启重点关注回程车的货源组织,但现在业务量还是可以进一步扩展的。”树斌说。

  大家都点了点头,树斌看大家都没有意见。树斌接着说:“为了更好地开展业务,让大家在开展业务的时候能放得开来,我觉得运输业务这块与矿生意这块我建议咱们做一个分工,这样开展业务就更方便些了。”

  “那具体怎么分工,你现在有成熟的想法不?”孟启问。

  “你觉得怎样分工好些呢?”树斌征询孟启的建议。

  “这我可说不好,要不干脆按现在的分工来做吧,现在公司人少,做分工没有这么复杂,如果公司大了,找负责人都麻烦的。”

  “那咱公司将来大了,在坐的都是元老了。”思奇笑了起来。

  树斌看了一下思奇,也笑了。说“你别笑啦。我建议暂时由刘铭来负责运输业务这块,思奇负责矿业务这块,孟启负责钢材加工品运输组织这一块,这样大家就可以更明确地去开展工作,郑总负责行政这一块,财务与业务协调这块我来负责。大家觉得如何?当然,这只是个分工而已,公司肯定是靠大家一起来做才会有前途的。”树斌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佳一听,说:“你们五个人,公司才开始上路呢,五个高管,有点意思了,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了。”

  “你别笑,树斌这个想法是对的,这样大家才更好开展业务呢!有了个分工能提高效率的。”葛芳说。

  “怎么提高效率?大家都在乎这个称谓了?”小佳不以为意,她觉得树斌做这个决定有点仓促了。

  “好了,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这么定了。趁着这几天事少些,大家想想分工之后的职责怎么办?”树斌看大家都没有意见了,于是说。

  大家一听,都笑了起来。在大家的热烈讨论中大家开始明确了各自的分工。

  最开心的是孟启,他心里想:“今后业务还不知怎么样,不管怎么说这样总算有了个头衔了,看小艾还能怎么说。”

  晚饭后,大家散去了。树斌跟小佳回到了家里。

  “你今天怎么突然有了分工的想法?”小佳问他。

  “你说这个啊,我感觉现在公司慢慢会起来了,这样一分工之后大家可以更主动的去搞业务了,谁开展的业务大,到时在公司的话语权就大,这样更有积极性。要不然都是些朋友,怎么办?”树斌若有所思地说。

  “公司是你的呀,你这样不等于把公司分出去了吗?”

  “那可不一定,最后拍板的还是我,没有人分得走的。你不觉得咱们做这个公司如果是一个人来做的话是转不过来吗?”树斌反正道。

  “你说的也是,你们现在还真要合作才能运作起来。你不担心他们将来有了客户之后自己去办公司吗?”小佳问。

  “怎么可能呢?如果他们自己去办公司,同样也会有一个人运转不过来的情况,又何必呢?”树斌说。

  “但那总是他们自己的公司啊,葛芳不就一直希望刘铭有自己的公司吗?到时做熟了,说不定就散了。”说起葛芳,小佳心理有点复杂。

  树斌一听,笑了笑,说:“她不是你的好姐妹吗?这点信心也没有。”

  “你还笑呢,真担心会到那一天的,到时好姐妹都做不了了,有公司又有什么意思?”

  “你别想了,如果这个公司真做大了,我到时把这个公司变成股份公司,每个人都有股份,大家都是公司的老板,不过,这个事要慢慢来。我现在做了两年公司了,我知道有些事合作比单干要好,如果他们单干,也一样做不好,到时如果去找些人来做,说不定还不如在这里大家配合的默契的。”

  小佳对树斌的做法感觉不能理解,对他的说法将信将疑起来。小佳对树斌这几个月做运输业务的过程好好地回顾了一下,她突然发现树斌有一种陌生感,一种她没有遇到过也没有想到过的出现在树斌身上的陌生感。于是她跟树斌说:“我发现你现在变了。”

  树斌一听小佳说自己变了,着急起来:“我有变吗?没有吧。是不是这段时间在想业务的事,把你疏远了?”

  “我说的不是疏远的事,咱们离得更近了,你在想事情我也能理解,只是感觉你现在的做法我还没有适应吧。”小佳说。她想不出树斌哪里做得不好,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说的。

  树斌想了想说:“做业务有时还是要逼一逼吧,给了平台逼一逼事情就解决了,不逼很快就会被别人赶上的。不管是对我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一样,不逼自己就会被别人逼的。”

  小佳听了,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

  后来公司的发展证明,树斌的这个做法很及时,经过了这次分工之后,大家的积极性都大大提高了,都想尽了办法去拓展业务,公司开始在矿生意与货运市场上成为一匹黑马。这些是后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