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往事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2234 2019.10.03 07:36

  过了两周,思奇打电话告诉树斌,另外一些矿的资料已经汇齐了,然后拍成图片发给了树斌。树斌找到了小佳家里,让小佳帮他看看。

  “这些资料我看也不太明白,跟我做的生意不一样,我觉得要看懂这些东西还得你爸看看靠得住些。”小佳说。

  “也是啊,他列的项目,肯定有他的道理。”

  他知道分析这些材料老贾是老手了,于是跟小佳说:“咱一起回家去”

  回到了家里,树斌想把这些资料交给老贾来分析。

  自从被树斌妈怼了一次之后,老贾也确实觉得一直以来对树斌管得太多了,看着树斌现在有自己的事可做,而且做得有板有眼,心里自是高兴,想想以前自己费力不讨好,更是没有多大意思,这段时间以来,他倒是慢慢找到了自己的乐事。因此树斌不跟他说,他也不太过问。现在树斌找他分析资料,自然是乐得效劳了。

  “从小林提供的这些资料来看,这些矿的主要问题还是规模上占不了优势,收款确实是他们的主要问题,如果货款回笼快,而这些小矿能从品位上控制好,机会还是很大的。”老树看了两天后告诉了树斌结果。

  “你的意思是咱只做贸易这一块的话,把他们的矿源统一起来再做好货款结算,确实可以试一试了?”

  “应该没问题,谨慎一点的做法,货到了厂里才付款,毕竟没合作过。”老贾说。

  听老贾说没问题,树斌心里踏实多了。于是树斌开始约林思奇准备注册公司的事来,思奇还在三山县的矿区,要过几天才会回来。

  看着他们正事聊完了,树斌妈说:“小佳,咱找个时间把家里这装饰都换了,你到时去帮我参考参考,出出主意。”

  树斌向老贾那看了看,说:“妈,你别换了,这样挺好,这些都是爸喜欢的颜色。”

  树斌妈说:“好什么好,老气横秋的,咱要让家里多些生机与活力。”

  老贾坐在躺椅上看着报纸,听到他们提到了他,头也不抬地说:“这些事别把我扯进去,现在这家我已经不做主了,你们自己想怎样就怎样。”他继续看着他的报纸。

  小佳看了看老贾夫妇,又看了看树斌,两人偷偷地笑了起来。

  林思奇还要过一阵子才会来湘市,想到注册公司这事,俩人觉得可以跟黎敏商量一下。于是,到了周末,他们又去找黎敏了。

  老黎看到树斌与小佳来了,说:“你们来得正好,帮我带件东西给你家老贾去。”说着拿出了一根钓鱼杆交给树斌。

  “我爸要钓鱼杆干嘛?没听说过他钓鱼的。”

  “前几天我们在棋牌室里打牌,他说要学学钓鱼,我告诉他我这里有一根新的钓鱼杆,到时送给他,今天你来了就给他带过去吧。”

  “怎么好要你的东西呢?我去给他买吧。”

  “你可千万别去买,你那时在护厂队出来的事,他还一直怪我没有告诉他,我给他这根钓鱼杆,算是赔礼道歉了。”

  “这怎么行?真是难为你了。”

  “你别管了,我跟你爸是几十年的交情,他心里想什么我都懂的,给他根鱼杆没什么的,我这里放着也是放着。我觉得有今天这个结果很好了,他去钓鱼了就不会再管你们的事。”老黎笑了笑说。

  这时黎敏也过来了,听着他们讲老贾的事。看到老黎对老贾每件事都这么清楚,心里有些不高兴,开始有了些自己的想法,便说:“我觉得你对老贾家的事比对咱自己家里的事还操心多些。”树斌听了不好意思起来。

  老黎看了看黎敏,笑了起来,说:“敏儿,你不高兴了?我跟老贾可是有生死之交的。”

  一听到生死之交,黎敏好奇了,“什么生死之交,我以前怎么没听过。”

  “那是二十年多前的事了,也就是你出生的之前的事,厂里组织去考察供应商。去的好像就在三山县不远的地方,那时我做采购,老贾做仓管。开始一切都好好的,也没什么事。那时年轻,我们几个人在矿里考察,进了矿,老贾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叫我们赶紧退出去。还没有说完,坑道就开始垮了下来。我们几个人被困在里面了。那时不象现在的救援水平,最后是老贾凭着记忆挖通了出口,把我们几个人带了出来,总算没有发生死亡事件。”老黎看了看他们几个人,又说:“知道为什么现在的财务部长与生产部长都对我们几个工人特别关照了吧,他们不关照,树斌的账能结得这么顺畅?”

  “他们都是那时被困在里面的人了?”黎敏问。

  “是的,那几个人那时从学校里才毕业出来,什么事都不懂,比我们小了六七岁。”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之前去找他们签树斌的单,他们都是二话不说了。不过这件事好像也没听人说过的。”

  “这事怎么能说呢?那几个人那时什么都不懂,看着好玩就往里面钻了,说出来的话咱们也是有责任的。这些事都过去了,现在大家都不想去提了。”

  树斌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件事,问老黎说:“我爸不喜欢我做矿生意,是不是也与这件事有关?”

  “肯定有关了,他怕你去矿里。把你看得特别重,也看得特别紧,特别是几年前你去做矿生意的时候,他就更怕了,因为做矿生意必然就会要去矿里考察,你也别怪他了。他不象我,我是经过这件事之后自己看得开了,所以对敏儿也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平安开心就好。而他却对树斌的事变得很敏感了,生怕树斌出什么乱子,这样也不好。没办法,树斌的事我也就不得不有意无意地当成自己的事来做了。”老黎说罢,摇了摇头。

  老黎讲完了往事,大家都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小佳说:“舅舅,我算是听出点什么来了,从我认识树斌的第一天起,就象是安排好了的。”

  老黎笑了,说:“这可没有,你的事情也得你作主才行,我可没说什么。”

  小佳跟黎敏聊起了他们打算开贸易公司的事,黎敏也赞成他们先注册好贸易公司。

  “以贸易公司的名义与厂里打交道,自然更方便,不过真开了公司,事情就会多不少,让思奇去联系矿里,有个帮手也就好做多了,这样容易把业务做大。

  注册贸易公司的程序很简单,林思奇过来了,跟树斌商量好了,就由树斌去把贸易公司注册了,公司名就叫树斌矿产品贸易公司。树斌将自家的一个门面注册为了公司地址。一个月不到证照就发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