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新商机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2248 2019.10.14 08:35

  树斌在夏井县买好了土特产,找了个餐馆吃晚饭。趁着等着上菜的时间,树斌给小佳打了电话,告诉她晚上就会回湘市了。

  晚上八九点钟,他回到湘市,小佳在家里等着了。

  “出去走一走,感觉好多了吧。”小佳问。

  “嗯,比打麻将好多了。”

  “去了思奇家没?”

  “去了。”

  “他家里还好吧?”

  “别提了,去的那坳山村,他老家早没有人了。”

  “什么情况?怎么会没人呢?”

  “那个坳山村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我在那找了一圈,也就遇到一位老大爷,他带我去的思奇家,思奇家里的人早搬迁出去了,只剩下倒塌的房子,那老大爷也不知道他家搬迁后的具体的位置。既然找不到人,我干脆把带的那些东西也给那位老大爷。看那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我就干脆回来了。”

  “哦,怎么会这样!”

  “不过从桃树乡到坳山村,那些人对思奇印象都不错。听那小女孩说她们学校的读书角还可能是思奇捐助的。”

  “我看报纸里说夏井县那边在搞城镇化,很多山民搬迁到条件更好的地方了,桃花乡是不是也在做这事?”老贾听了他们说,插起话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可以去查一查的。”

  “我觉得你没必要再去查了,思奇出来当兵之前在那里表现不错,你再去查也是之前的表现了,后面的事并不能说明前面的事情怎么样,再查也没有意义。”老贾说。

  听老贾这么一说,树斌打消了再去查的念头。

  “我说你们俩人也不要去想思奇的事了,等过完年,去想想别的业务,做些正事,不要让自己闲着就好。”老贾说。

  树斌妈听到老贾说这话,赶紧说:“树斌的事由他自己决定。”

  看着树斌妈紧张的样子,树斌笑着说:“爸说的也是有道理的,我琢磨一下看做什么好,我自己会处理的。找点业务做还不简单吗?关键是要我自己想做的而小佳也支持的才行。”说完,看了一下小佳。

  听树斌这么一说,大家不再谈论树斌去找什么工作的事。

  看到时间已经不早,树斌送小佳回她妈家里去。

  “对你将来做什么事情,你真有想法了?”小佳问。

  “有一点点,还不成熟呢!”

  “这段时间以来,我在想一件事,你看那些运矿的货车,每次都是满载着来,空着车回去,运矿的费用全算在单边的运费里,如果在做矿的同时,把回程运费做下来,不也一样有钱赚吗?”

  “那能有多少钱赚。”

  “一个单程就是四五千,一个返程空车二千多,如果空车变满载,那一台车的差价就是二千块。去年咱一万多吨矿,七八百车,如果全拿下来不也有一百多万吗?再优惠下来,应该也不会比去年开公司赚得少吧。”树斌扳着手指给小佳算了起来。

  小佳按树斌的算法算了起来,最后说:“按你这个算法,数字确实没错。”

  “那你打算怎么开始呢?”小佳问。

  “这个还没有想好。”

  既然没想好,小佳也就不再多问了。

  很快就到了过年的时节了,树斌决定找玩得好的朋友们搞一次聚会。

  到了聚会这天,来了男男女女十几个人,饭店里给他们安排了一张大的圆桌,大家围在了一起。人齐了,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新的一年又要开始了,祝大家新的一年里发大财,行大运。”树斌开始举杯。

  大家一起举杯,然后开始畅饮起来。

  “还是你贾老板混得好,生意做得红红火火,我敬你一个。”树斌赶忙起身,他一看,是孟启站起来敬酒了。孟启跟树斌一样,也是原来厂里的子弟,现在在做钢材生意。

  “你坐,你坐。兄弟几个就不要客气了。今年不好做了,还得托朋友们帮助才行。”树斌说。

  “咱做的都是些低利润的生意,还都是靠着厂里这棵大树的。”孟启说。

  “你做钢材还是不错的,一年几千吨都出去了。”树斌夸道。

  “这可不好说,离开了厂是的业务,基本上就做不动了。”孟启无奈地说。

  看他两人聊得起劲,坐在树斌边上的刘铭干脆跟孟启换了座。

  “厂里要的钢材好办些,型号、数量都是确定的,跟厂里保持联系按单进货就行。但那业务量也太少了,一年也就那几百吨。这又赚不了什么钱的。”孟启说。

  “那可以往别的地方送货啊,钢材这么东西到处都需要的。”

  “话是这么说,那运费可受不了的。钢材这种东西运输问题解决不了,那就不好卖。”

  “不是有那么多的返程车吗?直接找那种返程车运费就低多了。”树斌说。

  “你呀,这种想法很好,但真做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树斌还想继续了解一下,刘铭端着酒杯过来了,说:“你们俩个别聊着那些有难度的事的了,现在最大的难度是这酒推不动。”树斌招呼着大家喝酒,孟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我们现在先吃饭,大家吃完饭再聊别的事啊。晚上我在休闲中心安排了娱乐,想打牌的打牌,想唱歌的唱歌。”刘铭说了起来。

  “没别的项目了?”孟启问,其他人一片起哄声。

  “其他项目有啊,其余的项目你们自己掏钱。那与我没关系了,我可不想被女同胞记住在心了。”刘铭看了一下在场的女士,嘻笑着说。

  “孟启的胆子越来越肥了,小艾今晚要准备好搓衣板了。”树斌看了看小艾说。小艾是孟启的爱人,他被小艾管得死死的在朋友圈里是有名的。

  “没事,搓衣板坏了,正好可以换一个新的玩法试试。”小艾酸酸地说。

  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树斌去结账了,其他人则先去了休闲中心。孟启陪着树斌去结算。

  “这里不要你来,你随他们一起去吧。”树斌说。

  “没事,陪陪你。”孟启看着远处在等他的小艾说。

  树斌会心地一笑,他结完了账,两人坐在大堂里,看小艾一直在等孟启,两人干脆聊起天来。

  “你说你那回程车不好弄是怎么回事?”树斌问。

  “那回程车一是不好找,二是运费下不来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怎么回事?”

  “那些回程车的司机有业务做的送完货就直接回去了,根本不会在这里等的,他们急着回去拉货的。没有业务的吧,反正有时间,干脆就坐地起价了,优惠不了多少的,他们要把花在这里等货的时间全算进来的。”孟启说。

  看着小艾进来找孟启了,他只得硬着头皮跟小艾、树斌一起去休闲中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