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林思奇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2224 2019.10.05 08:35

  林思奇回到湘市,他与树斌来到了公司准备聊三山县的一些事。

  树斌已经将公司注册这些事都已经办完了,而且办公地点已经装饰一新。思奇忍不住打量起公司来。

  公司并不大,总共就三十来平方的样子,是一间临街的门面。这个门面只是树斌家买的门面之一,之前开过早餐店,现在湘冶搬迁之后,租户退租了,一直没有租出去,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经过一番装修,里面摆着三张办公桌,还有一些其它的设备,摆得整齐有致,最里面还专门设了一个小会客厅。对于矿产品贸易办公来说,这些布置已经足够了。

  看到树斌矿产品贸易公司的牌匾已经挂出,思奇心想这就是他们年轻人的梦想,这牌匾挂出来就意味着梦想已经开始起步了。他对树斌说:“树斌,公司总算成立了,真不容易,想想三个月前咱还不知道目标哪呢。今后咱就可好好地干一场了。”

  看完了陈设,两人聊起了思奇在三山县的事来。

  “三山县的三家较大的矿,我已经跟他们签了相关的协议了,还需要回来盖章返回给他们就可以了,咱们这种合作的方式他们似乎并不太理解,咱们还得跟进才行。”思奇说。

  树斌看了看协议说:“按目前厂里的大客户政策,咱已经满足他们的大客户条件了,回款这一块问题应该不大。”

  “嗯,那边还有一些小型矿,只有两三千吨,甚至是几百吨小矿,虽然量小,但数量多,如果能与他们再合作,那咱们的矿源会更稳固,公司也会更有优势的。最好在那边能弄到两万吨以上的矿源。我想,那一片矿区的矿全纳入来就更好了。”思奇说。

  “那些太小的矿,弄起来麻烦吧,咱做这矿的生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每一个批次都要进行检验,如果太小,检验的批次就会增多,成本会下不来的,而且联系起来也很麻烦。”

  “确实有这个问题,因此我在想,如果公司开始运作了,我有时间就去那边追踪矿源,你专门负责公司这边,你在这边,货进了厂就先将预付款转过去给我,我再给他们办理手续。这样对稳定供应更有帮助。”

  “这个没有问题的,要想别人愿意跟我们合作,肯定要给他们提供足够的便利,如果到时你在那边的话一切都能当场说得清楚。”树斌说。思奇说的这个并不过分,因为协议里一直都是这样约定的,为的就是让货主早些收到货款,以利于他们快速组织生产。

  思奇听树斌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夸起树斌来:“能这样想就好,不含糊,有做大事的气魄。”

  树斌被思奇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了,“怎么了?给货给钱,天经地义啊,你刚才说的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啊。”

  “也是。”思奇尴尬地笑了笑,说:“看来是我多心了。”

  树斌突然想起了之前跟林思奇谈到过的利润分成的事,之前他们沟通的时候形成了一个五五分成的意向,树斌想:“那时只是意向而已,现在公司成立了,是应该要说明白的时候了,不然后面不好开始工作。”之前他觉得思奇分五成有些高了,毕竟自己有更丰富的关系,但跟思奇跑了一次矿区后他的想法有了改变,觉得五五分成也是合理的。

  “之前我们谈到了利润分成的事,要不我们再确认一下吧?”树斌说。

  “确认什么?哪一个条款。”思奇问。

  “之前我们不是达成了五五分成吗?要不我们就按这个确认好了。”树斌说。

  “你觉得我们做起来之后一个月能赚多少?跟你现在相比。”思奇问。

  树斌一听,心里一凉。一年一万五千吨的量,价值接近五千万了,按二个点算就是一百万一年的利润。自然比自己原来要多,心想:“不会是坐地起价吧。”

  于是树斌随便说了说:“三四万吧!”他要看思奇是什么想法。

  “这样啊,那我们也不搞五五分成了。”

  “那想怎样?”树斌一听思奇说不搞五五分成了,心里顿时冷了一截。心想这个思奇果然不简单,莫不成要搞四六分成不成?

  “四六分吧,将来做大了三七分也行。”思奇说。

  “什么?”树斌一听,急了。他平时就看不起不讲信用的人。

  思奇看树斌急了,知道自己没说清楚,赶紧说:“我的意思是我四,你六,如果将来业务再大了,我三你七也行。”

  树斌一听,奇怪了,问:“为什么你不要五而要四?那你可要想好了。”

  “没什么啦,你看你,你看这些门面,公司的运作、那厂里的关系,这些都需要你去打理的。如果做到一万五千吨,你也只拿到五万块一个月而已,不过我有个要求,三山县的矿必须要及时结算,做好了这事,就是帮我的大忙了。”

  思奇一再坚持要四成,树斌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林思奇的要求。

  思奇不再说这事了,与树斌开始一一核对起出厂价与到厂价来,这个价格是给矿里报价的基础。所谓的出厂价需要思奇去组织好运输车辆,运输不含在里面的,到厂价则是以矿到了厂里做为结算价格,是含了运输费用的。

  两人忙活了个上午,终于把报价表做出来了。看看已经到了吃中饭时间,树斌邀请思奇去家里吃饭。看已经到了饭点,思奇没有推辞。

  来到了树斌家里,思奇一眼就认出了树斌妈,树斌妈姓肖。思奇赶紧叫:“肖阿姨好!”然后坐下来吃饭了。树斌妈看了看思奇,听他聊了聊离厂之后的事。思奇在树斌妈面前的话并不多,吃完饭就匆匆告辞了。

  看着思奇离去了,树斌妈说:“斌儿,这思奇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感觉有几分神秘了。”

  “也没有吧,他呀,你问一句他就答一句的,应该是不喜欢说废话的那种人,上次跟他一起去沙平矿,矿里的人跟他很熟的,那些矿工都叫他林班长,估计之前在部队里是班长吧。你不是说他保密原则强吗,可能是职业习惯了。”

  听树斌这么一说,树斌妈觉得有道理。接着树斌又把上午与思奇利润分成的事说了,树斌妈也不解了,说:“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哪有跑业务嫌分成高的道理,他一再提到三山县的账一定要及时结,莫非里面有什么事?”

  到了晚上,树斌跟小佳讲起了林思奇的事。小佳也不明白为什么,最后说:“想不明白就不想这事吧,他肯定有他的原因,你只要不见货不给钱,风险自然也就可控制住了。”

  也罢,树斌决定先暂时放下这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