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那些夹竹桃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齐伸援手

那些夹竹桃 小河松 3126 2019.11.12 09:18

  树斌送杜小阳离开了公司,他看了看郑总,说:“小阳借给我们的这二十万就留着做流动资金吧。”

  郑总想了一下,说:“二十万估计不够的,几天就用完了。现在网点的运作效率没有我们想象的高,回款时间达不到预期,总要晚几天的。”

  树斌想想也是,网点要扩张就必然要放宽客户的回款时间来吸引客户,要想保住流动资金,那只能将那些赊欠的客户排除在外,“既然这样的话,咱网点要考虑先不要扩张了,万一没钱了就真有可能出现象杜小阳说的那种情况。”

  郑总想起了刚才孟启那表现,他有点怕去跟孟启说让网点停止扩充的事,吞吞吐吐地说:“还是你通知孟总调整一下吧。”

  树斌明白郑总的意思,想到孟启还在气头上,便说:“那先缓缓吧,钱这几天慢慢放出去,控制好数量,我再想想办法,过几天再跟他说。”然后跟刘铭说:“看来我们也要建立一个优先级处理了。你这里加强一下网点客户的审核,要他们加快回款速度,现金付款的优先处理。”

  这些事情刘铭很清楚怎么弄的,不用树斌操心。

  树斌想起了杜小阳刚才说到的供应链,问刘铭:“刚才杜总说的供应链是怎么回事?你听过吗?”

  “供应链这个以前有过一个了解,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但怎么运作并不清楚。”

  听到刘铭也不了解供应链,树斌有些遗憾地说:“我也不知道这供应链是怎么回事。”

  树斌想真要了解杜小阳说的这个业务,可能还是要找他了解更清楚些,他也不敢确定杜小阳是随口说的还是有备而来的,便问刘铭:“你觉得杜小阳这人怎么样?”

  “对他我也是第一次见过,具体也不清楚,但看刚才借钱给我们,倒是个有点意思的人。”

  树斌点了点头,说:“他以前是我们厂新材料事业部的,他出去得比较早,现在是一家企业的销售总监,他们这些人比我们读书多,见识广,因此他刚才提的这个东西我还真想了解一下。”

  晚上,树斌回到家里,他想起今天的事,有点闷闷不乐。

  “你今天怎么不高兴了?”小佳问他。

  树斌叹了口气,说:“我感觉咱们公司会有问题了。”

  “会有什么问题?”小佳听到树斌这么说,心里一惊。

  树斌把今天孟启在公司里的事与杜小阳说的事告诉了小佳,说:“对孟启这个人我现在有点吃不准了。”

  “你怎么这么说?以前你不是说要相信大家吗?”

  “那是以前。以前矿业务这块是稳赚的,现在三山县这样子估计是短时间内供不了货了,而且我还有个担心。”

  “什么担心?”

  “我去了沙平矿,去了窑村,我感觉那一块矿山国家会开始控制了,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关闭了。”

  “为什么?”

  “就是因为那里的地质条件不好啊,地质不件不好,产量又达不到那种专门治理的要求,总有一天会关了去。我看这次救援的花费,国家可能花在救援上的钱都远远高于那些矿的产出。”

  树斌讲的这些,小佳并不太懂。树斌看着小佳说:“我们公司估计还得变一下才行。”

  “什么意思?”

  “我今天有种预感,如果货运网点这一块独大了,你不觉得孟启很可能会有想法吗?如果有了想法,后面公司肯定就会有麻烦,要找到另一块业务来平衡才行。”

  说到孟启这个人,小佳跟小艾虽然有过一段交情,但玩不到一块,自然对孟启家里是什么情况也不太了解,既然现在树斌说对孟启不太确定,她想肯定是树斌对钢材市场的网点无把握了,便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在想。今天杜小阳提到我们的业务比较简单,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价格竞争挤压掉,这也是我担心的事。不过他今天提到一个供应链的事,说那个才是有前途的,可我们都不懂这个业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估计我们也做不来的,但我还是想了解一下,总比干等要强。”最后树斌说:“公司不转型,我们会很被动的。”

  小佳不明白他说的被动是指货运网点被孟启控制后的被动还是将来公司发展过程中的被动,便问:“你说的被动指的是哪方便的?”

  树斌说:“都有吧,我最不喜欢做什么事的时候突然被人抓住了命脉那样的感觉,主动出击才能生存得更好。”

  小佳没想到树斌会有这想法,突然明白了她以前突然觉得树斌变得陌生的原因了,原来是每一件事他都会多想一步,心里反倒佩服起来。其实小佳对树斌什么事都多先一步的作法是非常欣赏的,她的想法很简单,做事之前先多想想总不会是坏事,三思而后行,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思想。便笑着说:“这就是你的主动生存法则了?”

  树斌一听,苦笑了起来,说:“还主动生存法则呢!我可没有这么多的道道,只是不想哪天被人卖了还不知道。”话一出口,树斌想了想,觉得小佳说得也对,自己什么事都先想一步,确实够主动的了!想到这里,他又苦笑地摇了摇头。

  跟小佳聊这些事,小佳也想不出办法来。树斌想,既然杜小阳明白供应链是什么东西,那还不如专门去找他问问,好好了解一下,也好弄个明明白白。但去找他之前自己还是要先准备准备,他决定先学习一下。于是他开始找相关的书籍来好好学习。

  说到学习,湘市条件还不错,这些年湘市提倡建学习型城市。各个社区居委会都有那种图书室,城市里面还那种小小图书角。树斌在这些地方弄了些书带回到公司里来看。

  再说他们公司遇到困难的事情葛芳终于知道了,但不是刘铭告诉她的,而是小佳告诉她的。葛芳不但知道了他们公司遇到的困难,更知道了树斌的想法。她对刘铭说:“你们公司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呢?”

  “这有什么好说的,事情都还没有发生呢。”刘铭说。

  “等到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们公司就惨了,公司如果出了问题,那你到时怎么办?”葛芳说。

  “那我又能怎么办?”

  “能怎么办?解决危机呀!象你们公司现在几十万就能解决危机,已经是很容易处理的了。你可以明确地告诉树斌,你可以出二十万先垫付给公司,不够我们后面再想办法。合伙是什么意思?是你们几个人要一起面对可能出现的危机,而不是让树斌一个人来承担。”

  有了葛芳这句话,刘铭心里有底了。之前他是想到自己没有这个底气,因此不敢给树斌任何的承诺。

  郑总与刘铭看到树斌突然爱上了看书,他们感觉到树斌想做供应链是认真的,倒是有点担心起来,说:“书上的东西跟我们实际差距还是比较大的,这种东西我们可不一定吃得准的。”

  “我知道,我就先了解一下,到时找人聊的时候不要显得太外行就行。”树斌说,他心里想的是跟杜小阳聊的时候能有共同的话题。

  听树斌这么一说,既然是了解了解,那就大家一起来吧。郑总与刘铭也开始看起这些书来。

  虽然给了刘铭承诺,葛芳还是不放心他们公司的状态。没过几天,她跑到他们公司来了,一进门,看到他们几个人围着书本在讨论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知道的人知道你们这里是公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改办读书会了。”

  树斌看到葛芳来了,赶紧说:“葛总过来视察工作,那我们要先做好接待才行。”刘铭把自己的水杯给了葛芳,葛芳接过了刘铭的水杯,对树斌说:“公司有困难就解决困难,后面的事情还多着呢。”

  树斌一听,知道葛芳是来慰问他们公司的,说:“我们公司的事情还要麻烦葛总挂念,着实不该,而且对我们公司一出手就这么阔绰,真不知怎么感谢你才行。”

  “什么谢不谢的,有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才是王道,不然哪个合伙的样子?”葛芳大大咧咧地说。

  “那是,那是。”树斌连连称是,于是他把公司目前的情况跟葛芳详细地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最担心的还是网点不能及时回款的问题,现在网点为了扩大业务对客户收款时间太长。”

  “有些客户的业务还是要注意的,那种长期拖欠的客户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公司以前出现过不少坏账的。”

  树斌也是担心这事,说:“客户拖欠运费,但司机的运费他们公司又得按时结算,因此才造成了资金紧张,为了招揽客户又不得不放松回款的时间。”

  葛芳一听,感觉事态会严重起来,她自己的业务千防万防就是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有时为了鼓励客户及时回款,更是采取了优惠措施,可仍有一些客户回款不积极。

  “你们这样可不行,需要对客户进行清理才行,回款慢的客户业务尽量少做。”葛芳想了一下说。

  听到葛芳说的跟杜小阳说的是一个意思,树斌变得得警觉了,他决定尽快清理客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