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游戏四番外无尽之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计划实施09

游戏四番外无尽之主 王扈朱唐莫凌 3034 2020.08.01 23:33

  无能的贪婪终会酿就难以想象的恶果。

  ………………………………………………………………………………………………………………………………………………

  “总而言之,计划就是这样。”

  洛贝卡起身说道。

  “好了,接下来就由……桑雪姐负责将这两瓶药水中三分之二的药水卖掉,另外由尤琴和达利鲁叔叔负责陪同。”

  她将面前的蓝药水瓶和黄色药水瓶推给了右侧的桑雪。

  “一定要小心,现在的我们还没有联系到仲裁者大人,难免会被其他灵盯上,所以要尽可能地保持自身的神秘感。”

  她面容严肃,语气不容置疑。

  “另外,我和海兹负责寻找仲裁者大人,栗曼和莱文就负责收集情报,一旦有什么大事的话就立即通知我们。”

  “都听明白了吗?”

  “嗯!”

  “那好,现在收起头上的魔角,然后都回各自的卧室去休息吧。”

  其他角魔自然是不会对她的安排有意见,毕竟现在她可是有一位四阶高级的朋友。

  实力越强,话语权也就越大,这在这个世界上是再正常不过的现状了。

  ……

  “真是个不错的计划啊!”

  画面中的动作和声音都清晰无比地被仪水镜放映了出来,听完他们的计划后,我便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智商的确要比蔚启星上的人族要高上不少。”

  我左手摸着下巴,如此想道。

  “她说的那个神秘强者是主人吗露露~?”

  露拉樱和问道。

  “你猜的没错。”

  我直接就给出了答案,因为我觉得这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他们太坏了露露~!”

  “让我来用这个来打他们吧露露~!”

  她将怀中抱着的七曜取出,对着画面中的他们张牙舞爪地说道。

  “咚!”

  我立即用手刀敲向她的小脑袋,当然用力很轻。

  “露~”

  露拉樱和抱着头,以一种委屈的眼神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脸上带着深深的不解与困惑。

  “不要打扰到我的计划,他们其实是相当有价值的,接下来的计划还需要他们倾心的帮助才行。”

  忽视她的伪装,我淡漠地给出了解释。

  “我知道了露露~”

  露拉樱和见状乖乖地闭上了嘴。

  “好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面具下,看着桌面上的黄色药水瓶,以及她腰间挂着的黑色小木条,我的嘴角微微扬起。

  (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洛贝卡走入最里面的卧室中,反锁房门,然后立即便扑向宽大而又柔软的水床上,弹性十足的水床将她高高弹起,等到她再度落在后重复这个动作,很多次之后才停了下来。

  “唔~”

  将脸深深地埋入水床中,感受着那令人愉悦的柔软和弹性,不由发出了慵懒的娇哼。

  “实在是太舒服了!”

  她让整个身子都蠕动起来,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兴奋,两只蹬开了靴子的双脚一上一下地敲打着床面。

  在床上翻滚几圈后,她来到了床头柜的旁边。

  此时床头柜上早已摆上了乘着奇缘果肉的白玉盘,色艳欲滴的果肉整整齐齐地按照种类排好了队,静静地等待着主人的品鉴。

  这些果肉无论是在运输还是保险方面都相当困难,再加上它们本身那难以言明的美味,因此价格极其昂贵,仅仅用于豪华的营业店或王室的宴席中,因为贵族制订出的不允许带出店外的规则,所以普通生灵是绝对吃不到它们的。黑市上甚至已经炒到了十银币一颗,不过本店里的价格比较低一些,但价格也很是不菲,单单是她床头柜上摆放着的这七十多颗果肉,总价就达到了五枚金币。

  果肉大小不同,形状也各异,上面没有粘粘的汁水,精华都被牢牢地包裹在了里面,吃完后不仅不用进行清洗,手中残留的果香还健康安全,效果甚比高档香水。

  每种果肉都有四五颗,洛贝卡用右手随意地捏取了一颗泛着紫光的圆形果肉,然后缓缓地送往嘴边。

  轻轻一吸,晶莹剔透的果肉深入口腔,慢慢地咬下,一股酸甜且可口的果汁喷涌而出,瞬间便占据了整个味蕾。

  唇齿留香。

  “嗯啊~真是太美味了~!”

  洛贝卡发出愉悦的呻吟,面带绯红的俏脸上满是享受之色。

  于是她情不自禁地再度拿起一颗泛着粉光的椭圆形果肉吸入口中,咬下后鲜美多汁的果汁再度占据味蕾。

  “呜啊~”

  洛贝卡的俏脸更红了,她忍不住扭了扭腰肢,让两条小腿支撑着身子,然后身体前倾,双手迅速抓向那些果肉。

  她一边大口咀嚼着嘴里的果肉,享受着接连不断的快感,一边不停地用双手在白玉盘上抓取着,浑然是一种失了智的模样。

  “嗝!”

  几分钟后,洛贝卡轻声地打了个饱嗝。

  她用右手缓慢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还不时地咂咂嘴,脸上露出回味的神色。

  “实在是太好吃了,我觉得我还能再吃一百,不,两百颗!”

  “哈哈,不过贵的相当离谱啊,换在平时我是想都不敢想。”

  洛贝卡这样自语着,同时将左手食指放在墙上的红色按钮上,然后轻轻地按下。

  “叮铃!”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

  “咚咚!”

  不多时,门外便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请问洛贝卡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进,进来吧。”

  虽然费思曼不了解他们的信息,但这毕竟是她第一次使唤其他灵,心中难免会有一些不必要的紧张。

  白色的房门被她打开,入眼的是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服务员,他优雅地向洛贝卡做出了鞠躬的动作。

  “尊贵的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洛贝卡微微张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气的服务员。

  白色的卷发、黑色的凤眼,再搭配上小麦肤色的俊脸,还有这优雅的身姿、文明的谈吐,这不正是她所梦寐以求的英雄形象吗?

  “你,你好,我希望你能帮我拿一些奇缘果肉。”

  洛贝卡一开始还有些紧张,但她很快便融入到了角色中,语气开始变得淡然起来。

  “请您稍等片刻。”

  男服务员恭恭敬敬地说了一句后,便转身快步地离开了。

  此时洛贝卡的脸上泛着愉悦的光泽。

  “这层的服务员都这么优秀的话,那其他灵呢?肯定是更为优秀。”

  “等到仲裁者大人接受委托之后,我就前去拜访一下这里的其他住户以及总经理,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准还能碰上一个年少多金的帅气老板呢!”

  想到这儿,她的眼眸中流转着异彩。

  “这就是有钱的感觉吗?”

  “真是太棒了!”

  ……

  仪水镜前,我狠狠地捏着双拳,但最终还是缓缓地放下了。

  “可恶!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啊!”

  “啊啊啊!好想去买一些啊!”

  一旁的露拉樱和茫然地看看我,再看看她,看看我,再看看她……

  “主人很想吃那个吗露露~?”

  她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当然啦,哪些果肉一看就很好吃啊!”

  我一脸艳羡的说道。

  “如果能尝一下的话……”

  “主人的镜子应该可以把那些果肉都拿过来吧露露~?”

  露拉樱和更为不解了。

  “话虽如此——”

  我正准备要解释,突然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

  “我没有对你说过仪水镜的能力吧?”

  我面带怀疑地看着她。

  “所你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当然是因为主人很厉害啦露露~!”

  遗憾的是,露拉樱和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而是很理所当然地说出了这番话。

  “只要是主人想做的事,那就一定能实现吧露露~!”

  “说的倒也没错。”

  我一边盯着她的小脸,一边继续诱导着她。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比以往了。”

  这也算是实话,倘若我没有进行自我封印的话,那么估计现在的我很有可能真的可以掌控一切。

  不过那样的话,应该会失去很多乐趣吧。

  (其实还是担心自己无法承受那么强大的力量,最终导致自身变得跟原来差距太远啊。)

  “主人能拥有‘七星’之一的禁绝剑七曜,这难道还算弱吗露露~?”

  露拉樱和歪了歪小脑袋,不解地问道。

  “就一——哈哈,说的倒也是呢,拥有禁绝剑的我怎么可能会弱嘛。”

  为了以防万一,我自然是选择暂时低调了。

  “露拉樱和!”

  我正对着她,语气严肃地说道。

  “禁绝剑七曜可是我阿克夏耶·帕斯卡尔最特别的武器,露拉樱和,你一定要保护好它。”

  透过面具的两束银光亮了几分。

  “必要的时候,哪怕牺牲自己也要确保它的安全。”

  “你,明白吗?”

  然而面对我如此无情的话语,她却露出了笑容。

  “明白的露露~!”

  “很好。”

  我随意夸了一句,然后语气冰冷地说道。

  “但是我需要的是实际行动,而不是毫无意义的承诺。”

  “是的露露~!”

  我缓慢地收回了目光。

  (暂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不过之后再说吧。)

  我的注意重新转移到了画面上。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看看这次计划的成果吧。)

  ……

  卧室内,洛贝卡激动不已的心久久难平,甚至于她都有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不过仔细地想了想,现在还是低调点比较好。

  毕竟,她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啊,万一吃不消呢……

  “咚咚!”

  就在她思索着如何该给孩子取什么名字才好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熟悉的敲门声。

  “洛贝卡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是那位长得勉强还符合标准的男服务员。

  “请进。”

  洛贝卡迅速从床上起身,然后优雅地将房门打开。

  那位黑色服务员左手托着大大的白玉盘,向她鞠了个躬。

  “洛贝卡小姐,请您慢用。”

  说完后便用双手将白玉盘恭恭敬敬地呈递了上去。

  “放在屋内吧。”

  然而洛贝卡根本就不想过多地去理会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后,便转身向后走去。

  直到她走到床边时,才停了下来。

  坐在床边一看,果然他还是毕恭毕敬地跟过来了,洛贝卡心中不由大呼痛快,但脸上还是没有一丝异样。

  “喏,就放在这里吧。”

  她指了指床头柜,随意地吩咐道。

  “是。”

  男服务员迈步走向床边,脑袋依然低着,尽显卑微之态。

  看到这一幕的洛贝卡更是开心了。

  (这就是金钱的魔力吗?真的好强、好厉害啊!)

  然而就在男服务员放好盘子后与她擦身而过时,意外发生了。

  只见他突然将替换过来的白玉盘直直地砸向洛贝卡,由于出手过于迅速的缘故,再加上她此时正处于走神的状态,结果不小心挨了一下,额头上伤口与血液同步拉伸,足足有了十二公分时才停了下来。

  “啊!你敢——这,这是?!”

  洛贝卡虽然很吃惊,但她并没有表现出过激的反应,只是下意识地捂住伤口后便开始说狠话,直到她看到了白玉盘边缘上那个短小的突起。

  “不,不可能,你们难道早就预料到这些了吗?”

  她面色恐慌,语气紧张,灯光下的影子越拉越长。

  “不愧是洛贝卡小姐,竟然猜对了呢。”

  此时的男服务员面色和善地从兜中掏出了一片湿巾,随手将白玉盘丢到床上,然后慢条斯理地用湿巾擦拭着双手上沾染的血迹,顺便还头也不抬地跟她聊着天。

  “不如洛贝卡小姐再猜猜其他的?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

  “你,你其实不是服务员吧。”

  (冷静,冷静,现在我必须要拖住他。)

  洛贝卡一边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组织着自己的语言。

  “这只是你伪造出来的一个身份,其实这个服务员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

  (糟糕,我刚才在说什么啊!这么没有营养的话谁会有耐心听下去啊!)

  然而话已经说出去了,再反悔也已经迟了。

  “哈哈,说的不错,不,应该说是非常棒,能请您告诉我原因吗?”

  但男服务员像是没有智商的蠢货一般,甚至于还大力地称赞着她。

  (他的智商应该不高——话虽如此,但为何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呢?)

  “其实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服务员,因为我有自己的独门秘诀,你要听听吗?”

  洛贝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下意识地再度试探对方智商的上限。

  “实在是太厉害了!洛贝卡小姐!”

  男服务员直接就将手中的湿巾扔在了身后,然后一脸震惊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那可以请您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

  话虽如此,但她心中却莫名地悸动了几下。

  “首先,你的行动过于讲究了,你应该在第一次时便强行破门而入,而不是给我再次思考的时间;其次,你的形象过于完美,原本我认为你只是个普通的服务员,但这样的话你的形象就远远地超出了这份职业的限度,想必肯定没有灵愿意浪费自己的才能吧?”

  她顿了一下,依旧没有看到男服务员有什么异常。

  “最后,这也是最为致命的错误,这里可是卧室,你悄无声息地来到我的房门前这本身就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了呢?”

  男服务员好奇地问。

  “房门,其他灵,对,其他灵呢?为何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洛贝卡喃喃自语,俏脸上满是绝望。

  此时,男服务员的脸上才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是说你的同伴们吗?我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生不如死了吧?但也许……现在过去的话还能抢救一下?”

  他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举报

作者感言

王扈朱唐莫凌

王扈朱唐莫凌

无能的贪婪终会酿就难以想象的恶果。

2020-08-01 23: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