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借钱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3582 2019.06.23 21:00

  徐牧也曾想过,等到自己功成名就,再出现在林清影面前。

  就如《大话西游》里面那句经典台词,世上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不希望对方踏着七色云彩来娶她过门?

  但仅仅是一天,徐牧就等不下去了。

  心理年龄快四十的他,如少年般难以遏制那噬骨的思念。若是不尽快见一面,徐牧根本就安不下心来。

  现在摆在他面前比较重要的,就三件事。

  一是要去见林清影。这件事刻不容缓,若不然,他做什么好像都无法投入进去。就比如现在那家店门,虽他巨细无遗地安排给郭震,但哪有亲自执行来得放心?

  二是拯救泰禾米厂。既然重生到了这个关键点上,徐牧当然不会让上辈子的悲剧重演。

  三是要时刻关注家人的健康。母亲在一年后患乳腺癌,当时查出是早期,记得医生曾经说过,能早半年来体检一次,或许情况就会好得多。

  现在拉母亲去体检,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等到上学的时候,应该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徐牧在路边树荫默默盘算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一排门店前。

  这里大多是一些汽车旅馆和修理铺,间或也夹杂几家小卖部,嗯,也就是便利店。

  等班车的人,稀稀拉拉地站在那些门店拉出的遮阳布下,抽烟的,聊天的,在这镇郊倒也显得有些人气。

  徐牧脚步微微一顿,低头考虑半晌,便向一处修理铺走去。

  这家门店主要是摩托车和自行车修理,看上去比较破旧,水泥地面处处油污,不知名的零件散落一地。

  遮阳棚下,有一带着线手套的男子正蹲着补胎,大热天的,他也没有开风扇,背心一大片被汗水浸湿的痕迹。

  听到脚步声,他立马回过头。

  看到是徐牧时,那男子微微皱眉,手里的自行车内胎一扔,人也顺势站起来。

  “牧子?这大热天的怎么……你先坐,我去叫你姐……”

  “不用了姐夫。”

  徐牧含笑拒绝,拉过一张矮凳坐下后,话头一转:“我姐人呢?”

  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男子,徐牧满心复杂。

  这人便是他姐夫向志军,上辈子,徐牧跟这位姐夫关系一般,谈不上好坏。

  关键是接触的比较少,加上自大徐牧去省城上大专之后,姐夫一家人就搬到了外地,逢年过节也很少回来。

  向志军并不是喜欢聊天的人,平日沉默寡言,用乡里话来说,是个闷罐子。

  但徐牧对向志军观感并不好,这家伙,表面看起来那么老实,可上辈子,孩子都十岁了,却被爆出在外面包养了好几个情人。

  光是这一点,就不能忍啊。

  一个人若是对家庭都不忠诚,哪还有什么人品可言?

  “你姐在后面洗衣服……”

  向志军闷闷回了句话,掏出包红梅,给自己点了根,便不再作声。

  只是,他时不时瞅瞅徐牧,似乎在琢磨些什么。

  气氛莫名有些尴尬,起码,徐牧是这么觉得。

  清了清嗓子,徐牧决定开门见山:“姐夫,我这次来,是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没等徐牧把话说完,店里便传来一声娇喝:“商量什么?没的商量。”

  紧接着,一带着袖套的女子便出现在徐牧面前。

  短发秀眸,眉宇间依稀和徐牧有几分相似,来人正是徐茜,大徐牧五岁的亲姐。

  这时候的徐茜,还没有徐牧印象中的满脸沧桑,皮肤依然娇嫩,眼神依然犀利,说话也依然还是毫无顾忌。

  见徐牧似乎有些愣神,徐茜叉着腰,噼里啪啦就是一阵数落,根本就没给徐牧半点开口的机会。

  “我跟你说啊牧子,咱妈前些天来的时候,那话音我可是听出来了。这次学费三千,是准备找我要对吧?哈,当我这是银行?”

  “还有,别以为你姐夫好说话,要钱一个子都没有。咱家赚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徐茜满脸怨气,薄薄的嘴唇快速翕动,喷了徐牧满脸唾沫星子。

  无奈地起身退后两步,徐牧苦笑。

  他话还没说完呢,这个急性子,真是……

  徐茜一直都对家里有很大的怨气,这里离石岩村并不远,可她也就过年那会回去一趟,平日基本不回娘家。

  女儿嫁出去,就是别家人。在乡下,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老一辈的传统下,家家户户都喜欢儿子,对女儿就苛刻了许多。

  徐茜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里各种农活都得帮忙,反观徐牧,除了学习,连衣服都不带洗的。

  直等到去年徐茜嫁人后,徐牧才会在假期偶尔帮衬着下地干活。

  同样是儿女,徐厚德两口子的偏心,有时候连徐牧都觉得有些过份。

  甚至连苏瑞英娘家,比如苏瑞林苏忠青两兄弟,对这位外孙女也比较淡漠。

  所以现在徐茜这种态度,说实话,徐牧也表示理解。

  “姐,你误会了……”

  “误会?”

  徐茜睁大杏眼,不屑地撇了撇嘴:“得了吧牧子,我知道你要上大专了,上次妈说买化肥没钱,给了五十都不够,硬是要八十。现在你要上学,妈瞒着咱爸,又跑到我这提没钱,你认为这是误会?”

  话说到这份上,徐牧无言以对。

  见他耷拉着头的模样,徐茜哼了声,没好气地别过头去。

  有些话她闷在心里好久了,现在吐出来,感觉心里好受了许多。

  向志军在一旁抽着烟,见两姐弟熄了火,突然开口道:“那啥,茜啊,有话跟牧子到里面说去吧,外面……被人听到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

  没这话还好,徐茜本来有些消下去的火,又开始狂冒起来。

  “你家里没个老的帮衬,我家里两个老的光顾着儿子,哪里管我们的死活。张口就是要钱……”

  说到这里,徐茜转过头来,横眉竖眼地盯着徐牧:“考试没考好,还好意思跑出来到处晃,别读书花那么多钱,结果还是要种田……回去跟爸妈说,三千没有,就一千块,要还的,爱借不借。”

  ‘要还的’三个字,徐茜特意加重了语气。

  说到最后,还是要给钱?

  徐牧无声笑了笑,心头一暖。

  说是借钱,但徐茜给家里的钱,老妈可是从来就没还过,当然,徐茜也从不提。

  徐牧知道,自家这位姐姐刀子嘴豆腐心,那泼辣性格,跟妈简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只是,她现在当着姐夫的面说给钱,也不担心姐夫心里头有疙瘩?

  “咳咳咳……”

  向志军猛地吸了口烟,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呛着了,拼命咳嗽。

  半晌抬起头来,看了看徐茜,欲言又止。

  最终,他还是吞吞吐吐地咬牙开口:“茜啊,那钱……那钱动不得,要不……”

  “要不啥?姓向的你闭嘴。”

  徐茜横了向志军一眼,霸气地眯眼反问:“咱家到底谁做主?”

  “你做主!”向志军秒怂。

  哼了一声,徐茜耸耸鼻子,丢给向志军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再回过头,脸色就迅速阴沉下来。

  “还不回去,等我请你吃晚饭呐?”

  “姐。”

  徐牧叹了口气,斟酌着自己的措辞,小心开口道:“我这次真不是为了借钱……”

  这位姐一点就炸,他说话不得不小心。

  惹不起。

  接着,徐牧将自己代理卖车的事情讲了一遍,着重点出了郭品尚答应每个月给三百工资,要求向志军来处理售后。

  等徐牧说完,徐茜眨眨眼,愣是有些绕不过弯来。

  “你……你是说,你现在在卖车?”徐茜木然问道,满脸不敢置信。

  郭品尚是什么人徐茜哪会不知道?但她绝想不到,自家小弟能跟那种大人物扯上关系。

  这怎么可能?

  “每个月真的三百啊?”这是向志军憋不住了。

  都是在问自己这事的真实性,徐牧摊摊手,也不好细讲。

  眼看省际班车到了,徐牧赶紧起身,只来得及丢下一句:“具体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我过来就是先跟你们通个气。走啦。”

  “哎,你干嘛去啊?”

  “去省城有事……”

  看着徐牧登上了去江城的大巴,向志军与徐茜两人面面相觑,硬是说不出话来。

  良久,徐茜忽然“噗嗤”捂嘴娇笑:“臭小子,说的自己挺能的,八成是哄我开心呢。”

  说着,她推了向志军一把:“喂,别想那有的没的,去忙吧。我去洗衣服……”

  自家弟弟有几斤几两,徐茜了如指掌。

  别的不说,这小家伙一直闷头闷脑的,说话都没条理,哪有跟郭品尚打交道的本事?

  所以,她对徐牧说的压根就不信。

  大概是自己刚才态度过于严厉了一些,吓着他了吧。

  对徐茜的话,向志军深以为然,别的不说,以他对徐牧的了解,本来就有些不信。

  郭品尚什么人,就连他也有所耳闻,那种大老板,怎么可能跟徐牧这半大小子有关系?

  啧,吹牛逼的话也信。

  有了这个念头后,向志军方才有些波澜的心绪立马平息下来。

  想想他也觉得好笑,自己先前居然为了小舅子的一番话开始激动起来。

  那小子懂个啥?

  **

  夜,郭家。

  这几天艳阳高照,白天酷热难当,到了晚上,依然热度不减。

  听完郭嘉涵叽叽喳喳地讲完一天的经过,也清楚了徐牧那匪夷所思的营销方案,郭大强两兄弟面面相觑,陷入久久的沉默中。

  “资源整合?这次回来,还真是惊喜不断啊。诶,哥,你说我是不是该继续代理那个品牌,别急着转行?”

  生平第一次,郭品尚开始征求兄长的意见。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生意有着详细规划,从不被任何人的意见所左右。

  事实上,他也的确有非凡的商业头脑,生意向来一帆风顺。

  可是,现在他却是对自己的眼光产生了怀疑。

  农用车难道真的大有市场?

  按照徐牧刚才那模式和思路,他想到了如何与县城其他厂家的合作方式,在脑海中模拟了出了成熟的拓展策略,甚至能预估到庞大的收益。

  越深想,郭品尚愈发觉得徐牧这方案妙不可言。

  之前他得到的结论,是推广农用车,起码还需要有五年以上的市场接受时间啊。

  看人家这车卖的……

  说穿了一文不值,可为什么自己以前就从来没这么想过?

  郭大强沉默,此刻的他,完全处于一种怀疑人生的状态,虽说他由于自身见识的局限性,并没想到徐牧制定的方案有多厉害,但他知道,转手能让泰禾进账十多万,这是个什么概念。

  十多万呐!

  徐厚德那儿子,简直就是个妖孽,这怎么可能?

  听到郭品尚的问话,郭大强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能给出什么意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