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根源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3908 2019.06.19 21:00

  没成绩会怎样?

  徐牧呼吸略有些急促,他知道,郭品尚现在的窘境,其实并没有郭震所说的那么严重。

  说不定人家早就有了退路,上辈子郭品尚商途根本没有太大起伏。要不然,也不会带着郭震一家在外地混的风生水起。

  定定看着徐牧,郭品尚突然展颜一笑:“……没成绩的话,那么郭叔那边,可就不欢迎你再跟震震去打工喽。”

  听上去似乎也没多大的约束力,但徐牧知道郭品尚这话,多少有些敲打的意思。

  挥手阻止准备开口的郭震,郭品尚问道:“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有想法的人多的是,有执行力的人才叫本事。

  “没意见。要我卖完了呢?”徐牧眨眨眼,淡淡问道。

  “卖完了?除提成外,我另外封个大红包给你。”郭品尚哈哈大笑,显然对徐牧能完成任务并没抱多大信心。

  有那么好卖,他郭品尚是干什么吃的?

  顿了顿,郭品尚脸上的笑容收起来,接着道:“这样子,完成任务后,可以去给你姐夫打个招呼,看他到底愿不愿意做售后服务,我一个月给他三百的工钱,就不按次数来算了。”

  一个月三百,在镇上,比公务员的工资也不遑多让。

  打一棒子,总得要给个甜枣。

  郭品尚深谙此话精髓。

  徐牧偏头考虑半晌,郑重地缓缓伸出右手:“那……一言为定?”

  重生回来第一天,就有个机会在面前。拥有前世十多年销售经验的徐牧,自然不会轻易放手。

  看来,要认真点了。

  十多岁的少年,此刻淡定从容得宛若商界老鸟。

  只是,那画风未免有些古怪。

  郭品尚笑笑,同样伸出手:“一言为定。”

  旁边,郭震看得目瞪口呆,他对这位严厉的叔叔向来惧怕,眼看徐牧跟对方谈笑风生,而郭品尚又俨然一副平等对待的样子,更是令郭震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牧子……似乎变了啊。

  等徐牧离开后,郭嘉涵撇撇嘴,颇为不甘地道:“爸,你还真相信那家伙能把车卖出去啊?”

  她对徐牧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儿时的印象,其实并不深。

  但先前徐牧在她面前故作惊人之语,想吸引自己注意。这种哗众取宠的男孩子她见多了,简直不知所谓。

  在她看来,徐牧的行为尤其恶劣。居然都敢在她父亲面前肆意吹牛,这人,忒无耻了些。

  听了女儿的话,郭品尚脸色一正:“我相不相信无所谓,到时候看看不就知道了?反正我又没损失。”

  瞅了瞅自己那仍愣神中的侄儿,他突然展颜一笑:“说起来,震震算是交到个好朋友,最起码,比起你在县城里的那些玩伴,这徐牧胆子就大得多。”

  郭品尚自认看人极准,可是,很少碰到像徐牧这般如此自信沉着的少年。

  没有农村孩子普遍的内向与憨厚,倒好像是个浸淫商界多年的老手,不得不让他高看一眼。

  至于一个月卖掉五十多辆农用车,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说到底郭品尚也是不相信。

  闲着也是闲着,他并不介意,在无损自身利益的前提下,给这少年一个机会。

  也仅仅是个机会而已。

  “说的也是,老徐这儿子养的不错,比我家这浑不吝的崽子强多了。”

  接过话头的郭大强,想起刚才徐牧气定神闲地跟自家兄弟谈生意的画面,再看看自己儿子,莫名地觉得有些牙痒痒,突然毫无征兆地踢了儿子一脚。

  郭震:“……”

  他满脑门问号,也受不了这委屈,自家老头子这是抽得什么疯?

  **

  躺在床上,徐牧半天睡不着。

  这是他重生归来的第一夜,心绪复杂,难以入睡。

  按照他白天的计划,接下来的时间,是准备辛苦点外出打工的。

  可刚才在郭震家里,他鬼使神差地,抓住了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机会。

  这不是他以前的性格,或者是说,再有信心,他也不会在郭品尚面前夸那种海口。

  一个月……时间并不宽裕。

  可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莫名极具有自信心。大概是……重生归来有些膨胀了?

  这可不好。

  徐牧暗暗告诫自己。

  重生虽然是个很美妙的事情,他上辈子只是条咸鱼,即便掌握未来不少信息,但也绝不会变得多厉害。

  充其量,等有钱后投资方向不会差罢了。

  比如,囤房买阿狸和藤迅股票之类……

  徐牧分析着自身优劣,发现,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依仗自己十多年的销售经验,来赚取自己的第一桶金。

  有些意兴阑珊地翻了个身,徐牧暗暗摇头,没强大的专业知识和见识,即便重生,依然还是咸鱼啊。

  不过,在卖车之前,得弄清楚自己先前出现幻觉的根源。

  好不容易重生回来,若伴随个精神病的金手指,那就太刺激了。

  有时间得抽空去省城医院检查下,嗯,接下来,还得找郭震去各个村子转转,做个市场调查什么的。

  心中默默盘算,随着夜色渐浓蛙鸣声浅,徐牧开始处于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中,倏然,他猛然惊醒,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

  七个光团再度显现,在他脑海中,循着奇异的轨迹缓缓旋转,尤其是那带有丝丝绿色的光团,尤其醒目。

  这特么……

  徐牧彻底清醒过来,试探地开口问道:“系统?”

  没有反应。

  睁眼闭眼试验良久,徐牧终究还是束手无策。

  那七个光团,他现在能清晰感应到,只是,仿佛独立于其他维度般,任凭徐牧如何沟通,都没半点反应。

  这要是个金手指的话,怕是史上最没用的一个吧。

  哪怕是放出来当全息投影看个乐子也好啊,徐牧暗自吐槽。

  **

  青洪县下辖十二个乡镇,其中,榆林镇离县城中心最近,无论在经济还是人口上,也是最繁华的一个。

  当然,这是相对而言。

  在徐牧眼中,榆林镇也不过就是稍微有些人气的镇子罢了,触目所及,镇上风貌皆带有老电影般的昏黄,比起二十多年后繁华,简直有天壤之别。

  榆林镇边缘地带,有一家泰禾米厂。

  第二天一大早,徐牧就与郭震拖着稻谷去了粮站,在那里,他只将合同粮交完,剩下的,就全部拖到这里来了。

  没别的原因,泰禾米厂的厂长是他外公。谁家还没两个富亲戚,在这里**粮站总归要划算一些。

  郭震帮着卸货后,眼看时间还早,便嚷嚷着要去游戏厅。

  他时不时就跑镇上玩街机泡音像店,对这里熟悉无比。

  徐牧跟他约定下午回去后,也没拦他。

  只是,在卖粮的时候,终究还是遇到了些问题。与往常的不一样,这回徐牧收到的是白条。

  白条哇!

  徐牧颇为稀罕地看了看手中的收据,二话没说,直接奔向最里面一排灰扑扑的平房。

  现在收粮还有不给现钱的?这不要个说法都不行了。

  靠最左边的一间,就是厂长办公室。

  红砖褐瓦,白色粉墙很多地方都有脱落的痕迹,上面‘发展才是硬道理’几个大字,嗯,很有年代感。

  推开处处斑驳虫眼的木门,徐牧一脚跨进去,抬眼便看到两个舅舅,徐牧连忙一一打招呼。

  大舅苏瑞林,小舅苏忠青,目前都在泰禾米厂上班,一个管生产,一个管财务,平时也相安无事。

  这个家族式的小作坊,已经在榆林镇生存了近五年。

  此刻,两个舅舅都是脸红脖子粗,气氛明显有些异样。不过,在徐牧进来的那时起,他们就迅速调整呼吸,竭力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看到进来的是徐牧,苏忠青原本冰冷的脸庞略略化冻,从沙发站起身来:“哟,牧子来啦,走,小舅带你吃早餐去。”

  苏忠青跟徐牧相差不到四岁,从小来两人感情极好,便是上辈子,在所有亲戚中,徐牧也是跟小舅最亲。

  倒是大舅和外公似乎与父亲有些隔阂,至于原因,徐牧不是很清楚。

  有一点徐牧知道的是,即便父亲再困难的时候,都不允许母亲找娘家借钱,一分钱都不行。

  “吃什么吃?”

  苏瑞林脸一沉,瞥了眼徐牧后道:“牧子我跟你说啊,这次是你自己没有考好,不管你是想上学上班还是咋地,咱们……”

  看他这样子,分明就是担心徐牧上门来借钱的。

  “哎哎哎……”

  苏忠青连声打断,不悦地瞪了自家哥哥一眼后,这才打着圆场:“牧子,你大舅的意思是……最近厂子里效益不好,所以他……”

  “行了,这还有外人在,你少说两句。”

  瞪了两人一眼后,苏瑞林回过头来,站起身沉声道:“周厂长,让我再考虑考虑,今天就到这里吧。”

  到这时,徐牧才发现,坐在阴影下还有个中年人。

  这人身材魁梧,衬衫西裤,大背头梳得油光发亮一丝不苟。只是他脸上坑坑洼洼,皮肤黝黑,那成功商人的气度,未免就打了些折扣。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极为阴鸷的双眼,亮的吓人。

  对苏瑞林的逐客令,那中年人丝毫不以为意,笑吟吟地起身道:“这样的,我也没那个时间再跟你慢慢耗,连机器带厂房,一口价十五万……”

  他这一番话说得四平八稳,语调没有半点起伏,似乎吃定了对方。

  “做梦吧你。”苏忠青终究还是年轻气盛,本来都快走到门口了,又回头吼了一句。

  徐牧现在算是明白过来,怪不得两个舅舅神色不对,敢情,现在的泰禾米厂都已经有人上门谈收购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很快便想起,前世中,正是这个暑假,外公家似乎发生了不少事,外公一病不起,尔后落下病根直到郁郁而终。而两个舅舅,也相继去了南方打工……

  那一切的根源,就是面前这个中年人?

  “是不是做梦,我相信你父亲比你明白。”那中年人毫不动怒,打了个哈哈后,目视苏瑞林,很诚恳地摊摊手:“泰禾欠银行还有十二万的债务我来负责,你苏家白拿十五万,考虑一下?”

  “我们这里还有很多粮食,你别欺负人……上个月你的开价都是三十五万……”

  苏瑞林脸色有些阴沉,双手按着办公桌站起身来缓缓道。

  只是,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个厂子创办了好几年,从一个小作坊到如今这个规模,任谁都不可能舍得放手?

  对方说的没错,现在银行的贷款催得紧,而泰禾现在无论哪方面的业务都不容乐观,再拖下去,恐怕后果难料。

  能够早点从这个泥沼里面爬出来,未免不是个好选择。但父亲现在不在,他如何能拍这个板?

  对于苏瑞林的质问,那中年人并没有半点不悦,反而摸出一包硬盒阿诗玛,不疾不徐地抽出一支给自己点上。

  惬意地吐了个烟圈后,那中年人夹着烟的手指点了点苏忠青两兄弟,平静地开口:“上个月情况不一样,你们这个破厂现在送人恐怕都没人要,只有我福盛才能吃下你们。说句不好听的,不管是资产,还是采购销售包括内部管理,我福盛米厂在榆林镇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这番话意思很浅显,他虽然是要收购苏家的泰禾米厂,顺便也要鄙视一下其他厂子,整个榆林的乡镇企业,有一个人算一个,都是辣鸡。

  狂虽狂,但他周福哲有这个底气,也有资格说这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