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呼之欲出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2128 2019.07.11 20:05

  陡然听到这话,徐牧为之侧目。

  人家店主随口问问,也是好心,这人怎么就如此不通人情世故,直冲冲地就这么怼过去了呢?

  “啧……”

  店主撇撇嘴,手脚麻利地打包,继而递了过去。

  做生意的,各形各色的人见得多,气量终归还是有的,并没有生气。

  眼看着那人离开,店主摇摇头,似乎颇觉怪异:“老田这次回来,性格好像暴躁多了。”

  “理解下吧,听说田志勇那小子在外面死了,老田回来给他儿子在老家刚办完丧事。你想想,这儿子刚死,他田光华心情能好才怪。”旁边一正撕扯油条的食客,闻言顺口做了解释。

  徐牧刚吃完,正准备起身掏钱时,听到这话,动作不由顿了顿。

  田志勇?

  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啊。

  仔细在脑中搜索了一下,实在找不到匹配的人,徐牧也就懒得再想。

  “哦,这就难怪了……”

  店主皱皱眉,摇头叹息:“不过我说,那小子惹谁不好,偏偏惹到李思睿头上,这不是活该嘛。”

  “谁说不是呢,照我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哈……也是。诶,你豆浆要不要再来点?”

  徐牧走过来,面色平静:“老板,帮我打包两份小笼包和豆浆,一起多少钱?”

  结账走人的徐牧,眼神稍稍有些异样。

  若是光说田志勇这个名字,徐牧可能根本想不起来,可一联系到李思睿,他立马就有了印象。

  那个曾经在学校门口,被李思睿找人揍了七顿的可怜家伙,不就是田志勇嘛。

  一个小混混,那得罪的起李思睿?

  不是听说被赶到外省,事情距今都过了大半年,怎么现在还在外地死了?

  还有就是,他怎么还敢回来?

  传言不是说,李思睿已经交代下去,禁止他一家人出现在青洪的么?

  徐牧脑中乱七八糟地转着,脚下倒是不慢,他向来走路习惯快速,猛不丁前面拐弯时,差点撞到一人。

  “哦,对不起……”

  下意识地开口道歉,等徐牧看清对方时,当即怔了怔。

  这人刚才在早餐店还遇到过,正是田光华。

  满脸皱纹的田光华,皮肤黝黑胡子拉碴,看起来有些颓废。身材本来有些魁梧,就是有些佝偻,仿佛再也承受不住生活的重压,稍稍弯了下去。

  他一身脏兮兮的,离的近了,还有些异味,特别是那短袖衣襟上,甚至可以看到清晰的油渍……

  “你干嘛跟着我?”

  田光华盯着徐牧,表情有些凶狠。

  此刻的他如饿极了的老狼般,老眼深处,幽幽眸光仿佛鬼火。

  徐牧愣了愣,感觉有些荒谬,指了指不远处的招待所,失笑道:“我住那里……这路……你家的?”

  这老家伙,脑袋有病吧?

  仔细看了看徐牧面孔,田光华又扭头看了看招待所,没说话,头一低,让开了些。

  而徐牧则是摇摇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稍稍绕开了些,径自向招待所而去。

  生活中,总会遇到一些脑子拧巴的煞笔,徐牧才懒得浪费精神跟这些人打交道。

  这要是换做郭震,怕不是早就一拳头打过去了。

  直等徐牧越过田光华后,平静的眼神这才略有波澜。

  田志勇死了,田光华回来了,偷偷给他儿子办了丧事。

  听店主与那食客的谈话,似乎田光华一个人在家,那么……他一个人打包那么多吃的干嘛?

  当午饭?

  别扯了……

  还有,这个人精神状态似乎有些不正常,自己不过是与他同路,他居然认为是有人跟踪他?

  他怕有人跟踪他?

  为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但始终还是有层似有似无的隔膜挡着,让徐牧根本抓不住那重点。

  脑子有些乱,徐牧的脚步却没半点迟疑,径自跨上了招待所的台阶。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一直等到他进了招待所,那田光华的目光始终紧紧盯在他身上。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招待所好一会,田光华这才挪动步伐,缓缓越过招待所,向那座桥走去。

  等徐牧回到房间时,郭震也刚好洗漱完毕。

  “牧子,咱们今天去游乐场吧,我答应了周玲今天要去的。”

  喝了口豆浆后,郭震提出建议。

  说完后,他似乎还小心地瞥了徐牧一眼。

  由于昨天在‘瑶琴阁’时的事情后,他们来这里参加李梦瑶的生日聚会,算是彻底取消。

  即便是李思睿说了女儿是在开玩笑,但谁会认为这真的只是玩笑?

  徐牧偏头思考了一阵,点点头:“你们去吧,我想自己到处逛逛。”

  他们在县城的计划是准备呆三天,这三天之内,能够找到门面租赁下来就算是完成了任务。

  租门面这种事,找个差不多的地段,出钱就行了。

  现在徐牧不过是因为对蒋豪充满兴趣,这才不想去找门面,而是想找一个打动蒋豪的方法。

  这些事情,他并没有向郭震细讲。

  就让这家伙陪着周玲,好好在县城玩几天吧。

  “嗯,那我就不管你啦。”郭震三下五除二解决战斗,提着打包好的另一份,出门向周玲的房间而去。

  **

  榆林,泰禾米厂。

  这两天,福盛那边重金挖收粮车的司机,导致泰禾如今收粮的工作,不得不暂时缓慢下来。

  特别是昨天,居然颗粒全无。

  但凡是那硕果仅存的两三辆收粮车出去,立马就有福盛的车跟着,在收粮的价格明显高一些的福盛面前,泰禾好不容易占据到的优势,在短短时间内,土崩瓦解。

  一场关于收粮的大战正在打响,榆林镇的空气,除了炙热,似乎还带有隐隐硝烟。

  苏瑞林垂头丧气坐在沙发上,不断用力揉捏着自己太阳穴,显得烦躁不堪。

  相比起他,苏广发则是平静得多。

  但从他不断抽烟的动作看来,似乎他内心深处,并不像他表面那般平静。

  大概是有些不习惯办公室里沉闷的气氛,苏忠青倏然站起来,双手按住办公桌,目视父亲沉声道:“昨天大哥花了近一千请那个家伙吃饭唱歌,他还是没答应要跟咱们合作。爸,我发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什么问题?”

  苏广发眼睛一亮,猛然抬头看着小儿子,眼神充满鼓励。

  点点头,苏忠青以充满肯定的口吻道:“那家伙迟迟不肯签合同,连红包都不收,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