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高见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2190 2019.07.07 18:24

  事实上,乔文还生怕徐牧听不明白,特意再三强调了想要栽培徐牧的意思。

  只是见这小子脸上古井无波,摆明不感兴趣的模样,才让乔文迅速调转了话题。

  再说下去,乔文怕自己会绷不住生气,那面子上未免就有些难堪了。

  要知道,他要是把先前那番话说给其他年轻人听,怕是对方立马就欣喜若狂地答应下来,情绪激动点的说不定纳头就拜……

  可到了徐牧这里,这小子居然还端上了。

  年轻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到了此刻,乔文对徐牧的一番好印象,就此烟消云散。

  聪慧机敏的年轻人乔文看得多,但如徐牧这般年纪的,还真没几个。

  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乔文高看了对方一眼,尤其是在看到‘瑶琴阁’那一幕时,更是令他对徐牧有兴趣。

  但是,这并不代表乔文就会容忍徐牧在他面前耍个性。

  看到个好苗子,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好好栽培,以后说不定是个好手下。

  请徐牧吃饭的最终目的,就这么简单。

  所以,在徐牧面前,乔文的态度虽平和,但骨子里的高高在上,倒也没有过于掩饰。

  眼看乔文手伸向桌旁那包中华和火机,作势准备站起来,徐牧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乔叔,您别急,我这还有个事情……”

  “嗯,你说。”

  “刚才您是说,准备买地皮?这是要进军房地产的吗?”

  “嗯。”

  乔文偏头考虑了一下,淡淡地点点头,没多解释。

  反正没什么好隐瞒的,乔文大方承认,当然,他也不认为在这件事上,徐牧有置喙的余地。

  见他点头,徐牧眼皮一跳,脸上平静如故,心里却是掀起了狂澜。

  他清楚的记得,乔文从面粉厂中出来,应该是立马创立了全县城最大的一家超市才对,怎么现在要搞个什么狗屁房地产呢?

  青洪县城的房地产,在九八年福利房取消之前,都是属于低迷时期,到了两千年左右才真正开始大热。

  现在涉足房地产,投入大利润低,稍稍有点关系打不通,立马就是血本无归的下场。

  整个大环境如此,除非是有超强现金流,其他中小规模资金进入,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乔叔,那个……我觉得这个事情,您可以再斟酌斟酌……最起码,这隔行如隔山……”徐牧措辞的比较谨慎,但,他依然低估了乔文强悍无比的自信心。

  既然是有李思睿参与,那么,乔文他们要合资购买的地皮,徐牧也大概猜到了一二,应该是生产白酒的县西陵酒厂。

  若是没记错的话,李思睿好像就是因为这起投资,亏得血本无归。

  只是至于其中具体的原因,他就不甚了解了。

  挑挑眉,乔文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嗯,令徐牧很不舒服的笑容。

  “斟酌?”

  将还有小半截的烟蒂丢在地上,用皮鞋踩灭了,乔文这才抬头盯着徐牧:“来来来,让我来听听你有什么高见。”

  ‘高见’这两个字,乔文特意加强了语气。

  徐牧苦笑,他如何听不出来这位大佬隐隐的怨气?

  说到底,徐牧根本没想要跟乔文把关系弄僵,但现在到了这一步,多少也是他刻意造成的,只是没想到乔文反应会这么激烈而已。

  其实,乔文想要收伏他,可徐牧作为重生人士,何曾不想要收伏这位大佬?

  尽管他也知道,短时间内,这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清楚对方未来的性格与履历,这是徐牧的优势,但年龄,却实实在在是徐牧的短板。

  任他表现的如何惊艳,在乔文眼中,依然没有平等的身份和位置。

  而且,徐牧想要扭转这种局面,还需要花大力气。

  凭借一番惊人之语,就能令这位在青洪商界纵横驰骋的大佬另眼相看,那简直就是笑话。

  清了清嗓子,徐牧正色道:“从前年起全国房产就处于低迷期,这个乔叔您应该明白……”

  “说重点。”

  “呃,好吧。第一,青洪县城不具备房地产开发的潜质。第二,西陵酒厂那块地虽然便宜,但不是净地出让,开发和资金回笼必定迟缓。最大的风险就是如今市场还不明朗,您哪来的胆子去涉足房地产?”

  眼看这位大佬似乎有些不耐烦,徐牧也就实话实说,没顾得上客气。

  “唔,你小子还是有点本事,居然猜到是西陵酒厂那块地,还知道那块地有点麻烦……不过,我有说过要做建盘卖房么?”

  笑了笑,乔文再次点了根烟,锐利的眼神盯着徐牧,显得极具有侵略性。

  被他这么看着,徐牧隐隐有些压力。

  这种压力很难用言语来表示,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

  徐牧眨眨眼,脑中灵光一闪:“那您入伙参与拿地,是准备……商业地产?购物中心?既然连您不懂房地产都想要参与,这里面的利润想必惊人……咦,不对……”

  不待乔文回答,徐牧猛然站起,失声道:“我知道了,这项目……是西陵酒厂厂长魏光荣牵头,李思睿只是做中间人……乔厂长,这是骗局。”

  徐牧这话转得极其突兀,而且,这个结论得出来,包括他自己,都是楞了一下。

  几个人名,加上对未来信息的一点掌握,徐牧自己也没料到,一番分析下,他似乎透过重重迷雾,看到了整件事情的本质。

  直愣愣地盯着徐牧,乔文一口烟忘了吐出来,很快被呛得咳嗽不止,眼泪夺眶而出。

  这小子……说话能正常点嘛?

  怎么一下子拐到骗局上面去了?

  好不容易拿纸巾擦了把脸,乔文平稳了一下气息,这才咽了口唾沫,狐疑地开口问道:“小徐,你是怎么猜到项目是魏厂长牵头的?又凭什么说这是骗局?谁做的局啊?”

  凭什么?

  当然是凭……呃,这个不能说啊。

  徐牧有些纠结,他总不能讲,我是重生人士,那魏光荣侵吞国有资产,企图拿土地私卖卷款潜逃。这案子在两个月后惊动省里,成为了最典型的经济案件,二十年之后还被人津津乐道……

  未来会发生的一些大事,或是徐牧亲身经历过的事,他才会有印象,不巧,西陵酒厂魏光荣的事情,当时轰动全县,徐牧自然有耳闻。

  “西陵酒厂在我县占地面积最大,下岗员工最多,改制失败后的产权也最复杂。这块地要卖,如果不是有魏光荣出面牵头,相信没人敢碰这个麻烦……”

  徐牧的语速很慢,在解释乔文第一个问题时,大脑也在飞快运转着。

  “另外我听说,魏光荣曾经在全厂组织过集体融资,这钱,西陵酒厂的工人还没拿回来……西陵酒厂改制失败破产前,魏光荣当时还在国外考察……前几天县里新闻上讲,要派驻工作组进入破产企业进行清算……”

  徐牧盯着乔文,话说得令人摸不着头脑:“另外,他儿子跟我是同学,听说他高考都没参加就辍学了……相信,他老婆应该不在县城有一段时间了吧?”

  最后一句是疑问句,可是,徐牧前面所讲的,魏光荣组织融资款项未退,西陵酒厂破产时出国,工作组进驻企业,他儿子高考前辍学,老婆可能失踪……

  这些零零散散的的信息,被归纳起来,赫然指向一个乔文从未想过的方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