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问题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3306 2019.06.25 11:30

  猛然坐直上身,乔文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盯着徐牧,紧紧抿着嘴唇,隐隐带着压抑的愤怒。

  连面前这个少年都知道自己去省城的目的,说明,他有心隐瞒的一切,在有心人眼中已经不是秘密。

  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令乔文不安。

  莫非面前这奇怪的少年,是那帮老顽固安排跟踪自己的?

  徐牧没有因乔文突然表现出来的愤怒有丝毫动容,他甚至还微微闭上了双眼,仿佛已经神游物外。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在那绿色光球浮现时,自己整个人都有了些微变化。

  刚遇到乔文时的忐忑与激动,此刻已全数化为乌有。

  表现出来的,是一种由内而发的成熟与沉稳,没有半点同龄人的浮躁。

  良久,乔文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又是怎么知道这些机密的?”

  “机密?”

  徐牧睁开眼,讶然扭头看向乔文,似乎对他的反应感觉很奇怪:“乔厂长,县面粉厂与粮油厂即将合并改制,现在贵厂又有大量收购粮食的风声传出来,傻子都知道改制已经到了尾声……”

  “听说领导班子还没定下来,谁都知道乔厂长在省城人脉广,这种关键时刻,您出现在班车上,不是去求援难不成还是旅游啊?”

  说到这里,徐牧古怪地笑了笑,反问道:“现在,您告诉我这是机密?”

  乔文哑然。

  面粉厂与粮油厂合并、大量收购粮食、领导班子没定下来、作为曾经厂长的自己出现在省际班车。

  这些零零碎碎的信息综合起来,就是这小家伙得出,自己要清除异己这个结论的理由?

  乔文揉了揉眉头,莫名的荒谬感在脑际挥之不去,突然觉得心好累。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妖孽了么?

  左右看了看,乔文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开口轻声问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目的,或者是说,你家里有人在面粉厂是吧?”

  “没有。”

  “嗯,那就行。”

  乔文点点头,继而闭目养神,神态淡定无比。

  既然人家是猜的,也没有利益关系,乔文略微放心,不再多话。

  两人只是萍水相逢,不管这少年想干什么,他都打算以不变应万变,看着小子能玩什么花样出来。

  平白无故点出自己的身份和出行目的,他还就不信了,这小子没有下一步动作。

  面对乔文表现出来的冷漠与戒意,徐牧暗笑,同样靠着椅背假寐,不再开口多话。

  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没错,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记忆中,乔文接下来回到县城,便开始大张旗鼓的进行裁员,也遇到保守派的激烈反弹。

  到那时,乔文会被排挤出核心领导层,愤而离开自主创业,拿着补偿股权在银行抵押贷款,进军零售行业,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

  这些,可都是乔总上辈子最为津津乐道的事迹,公司中人大抵都知晓。

  而徐牧现在要做的,就是剑走偏锋接触一下,能在乔文面前留下深刻印象,以便过后寻机在对方堪堪发迹时入场。

  他可是知道,乔文投资百万在县城创立大型商超,短短一年就能有资本进入地产行业,那种赚钱速度,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令无数人瞠目结舌。

  既然好运碰到这位大佬,徐牧哪会轻易放过?

  就当是刷BOSS涨点经验值也是好的。

  徐牧没天真地认为,自己仗着重生,就能随心所欲轻松捞钱。没实力之前,找根粗大腿先挂着,这才是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之后的路途很平静。

  班车颠簸着,枯燥的引擎声,夹杂雨水拍打玻璃的声音,令人昏昏欲睡。

  眼看到临近榆林,徐牧起身来到过道,活动着手脚准备下车。

  这时候乔文睁开双眼,观察徐牧半晌,突然开口问道:“你要在榆林下车?”

  “嗯。”

  松了口气,乔文拍了拍脑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还没有请教……贵姓?”

  “免贵姓徐,双人徐。”

  “小伙子厉害啊,在榆林就知D县城里的那么多事。”盯着徐牧,乔文脸上的笑容有些捉摸不透。

  “哪有什么厉不厉害的……”

  这老狐狸,还真多疑。

  徐牧暗自吐槽,脑中如电般转过好几个念头,准备干脆下点猛料。

  微微俯身,徐牧轻声道:“……说实话,我一直都很敬佩乔厂长,也曾经听过您的不少传说,只是有个问题我一直搞不懂。”

  “嗯?什么问题?”

  “相信有点眼光的人都看得出来,县面粉厂和粮油厂合并后,规模虽然大了,但产权和规矩想必更加繁杂。在现今这种市场环境下,前景也根本不容乐观。以乔厂长的能力,与其在那束手束脚受人唾骂,为什么不跳出来自主创业呢?”

  这话一出,乔文脸色陡变,鼻息也粗重起来。

  要知道,现在县面粉厂和粮油厂都属国有资产,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期,厂里员工工资不高,但福利却很高。

  因为还处于计划经济,吃大锅饭盛行,再加上没有失业的危机,企业生产效率不高,人浮于事。在面临竞争时无不债务累累效益低下,面粉厂有乔文在还稍微好点,而粮油厂完全就是个烂摊子。

  以下岗一千多职工作为代价,乔文为合并后的新企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背负了不少骂名。但现在,他的危机也同时到来了。

  毕竟粮油厂的规模比较大,光是一些中高层领导任免的人事问题,就令乔文得罪了不少人。

  等他伤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后,随之而来的反弹,让乔文根本承受不住。

  同僚排挤,工人骂娘,又有不少有实力的人想来摘桃子。

  这些,都是乔文面临的问题。

  只不过,在厂里大家表面上都也还过得去。现在被徐牧一言说穿,乔文脸色会好看才怪。

  此刻,他看徐牧的眼神极为古怪,一半大小子,看问题能有这般透彻,也算是不简单了。

  但这小子居然劝自己撒手离开,这算不算是……交浅言深?

  要不是看徐牧年纪不大,而且又是偶遇,他还真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厂里那般老顽固派来游说自己的。

  皱着眉头,乔文轻咳两声,半真半假地敷衍道:“人总得要有点追求,你不懂。再说吧……我已经争取到了领导支持……”

  “自己骗自己的吧?”

  徐牧笑着反问,眼看乔文脸色又开始变黑,又火上加油添了句:“或者是说,乔厂长喜欢吃力不讨好,做那种香也烧了菩萨也得罪了的事?”

  有追求有理想的人,是值得尊重的。

  话虽说的不留情面,但徐牧心中在叹气,他知道,不会起到什么效果,最多也就是让对方印象深刻点而已。

  他真的不想乔文在县城面粉厂继续勾心斗角,到最后,还是得身心俱疲地两败俱伤?

  与其如此,还不如趁早潇洒离开,说不定能多得到一些补偿,早些开启未来集团公司的初创。

  争取到了领导支持?

  谁信呢?

  稳定河蟹才是王道,乔文手段这么激进,恨不得相应领导号召来个一刀切,谁敢支持?

  再说了,真有领导支持的话,上辈子他也不会有黯然离开面粉厂那回事了。

  “呵呵。你这话说的……”乔文干笑着摆摆手,偏头沉吟半晌,这才点头道:“我也有过考虑,但时机不对……那么大个厂子……你不懂,呆了那么久,终归是有感情的。”

  说到最后,乔文脸色稍稍有些黯淡。

  建厂的时候,他就在里面车间上班。

  十年,整整十年。

  从基层一路走到领导岗位,乔文背后付出的辛酸,常人根本无法想象。

  可以说,面粉厂承载着他的青春与汗水,凝聚着他无数心血,那种炙热的情感,才是他努力经营奉献的根源。

  接下来哪怕前路再多坎坷,他还是想尽自己一份努力,

  见他这般模样,徐牧暗暗点头,心中有数。

  他当然不会以为,自己一两句话,就能让乔文改变既定的计划。

  但是,只要能在对方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就行了,等时候一到,乔文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

  这时,司机回头吼了一嗓子:“到榆林地准备下车哈。”

  车厢内顿时一阵骚动,伸懒腰地,打呵欠地,让本就潮湿闷热的空间更显浮躁。

  徐牧扭头看了看车头处,再回头时,脸上已换成轻松的笑容:“乔厂长,我随口一说,您也就当听个乐子,别认真。那啥,我要下车了,以后……”

  “等一下。”

  乔文打断了徐牧的话头,低头从随身公文包摸出张名片递过去:“别厂长厂长的叫,生分。我比你大十几岁,叫声叔不算勉强吧?有没有兴趣来面粉厂跟我干?感觉你小子很对我胃口。说的话,嗯,很有意思。”

  有意思就对了。

  模仿目标人物的说话频率、声调、动作等细节,再加上站在人家立场来分析问题,很容易就会让对方有心有灵犀的感觉。

  这些,是徐牧上辈子在乔文公司做销售时,学到的一些小技巧,现在用在乔文身上,嗯,效果似乎还不错?

  徐牧接过名片,从善如流:“那行,我就叫您乔叔了。至于跟着您……我还要读书呢……”

  “行,不勉强你。”

  乔文颔首,指了指徐牧手中名片笑道:“有时间来县城,记得打我CALL机。”

  他是真的欣赏面前这少年,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谈吐却没有半点相应的局促和腼腆,倒像是在社会浸淫多年的同龄人。

  这时大巴缓缓停下,徐牧打个招呼转身下车,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与乔文这次偶遇,徐牧没有想过要彻底取得对方信任,留个印象就好。

  他清楚乔文的性格,若是刻意结交,说不定会引起对方的反感,那就得不偿失了。

  有联系方式,联络感情来日方长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