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无利不起早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2149 2019.07.05 11:00

  绕来绕去,敢情是在这儿等着的啊。

  能够把记忆中的知识,直接转化为资金,徐牧并不排斥,也不认为这是在偷取他人成果。

  抄歌不能算作偷,抄歌这种事……重生人士的事,那能算抄么?

  那是创作,还是标标准准的原创。

  强行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徐牧心里的负罪感算是减轻了许多。

  抬头瞥了刘永涛一眼,他慢条斯理地放在吉他,沉吟半晌把皮球又踢了回去:“你愿意出多少?”

  大概是没料到徐牧会这么爽快,刘永涛愣了愣,考虑不到三秒比出个手势:“八千。直接买断。”

  一首歌八千,也算是良心价。

  只是徐牧对行情不了解,也不知道是否合适。

  但他知道一点,那首《少年锦时》好歹也算是赵老师代表作之一,传唱度颇高,怎么算,应该都不应该值这么点钱吧?

  就在徐牧踌躇时,台下众人却是一阵哗然。

  “这歌真是徐牧写的啊,好厉害……”

  “我就说徐牧当初唱<小芳>的时候曲调有些怪,敢情是他在旋律上有了些变动?”

  “想不到我们身边居然还有音乐才子呢……”

  “一首歌能卖八千,天啊……”

  ……

  再如何早熟,这里毕竟都是一些十七八岁的少女。

  可能她们家境条件不错,甚至还有些可以用‘富裕’来形容,但是,能够自己赚钱的,一个都没有。

  在这一点上,她们就觉得徐牧很厉害。

  嗯,超厉害的那种。

  只有赵莉心有不甘,低声嘟囔着:“估摸是灵光一闪,就弄出一首来而已,说不定……根本就不是他写的……”

  想想后,似乎也没那个可能,要不是徐牧的,以这首歌的出色成都,应该早就出名了。

  赵莉不知道,她嫉妒之下发的两句牢骚,已经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见到这些同学们的反应,郭震此刻也是与有荣焉,挤眉弄眼地笑道:“我就知道牧子牛逼……他不阴人就算对方烧高香了,那姓刘的居然还想阴他,现在傻眼了吧。”

  刘永涛此刻的确傻眼了,因为……徐牧直接开出了五万的高价。

  五万啊,还只是民谣,这家伙是不是特么穷疯了。

  如今这个年头,买歌按质量和作者的知名度,好一点的曲子,加上词,了不起也就是千把块,一流水准的那种,无非也就是三四万而已。

  当然,顶级词曲大家的薪酬,就没有参考价值了。。

  刘永涛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籍籍无名的高中生而降低价码,而是给出了八千的高价,他觉得,自己算是颇有良心的。

  可面前这臭小子,居然厚颜无耻地开口要五万……他怎么不去抢?

  手指拼命搓动着,刘永涛闭闭眼,竭力忍住心头的火气,等他再睁开双眸时,神态总算是平静下来。

  也是现在有求于徐牧,要不然,以他刘大公子的脾性,怕不是老早就开始发飙揍人了。

  深深吸了口气,刘永涛使劲揉揉鼻子,沉声道:“五万是不可能的,就算去找顶尖音乐人来作曲,怕也没这个价。”

  “你认为<少年锦时>不值五万?”徐牧故作讶然,开口反问。

  刘永涛固执地摇头:“再好听的民谣,也没你这么瞎开价的。”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嘛。你觉得高,那就三万二吧。”徐牧一看刘永涛脸色发黑,立马就把价格砍了近一半。

  刘永涛攥起了拳头,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

  快忍不住了,这臭小子,还有零有整的,当自己是凯子宰吗?

  咬咬牙,刘永涛斩钉截铁地道:“两万,这是最高价,你再加一分钱,那就当我没说过。”

  再高他确实不想买了,要不是实在是喜欢那首歌,他现在就很想甩脸子走人。

  这徐牧,就如同一个狡猾的商人,贪婪得令人发指。

  “成交。”徐牧笑了,诚挚地伸出自己的手。

  看着徐牧的笑脸,刘永涛心情复杂,一方面,为自己得到一首好歌而高兴。

  另一方面,却是有些肉痛。

  虽然他家境不错,自己也能赚到一些钱,但花两万买首歌,还是弃奢侈了些。

  递给徐牧一张空白的曲谱,刘永涛面无表情地叮嘱道:“按行规,你不仅要给我词曲,还得帮给我弄一份正式的Demo……”

  “啥?”

  徐牧这下可就露出了小白的面目,弄啥Demo?

  连Demo都不知道……刘永涛心里莫名开始滴血,陡然间也有了明悟,看来,刚才应该坚持给八千才对……

  这家伙,分明对圈子里一无所知,直接开个高价,摆明就是打着能宰多少是多少的心思。

  “小样Demo……”

  指了指楼上一个封闭的房间,刘永涛脸色有些不好看,懒得再解释,直接转移话题:“等下楼上空出来,你就在上面重新弹唱一次,我给你录下来后,然后再给打钱。”

  “行啊。”

  看了看手中的空白曲谱,徐牧突然眨眨眼:“有没有兴趣多买两首?我这里还有……”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反正,咱不逮着一只薅羊毛就行了。

  一人就‘借’一首,不过份吧?

  终究还是利益战胜了羞耻感,徐牧现在说出来的话,明显理直气壮了许多。

  或许,人的天性就是如此,有时能经受得住诱惑,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利益。

  在这一点上,没有谁能够站在道德的最高点上去指责别人。

  “还有?”

  刘永涛睁大眼,盯着徐牧张口结舌。

  他这次在省城参加青年乐队歌唱比赛,到目前为止排名第十一,已经算是入围。

  只是,他心里清楚,这次的入围已经算是比较勉强,在大家实力悬殊并不大的情况下,选歌和乐队之间的配合,就尤为关键。

  在如今的参赛乐队大多都在翻唱之际,拿出一首好听的原创歌曲,无疑是个超强的大杀器。

  好听的音乐,本来就有一种令人心醉的魔力,入耳就能大略知道受欢迎的程度。

  得到一曲《少年锦时》,刘永涛便已经如获至宝。

  他坚信,拿着新买的《少年锦时》,一定能让他取得一个比较好的名次。若是同等质量下,再多两首……

  定定神,刘永涛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手指疯狂地搓动着,试探性地问道:“你……能不能弹一段来听听?”

  “当然可以。”

  徐牧本来只是想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少进步,弹一曲后,正是自信心高涨的时候,闻言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