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重启完美年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崩溃

重启完美年代 天所以资 2525 2019.06.20 11:30

  说到这里,周福哲停顿了一下,欣赏了一下苏家兄弟慢慢发黑的脸色,这才微微偏头:“现在泰禾新粮买不到,囤积的大米和面粉也没销售渠道,你来告诉我,泰禾拿什么跟我福盛斗?”

  “行,以后我也懒得过来了。等银行把你们告上法院,到时你们厂子地皮机器拿出来拍卖,我再去谈价格也不迟。对了,记得把我的意思告诉你父亲。”

  话音落下,那人转身便走。

  这便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听到这里,徐牧恍然大悟。

  敢情,这中年人便是对面福盛粮食加工厂的厂长周福哲。

  他以粮食加工起家,后来还涉足榆林镇的房地产行业,是响当当的本地首富,方圆十里八乡的,颇具名声。

  大佬啊这是。

  现在,他这是准备要吞并泰禾米厂么?

  这时候,徐牧突然插了一句嘴:“听我同学说,县城面粉厂过几天就要派采购员下来了,要在全县城范围内大量采购小麦咧。”

  徐牧的声音不大,可是时机却是掌握得刚刚好,正是三人各怀心事安静无声的时候,他的话,此刻不亚于一声惊雷。

  屋里气氛一下子诡异下来,不仅仅是周福哲浑身一震,便是苏瑞林也是不敢置信地盯着徐牧,仿佛见鬼了一般。

  青洪县城面粉厂,按说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但人家是国营,体量跟他们这些加工厂,根本没法比,随便手指缝里漏点订单出来,都够泰禾和福盛吃好久的。

  按说,这么大的消息,怎么外界好像一点风声都没有?

  终究还是苏瑞林按捺不住,紧张地开口问道:“小牧啊,消息可靠不?”

  “我同学家里就是县面粉厂的,消息可不可靠,您看看周厂长的脸色就知道了。相信周厂长应该早就收到这个消息了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牧耸耸肩,仿佛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的样子。

  他并不是无的放矢,前世中外公经常懊悔卖厂子卖得太早,没有等到后面的机遇来临。事实上,福盛也正是因为这个机会,才趁势而起开始发展壮大。

  在苏瑞林和周福哲的耳中,徐牧这话的分量,跟核弹没什么区别。

  各地区粮站是储备单位,只买不卖。

  县城面粉厂若是说真要大批量采购小麦的话,不会亲自下乡找农户,肯定找他们这些粮食加工厂集中采购,如此一来……

  苏瑞林的脑子一下活络起来,若消息没错,这可是他们泰禾翻身的机会啊。

  “嗤……居然信这屁大娃子的话……”

  周福哲先是矢口否认,眼看苏瑞林满脸怀疑之色,他紧接着又黑着脸话锋一转:“好吧,就算是这样,泰禾也没有丝毫机会,你们现在还有小麦储备么?就那么一两吨,人家看得上?”

  话说的虽然强硬,只不过他却是狠狠地瞪了徐牧一眼,这毛头小子,胡乱插个什么嘴?

  要知道他可是花了不少代价,才从县城收到这个内幕消息,别说其他地方的乡镇了,就算面粉厂本厂的职工,知道的都没几个。

  而徐牧抛出这番话时,其实并不确定。

  毕竟他对前世中的一些大事,BR县城面粉厂这一年要改制啦,京九铁路即将开通啦,粮食和房价都即将上涨啦等等,这些都只是模糊有个印象。

  直等到周福哲承认下下,徐牧才心下大定,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赌对了。

  “这个就不劳你周厂长费心,面粉厂的单子,我泰禾一定拿得到。哈哈。”

  明摆了眼前有个赚钱的机会,苏瑞林哪里会放过?

  面粉厂到下面收购小麦,向来是财大气粗,不管如何,既然是有了目标,那么,泰禾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哼,那咱们就走着瞧。”

  眼看苏瑞林这次是铁了心不会卖厂,周福哲先前笃定的态度彻底烟消云散,黑着脸丢下这么一句后,便拂袖而去。

  见周福哲悻悻离开,苏忠青自然大为高兴,使劲揉了揉徐牧的脑袋,笑呵呵地道:“想不到,咱们家牧子有些本事,两句话就把那周福哲给打发了,厉害厉害。”

  徐牧使劲从苏忠青的魔爪中挣脱开来,正色问道:“后续销售不是问题,那么,泰禾收粮的工作就要抓紧了。不过小舅,为什么现在你们收粮还打白条啊?”

  他来找外公就是想问问这个问题的。

  私营的米厂若是打白条的话,那谁还会来这里卖粮食?这是嫌自家厂子死得不够快?

  苏忠青怔了怔,脸上不免露出一丝尴尬,倒是苏瑞林有些不以为然:“小牧你是不知道,现在来这里卖粮的人少,而且厂里面的资金有些紧张,打白条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么?

  徐牧总觉得小舅说话有些不尽不实之处,毕竟泰禾不是自家,他也不好深问。

  扬了扬手里的白条,徐牧斜眼问道:“行吧,多的话不说了,先把我这白条兑现了呗。”

  自家外甥,苏忠青没有半点犹疑,很爽快地掏钱,,反正财务是他负责,这点后门,他还是开得起。

  末了,苏忠青一把揽过徐牧肩头,兴致勃勃地发出邀请:“走走走,去家里玩会再说,我前两天买个新的游戏卡,带你开开眼去。这马上就到中午了,到时小舅请你下馆子。”

  苏忠青爱好颇广,特别喜爱红白机,从最开始的《双截龙》《魂斗罗》到《超级玛丽》,他都玩得乐此不疲。

  这一点徐牧自然是知道,而且,既然都来了这里,不去看看外公也不像话,徐牧没有推辞,跟大舅打了个招呼后,便随着苏忠青向厂外走去。

  苏家离泰禾米厂没多远,两层小洋楼,跟其他居民房根本没多大的差别。

  开门进去后,苏忠青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小心翼翼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外公这两天心情不好,大白天经常呆在家里睡觉。咱们回房动作轻点。”

  外公大白天在家睡觉?

  徐牧微微皱眉,已经隐隐有些明白:“外公他……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就是厂子效益不好烦得呗。”

  提起这个,苏忠青的眉宇间也有些阴郁。

  徐牧点点头,蹑手蹑脚地走向楼梯,却突然听到,后院厨房似乎传来隐隐约约的哽咽声。

  很显然,苏忠青也听到了这声音,两人面面相觑一阵,默默地向后院走去。

  透过纱窗门,徐牧可以清晰地看到,外公苏广发正在一口酒一把泪,嘴里嘟嘟囔囔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过,等他们稍微靠的近一些,勉强能够听清苏广发的只言片语。

  “……他们都还不懂事……秀莲……我没办法啊……”

  没办法……

  这三个字是带着长叹嘟囔出来的,听起来轻描淡写,但仔细品味,却又有无法言喻的悲哀。

  徐牧听着,莫名感到心酸。

  秀莲是外婆的名字,徐牧很小的时候,外婆就去世了。苏广发现在这样子,分明就是在借酒浇愁。

  成年人的世界,有多少没办法和无可奈何?

  只是,看起来苏广发并没有失控,脸色很安宁,除了眼眶发红,根本看不出其他的异样。

  徐牧却知道,有些人的崩溃,是一种很安静的崩溃。

  就比如现在的苏广发,表面上很正常、很平静,实际上他的心情已经糟到一定程度了。

  只是,哪怕如今他的压力已经达到所能承受极限,也只能找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来发泄。

  徐牧上一世生活在社会中下层,当然也会有这种经历。所以,他对外公此刻的心理活动,感同身受!

  人生在世,谁会没有这种时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