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箫唤人未来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128 2019.08.11 22:00

  到了客栈,不等小二招呼,付晓灵便带着文姝到楼上去了。

  门哗啦一下被文姝推开了,可是,里面空无一人。房间里各处都很整洁,不像有人来过样子。

  “人呢?小二!”文姝及喊。

  楼下的小二听到叫喊赶紧上楼来:“哎呦~有什么吩咐啊?”

  “你收拾过房间?”文姝问,她宁愿相信是小二把房间给收拾了。

  “哎呦,之前的客人走了,这客房我当然得收拾了。诶~您不就是前天的客人么。”那小二注意到了面前的付晓灵,又说:“您这是落了什么东西?我可什么都没看见啊……”

  付晓灵打断他:“昨天晚上,这两间客房,可有来人?”

  “这……没有啊,绝对没有。你们走后,我收拾的房间,如果有人来,这房间早就乱了,可您看啊,这房间整洁的很呢!”小二回忆了一下,确认昨夜没有人来住过。

  没有来,那她们会去哪呢?难道出事了?

  文姝心里很乱,她怕自己这一次,真的要把白木霜给弄丢了。

  付晓灵从衣服里掏了锭银子出来:“还是那两间。”

  “得嘞!”小二接过银子,把手上的抹布往肩上一搭,便去安排了。

  付晓灵看着文姝,心中有些不忍,不论怎么说都不可能让她恢复正常心情。

  “怎么办?我现在要怎么办?”文姝自言自语到,双目无神,嘴巴太干,起了死皮,唇上没有什么血色,再加上身上有伤,看上去很是憔悴。

  “白木霜受了那么重的伤,她们能去哪?”文姝越发激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实在想不到她们会在哪。原本就十分自责的她,现在更加愧疚了,若是白木霜死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什么幼稚的爱情,都见鬼去吧!

  文姝双手抓着付晓灵的胳膊,不停地晃着他,嘴里还念着:“她们会去哪,会去哪,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付晓灵拿开文姝的手,双手握住她的两只胳膊,使劲地抓着,不给文姝挣开的机会。

  “你冷静一点!”付晓灵对她吼道。文姝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不是因为被付晓灵给吓到了,而是那吼叫把她拉了回来,她对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失望了。

  白木霜处处保护她,她不仅没有好好的呆着,不给她惹麻烦,反而因为自己的任性,非要跟什么心上人回南宗,最后中了别人的圈套,害的白木霜生死未卜。

  自己真的是太没用了,怎么这么无用,这么无用!

  “汪敬知现在应该在下一个城镇,今天晚上,你就在客栈里吹玉箫,如果她们离的不远,一定能听到。知道吗,一定会没事的,一定没事。”付晓灵趁文姝冷静了下来,赶紧安慰她,告诉她还有办法。

  文姝含着泪,不停的点头,“嗯……嗯……”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她都绝不放过。

  天渐渐变了颜色,愈来愈黑,还多了些点缀,染了墨水的云朵熙熙攘攘地挂在天上,不知是谁秀着水墨画卷,还要带一身的忧伤。

  沙——

  沙沙——

  那人细泪一洒,天空中下起了密密的小雨。不久,这雨湿了这城镇中的景,也不忍毁了这天上的水墨。

  白木霜,你看,下小雨了,你该出来了。

  文姝坐在窗边,她望着这细雨,这可不就是你要来的征兆么。她手里拿着玉箫,从头到尾,慢慢地,轻轻地,抚了一遍。

  “如果不在周围,她也有可能不会出现。”付晓灵想要告诉她现在的情况,让她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嗯……我知道……”文姝没有多说别的,她的声音很轻,轻到那沙沙细雨也能掩盖。

  不知是细雨还是夜风带来的凉意,文姝的双手冰凉的有些颤抖,凉箫碰唇,寒了口中的那股热气。

  箫声从文姝的指缝间流出,在黑夜里徜徉,在细雨中漫步。满目春愁陇树烟,岂容细雨把忧散?

  她没有出现,没有出现。她重伤了又怎么出现呢?可是……练冰月也没有出现。

  吹的越久,泪便积得越多,夜里凉风也不知什么怜香惜玉,吹僵了她惨淡的脸。

  付晓灵就站在旁边看着她,人生在世,谁又不需经历离别。他看着文姝便想到了十八年前,他才刚刚六岁,他的母亲便离他而去……

  “有人!”付晓灵叫到。

  文姝立刻停下,并离了窗户站了起来。她向窗外望去,夜里黑的很,她什么都没看到。等她还想要再仔细看时,付晓灵已经拉着她望外跑了。

  “是几个黑衣人。”付晓灵说。

  文姝睁大了眼睛:“什么……”

  “先跑再说。”

  文姝任着付晓灵拉着她跑,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们的逃跑已经惊动了那些黑衣人,黑衣人也加快了速度。

  出了客栈,他们正遇上黑衣人,共四个。

  难道是汪敬知?

  付晓灵挡在文姝面前,想要去牵制那四个黑衣人。但他们学聪明了,三人上前与付晓灵斗,一人趁机用石头射了文姝的手。

  是汪敬知派的人无疑了。

  “啊——”

  玉箫掉在地上。

  那黑衣人要去捡,付晓灵抽身去阻止。在付晓灵的制止下,黑衣人不得不向后退。

  但是顾得了其一,顾不了其他。另外三个黑衣人也上前,一番打斗,付晓灵自然不占上风。

  好在文姝捡起了箫,可是,时间上有些迟了,付晓灵不仅被剑划伤,还手了蓄满灵力的一掌。

  他的内伤太重,x顺着嘴巴像外溢出,掺着雨水,也稀释不了那鲜红的颜色。

  文姝来不及再伤感了,她直接吹箫。最高昂、最肃杀,她真的不想再有人因为她受到伤害了!再也不想!

  那四个黑衣人怎会敌得过这样的箫声,全部喷x而亡,绝无生还。

  文姝见到此景,十分害怕,她杀人了!

  恐惧涌上心头,又见倒在一边的付晓灵,她赶紧上前去扶他。

  “你怎么样了,千万不要有事啊!”

  “没事,死不了,回客栈。”付晓灵忍着胸口的痛,咬着牙说。

  “回客栈?”

  “就你这样……”付晓灵歪着头看那死去的四个黑衣人,“谁还敢再来惹我们啊,咳——”

  “嗯嗯,嗯,回客栈。”说着,白木霜把让付晓灵的胳膊搭着她的肩膀,然后扶着他回去。

  天这么黑,还下着雨,没有哪个地方比呆在客栈强,付晓灵还受了伤,总不能让他再淋雨。

  只是,碧空人已去,沧海凤难寻。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新建书友群:818647794   欢迎来**流。   x:血。

2019-08-11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