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旁支祸乱(一)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25 2019.08.22 22:00

  “把消息透露给他们。”

  正午用餐时,张明轩离席去处理了一些宗门之事。

  此事有些棘手,张明轩忙活了一下午才得空歇息。他叫来新玖,吩咐他做事。

  张明轩的母亲原本便来自旁支。当年,张长庚娶她,便是为了稳固宗门根基。

  这么多年来,他们夫妻和睦,张长庚专一不二,日子过得倒也不错。另外,有了旁支的助力,宗门势头大好。

  只是,旁支的力量越是强大,便越是自持功高。这些年来,这脉旁支越来越不知自重,有些要越主的意思。

  一个多月前,此脉旁支的少爷张卜元遇刺身亡,死像极为难看,疑似中毒。但现场并无任何的蛛丝马迹,根本无从查起。

  旁支的人希望宗门可以帮忙查出凶手,以告慰他们少爷的在天之灵。

  此事一拖再拖,旁支的人便闹了起来。

  张明轩不是不想帮他们查,只是这其中分明是有人从中作梗,想利用此事将主家取而代之。张明轩想要查清真相根本没有可能。

  张明轩甚至发现,此事北宗的人也有掺和。旁支的人能这样不顾主家颜面而肆无忌惮的闹,也是因为得了他们的支持。

  各宗门在面上都是十分和气的,暗里斗的这些年渐渐减少。但这北宗看样子,如今是又要出手了。

  夜里和风缓缓,零星几点星星散发着微弱的光。

  文姝与付晓灵在屋子里闲谈。夜里有些许孤寂,文姝拿了箫来,坐在凳子上吹上几曲。

  付晓灵便一只手撑着头,侧卧在床上,甚是悠闲。

  沙——

  门外突然出现些声音,并不像是什么风声。

  付晓灵立刻坐起,与文姝对视一眼,便拿上身边的噬死,翻窗追了出去。

  有人!

  文姝也觉得声音不对,便收了箫,随后跟去。

  付晓灵追了十几步便看到有人。蒙了面还鬼鬼祟祟,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与那人还有些距离,付晓灵便用灵力御剑,直接飞向那蒙面人,以阻拦他的去路。那人侧身一躲,见行踪暴露,便上前与付晓灵打了起来。

  不过几招,付晓灵便直接以灵力相逼。

  蒙面人突然瞳孔放大,然后便倒在了地上。

  这!

  与付晓灵过招,他虽然一直处于弱势,但还不至于如此。

  付晓灵赶紧收了灵力。此时,文姝刚刚赶到,见此情形,忙问:“怎么了!”

  付晓灵没有回答,他忙上前,拽了蒙面人的面巾。

  蒙面人竟是口吐黑血。付晓灵将手放在他的鼻前,已经没了气。

  “怎么会这样?”文姝问。

  “是死士。见事情败露,便自己服毒了。”付晓灵说。这种死士他见的多了,只是怎么会在这里碰到死士呢?他的任务又是什么?

  “快!这边!”远处传来声音,还持了火把,看上去有不少人。

  两人寻身望去,竟是府里的护卫以及一些家丁,他们大概是听到了打斗声赶来的。

  付晓灵向他们说清了原尾,便和文姝回去了,剩下的事情,便是张府的人该处理的了。

  张明轩房里。

  “少宗主,他们已经动手了。”来禀报的,一身护卫装束,便是新玖。

  “这么快,看来一群老东西是等不及了。”张明轩说。

  “接下来做什么?”

  “等,此刻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林中双客在我们府上。就看他们接下来怎么做了。”林中双客在张府的消息是他放出去的,就是为了让旁支有所忌惮。接下来不论旁支做什么,总要顾忌到有高手在张府,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可没有想到的是,知道林中双客在府上,那些旁支的人反而更加猖狂,第二天便闹到了府上来。

  张明轩简直要被这帮人气死,给点警告竟是一点用都没有,不知道这帮老家伙又要闹哪样。

  张明轩正要去前庭,没想到张夫人的丫鬟竟来了门前。

  “少宗主,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现在?”

  “是的。”

  如今旁支的人又来府上,母亲肯定是知道的,现在喊他过去,莫非是有什么事。张明轩一想,还是先去了母亲那里。那帮老东西还是让他们等着吧。

  “母亲。”张明轩刚到,便见了一礼。

  “轩儿,你舅舅们又来了。”张夫人说,面上有些急切,毕竟是她母家办的事,她夹在中间,实在为难。

  “是,不知母亲找我,可是有什么要说的。”张明轩问。

  “他们嚷嚷着说林中双客在我们府上已一个多月,这么多天竟是一点没让他们知道,这便来讨说法了。是你放的消息?”

  “是,儿子本想以此震慑他们,让他们安生些。昨日他们派了死士入府,死士未归,今日应该是来探虚实的。或者,还有其他的事情,他们已经跟北宗的人搅和在一起了。”

  “不论他们今日想做什么,儿子,你一定不能把付晓灵掺到此事中来。”

  “为何?”张明轩一怔,母亲为何会如此说。

  “是母亲欠他的,轩儿,我们宗门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今日就让他们走。”是她欠他母亲的,张夫人心里有善,当年她不该不留下那孩子,不然那孩子也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当年,她听到付清子与澈儿的死讯时,便是万分后悔。

  “母亲……”张明轩不知是何事,但见到母亲如此,也心有不忍。他本来就是想借林中双客一用罢了,“好,今日便让他们走。”

  张明轩离了后院,便吩咐新玖去找云,让她去办,然后便去了前庭。

  其实,昨日中午,旁支的人已经闹的很凶了,如果不是如此,他也不会搬出林中双客。父亲不在,那帮人便愈发变本加厉了。

  “明轩啊,你怎么来的这样迟,还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等你。”张明轩刚到便听到他舅舅张久尧的埋怨,他听久了便也见怪不怪了。

  “让舅舅与各位久等了。”张明轩作揖,“不知今日各位来有何事?昨日不是已经向大家保证,我们张府一定会查明真相的么。”张明轩话见还环视了四周。

  今日较昨日怎么少了些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