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两张纸条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70 2019.08.09 22:00

  白木霜轻轻一跃便躲开了,只是空中有些雾气,顺着箭射来的方向,她根本看不到射箭的人。

  那支箭的箭头裹着一张纸,被射进了窗户边的木头上。

  白木霜看了看四周,雾气朦胧,她化作了人形,然后拔了那支箭。

  那纸上写着:古文姝已中毒,想要解药,带上玉箫,今日正午来城外荒庙。

  文姝中毒了?怎么会!

  白木霜为了确认,又回到文姝的房里,用了一点法术来检查她是否中毒。

  正如纸上所说,文姝的确中毒了,此毒不是近日下的,只是现在才显露。

  白木霜利用自己的真气希望可以为文姝解毒,但无论她输入多少真气,此毒只可缓解,不能根除。看到只有拿到解药,才能为文姝解毒了。

  文姝是被一个女修叫醒的,那女修一脸不屑,只是汪敬知让她来,她不得不来。

  那女修有些高傲,认为她是靠讨男人的欢心上位的,自然是瞧不起她。

  文姝也不介意,随她如何。

  吃过早饭,汪敬知扶她上马车,这使得随行的修士都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你可怕?”汪敬知问,他又不是瞎子,早就发现了。

  “有你在,我不怕。”文姝笑了一笑。

  汪敬知也对她笑笑,文姝很安心,她还有他呢。

  汪玖黎倒是没什么表态,一个女子,他还不屑给她脸色。

  已是正午,太阳有些大,虽是春日,早晨的气温与正午的气温实在相差甚大。

  文姝隐隐有些汗水,这身长衣宽袖,只能靠着些许微风去热了。

  这里是城外,没什么客栈,见路边有一家小摊子,一行人便停下休息休息。

  文姝下了马车,并未见到汪敬知,她问旁边的女修,汪敬知何在,但女修并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

  “我们少宗主去哪了,需要向你禀告吗。”

  文姝没有办法,只好住口,她清楚的很,求她也无用。

  大家都坐下来用午饭了,文姝一个人坐着,没有人理睬她,她也没有弄到吃的。果然,汪敬知不可能一直护着她,他总有不在的时候,她必须靠她自己。

  嘭——

  一个石头打在文姝的身上,她有些吃痛。但当她向弹落在地的石头望去的时候,她已经顾不上痛了。

  因为石头上裹着一张纸。

  文姝捡起石头,赶紧铺平褶皱的纸张。

  汪玖黎行事这么多年,在石头击中文姝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见石头上竟裹着一张纸,赶紧大喊到:“什么东西!拿来!”

  此话一出,众人顺着汪玖黎的视角望向文姝。文姝听到后,身子一怔,手上的动作立刻加速。

  “拿过来!”汪玖黎叫道。

  众修士赶紧向文姝这里走来,一下子文姝的旁边全是汪宗的修士。文姝见状,三两下就把手上的纸张给撕了。

  有女修士赶紧来夺,但为时已晚,纸张已粉碎,她们夺去也没什么用。

  文姝已经看清了:白木霜有难,速来荒庙。

  那女修将碎片递给汪玖黎,汪玖黎接过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出什么,然后他意味深长地看着文姝,也不说话。

  文姝被她看着有些害怕,看着她不说话,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

  旁边的修士们对她根本没什么好眼色,本来就瞧不起她,现在恐怕要把她当成奸细了。但汪玖黎没有说话,他们都不敢先动嘴。

  话总是要问的。

  “你是什么人?”汪玖黎没有威逼的意思,他只是很简单的一问。

  “我原先只是一个丫鬟。”文姝答,不管怎么样,汪敬知没回来,她一个小丫头,汪玖黎也不会对她做什么。

  “那现在呢?你觉得你刚刚做的事,像是一个普通丫鬟该做的事吗?”汪玖黎话语间还是很淡,他要让文姝自己说出来。

  “我知道,可我绝对没有恶意,有些事我不想说。”汪玖黎的语气可是给了她足够的空间让她来决定说不说。

  虽然白木霜法力很高强,这张纸条很有可能是陷阱,但她还是想去看看,她不放心。至于是不是陷阱,她想不到有谁想害她,还要用这种方式。

  “不想说,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旁边的修士们可不满意她的回答。

  汪玖黎将右手像上一抬,示意修士们不要说话。

  “你看了纸条,那你现在要做什么?”汪玖黎问。

  “汪先生。”文姝尊他一句先生,因为他处事不惊,他这样的问她,让她宁愿不说,也不想说假话。

  “我现在要离开这里。”文姝说。

  “恕难从命,敬知不在,你不能离开。”当然是汪敬知跟汪玖黎说的,起先汪玖黎还不解,觉得一个女子部在队伍里呆着能不哪,但现在看来,汪敬知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

  “那我也只能恕难从命了。”文姝说,她知道他们是不会让她走的,所以必要时刻,得用武力解决。她的箫已经准备抽出了。

  “你?”汪玖黎这时才觉得,是他小看着个女子了。他盯着文姝,想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文姝迅速向后退了几米,然后掏出身上的玉箫,直接把玉箫放在嘴上。

  汪玖黎一惊,这!

  “拦住她!”

  众修士齐上,文姝边吹箫边躲避,三两下便又与他们拉开了距离。

  文姝的指间蹦出铿锵的音符,直抵修士们的耳膜,似是巨大的水珠直拍玉石。

  汪玖黎还未有什么行动,此时,他与其他修士已经没有什么反击之力了。他们全身瘫软,有些倒地,有些勉强用剑支撑。一个个全都捂着心口,一种灵力散失的感觉……汪玖黎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到底是为什么,这个丫头,到底是什么人!

  自从上次,白木霜告诉她不同的曲子有不同的效用,文姝便开始研究不同曲子部同的效果。她刚刚吹的那曲,可以让人浑身无力,暂时失去灵力,如果吹的再久些,修士们身上的灵力便会永久消散。

  文姝见他们已经没了反抗之力,便停了下来。她向汪玖黎行了一礼:“汪先生,得罪了。”

  这个汪玖黎倒像个正派人物,文姝不好不给他些面子。

  在来的路上,她见到过一座荒庙,此时,她要往回走,不管如何,她都要去确认一下。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我想问一下,给我投推荐票的人,真的是每天都跟着看吗,求评,给些动力。

2019-08-09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