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黑衣少年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41 2019.07.31 20:00

  回到洞中,宫主已经醒来。

  “阿姝。”宫主见到阿姝急忙跑去,又看到了汪敬知。

  “汪公子?”

  “宫主。”

  阿姝向宫主讲述原由后,三个人便一起出发了,现在,他们要离开这里了。

  自从上次森林大火后,他们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东宗南宗的弟子们如何了,那样的火势,怕是大家都没有过的有多好。

  汪敬知是来过这片林子的,所以要出去也没有多难。南宗是从南边向东北方向走的,东宗是先西后南,所以他们现在应该向东南方向走,这样才能更快的离开灵异森林,到达安全地带。

  有汪敬知带路,他们很顺利,一路上没遇到什么灵兽。几个时辰的功夫,他们便出了森林,只不过这里属于南宗与东宗的中间地带,要想回到东宗还有一段距离。

  “已经到了午时,我们先找家店填饱肚子,然后我再送你们回去,这里到陈府比汪府要近的多,最多两天也能到了。”汪敬知向她们说明情况,好让她们放心。

  进了一家小店,三人饱餐一顿,抚慰了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饭的肚子。

  “我刚刚看到那边有家药铺,我想去买一些药,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最先吃完的汪敬知先说道,他身上有伤,是需要用药的。

  宫主嘴里应着让他快去。

  文姝却突然想起,上午在灵异森林的时候,汪敬知为她制药。他既然会制药,那么他之前应该早早的就为自己备好了药啊,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买药呢。

  汪敬知已经去了,宫主与小千留在店里等他回来。

  “诶吆~这两个小妞长的真水灵啊。”一个浪荡的猥琐男看见宫主与文姝两个姑娘家的身边也没个人陪,便要调戏一番。

  此人手上拿着剑,看上去也是个修炼之人。

  “闭嘴!知道我是谁吗!”宫主向她吼去,她堂堂东宗宫主可不是好欺负的。

  “哟,小妞脾气还挺大,生气了?要不要我来哄哄你啊。”说着便要上手。

  还没等宫主做什么,文姝一巴掌扇了过去。

  宫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阿姝,看不好出来啊。”又带着一丝小惊喜,她的丫鬟能缺她的“风范”吗。

  “你你你……你居然敢扇我巴掌。”那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被一个女人扇了巴掌,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不仅要扇你,我还要踢你呢,像你这种浪荡之徒。”宫主直接手脚并用,三两下便把那人给打趴了。

  饭馆里的客人都在看戏,这种浪荡之徒揍了也罢。

  文姝见宫主一个人也能把他的落花流水,连灵力都没有动用,就没有上前帮忙。嘴角含着笑,心里想着宫主这下应该会很痛快。随意扭了下头,文姝突然看到有位江湖儿郎不屑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喝他自己的酒。

  这种感觉还真让人不爽。

  那人一身黑衣,衣服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一条带子挽了头发,看上去很轻爽。桌子上放着他的佩剑。文姝与他有些距离,但也能看出他的脸倒是有些俊朗,棱角分明,五官标志。不同于汪敬知的儒雅,他有一些痞气、阳光。

  “是谁在欺负老子的兄弟!”饭店外来了两名男子,一位是彪形大汉,一位则与那浪子身形差不多。两人一人拿刀一人拿剑。

  他们的声音,让文姝收回了对那少年的目光。

  店里的小二狗腿的上前劝说,希望大家有话好好说,别动真格。

  这下可不好,以二敌三,更别说对方是三名男子,就算灵力上可能会有优势,块头、力气上也是不敌的。

  文姝拉着宫主,不想让她轻举妄动,此中情形,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找准时机就开跑。如果汪敬知能早点赶回来的话,情况或许会好些,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那浪荡子从地上爬起来,便向门口那两位走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虽然文姝想跑,但此时门口被堵,她们无路可走。

  “就是你们两个娘们欺负老子的兄弟的?”那彪形大汉说。

  “是。”都看见了,文姝直接承认。

  “大哥,就是这妞,她扇了我一巴掌,还有那边那个,她踢了我。”浪荡子不知羞耻的告起状来。

  “你还知道说!被两个娘们给欺负了!”彪形大汉啐了浪荡子一团吐沫。

  真是粗鲁。

  “老子不打娘们,但你们欺负我兄弟,这账不能不算。你自己卸了你一只胳膊,当是给我兄弟赔罪。”那彪形大汉指着文姝说。

  “做梦!”宫主怼道。

  “你这个娘们不知好歹!”然后这个三人提刀的提刀提剑的提剑便要上前攻击。

  文姝自然不想硬拼,拼了没有胜算不说,还有可能受伤。她跟宫主说了之后,两人就开始躲避刀剑,只攻不守。

  店里的客人见有人打了起来,纷纷逃离,只有那位黑衣少年无动于衷。

  几个汉子刀起空落,很是恼怒。几个猛劲,伴着灵力释放,砍的砍,刺的刺。

  文姝躲着刀剑,可只是躲避也不是办法,眼见着那彪形大汉的刀朝她砍来——她已避无可避了。

  突然,这大汉的刀落了地——是一个酒杯打落的,从大汉狰狞的脸看来他的胳膊也是痛的要紧。

  文姝向杯子来的方向看去,是那位黑衣少年!

  黑衣少年对上文姝的眼睛,嘴角一撇,然后拿着剑迅速出了门。

  “大哥,大哥,你没事吧?”另外两人见大哥吃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快走。”文姝见状,赶紧拉着宫主走,还是先走为妙,免得再出什么事端。

  外面人来人往的,文姝与宫主对这里都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我们现在往哪走啊?”宫主问,她也不知道汪敬知去哪了啊。

  “汪公子说看到了药铺要去一趟,那一定在来的路上,我们往回走。”

  “好。”

  两人加快步伐,穿过人流,这外面还真的是不安全,吃个饭还能遇到流氓。

  “宫主!阿姝姑娘!”

  没跑多久,宫主与文姝就听到了汪敬知的声音。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刚刚收到站短的信息,要签约了。哈哈,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好好写下去的!

2019-07-31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