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箫在人离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273 2019.08.11 22:00

  “玉箫!”玉箫!文姝把玉箫弄丢了。她真的太恨自己了,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她引来的,白木霜、玉箫,她没有哪一个可以对得起的。

  “先别管玉箫了,快走!”付晓灵拉着她向外冲。

  这个时候当然是逃命要紧,虽然汪敬知被她重伤了,可他旁边那四个黑衣人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文姝是个女子,逃跑起来很是吃力,再加上她现在执着于玉箫,付晓灵只好把她打晕,然后再背着她逃离,这样快些。

  他们逃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停下来。汪敬知并没有追上来。

  河边而憩,流水潺潺。

  付晓灵把文姝放下来,然后自己去河边洗了洗脸上的x渍。

  文姝也中了一掌,那些黑衣人也是个厉害角色,文姝虽未吐x,但此时内脏已伤的不轻。

  付晓灵又盘膝而坐,释放自己的灵力来为文姝疗伤。

  文姝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她的面前有一个火堆,岸边微风挑动,火芯跳跃,差点幻了眼前的景。

  付晓灵在火堆的对面,他盘膝冥想,透着火光,皮肤有些橘红。剑眉入鬂,鼻梁挺直。黑夜里,他脸上的轮廓有些虚幻,背后的月色倒是给了他一分仙气。

  “付晓灵。”文姝试着叫他,看他有没有睡着。

  “你醒了。”付晓灵睁开了眼睛,他本就没睡,一直在调息愈伤。见文姝已醒,他便结束了调息。

  “白木霜和练冰月呢?”此时四下无人,那么她们人在哪里?玉箫再重要,汪敬知不知道咒语,拿去也无用。但是,白木霜受了那么重的伤,她……她不会有事的……

  “情况紧急,我与练冰月并未约好地方……”

  “什么?那白木霜怎么办!”她可不仅是中了那一剑,她还中了汪敬知的毒,若无解药,如何存活?

  “明日,明日一早,我们去客栈,我们之前住的地方。她们可能会在那。”付晓灵安慰她说。

  “你怎么不早说。”文姝简直要被他吓死。

  “你不要抱太大希望,白木霜受了伤,又化作了猫身,她们不一定能进城去。”

  “嗯……”文姝不语,白木霜生死未卜……都是自己害的。

  “我们现在就去。”白木霜一下子站了起来。

  “去什么啊,天这么黑,你认得路吗?”付晓灵起身上前想要将文姝按坐下。

  “你干什么!”文姝当然不要听话。

  “还有几个时辰天就亮了,天亮再走!现在走,只会迷路,迷了路还耽误时间。”

  文姝只好乖乖坐下。

  夜里凉风习习,伴着火堆里毕毕剥剥的声音。文姝的心中很不踏实,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一会篝火暖身,一会凉风掠面。

  “给。”付晓灵拿出了什么东西给文姝。

  文姝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伸手去接,直到玉箫入手,她才露出惊喜的笑容。

  “怎么会……这……玉箫不是被汪公子……汪敬知抢去了吗。”

  付晓灵的嘴角微微上扬:“我付晓灵行走灵异大陆十几载,偷点东西,不是小菜一碟~”

  玉箫失而复得,文姝喜极,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只是因为练冰月?”

  “难道我就不能匡扶一下正义吗!”付晓灵一脸正经,看上去却有些搞笑。

  文姝露齿一笑。

  “再说了,这玉箫是认主吗?我试过了,对我来说根本无用。”

  “怪不得呀~”文姝倒是很欣赏付晓灵的坦诚。付晓灵也很快的调节文姝的低气压。

  “你跟练冰月只是路过?”文姝当然不信,“给我纸条的人……”文姝看向付晓灵,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她原本还不想去多想着吗些事,是付晓灵自己引她去想的。

  “哎~纸条不是我给的,这你可以问练冰月。我们本来是想回北宗的,可是练冰月放心不下你,她一直觉得之前幻灵蛇的事,汪敬知就很不对劲。所以她非要暗中护着你,于是,我就跟她一起喽!可没想到,练冰月发现汪敬知派了人监视你,所以我们也一直瞅着那些人。可今天清晨的时候,有人射了支箭给白木霜,然后,我跟着白木霜,练冰月跟着你。我是后来在荒庙与练冰月会合才知道纸条的事,所以纸条绝不是我给的。”

  “暂且信你。”

  “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见文姝有些敷衍,付晓灵提高了嗓子强调自己是救命恩人。

  “之前你们斗玄烈虎的时候,要不是我,玄烈虎那一下能扑歪吗!”付晓灵又开始邀功了。

  “那时候你也在?”这一点文姝的确没想到。

  “对呀,不过我是跟着练冰月去的。”

  “谢谢你。”想来当时练冰月用身子护住她,如果不是付晓灵,她们两个都要被那玄烈虎给撕碎了。

  “嘿嘿,你这么一说,我都不好意思了。”

  “就你,还会不好意思?”臭不要脸的。

  两人隔着篝火休息,文姝白日里睡了很久,这一夜定是无眠的,她只是闭目养神。

  天才微亮,河边有着很深的雾气。付晓灵昨日必是累了,此时还在酣睡。

  文姝拿着玉箫走到河边,给玉箫好好的清洗了一番。流水拂过玉箫的声音,清脆爽耳,似雏鸟鸣叫的那样明亮。玉箫经过洗涤,更是透亮,清翠欲滴。

  待付晓灵醒来,天也才刚亮。他看到文姝手上带着水渍的玉箫,不禁又调皮:“至于吗,我是试过,你用得着去洗吗。”

  “不然呢?”人啊,不气气他,心里会不好过。

  洗玉箫不过是想有个新的开始,愿这玉箫如以前一般清澈明朗。

  文姝说着便起身走了,她要赶紧进城,去找白木霜。付晓灵也跟了上去。

  “哼~不过你这玉箫也太奇怪了,上面刻了竹子和猫,这猫看起来也不是白木霜啊。”

  “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白木霜没跟我说过,一直以来,她只跟我教我练箫,其它的……什么都没告诉我。”说着,文姝看着玉箫上的图案,想到了之前白木霜跟她说,有些事情,她以后会知道的。可是,她不知道,到现在都不知道。

  “原来你也不知道啊。”

  “你……就不问白木霜为什么是猫,却可以变成人?”文姝看向付晓灵,付晓灵这个人一直以来都在帮她,从来不问,她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我倒是想知道,你说吗?”付晓灵挑眉问她。

  “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天啊,就这样一个人,不,一只猫呆在你身边,你不知道她的来历,就和她搞这么熟。”付晓灵简直不敢相信,他以为文姝与白木霜身上都有秘密,现在看来,知道秘密的人应该只有白木霜一个。

  “就算她不明来历,可她从来都没有伤害过我,还一直保护我。”

  她一直都在保护我。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付晓灵:我终于可以摆出我大男主的姿态了。   古文姝:还我汪敬知。   白木霜:你再说一遍。   古文姝:都是吴丫丫妮的错。   吴丫丫妮:来打我呀~~~   x:血

2019-08-11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