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仇人是谁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105 2019.08.20 22:00

  “其实这个传说,之前我的叔父在东宗时就与各家说过,只是当时各家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张明轩话锋一转。

  “各家都知?”付晓灵说,这么说来,汪敬知也有可能知道,而且他还见过白木霜的真身!

  “是的,当时东宗宗主夫人遇刺过世,我叔父张丘公前往吊唁。当时各家说到了森林异变之事,于是叔父便提了这个传说。”

  “这样啊,看来各家都已经注意到了森林异变之事。”

  “是啊。”

  几人说着话,便一起走了出去。

  出了洞穴,张药怀用着同样的法子解了结界,又封了去。

  这时,张明轩又说:“长老莫急着走。付公子与文姝姑娘来府上多日了,我母亲都未接见,不如趁今日您也在,我们中午一起吃个饭如何?”

  “这……”张药怀看一眼付晓灵,然后说:“先不急,我还有事,你送文姝姑娘先回去,付晓灵留下,我还有些话要说。”

  张明轩看了一眼文姝与付晓灵,然后便对着张药怀说:“好。”

  文姝想,可能又是付晓灵不想说的那件事情,她望了一眼付晓灵,便随着张明轩去了。

  “师爷。”

  “明轩说要带你们去见他母亲,你可见?”张药怀担心的还是付晓灵的眉眼与清子太像,可能会被张沁汶认出。张沁汶便是西宗宗主夫人了,也姓张,因为是张家的旁支里的人。

  “见便见吧,当年之事与她并无关。”付晓灵说。

  “好,那……那个文姝你与她当真是夫妻?”

  “不瞒师爷,并不是。”

  “那你与她如何相识?她是什么来历。”张药怀又问。

  “师爷莫要怀疑她,她不过是个农户之女,从小被卖到东宗陈府做了丫鬟。我是在找练冰月的时候认识的她,她与练冰月都是东宗陈府宫主的丫鬟。”付晓灵回答说,虽然张药怀怀疑的是对的,但文姝与白木霜的是实在太令人不解了,暂时还不能让旁人知道。

  “你找到练云水的女儿了!”张药怀一惊,过去了这么多年,能够找到,实在不易。

  “我找到当年抢练云水女儿的那拨人,逼他们说出了她的下落,又去找了许多牙婆子,辗转多地,才找到她。但……因为一些事情,我又与她失散了,不过她现在应该是平安无事。”

  “嗯,好,找到便好,当年的事,也欠练云水一家一个交待。”张药怀意味深长地说。

  “师爷,我还有事要问。”

  “你说。”

  “当年的事情听起来也算是闹的很大了,为什么我打听这么多年,也没有打听到当年的事。”付晓灵当年还小,知道的不多,可他如今打听,竟没有一个人知道。

  “当年的事,不论是谁,现在想来都觉得蹊跷。练云水一个义字当头的人,怎会杀友,就算他要杀,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罗星稀才产女不久,他断不会做此事。

  而且你母亲向我求药是事实。你父亲当时已经是救不活了,清子若是想杀他,也不必再下毒。若那药真的是毒,北宗的人难道一点都没发现吗。

  此事疑点重重,但练云水夫妇与你母亲都死了,所以各宗都不再提此事。”张药怀一边说一边痛心,明明最后各家都发现此事疑点,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要调查此事,还人清白。

  “不再提,哼。好一个不再提。”难道他的母亲就要如此白死吗!

  “这件事我定会还清子公道,你莫再插手,让我这个老不死的去查,要丢命也就丢我一个,你一定要好好活着,这样才对得起你母亲。”

  “杀父杀母之仇,我定要报!师爷,是汤若言!是不是!”汤若言便是当年的宗主夫人,也是现在的前宗主夫人。

  “你莫要急,此事查清后,老朽定要她偿命!”张药怀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那恶妇,只是他身为西宗的人,若无证据便杀了北宗的汤夫人,岂不是要引起两宗之争。

  “我也定要她血债血偿!”付晓灵的眼眶都红了一圈,满怀的怨气涌上心头。

  这边,文姝随张明轩回去。

  “文姝姑娘原来喜欢吹箫。”张明轩兴致正好。

  “嗯,只是偶尔吹。”文姝已经感觉到不妙了。

  “近来我看文姝姑娘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一起聊聊曲乐。”张明轩建议道。

  “只是我并不懂,我只是会吹箫而已。”文姝尴尬的说,若是与他谈曲,日后他若是要她拿箫出来,她也不能不拿。所以这是万不能答应的。

  张明轩只是笑笑:“无妨,姑娘吹箫,我弹琴,如此甚好。”

  “公子还是不要再说了,只是我家晓灵不许我吹箫给别人听,只能吹给他一人听……”能想到这样的理由,文姝简直佩服自己。这下不知道张明轩要怎么看她,真的是羞死人了。

  “啊……原来如此,那我便不强求了。”

  “谢张公子。”文姝简直能感受到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回到客房,文姝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付晓灵回来。

  文姝见他的脸色并不好,定是又与长老谈了以前的事。

  “回来啦。”

  “嗯。”

  付晓灵无意说话,文姝也不知说什么了,她在桌子旁坐下,给他倒了杯水。

  付晓灵看了看文姝:“你的玉箫呢?”

  “啊,在我身上。”

  “如果那壁画上的是白木霜……可是白木霜是女子,那画中的白猫明明是男子。”付晓灵不解道。

  “其实,白木霜她有时候也会变成那只黑白毛发的猫的样子。”文姝说。

  “就当那画中,其中一只猫可能是白木霜,那么你的玉箫应该就是画中的那个,可是,你那日吹了玉箫,并未将那怪物封印。”

  “嗯,这个只能等找到白木霜问她了。以前她总说以后再告诉我,这次她应该会跟我说真相了吧。”

  “你……”付晓灵狐疑地看向文姝。

  “怎么了?”文姝见他这样看她,还真是觉得不舒服。

  “你不会是其中一只猫的转世吧?”

  “你……这……”文姝也不敢否认,她从小的时候,白木霜就已经在保护她了,是不是转世还真难说。

  “不然白木霜为什么那么尽力的保护你。”

  “喝你的水吧。”文姝将水壶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弄得茶水四溅。

  “可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