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途遇南宗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07 2019.07.28 20:00

  临近中午,众人停下休息,顺便吃些东西,补充体力。虽然走了这么久没遇到什么灵兽,但也给伤员们更多的恢复时间。

  文姝拿了干粮“嘿嘿”的笑着,宫主见她一副傻样,十分鄙弃:“你要不要这样傻笑啊。”

  “不是的宫主,刚刚我听到那边的弟子说话,他们说话可真好玩。”文姝乖乖的解释道。

  “真的啊?”宫主一听,好奇的望弟子们那边瞅了瞅,弟子们的确是笑的挺欢的。

  “你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吗?”宫主好奇的问文姝。

  “他们刚刚在数有多少人是被紫瞳魔兽的屁股给撞倒的。”文姝笑着说。

  宫主大腿一拍:“呀!打紫瞳魔兽的时候,我好像是看到有人被紫瞳魔兽的屁股给撞开。”

  文姝认同的点点头。

  宫主止不住玩乐,也想要参与进去。她拉着文君一起,但文君连忙说“不去”,她少与男子接触,觉得不妥。小千也冷着脸,不愿过去。春夏秋冬派了春过去。最后宫主、春、文姝一起去了。

  陈文远与陈文初、绍泽在一起,见宫主又要“作妖”,陈文远也不拦着了:“好不容易出来一次,让她疯个够吧。”

  “哈哈。”

  弟子们见宫主和她的丫鬟一起走过来,都纷纷止了笑,双手抱拳:“宫主。”

  “你们在说什么呢?”宫主问。

  “没……没说什么。”一位弟子说。

  “嗯?”

  “哎呦,宫主啊,我们就随便说说。”

  “师兄是害羞了吗?”一位较小的弟子说。

  “瞎说什么。涂你的药!”

  “宫主这么好看,师兄就是害羞了。”

  宫主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弄的很害羞,眼见宫主要走,陈文远那里穿来声音。

  “有人!”

  远处的几人似乎也发现了他们,但还是向前走来。

  陈文远见他们行动不太利落,猜想他们是遇到了什么灵兽,而让自己受了伤。

  宫主这边,见有人过来,都开始向陈明远那里走去。

  一个刚涂完药的弟子见师兄弟们都正过去,也想赶紧跟上。但手里的药包不知该往哪里放,手脚慌乱下,文姝接过:“我……我来吧。”文姝眨着真诚的眼睛。

  那弟子忙说“谢谢”,就跟了去。春看了一眼文姝:“快点过去。”

  “嗯。”文姝看着春的眼睛,很乖的应着。春的眼睛里藏着事,很淡漠,让人看了,难以捉摸。

  宫主已过去,春不好久留,也跟了去。想来文姝拿了包药,如果日后药有问题,定与她脱不了干系,她放聪明些,也不会做此事。

  文姝背过身去,很自然地走到行李处,见人都聚到陈文远那里,才迅速从药包中抽出药来,塞进衣服里。然后她把药包放入行李就向众人那里走去了。

  文姝手上的毒需要外敷,现在偷了药,她心里放松许多,只待找时机敷药了。

  远处的来人走近。

  一人看起来十分俊朗,先行作揖,又说:“看阁下与众修士的装束,可是东宗的人?”

  陈文远回礼,并看向其他的来人:“正是。你们是南宗的人?”也是凭借装束判断。

  “是,在下南宗少宗主汪敬知。”说着汪敬知拿出了南宗少宗主令牌。

  陈文远一看,便知属实,于是拿出了东宗少宗令牌。

  双方确认身份后,陈文远赶紧叫人拿药,并遣散了人群,只留下了陈文初。然后问其原由,怎么伤得如此。

  汪敬知叹了一口气说:“说来惭愧,我与弟子们猎灵已有好几日,前夜遇到一知千年玄烈虎不敌,我受了伤,还与护卫、弟子们走散。如今就我与这几名弟子在一起,其他人不知下落。”

  “原来如此,汪兄莫要惭愧,猎灵之事本就十分危险,谁都有失手的时候。”陈文远说,“汪兄本就与家妹有婚约在身,以后自然就是一家人了。今日遇到,更是缘分,不如同行。”大宫主陈文安与汪敬知从小就有婚约,只是陈文安并不愿出嫁才耽搁,如今大宫主已十九岁,这婚期无论如何也提上了日程。

  “那就谢过陈兄了,汪某求之不得。”

  来了客人,是汪宗的人,宫主很是好奇,可又不得靠近。

  “陈文初都能在那,为什么我不行。”

  “他们男子议事,我们自然要回避一下。”文君劝道。见宫主还是闷不乐,文君又劝道:“那人是南宗的少宗主,也就是安姐姐未来的夫婿,我们做妹妹的,回避一下也是好的。”说着,文君向那边望了一眼。

  汪敬知,南宗少宗主。能文擅武,风度翩翩,温文尔雅。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白皙的皮肤,眉宇飞入,鼻梁高挺,唇红齿白,脸上的轮廓十分清晰。束起的乌发,有几缕散落在白色的长衣上,路过的人,怕是以为是什么谪仙人。

  “这样啊,好吧。”宫主只好作罢。

  文姝看了一眼文君,发现她迅速收回目光,又低下头,有些羞涩,但又迅速让自己恢复正常。觉得好笑,也多看了一眼汪敬知。的确有几分姿色,女子看了应是要念念不忘一番的。文姝心里想。

  休息过后,众人继续赶路。这次不仅是要猎灵,还要帮助汪敬知寻找失散的弟子们。

  宫主走在了陈文初的左边,陈文初则在陈文远的左边,汪敬知便在陈文远的右边了。这回,宫主与文君才与汪敬知打上招呼。

  汪敬知长身玉立,莞尔一笑,似春风十里。

  文姝也为这一笑怔住了,然后强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男人的“石榴裙”给迷住了眼,千万别扑下去。

  春日正午,阳光十分的温和,很是宜人。

  文姝现在正期望着天黑,到了天黑,入了营帐,她才有机会涂药。虽然与春夏秋冬在一个营帐,但黑夜里,根本看不清。再加上此药味淡,只要让小千遮挡一下就行。等到第二天一早,她再用清水冲洗。做的隐秘些,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白木霜:我感觉我就是个跑龙套的。

2019-07-28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