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陈年旧事之她没死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23 2019.08.19 22:00

  付清子得知高玉录受了重伤,危在旦夕,想要去看他。可是,没有宗主夫人的命令,她根本就无法进屋子,也看不到高玉录。

  最后,她听闻是练云水刺的高玉录,心中怎么也不敢相信。当年,他们几人仗剑灵异森林,多肆意,多潇洒。练云水是绝不会杀高玉录的,再说,他也是完全没有动机的。

  付清子心中疑惑。

  正巧,练云水与他的妻子罗星稀深夜来到她的院落。

  练云水向付清子说明一切,剑是他刺的,可是,那实在不是他本意,他甚至自己也弄不明白。

  练云水深是痛心,自己当作兄弟的人竟差点死在自己的手上,夫妻俩又是歉意与愧疚。

  但付清子并没有怪他们,她相信他们,这其中实在诡异。

  罗星稀也是一位厉害的修士,但她从刚来便是梨花带雨,只是被练云水拦住,先说了森林之事。

  罗星稀还告诉付清子,他们刚出生才几个月的女儿练冰月在与北宗的人打斗时人抢了去,现在下落不明,希望她可以帮忙问一下府中之人,他们的女儿到底在哪里。

  这一处是付晓灵的记忆,那时,他正躲在屋内。

  可不巧的是,他们的到来被高府府上的人发现了。

  练云水与罗星稀挡在前面,付清子喊着让高府的人住手,但却听到高府的护卫大喊:“付清子与练云水勾结,杀害宗主,一起拿下!”

  练云水让付清子快走,他说他不能再对不起他们夫妇了。

  即便再是不愿,屋里还有澈儿。最后,付清子还是带着澈儿离开了。

  只是,她们没有去别处,而是回了西宗找张药怀寻药。

  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与人私奔,那日又拒回师门,加之是为了正事,带他去也不便。又或者是其它的原因,这一点旁人并不清楚。最终,她将澈儿留在了客栈。这也是付晓灵没见过张药怀的原因。

  再者高思澈好歹也是高玉录的儿子,就算被发现,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张药怀是为她做了药,这可是他唯一的徒弟。但此药也只能续命,能不能活,还是要靠伤者本身。

  怎料,药才刚做好,北宗的人便找来了,说要拿下刺杀他们宗主的主谋。

  付清子也是那时才知道,北宗的人都认为,是付清子原想做宗主夫人,最后却做了妾,所以一直怀恨在心,便利用练云水的情谊指使他刺杀了高宗主。

  也是那时候,她才知道,练云水和罗星稀都已死在了北宗的人手里。

  外面的人喊着妖女,里面的人也不安生。

  张药怀与张宗主也就是张长庚都是希望将高思澈接回府上的,付清子本不想再麻烦他们了,可是澈儿是她的儿子,她也想改变主意,毕竟她也不想让澈儿这么小就经历这么多的事。

  但无奈,张府的宗主夫人知道张长庚原先对付清子有意。所以作为一个妇人,她又怎么会愿意留下一个自己丈夫曾经喜欢的女子的孩子呢。宗主夫人嘴上虽没有说,但付清子心里明白。

  就算张药怀的威严还在,可付清子也不想因为自己扰了他们夫妻和睦。

  少年之事虽已过去,但如今想来,也都是耿耿于怀。

  于是,她便带着澈儿一起上路了。

  可就在中途,她们还是被北宗的人给抓住了。

  付清子说明自己是来讨药的,并非逃跑。

  北宗的人将信将疑,派了人将药送回去,但得到消息却是宗主被那药给毒死了。

  付清子悲痛欲绝,到最后,她也是没能再见他一面。但她也是总算知晓此事是一半天意一半人为。

  张药怀做的药绝不是毒药。

  但她的解释是那么的无力,众矢之的,无论她说什么,都是掩饰和狡辩。

  付清子是在路上死的,她死前告诉她的澈儿,要好好活下去,还要努力找到他练叔叔和罗阿姨的女儿练冰月。

  还告诉他,这些护卫不敢伤他,要找个时间逃走……

  语未终人已死……

  高思澈记得,他一直记得母亲的话,他逃走了。一个六岁的孩子最后被北宗的一家农户收养。

  他哪里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死了。他背负着仇恨,一个人,从那么小的年纪便开始独自修炼……

  后来,便是张药怀听闻到自己的徒弟付清子与她的孩子都死了,就在即将要到北宗的路上。

  那终是她不该跨越的界限。

  张药怀也是从那时起,开始打听当年的事,开始研究当年的森林异变。

  两人的记忆交叉,还原着当年的事情。

  “可是!我能够感觉到,清子还活着!她没有死!”张药怀鼓瞪着养眼,整张脸都憋的通红,语气坚定,让人不容置疑。

  “什么!我母亲没死?”付晓灵的脑海中全是他母亲去世的场景,他的母亲就死在他的面前,在他的面前闭了眼睛,没了呼吸,任他怎么叫喊,也听不到任何回应。可是,现在,面前的师爷竟如此坚定,他说……他说自己的母亲没有死!

  “师爷,我母亲真的没有死吗,你为什么会这样说,我明明……我明明看着她……”看着她断了气。

  “我坚信没有!可是我也找不到她!这么多年了,我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找到!”张药怀愈发激动的,直接丢了手上的拐杖,弯下腰来,冲着坐在床上的付晓灵说。

  付晓灵瞪大了眼睛,蓄积已久的泪水再也盛不住了。也不问为何张药怀如此坚信,听着张药怀的话,他自己都觉得他的母亲还活着。

  “子清从小便与我还有我的夫人一起服用了一种丹药,她给这种丹起名叫连心丹。如果子清死了,我们夫妻二人一定会感应到。可是没有!子清的死讯是长庚告知我们的,在此之前,我们夫妇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张药怀深吸了口气,又谈息着说:“我的儿子就是死在了灵异森林,当时我们夫妇都有感觉到,此药绝对无错。清子绝对没死。”

  “我母亲没死……没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