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大宫主行动了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09 2019.08.05 22:00

  “文姝。”

  寻声望去,白木霜来又看文姝了。由于文姝不得不和春夏秋冬挤在一个房间里,她已经无法在晚上的时候去找白木霜了。这一次,又是白天,趁四下无人,白木霜才过来见她。

  “你来啦。”时隔几天,文姝的心情已经稍好些了,她屁股上的伤也好了许多。见到白木双来了,她一下子起身走到白木霜的面前。

  果然,不论什么事情,总会过去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能,她还是放不下,但她会学着放下,不见,不想。

  古文姝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白木霜要这样保护她,照顾她,关心她。她不说,她便不问,她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告诉她的。

  “这么快就活蹦乱跳的了,前几天看来是没有伤心够。”白木霜调侃她说。

  “木霜,我……”

  “木霜?肉麻……”白木霜打断她。

  “霜霜?小霜霜?”古文姝调皮起来。

  “行啦,行啦。要不然……霜霜姐姐?”

  “切~”

  两人互相笑笑。这才是你开心的样子。

  说了几句话,白木霜尽量不去提汪某人。也没说几句,白木霜便要走。

  “不是吧,你这么快就要走啦。”

  “这可是白天啊,小丫头。你房间里面还住着别人呢,再不走,我就要给别人看见了。”白木霜宠溺地说。

  “好吧,好吧。”文姝轻易妥协。

  白木霜这边刚走,小念便来了。她跟文姝说宗主夫人叫她,让她去一趟。

  “我?”文姝心里真想哭,她屁股上的伤才刚好,宗主夫人便又要叫她。指不定要罚她什么,可是最近她也没犯什么事儿,宗主夫人叫她干什么。

  “嗯。”

  然后文姝就随着小念去了宗主夫人那里。

  刚到院子门口,小念便停下,让文姝自己进去,她还有其它的事要忙。

  “哦,姐姐去吧。”文姝应声便一个人进去了。

  哐当——

  什么声音?

  文姝心中突然感觉不妙,怎么会有凳子倒地的声音呢?宗主夫人向来重礼,怎么会在屋子里把凳子给弄倒了呢。

  但此时她也不能后退,宗主夫人唤了她,她总得过去。于是,她蹑手蹑脚的走近宗主夫人的门前,偷偷地往里一看。

  这——

  古文姝着实被惊住了,她瞳孔放大,呼吸险些都要停止了。

  “谁!”屋里,站在宗主夫面前的黑衣人突然喝道。

  文姝已经十分小心翼翼了,但她还是被发现了。这喝声一震,她直接吓的把门给推开了一个小缝。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文姝索性推开房门,然后立即跪下,惊慌的说:“宗主夫人刚刚唤我来我才来的。”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装成一副无辜的样子很有必要。

  而此刻,在黑衣人面前的宗主夫人早已坐在地上,一只手撑地,一只手扶着桌子腿旁边还有一个倒地的凳子。

  这形势明显是宗主夫人处于弱势。宗主夫人脸色苍白,而且额间还冒着冷汗,身子软瘫无力。

  看来这黑衣人今日是要置宗主夫人于死地了。怎么就这么巧,给她赶上了,这次,被顺带杀掉的可能性还真是大。

  宗主夫人何许人也,她的灵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想要杀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文姝再细细想来,这屋里并没有其它打斗的痕迹,也就是说双方并没有使用灵力,这黑衣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让宗主夫人无法释放灵力。

  再想来,这院子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这又是怎么回事。

  “你这丫头,看来是不普通。”那黑衣人出了声。

  这是……大宫主陈文安!

  文姝认出来声音,心中一愣。然后她抬起头来,看清后,又迅速低下,此人果然是大宫主。

  大宫主要杀宗主夫人?!

  大宫主并没有蒙面,文姝一眼便认出来。刚刚她说她不普通,这是什么意思?她不过是被宗主夫人给唤来的。莫非她知道她与汪敬知的事儿?可又不对,大宫主并不想嫁给汪敬知啊。从大宫主的话看来,大宫主早就注意她了。

  “大宫主。”文姝假装害怕,不再说什么。

  即便文姝知道今日她小命难保,可是她并没有害怕。她的身上带着玉箫,如果大宫主动手,她可以用玉箫来抵御,哪怕会暴露,但只要能保他一条小命,暴露又如何。

  “这种时候你还出现,不是逼我杀你么,就算汪敬知要保你,我也不会退让。”大宫主淡淡地说,似乎文姝命早就握在了她的手中。

  “大宫主饶命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文姝心里苦啊,自己的小命不会就这样丢了吧。玉箫可得准备好了。

  汪敬知,她突然好想他。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宗主夫人终于开口了。

  “文安,你为何要杀我?”她是文安的继母,可她对文安一直都很好,从没有苛待她。就算发现她的反常,她也没有想到文安要害她。

  宗主夫人扶着桌子腿的手开始捂着胸口,那里很不好受。不仅她的灵力无法释放,她的身子也是毫无反击之力。

  她在等文安的回答,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前些日子里,大宫主给她送了香料与一盆兰花,这些加在一起,的确能够清心养神。但是如果再加上大宫主亲自制的丹药,便会适得其反。不仅没有这些功效,闻过的人还会在短时间内无法释放灵力,甚至全身无力。

  文姝进了屋子,自然是闻出来了,她闻不出来的那一味,大概就是大宫主炼制的丹药。此时,她也发现自己的灵力已经无法释放了,如果再待下去,恐怕会和宗主夫人一样。

  而大宫主,定是服用了解药,不然不会好端端的站在她们面前。

  文姝又想到之前,大宫主在早晨独自去街市上买药,还让她不让告诉别人。还有府中失窃的事,怕也是大宫主所为,其它的东西不过是掩人耳目,真正的目的是中院炼制丹药的材料。

  这一切都是预谋已久。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古文姝:我不会下线吧?   白木霜:又不让我救?   吴丫丫妮:朋友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但并不是所有时候。你人生的直面者永远只有你自己。

2019-08-05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