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忆往昔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035 2019.08.21 22:00

  快入秋了,天气还是有些燥热,也就只有夜晚稍给人些凉意。

  窗外月光如水,悄摸着钻进屋里,打亮了付晓灵的脸庞,像是在他的鼻梁上抹了层高光。门外还有些昆虫在嬉戏,弄出些顽皮的响声。

  文姝的床与付晓灵的是并排放着的,中间隔了桌子凳子之类的。躺在床上,只要扭头向对方的方向看都可以看都。

  两人都才刚刚上来各自的床。付晓灵原是闭着眼睛的,但还未入睡,他微微睁眼,便注意到了文姝投过来的目光。

  “怎么了?”付晓灵问,文姝的样子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二十年前的事情。文姝是不是在想他与师爷到底谈了什么。

  “没事,我只是想到了之前在客栈的时候……”文姝的声音淡淡的,她慢慢地说,“我记得你睡觉的时候,非常的警惕,无时无刻的都在注意周围会不会有危险。可是现在……这几天,我发现你睡的很熟,很安稳。”

  “是么……”听着文姝的话,付晓灵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都多少年了,现在想起,还真是感慨。

  “不过这样也不错……最起码,我觉得这几天你的开心才是真的开心。”文姝说。她的眼睛就那么一直看着付晓灵,看着他被月光倾洒的脸庞。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习惯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希望他可以更快乐。他们太不同了,虽都是幼年亡亲,但她比他幸运的太多,他值得更幸福的生活。

  “难道,你觉得我之前的笑都是装的吗?”付晓灵问她,心里有些不快,他没有装,之前也都是真心的。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这几日睡的很安稳,笑的时候看起来也更真实。”文姝解释道。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我母亲原来的家吧。”付晓灵说,这里是他母亲生活的地方,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感觉,离母亲那么近。不觉嘴角含笑,在这里呆着真好。

  “你母亲是张府的人吗?”文姝接着问,“我还以为你和练冰月都是北宗的人呢。”

  “嗯,我们是北宗的人。但我母亲不是,其实,她是长老的徒弟。”

  “所以这两天,长老都是在跟你说你母亲的事……”文姝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并不是要问他什么。

  “嗯。”

  “……你小时候一定经历了很多吧,见你每次回来,心情都不是很好。”文姝说。

  “都过去了,只是我母亲的仇,我一定要报……”文姝看着他,杀母之仇又怎能忘记,也就是她自己现在想起来父母死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

  付晓灵继续说:“其实,后来我被一户农户收养,那家人对我很好。”说着,他看了一眼文姝,两人相视一笑,也不知笑什么,看见对方便笑了。

  “尤其是我父亲,我总觉得他不是普通的农户……”

  “为什么?”

  “小时候,我的心里总是怀着仇恨。我不停的修炼,不停的修炼。我们就生活在灵异森林旁边的村子,有时候,我甚至跑到灵异森林的边缘去猎杀灵兽,就拿个镰刀啊等其它一些农具就去了,呵。”付晓灵自嘲,那时的他还真是被仇恨给蒙蔽了。

  文姝心里悬着,他竟然是这样一点一点修炼过来的。

  “那时候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想想现在我还活着真是不易,哈哈。”付晓灵又是没心没肺的一笑,就好像他在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

  “你还知道说……”他越是这么说,文姝便越心疼他。

  “我小时候经常一身是伤的回家,每次,我养父看到我,他从不说我,只是给我上药。我那时候就觉得我养父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农户。可是,他不阻拦我,也从不教我。”

  “你养父说不定真的是什么高人。”看到孩子伤成那样,居然一点责怪或是心疼都没有,觉不简单。

  “谁知道呢……他从不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的修炼,就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样。有次我问他:‘你为什么要收养我’,他说:‘多副碗筷的事……你若是想修炼,便去吧,但所有的一切你都得独自面对。我只是你养父,没权力说你什么。’”付晓灵说到这,倒也觉得自己的养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可是,他养育了他,有些事情他不说,他便也不好问。

  付晓灵继续说:“我还有个妹妹,她很活泼,她与养母待我都很好,除了修炼的时候,其余的时间我都过的很开心。”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为了报仇吗?”文姝问。

  “我修炼就是为了报仇,可我离开是因为十六岁的时候,我在灵异森林猎杀了一只受了伤的万年灵兽。我吸了灵力后,并不能承受。回到家后,我像个野兽一样不受控制,最后是我养父制住了我。可是,那一次,却吓到了我妹妹和养母,她们害怕和我接触。于是,我便辞家走了。”付晓灵说到这里,还有些惋惜,他在那个家里,过得很好,除了修炼并未受什么苦。

  “嗯……那你还回去吗?”

  “我离开之后,就一直在寻找练冰月。现在也找到了,我想,在报仇前,我可以回去一趟。”因为他的仇人不正好在北宗吗。

  “嗯,我和你一起去。”

  “好。”

  “原来你以前过的也还不错,最起码还有养父母、妹妹对你好。”想到着,文姝也高兴许多,原来付晓灵也不是一直都活在痛苦之中。想来也是,不然他怎么会有现在这样欢脱的性子。

  “所以——”

  “所以什么?”文姝听付晓灵突然把话音拉得很长,便接道。

  “我开心不是装的——”付晓灵尾音拉得很长,似是在埋怨,又不禁笑了起来。

  “知道啦。”文姝也给他逗笑,他总能不经意间把人逗笑。

  “姝儿——”

  “嗯?”

  “你冷吗?”

  “冷?不冷啊。”文姝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一动也不懂,就是侧着身子,脸朝着她,也看不清他是不是在看自己,但总感觉,这……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本章非水,有用的……

2019-08-21 2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