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蒙面人的目的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198 2019.07.26 20:00

  “那里来的贼人!胆敢擅闯我陈宗!”夫人大喝道。

  “陈夫人,小人只是来府上玩一玩,怎么能劳驾夫人与这么多人来迎接我了。”那黑衣贼人对宗主夫人说道,听起来像极了厚颜无耻的浪荡小人。

  只是他在宗主夫人面前也不露怯意,想来不是什么小修士。文姝想到这里倒是稍稍松了口气,只要他不是什么杀人如麻的人就不会杀她,一个丫鬟有什么好杀的。

  “大胆贼人,夜闯陈宗还不束手就擒。”管家叫喊起来。

  文姝瞬间“头疼”,这看起来像个小贼吗,是小贼的话,早跑了,还在这里废话。

  “贼?呵呵。”

  说话期间,宗主夫人仔细打量了对方。看着身形,并不是多么魁梧,倒是长身玉立,不像什么贼人莽夫。一只手掐着文姝的喉咙,一只手拿着剑。夜色已浓,宗主夫人再要看出什么倒是难了。再听起那声音,还有几分公子小儿郎的感觉。

  “不知阁下来陈宗有何贵干?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说。”陈夫人发话了。

  这时管家说道:“夫人,最近府上连连失窃,这人今夜穿着夜行衣还蒙着面偷偷摸摸来到府上,想来与他脱不了干系。”

  “哎哎哎~你们陈宗里的什么玩意儿我可不感兴趣。不过……这个丫头倒是长的挺俊,不如,借小爷我玩玩~”蒙面人玩味的说,听着声音都能感受到他的挑眉与淫荡的双眼。

  文姝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用不用这样玩,你们大人物的游戏能不能别拿我来开刀啊。文姝内心十分崩溃。

  “那阁下恐怕是来错地方了!我陈宗的人可不是别人想碰就碰的!留下人来,我还可以不和你计较!”

  宗主夫人威武呀!文姝实在没有想到宗主夫人这样霸气,碰到这么个好主子真是三生有幸。

  “是嘛?那我就偏要碰。嗯~”说着那蒙面人的手就带着剑一起碰到了文姝的手臂。

  文姝无语,大哥,要不要这么不正经!你来这里伴成这副模样,就是来玩玩的。

  说着,宗主夫人就与那蒙面人动起手来。剑与剑的交手,旁边的小厮都向外让出场子来。

  锵——

  刷——

  铛——

  蒙面人一边与宗主夫人交手,一只手还拽着文姝。文姝随着他的动作,一会被甩到这边,一会被甩在那边,嘴里只有“啊啊——”的叫声。

  文姝内心:打架也不松开我?挟持个人要不要这么认真啊!

  十几个回合下来,双方并没有分出胜负。一个招式完毕,双方拉开距离。宗主夫人开始使用灵力,强大的灵力卷起地上的尘土,扫过人的面颊和衣服,留下点点沙子。宗主夫人的整个气势瞬间迸发,就旁边的小厮们不得不又向后退了几步。

  “只是切磋一下,用得着使用灵力吗。”蒙面人自言自语道。说着也释放了灵力,但却是象征性的挡了一下,然后就丢下文姝跑了。

  宗主夫人收起灵力,没有去追,管家小跑上前:“夫人。”似得需问是否受伤或是接下来有什么吩咐。

  文姝余惊未了,只听见宗主夫人唤她:“过来。”

  文姝上前,怕是宗主夫人要寻问什么。

  “夫人。”文姝行礼。

  “你是宫主的身边的阿姝?”

  “是,夫人。”

  “这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

  文姝一下子跪在地上,慌忙解释道:“夫人,最近为了猎灵之事,院子里忙了起来,阿姝懒惰,在外贪睡,一下子睡过了时辰,求夫人责罚。”单纯无害最不会令人多想。

  “罢了,去管事的嬷嬷那里领十个板子。”

  “是,夫人,谢夫人轻罚。”文姝正要起身,心想逃过。不料夫人又说:“等等。”

  “啊?”文姝还未起完的身子又跪了下去。

  “你可曾见过那蒙面之人的正面?”宗主夫人问。

  是否见过正面?这倒是提醒了文姝。此人定不是什么盗窃的小人,挟持她的时候,她并未看到他的正面。并且当时,管家与小厮们离的非常远,那个蒙面之人为何要多次一举挟持她呢?若是为了与宗主夫人碰面,也完全不必挟持人质,直接呆在那里便是。事后与宗主夫人过了几招,丢下她就跑了。如果是劫色之人,之前又怎会惊动管家和那些小厮。

  所以此人到底意欲何为?

  “见过,但天太黑,阿姝没看清。”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那人为什么要挟持她,因为她见过他的正面。如果让夫人知道她没见过,那么一切都说不通。夫人更会在她的身上多想。

  文姝有个可怕的想法:这个人早就注意到她了。

  可是这个想法又说不太通,注意到她了,挟持她做什么。

  到底有什么目的。

  “回去吧。”宗主夫人说。

  文姝与其他人一起走了。

  宗主夫人回去后叫来了小念,寻问了文姝的概况。小念口中的文姝爱读书,单纯善良就是有些懒。宗主夫吩咐她下去:“让春夏秋冬多注意她。”扶额皱眉,应是为今天的事烦心了。因为此人来历不明,目的不明,虽然灵力较量时逃了,却是没有透露灵力高低,敢一人探陈宗绝非等闲之辈。

  文姝回到房间的时候是扶着屁股的。小千迎上来扶她:“怎么了?”

  文姝含着痛说:“诶——今天出去的时候偷了懒,我就睡了一会,没想到天就黑了。然后被一个蒙面人给挟持了。”

  “受伤了,你怎么逃的?”小千扶文姝到床上。

  文姝继续说:“是宗主夫人救的我,宗主夫人一释放灵力,那小贼就跑了。我这板子是夫人罚我的懒”

  文姝去找了些外敷的药来,给文姝抹上。春夏秋冬四人不为所动,在一旁看戏。

  “幸好,我福大命大,捡回一条小命。”文姝感慨道,还不忘拍一下宗主夫人的马屁。

  “你要是好好修炼,你也可以自己脱身。”小千淡淡说。

  “我?算了吧,修炼这么累,我又没什么天赋,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你嘛。呀,疼~”

  “今天我不就在吗。”

  文姝与小千说着话。门吱的一声开了,是小念。

  “来给你送药,知道你挨了板子。”小念进门就说,看到小千正在给文姝敷药,“原来小千有药啊,那我这药先放你们这里了。”

  “谢谢小念姐姐。”文姝咧嘴一笑,小念姐姐平时待她可不薄。

  “这两天你就先别干活了,歇两天再说。”小念说。

  “真的啊,可是这两天不是忙吗?”文姝想再确认一下。

  “不缺你这两天。”

  “哈哈,我还真是福大。”

  

举报

作者感言

吴丫丫妮

吴丫丫妮

古文姝:我被挟持的时候你为什么没出来。   白木霜:丫丫妮不让。

2019-07-26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