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寄箫传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回府

寄箫传 吴丫丫妮 2292 2019.08.03 22:00

  还没等宗主、宗主夫人出来,宫主与文姝、汪敬知就进门去了。

  在前院迎上,宗主夫人一下子就红了眼睛,两只手使劲得来回抚摸着宫主的胳膊,然后又摸着她的头:“我的景儿,终于回来了。我的景儿回来了。”眼里噙着泪,心里沉重的石头重于放下了,她可就这么一个女儿。

  “娘~爹~”宫主也忍不住了,这次猎灵,差点就让她回不来了。

  之后,陈文远、陈文初、陈文君以及家中的其他房都陆续的赶来,就连平时一向不喜与人多接触的大宫主陈文安也出来问候一番。

  一时间,前院一片喜悦之景。当然,宫主也不忘汪敬知:“这次多亏了汪公子,是他一直照顾我和阿姝的。”

  宗主陈明晏作为家主当然是要上前招呼的,汪敬知不仅是他小女儿的救命恩人,也是他大女儿未来的夫君啊。

  众女眷进了内院,宗主、汪敬知等人在前院。

  “这次多亏了汪少宗,不然小女恐怕是无缘世上了。”宗主再次感谢。

  “陈宗主客气了,晚辈只是碰巧碰到宫主,然后送她回来,并没有尽什么力。”

  双方客气了一番后,宗主开始提到婚约的事。

  “说来,你与小女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只是一直耽搁着。正巧你如今人在我陈府,不如我们就把婚事安排安排。”陈宗主说。

  “陈宗主说的有理,只是婚姻大事,还是由父母来安排才是,我一个小辈,不敢说些什么。”

  “哎~陈少宗不必如此说,陈少宗文武双全,有情有义,继承汪宗宗主之位是迟早的事。”

  “陈宗主谬赞了……”

  “不如……汪少宗先在我陈府住下,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也好增进我们汪陈两家的感情。”

  “这……也好。”

  说话间也不过是客套,汪敬知救了宫主,又亲自送她回来,东宗陈府肯定是要留他在府上住两天的。当然,当宫主已经十九了,这婚事一定要提上日程的。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内院里。

  宗主夫人问过了宫主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便越发心疼她的宝贝女儿了。府里的女眷也纷纷来慰问,不论有心还是做做面子,总是要来的。她们一会说着宫主福大命大,一会说着回来就好,宫主夫人也不必再担心了。

  陈文君红着眼哭着,她可是吓坏了。

  陈文景一直坐在边上,没怎么作声,她向来是不愿与人接触交流的。

  到了用晚膳的时间,陈宗主也没有强求一大家子必须在一起吃饭。毕竟汪敬知与宫主赶来几天的路程,都已经累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文姝累了这么多天,现在回到家里,他们主子说话,她还要站在一旁,连休息都不能。

  回到房间,文姝一下子就倒在她的小床上,这是她心心;念念的小床呀。

  可没过多久,春就过来跟她说宗主夫人找她。这下,她又不能好好休息了。

  宫主那样单纯的性子,宗主夫人怎么可能相信她知道很多,当然要找个人来问问。

  “宗主夫人。”文姝行礼。

  “把所有的事情说一遍。”宗主夫人不紧不慢地说道,看不出什么喜色。

  “是。”于是文姝开始说了起来,与宫主说的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有一件,就是宫主舍身救文姝的事情。宫主不说,但不代表宗主夫人不知道,只要宗主夫人用灵力探一下宫主的脉搏,想不知道都难。

  文姝自然是要识相的,于是,将这件事情也说了出来。

  她不仅要从头到尾装傻,还要有真诚羞愧。宗主夫人赏罚分明,铁面无私,不管怎么样她都是要受罚的,但是态度要诚恳。

  “这事不怪你,但让主子给你挡蛇鞭子,还是要罚。”宗主夫人接着说:“还有呢。”

  文姝继续说下去,全部都是客观陈述,也就只有小千的事情是假的了。

  “最近多安慰安慰宫主,别让她太伤心了。”现在所有人都以为小千已经死了。

  “汪敬知,人如何?宫主如何看他?”这才是宗主夫人想要问的,汪敬知与大宫主有婚约在身,她并不想自己的女儿爱上未来的姐夫。只是这次,汪敬知救了她的女儿,还送她女儿回来,她的心里着实有些担心。

  “汪少宗一表人才,是个翩翩公子,这次,多亏了他我们才得以回来。至于宫主,宫主十分感谢汪少宗,而且汪少宗又与大宫主有婚约在身,宫主对他就更是敬重了。”文姝自然知道宗主夫人的意思,但实在是宗主夫人多虑了,宫主对汪敬知并没有什么意思。

  倒是她自己……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去,领罚三十个板子,领赏纹银一百。”

  宗主夫人轻轻挥着手让文姝退下。

  “是,夫人。”

  文姝简直要哭死,她宁愿不要那一百两纹银,也不想被打三十个板子。

  回到房间,文姝是扶着自己的屁股进去的。只是这一次,会为她抹药的人不在了,碰上的就只有春夏秋冬四个人的冷漠。

  今夜她是见不了白木霜了,不仅是屁股的问题,还有她才刚回府,有些小动作总不好,得过两天才行。

  咚咚——

  是小念。

  “你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凑巧。”小念一边进门一边说。

  “我怎么凑巧了?我疼着呢。”文姝还真不知道她怎么凑巧了,被打板子能凑什么巧。

  “这两天要忙宫主立院的事,你倒好,跟上次一样,又挨了板子。”小念笑着说,这个文姝还真是能赶时间。

  “是哦,宫主要立院,我又可以休息了!看来我挨打也不全是坏事。”这一点倒是让文姝很满意,上次宫主猎灵准备时,她就因挨了板子休息两天,这次又是这样。

  “来,我给你上药。”小念说。

  “谢谢小念姐姐。”人家帮她上药,她总得乖些。

  小念上前为文姝上药,边涂还边说:“这次府上的人应该都挺忙的,不仅宫主要立院,大宫主与汪少宗的婚事也快要操办了。”

  “媒人还没上门,现在就要办了?”文姝问,她果然与汪敬知没什么缘分。其实本就不应该期望什么,可是她好像又阻止不了自己……有些难受。汪敬知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初识!可是,她说服不了自己……

  “等媒人上门了,那婚期肯定是很早的,毕竟大宫主已经十九了,所以这嫁妆得早点准备。前宗主夫人早过世了,这嫁妆宗主夫人虽为她准备了些,但终归是不够的,还得再准备些。”

  “听说之前是大宫主不想嫁人,为什么啊?”文姝对此倒是很好奇。

  “大宫主性格静,少与人接触,不愿嫁人可能是怕束缚吧,我也不清楚,大宫主的心思,谁知道呢。”

  “哦。”

  大宫主的心思谁知道呢。

  汪敬知又是怎么想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