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4759 2006.03.27 20:28

    山谷内的役尸比外面要密集十倍,一进入山谷,三人就陷入无边无际的尸骸之中。奇形怪状腐烂发臭的役尸如潮水般一波波向他们涌来,越是靠近山谷中心瘟鬽的地方,役尸就越是强大。

  保护着小玉,张烈和叶定歧倾尽全力抵挡着役尸的攻击。一时间各种法术连般炸起,破碎的尸骨遍布山谷,役尸们如潮水般退开,又反复冲上。

  相较而言,灭蒙和棘伤这方则轻松得多。灭蒙根本没有出手,只是背负双手缓步向三人走来。在他身后,棘伤两手全部散为藤蔓,便如一张网般将他们附近全部笼罩,凡是挨近的役尸,无不被抽为寸碎。

  似乎感到临近的威胁,瘟鬽开始大声嘶叫起来,更多的役尸破土而出向双方涌去。这样一来,就连棘伤也感到吃力,灭蒙也不由停下脚步。

  看着一只漏过棘伤腾蔓的役尸扑到眼前,灭蒙微微皱眉。也没见他如何动作,只是眼睛稍微一瞪,霎时间那个役尸已化为飞灰,随风而散。

  缓缓举起一只手,灭蒙放到眼前,五指猛的一紧。顷刻间一股冲击自他身体猛的震荡而出,环形的气飙引发一道如波纹般的冲撞。刹那间方圆数十米内,近百个役尸在这股震波下飞灰烟灭,外围的也被全部冲倒。

  灭蒙一出手就是如此威势,不愧天下赫赫有名的大妖怪。至此张烈三人和他们间再无任何役尸拦阻,双方终于直接面对。

  抬头看了不远处仰空饮月的瘟鬽一眼,灭蒙淡淡道:“快点把这边解决了,别让瘟鬽饮月成功。”

  应了一声,棘伤突的往下一沉,整个人已无声无息的沉入地底。同时灭蒙也再次迈步向张烈等人走来。

  此刻张烈也惊觉双方已无阻隔,他挥手击溃数名役尸,正要提醒叶定歧赶快退开。突然从两人脚下,无数藤蔓骤然而起,密密麻麻向他们卷去。

  猝不及防,被他们护在中心的小玉第一个被卷上双脚,惊叫着倒挂半空。叶定歧大惊,刚想救人,大蓬藤蔓也顺着他的双脚缠裹而上。

  哪知刚回转身,灭蒙几乎已面贴面和他站在一起。看着张烈大惊失色的面庞,他淡然一笑:“去死吧。”同时双手按上张烈小腹。

  连反应的时间也没有,张烈只觉一股大力倏然自腹部传遍全身,顷刻间天旋地转,整个人已远远的抛飞开去,立被一群役尸的身形湮没。

  不再理会张烈,灭蒙转身向叶定歧走去:“看你模样似乎法力损耗过剧,难道连那招也使不出来了吗?”

  “……!!”看着越走越近的灭蒙,以及边上小玉的惊呼,叶定歧大感心急。

  一咬牙,他突的喝了一声:“剑来!”同时伸手向旁虚虚一抓。

  在呛的一声清脆的鸣响中,小玉背后的微尘剑自动离鞘而出,剑身刹时光华大盛,同时轻盈的在半空一转,已撒出一片青色的光幕。

  所有的藤蔓都在剑光下烟消云散,小玉惊叫一声坠下地去,随即被谷内浓烈的尸气熏昏。一把抄剑在手,叶定歧落地同时俯身一抄,将小玉抱在怀中,同时另一手挥剑团身一舞,如潮剑光已向灭蒙涌去。

  淡然的脸上首次出现惊容,灭蒙间不容发的举手一抵。一身大响声中,他竟硬生生被迫退数步,同时叶定歧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敢迟疑,迫退灭蒙,叶定歧回手一送,如脑后生眼般,微尘剑准确的喂入剑鞘。立时一阵青芒覆满小玉全身,丝丝尸气已从她身上消散。

  一步站定,灭蒙正要叫棘伤缠住叶定歧,突然众人脚下地面急促一震,无数裂纹蔓延开来,轰的一声泥尘冲天而起,棘伤已跃身而出。同时自他脚下,无数腐尸的手臂如密草般齐齐生出,不断向他抓去。

  是瘟鬽!感受到灭蒙等的威胁,正处于饮月关键时刻的他,也忍不住动手,棘伤就是被它的攻击逼出。随着瘟鬽加入战团,场上情势更乱,整个山谷的地面皆是冒出地面的腐臂,役尸们也更加疯狂的围拢过来。

  压住张烈的役尸堆猛的炸开,张烈也脱身而出。被灭蒙一击伤得不轻,他唇边满是血迹,双手连挥迫开周围的腐臂,他退回叶定歧身边。

  “越来越乱了啊。”看着周围有如地狱的情景,他苦笑道。

  点点头,叶定歧道:“有法为小玉隔绝尸气吗?我恐怕要用到微尘剑。”

  张烈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以我现在的状况,恐怕没办法办到。”

  “是吗…”叶定歧嗯了一声,随即放弃这个想法。

  此刻灭蒙带来的妖怪已和满谷役尸斗做一团,棘伤也全身冒出无数藤蔓,有如一个海葵般将绿藤延伸到左近,与冲上的役尸颤抖着。然而随着饮月接近完成,瘟鬽的尸气越来越强,众妖几是刚清除地面的腐臂,就有更多冒了出来,已有不少妖怪遭腐臂所缠,命丧当场。

  如此困境仍没让灭蒙有丝毫动容,他一步一步向三人走来,脚步虽慢,但无论是役尸还是腐臂,只要一靠近他身周三尺,就会如风中沙尘般自动消散。

  身后已没有退路,张烈和叶定歧都做出迎战的准备。突然他们脚下的腐臂猛然暴长,原本只有小臂长短,如今已连带整条手臂全部伸出。

  猝不及防下两人一惊,不由将注意力放到脚下的腐臂上。就在这时,一直缓步前行的灭蒙身形突然一闪,已快如闪电的疾进至他们身前。

  “糟糕…”张烈和叶定歧脑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下一刻人已抛飞开去。

  被叶定歧抱着的小玉脱手,昏迷的她立被地面腐臂抓住,幸好有微尘剑庇护,一时间腐臂还没能把她怎么样。但看着满脸满身腐烂的手臂,也是触目惊心。

  落地一滚,叶定歧两指成剑在周围一挥,四面腐臂尽皆溃散。看着已快要被腐臂淹没的小玉,以及即将完成饮月的瘟鬽,他一咬牙,终做出决定。

  蹲跪于地,叶定歧手捏法决,霎时体外已腾起大蓬缭绕青气。数十名役尸刚想扑上,哪知一挨青气,便尽数消融,点滴不存。

  “神威如狱,神恩如海,东方青龙召唤!”

  缓缓的,叶定歧一字一顿的说道。

  顷刻间,随着亢昂一声清越的龙吟,一条巨大的青龙自他背后升腾而起。青鳞如碧,盘身扭结,龙目威严下视,神威凛凛。

  看着半空盘身悬浮,有如活物的青龙,张烈不由喃喃道:“我的天,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能追着灭蒙跑了,这是真正的神兽啊…”

  龙虎之威,妖邪易辟,做为东七宿代表的神兽青龙,无疑是所有妖物的噩梦。此刻青龙一出,满山遍野的役尸无不惨嘶着向外退去,靠得近的更直接就被龙威迫为飞灰,一时间整个山谷都乱了套。

  要知通常法术,虽也有驱龙役虎之术,但那不过只是以法力为媒介,借助神兽之力为己用罢了。像此刻龙身如实,栩栩如生,简直就像是直接将龙灵由九天虚空拉至凡间,简直惊世骇俗,难怪张烈要吃惊若此了。

  这毫不起眼的叶定歧,想不到法力已精深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然而此时的他,身体状况却已相当糟糕。本来唤出青龙,所需要的法力以及对身体的负担就是难以想象的。要知这可是神兽,本就不该受人力驱策,如此逆天之行,施术者自身所要受到的反噬也极为沉重。

  而叶定歧更是在法力损耗殆尽,身受重伤的情况下强行将青龙唤出,此举已足以让现在的他身体濒临崩溃。鲜血不可抑制的从他口鼻中流出,叶定歧脸色白得几如一张薄纸,眉间青筋纠结,模样极是骇人。

  瞪眼左右环视一番,他缓缓举起一只手。随之而动的,则是头顶青龙微垂的龙头也随之高昂,龙颈高竖,静止不动的身躯充盈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似乎随时都会以雷霆万钧之势爆发开来。

  “杀。”半晌,叶定歧嘴里吐出一个字。

  一瞬间,半空青龙就如化作一道流动的青芒,倏然贯入下方山谷内。一时间便如火蛇近雪,凡是青龙游动过的地方,左近数米之内,所有役尸腐臂与妖怪,全如熔化般飞灰烟灭,全无一点反抗之力。

  盘旋的青龙在山谷内不住飞窜游移,所过之处空空如野,役尸等物就如被画笔抹去般,消失得干干净净。不过片晌,谷内役尸腐臂已消失大半。

  面对如此神物,瘟鬽终再坐不住,仰天长嘶,它的身体全部拔出,带着一股如云的黑色尸气猛扑而来。受到邪气感应,青龙猛的在半空一扭,身子轻盈的一个翻转,已向瘟鬽迎了过去。

  猛的撞在一起,一青一黑两股力道刹然对冲,整个山谷都随之撼动起来。从山谷正中,足有半米来厚的土层尽皆翻起,如破水波纹般迅速蔓延开去。隐藏在下的腐臂全部随之溃灭,逃走不及的妖怪与役尸也尽丧于这股波动中。

  感觉自己就如来到飓风中心,张烈身体被肆虐的狂飚撕扯着,苦不堪言。他一把抓着快被吹走的小玉,搂在怀内,自己已全力迫发妖力稳住身体。

  终于,似要永远持续下去的气浪消散下去,几人这才感觉身体一松。此时整个深谷都遭改变模样,底层尽翻,泥土碎为寸块。除了张烈,叶定歧,灭蒙和棘伤,再没剩下一个役尸与妖怪。

  瘟鬽半个身体都已消失不见,青龙死死咬住它的颈项,正一点一点消融着它的身体。似是感觉自己快要消亡,瘟鬽高声厉啸着,有如万鬼其哀。

  叶定歧跪在地上,口鼻淌下的血已在脚下积了一滩。他浑身颤抖着,勉力控制着青龙,但看样子,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无声无息的,灭蒙和棘伤由后慢慢逼近,显然两妖对青龙也极为忌惮。正要动手,咬着瘟鬽的青龙突然回身,瞬间已扑到两妖跟前。

  眨眼功夫,张口噬来的龙头已占据两妖整个视野。喃喃说了句:“完了…”棘伤首当其冲,整个人被青龙一撞,弹飞间巨大的龙身已自他身体对穿而过。

  “呜哇!”惨呼声中,棘伤大半个身子都遭噬尽,便如一个残缺不全的人偶般摔落在地,慢慢浸入土中。

  紧跟着灭蒙也直接面对青龙,刹那间一妖一龙绞结一起。便如直接被青龙吞吃一般,灭蒙竟瞬间消失不见,难道他比之棘伤更要不济?

  引导青龙吞噬灭蒙,叶定歧再喷出一口鲜血,急忙对张烈道:“快…快,瘟鬽本相受损,快去杀了它…”同时也开始收回青龙。

  张烈放下小玉正要追去干掉瘟鬽,哪知它本相虽然受损,求生的本能仍在。只见一截残尸往地里一钻,便消失不见,却是仍给它逃了。

  张烈甚觉可惜,他走回正要对叶定歧说话,才发现他的情况非常糟糕。此刻叶定歧全身都呈现一种诡异的青色,满容扭曲,皮肤渗血,浸透衣衫。

  “你怎么了?”张烈惊问道。

  “我…我无法收回青龙…”叶定歧吃力的说着,手脚一软趴在地上。

  怎么会?张烈大惊。青龙是叶定歧召出,受其意念操控,就算他现在法力灯枯油尽,也断无没法收回的道理。看他此刻模样,如果再继续让青龙存在世间的话,他的身体与精神将完全崩溃,整个人都魂飞魄散。

  “快,无论怎样,让我失去意识,否则、否则,咳咳…”叶定歧艰难的道。

  只有施术者失去意识,青龙才会跟着消散,这也是目前唯一之计。然而张烈却有些踌躇,叶定歧的法力之强,大出他的意料,这次若放过此人,今后恐怕会成为比灭蒙还要可怕的敌人。

  张烈并非正人君子,对他来说,杀死一名潜在的大敌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对方已毫无反抗之力。就他而言,一切道义都是空话,在生存这个大前提下,他可以做任何事,而这,也是他最简单直接的生存之道。

  其实张烈并非一个丧心病狂的妖怪,相反,他是妖族中少有的符合人类通常意义上的“好”这个字眼的妖怪。在崇尚实际利益的他看来,诸如滥杀无辜,言而无信等行为都是愚蠢的做法,倒不是他不屑做,而是这么做害大于利益,长远来看反会害到自己。

  所以他才会有这次义助双水县之举,因为只要不妨害到自己,这么做反而还比较符合他的性格。只是一旦面对可能妨碍到他的事,那自然就不同了。

  张烈眼中渐渐涌现杀机,其实当叶定歧告诉他,他曾追杀过灭蒙的那一刻,张烈已对他起了杀意。而这次召唤青龙,则无疑坚定了他这么做的决心。

  “不要让道德感阻止你做正确的事”,这一直都是张烈的信条之一。

  于是,他缓缓走上,右手微捏已做好出手准备。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一旦自己暴起发难,极有可能让青龙失控,到时恐怕会更加难以收拾。

  哪知就在这时,奇变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