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3985 2007.10.14 22:15

    数天以后,南海崖,深夜。

  脚步声由近及远,两名巡夜的弟子离开以后,张烈探出身来。此时他正身处南海崖派内一角,离开胡重住处到此已有两天时间。

  张烈非常清楚安妮的实力,特别是她获取普洛米休斯之腱后,实力在非人族中已是数一数二,而从胡重处得来的情报显示南海崖不过是一个二流的中等术派,根本不可能将她擒下。也就是说,这里一定隐藏有极厉害的高手。

  张烈行事由来谨慎,因此在找到南海崖后,他便秘密潜伏下来,这两天入夜后在派中四处探察,试图找出那名“高手”的所在。

  然而两天下来,探察结果却让他非常迷惑。安妮被囚禁的地点已找到,但却没发现有谁具有擒下她的能力。而当发现盈儿以及曾打过交道的那三名术派弟子也在此处,也让张烈吃惊不小。

  不过这都不重要,虽然不清楚安妮究竟为何被擒,但既然派中没有具有足够威胁的对手,张烈就决定不再等了,今晚即开始救人行动。

  在重重屋瓦间的阴影内来回移动,张烈迅速向囚禁安妮的地点行去。以南海崖这种等级的术派,内中禁制根本不值一提,张烈连附身潜入的麻烦都省了。

  此时已是子夜之后,南海崖内万籁俱寂,所有屋舍全部熄灭灯火,一眼看去只有高低起伏的屋脊在夜色下组成一副空寂的图案。

  绕过派后山崖,约行两里左右,前方一栋依山而建,与南海崖远远隔开的独立大屋赫然映入眼帘。这屋子全以坚实的青砖垒就,外墙涂满朱砂与青晶石粉末混合而成的“辟邪砂”,更有无数绘咒纸符紧贴于外,纵然隔得老远张烈也能感受到其上禁制的强大力量。

  整个南海崖,也只有这道结界还像个样子,若在以前张烈恐怕会大感头痛,不过现在自然不同。

  来至大屋前,张烈凭借过人的灵觉,准确的在触动结界的那根“界限”前一分站定。挽起右手衣袖,他缓缓吸口气,试探着伸掌过去。

  略伸数分,他骤觉掌面就如触到一个吸力极强的漩涡,身不由己被拉了过去。同时以他手腕为中心,一圈青色的涡纹荡漾开来,随即就如什么人拿着画笔在虚空中迅速绘出一副图卷,本是空空如野的大屋前骤然出现一块由各种异常花纹组成的暗沉图圈,而他的手掌正处于图圈中心。

  虽然对结界禁制并不擅长,但毕竟活了近千年,张烈一眼就认出这个结界。他有些吃惊的道:“武当的‘真武阴灵阵’?两百多年没见有人用过,原来它还没失传啊。”

  此刻已顾不得探询这里为何会出现武当术派的第一流禁制阵法,张烈必须在其完全触发前将之压制。否则招来整个南海崖的人,就得多费许多功夫了。

  只见他臂端一道沉沉光影倏然掠过,就如一张阴柔的大网般沿着“真武阴灵阵”迅速覆了过去。随着这张网掠过,被其覆盖的图阵无不扭曲起来,诡异好看的花纹惨被撕至分崩离析,变做毫无意义的一堆旋转不止。

  只不过眨眼功夫,一个曾令无数妖怪闻风丧胆的“真武阴灵阵”已变做半空旋转不止的气团,随后被一道几乎看不见的淡灰色物质包裹,就那么吞噬殆尽。

  贪食者索隆的确厉害,满意的看着“真武阴灵阵”完全破除,张烈随手一甩已将其收回。自夺回那另一半虎魄后,张烈虽还没来得及将其完全融汇,但控制体内的妖怪已得心应手了很多。

  外圈结界被毁,虽还有“辟邪砂”以及外墙那数千符纸,但整栋大屋对张烈来说已和不设防无异。

  后方整个南海崖仍是一片静寂,丝毫没有受到触动。事实上,张烈破阵的整个过程并未发出一点声息,这也正是索隆的高明之处。

  来到大屋刻满符咒的乌木大门前,张烈正要故技重施,忽的心中一动,随即往身旁一块岩石的阴影上一踏,已无声无息的融了进去。

  几在他身形消失的同时,大屋左侧的崖角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片刻,几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夜色中,并缓缓向这方走来。

  来者接近,看身形是三男一女,他们边走边在争论着什么。这时,只听一个年轻人的声音道:“盈儿,你为什么非要来看这个妖怪呢?”

  一个清越好听的女声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总觉得聂师叔的做法不太妥,那个女妖太可怜了,其实他只是想救那个人啊。”

  “话是这么说,但聂师叔的做法并没什么不妥,那女妖的确很危险。而且你来这里能有什么用?这外头的禁制我们根本解不开。”又一个年轻男子说道。

  另一个比较老成的声音也道:“这么私自前来终是不妥,我看不如明日禀明聂师叔,相信只是看看的话,他是不会拒绝的。”

  这时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年轻人不由道:“哎呀,古师哥,你难道没见聂师叔怕这个女妖怕成什么样子?他会同意才怪。反正也无法做什么,我们干脆陪盈儿来看看就赶紧回去好了,这样还少些麻烦。”

  这时来人已到大屋之前,张烈从藏身的阴影望去不由大吃一惊。来者竟然是他和布拉特在狐妖族外遇到的那个叫盈儿的女孩,以及那三个年轻术者。

  来人正是盈儿和卓凌宇,天月古实四人。毕竟是小女孩,心软的盈儿在安妮被擒后一直放心不下,有心前来看看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妖,却知道聂照亭定然不会答应,心中几日挣扎下来,终还是忍不住偷偷前来。

  其实盈儿自己也不知道这么晚偷溜过来有什么用,她根本无法解开楚暮设下的禁制,说是看看,其实连安妮一面也看不到,若被发觉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但在她的内心里,却总觉得安妮并非聂照亭口中说得那么不堪和残忍,事实上,当目睹那日本可轻易逃走的安妮为一个人甘愿受擒时,这个女妖在她心里已留下无法磨灭的深刻印象。

  于是,鬼使神差的,一向老实本份的她今晚会偷溜过来。盈儿下意识的认为,似乎只要在这里站一下,就能给内里的安妮一些支持,也能使自己安心许多。

  不过她的行动终究还是瞒不过一直注意她的卓凌宇,加上天月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于是两人便硬扯上古实陪盈儿溜了过来。

  来到大屋前,盈儿一直忐忑不安的心反而平静下来,她稍稍越众走出,就那么站在屋前望着贴满符纸的外墙,一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边厢盈儿自顾沉思,却急坏了藏在一旁的张烈。他倒不是怕了这几个人,凭卓凌宇等人的修为还没放在张烈眼里,只是这几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小家伙不知会呆上多久,若被他们坏了事,下次再要救人就没这么顺利了。

  就在这时,张烈忽被天月三人的对话吸引。只听天月对古实说道:“古师哥,你说这个‘真武阴灵阵’真有这么厉害么?”

  古实点点头:“据我师父说,这几百年来因种种原因,中国各大小术派均有不少法术失传,‘真武阴灵阵’就是其中一种。这本是武当术派的不传之秘,但从前代师祖起就再没人会用,我也是在一本古籍读到此阵的一些特征才认出楚暮布的是这个阵法,想不到这人竟然连它也会使。”

  卓凌宇不由咋舌道:“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他究竟还会用多少我们四大派的法术?”

  古实一脸严肃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他似乎有些不愿提起的往事,若要追问恐怕不易。不过此人年纪轻轻就具有如此高明的修为,实在叫人佩服。”

  天月呸的一声,伸掌在古实肩头一拍:“佩服个屁啊。古师哥,你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实。我看这小子古怪得紧,还是小心为妙,谁知道他是不是哪个意图对我们四派不轨的高人派来捣乱的,否则那一身诡异的法术怎么解释?”

  天月话没说完,卓凌宇已一脸鄙夷的对他打出个“鄙视”的手势:“你小子最近又偷偷溜下山去网上看书了吧?早告诉你少看点那些东西,什么意图不轨的高人,你有闲心胡思乱想,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套出那小子的来历。”

  天月毫不客气的反驳道:“废话,我看你是想假公济私才对。嘿嘿,有危机感了吧?想问出盈儿和他什么关系自己去啊,找兄弟出头算得什么。”

  卓凌宇大急,偷偷看了盈儿一眼,他压低声音道:“小声点,你想让全南海崖都听见不成?”

  天月和他自小打闹惯了的,哪会害怕?他探出身子做个要喊的架势,吓得卓凌宇赶紧捂住他的嘴。古实性子老成,没有加入打闹,只是无奈站在一旁。

  张烈自然不会理会他们的嬉闹,但“楚暮”这个人名却让他上了心。看样子这个“真武阴灵阵”就是此人布下,而且他似乎还会不少四派的秘术。

  想到这里张烈不禁大感兴趣,他知道中国各派门规最是森严,对本派法术一向避讳莫深,最忌外人学去,若有人能通晓各派法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何况这个叫楚暮的人还会用许多早已失传的秘法。

  张烈却没想到,楚暮和他可谓大有渊源,只是两人并未谋面罢了。若他知道楚暮就是从自己间接毁去的那个村子出来的,不知会作何感想。

  同时他心里也大是疑惑,这两天他几乎探察过南海崖里所有人,却根本没发觉有如此能力的人存在。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对方藏于派中某处没被他找到;要么就是这人只精通阵法,修为却是平平。

  就在张烈迷惑不已时,突听天月低喝一声:“不好!”

  大奇下张烈循声望去,也大吃一惊。却是盈儿不知什么时候向前走了几步,探出手似乎想要去摸关着安妮的屋子。

  知道“真武阴灵阵”的厉害,如果盈儿将其触动,后果将不堪设想。天月三人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扑了上去。

  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盈儿一步踏入结界范围,同时手也伸了进去。卓凌宇心中哀叹一声,似乎已能看到盈儿被结界缠绕的下场,哪知出乎三人意料,过了半晌竟丝毫没有动静。

  咦了一声,古实走上试探着伸出手,随即惊呼道:“结界解除了!?”

  卓凌宇则一把将盈儿拉回:“盈儿,你做什么?”

  似乎这才惊醒过来,盈儿啊的一声:“我、我刚才不知怎么,就走过去了。”

  天月庆幸的松了口气:“幸好结界解除,否则真不知…咦?不对劲!”

  古实沉声道:“对,结界莫名其妙被解除,一定有人来过。”

  卓凌宇刚想说话,奇变已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