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球非人类联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地球非人类联盟 紫渊 7232 2008.01.10 23:06

    半个月后,经过上万公里的车船颠簸,参选的七组成员终于来到南美密林深处的羽蛇族领地。

  这里是一处被废弃的印加古城,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残破石墙绵延在丛林中,部落正中一座高大的四角金字塔已变成绿色,表面生满茂密的灌木,羽蛇族就利用这处天然的地势聚居在内。

  对于众人的到来,羽蛇族并没表现出多少热情。事实上,他们已被数月来的异常事件折磨得疲惫不堪,而且作为一个大部族,领地内的事却需要借助这群外人来解决,已让他们觉得相当丢脸。

  一名羽蛇族的长老做了象征性的欢迎仪式,将丛林内发生的事简单介绍了一下,除此之外再没别的话。

  当一名参选者询问对如何着手调查有什么建议时,那名长老只冷冷留下一句:“只要你们进入丛林,它们自然会找上你们。”

  羽蛇族里的人也没什么好脸色,看众人的眼神总是冷冰冰的,倒好像众人并非来帮忙,而是一群入侵者一样。

  “喂,你们怎么看?”待羽蛇长老离开后,张烈问同组的两人。

  蛊鬼族那名成员名叫巴里,冈罗的确非常有眼光,他是蛊鬼族中少有能熟练使用特级魔兽卵的战士,但这也意味着他的身体负荷也非常大,事实上,张烈很怀疑他如果遭到攻击,会否在第一击就被杀死。

  钢魁族的战士名叫尼克,和大多数钢魁族人一样,他有着非常强壮的身体,皮肤表面泛着修练到极高阶段的金属光泽,和巴里刚好是两个极端。尼克的武器是一把才被发明不久的符纹步枪,两条粗大的弹带左右交叉挂在他的身上,更有一种粗犷的味道。

  巴里闻言道:“什么怎么看?如果真像那只羽蛇所说,只要我们进入丛林就一定会遭到攻击,到时自然能找到线索。”

  巴里轻咳两声,摇头道:“不,这样贸然进入太危险了,我认为应该先在羽蛇族内收集线索,等有十足把握再行动。”

  一个太鲁莽,一个则谨慎得过分,很快,张烈已对两人做出评价。

  他笑道:“羽蛇族人对咱们的态度你们也看到了,我想留下来也无法得到进一步的消息。不过巴里说得也没错,如果贸然闯入丛林,很可能会吃大亏。”

  不约而同的,尼克和巴里都露出鄙夷的表情,因张烈那番话等于什么也没说。尼克讽刺的道:“那么聪明的中国先生,你有什么好提议吗?”

  张烈哪会听不出尼克话里有话,他不动声色的道:“考虑一下让别人替我们开路如何?”

  “什么?谁?”尼克一时没反应过来。

  巴里却已明白了:“你是说偷偷跟在别组后面?”

  “不行,我绝不会这么做!”巴里话没说完,尼克已大叫道。

  巴里反而赞同张烈的观点:“很不错的主意,我可以用‘镜藏蛊’掩盖我们的行迹,只要隔着一段距离就不会被发现。”

  “什么!难道你们没有一点身为战士的自尊吗?战斗就是要堂堂正正的对决,这么偷偷摸摸我绝不会参与。”尼克很坚决的拒绝道。

  看样子是没办法了,如果坚持这么做的话,尼克一定会退出,那么整个小组在正式行动以前就会崩溃,这样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真是些难伺候的家伙啊,如果是我独自干就简单多了。”张烈无奈的想着。

  他唯有妥协道:“那么我们就直接进入丛林吧,大家小心一些,如果遇到袭击就抓个活口,总会得到些线索的。”

  “哈哈,早就该这样!”尼克高兴的拿出步枪推上枪栓。

  这时其余小组也陆续开始行动,他们纷纷从不同方位进入丛林,很快就不见踪迹。倒是布拉特所在的第二组还在羽蛇族内四处活动,似乎还想打听些什么。

  不过张烈注意到布拉特只是沉默的跟在另两名组员身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没有一点主动融入行动的表现,似乎他之所以留下来只是因为要和组员一起行动,而对做什么根本毫无兴趣。

  “啧,要是同组都是这样的家伙就好了。”张烈有些羡慕的想到。

  “喂,中国的,你还打算看到什么时候?出发了!”尼克在一旁大声叫道。

  说着,他举起猎枪当先走入丛林,巴里幽灵般跟在后面,很快丛林内已传出尼克夸张的叫嚣:“啊哈,钢魁族的尼克来了!不管丛林里有什么,都快出来受死吧!”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张烈也跟着走入丛林。

  第四特别行动组的选拔,终于正式开始。

  *********************************************************************

  “他妈的,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尼克怒气冲冲的咒骂道。

  这是三人进入丛林的第五天,除了每日下个不停的暴雨,他们没有遇到任何有价值东西。广阔的丛林就像无边的大海,将进入其内的所有人完全吞噬。整整五天,三人再没碰到任何一个别组成员。

  和往常一样,倾盆暴雨毫无征兆的就从天而降,三人唯有停步躲避。张烈用鬼爪截断一棵巨树,再将底部挖空,制成一个简易的躲避所,但他们还是被淋得浑身精湿,狼狈不堪。

  钢魁族人天生就不喜欢水,加上这几日毫无所获,尼克的脾气越发暴躁。他不断甩着身上的雨水,同时咒骂着:“是谁说进入丛林就会遇到袭击?为什么这几天我们连根毛也没碰到,我真是受够了!”

  巴里缩在湿透的斗篷内,更显得身躯瘦小。望着外面完全被雨幕遮掩的丛林,他沉声道:“再这样下去会很不妙,得赶紧想个办法。”

  “能怎么样?老子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片鬼林子。”尼克没好气的道。

  见张烈没有说话,他毫不客气的喂了一声:“中国的,有什么主意没有?”

  张烈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从昨天起,我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们。”

  “什么?在哪里?”尼克一下来了精神,提枪望出去。

  然而密集的雨幕似乎将整个天地都给遮掩,到处是灰蒙蒙一片,除了唰唰的雨声,再没别的声息,根本无法看到任何东西。

  “不清楚,我只是有这个感觉。”张烈摇头道。

  “哼,那么请给点有意义的建议。”尼克哼了一声,缩回身子。

  张烈并不在乎尼克的无礼,他对巴里道:“你有办法在我们离开后,让追踪者自动现身吗?”

  巴里想了想道:“可以做到,如果真有什么跟着我们的话…”

  张烈道:“那么就做吧。”

  巴里却犹豫起来:“我的蛊卵有限,如果你不能肯定的话,最好不要随便浪费…而且每使用一次都会消耗我大量的妖力,如果真遇到什么情况,恐怕会…”

  “相信我,一定有东西跟在我们后面!”张烈认真看着他的眼睛。

  迟疑一下,巴里终于答应。他伸手在斗篷下摸出一颗鸽蛋大小,呈深灰色的蛊卵。走到外面的雨幕中,巴里将蛊卵塞入泥土中,随即手按地面开始低声念颂出一连串咒语。

  他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震颤起来,同时露在斗篷外的枯瘦手掌表面筋纹浮现。随着一阵轻微的咯啦声响,自他掌下似乎有什么向四方散了开去。

  喘口气站起,巴里道:“我已经布下‘蝎网’,我们离开后,如果有任何具有妖气的东西踏入附近半英里范围内的话,它会自动向我报信。”

  “很好,那么我们继续前进吧。”张烈点点头。

  暴雨不知何时已停了,就如它来时那样突兀。巴里闻言一呆:“往哪儿走?”

  “谁知道?”张烈回头看了他一眼:“但我们总得朝某个方向走吧。”

  “这该死的雨林,该死的地方…”尼克恶狠狠的咒骂着,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大叫:“混蛋,有种就赶快出来,你们这群缩头乌龟!”

  “省点力气吧,咒骂是无法杀死敌人的。”张烈留下这句话,在尼克将怨气转移到他身上之前已走入雨林。

  “呼呼…”双眼通红的喘息两声,尼克突然举枪对准一旁的树丛一阵狂射。

  巨大的枪声回荡在丛林中,激起无数飞鸟。几枪将一棵数人合抱的巨木轰出几个大洞,随即在一阵吱呀声响中,整棵树木轰然倒塌。

  没有理会尼克的发泄,巴里躲过巨树溅起的泥水,跟着走入丛林。再狠狠向地面一踹,尼克也无奈的跟了上去。

  *********************************************************************

  三个小时后,三人蹲身于一片茂密树丛的枝叶间,注视着外面的动静。

  “你确定没有任何东西触动蝎网吗?”张烈低声道。

  “对,否则就算只有些微妖气也逃不过蝎网的追踪,看来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跟在我们后面。”巴里说道。

  “不…我的感觉不会错。”张烈摇头道:“看来跟着我们的东西并不是非人类或是魔兽,或者说对方能够完美的隐藏妖气。”

  “哼,还不肯承认吗?”尼克不屑的道:“我们后面根本什么也没有。”

  张烈正要说话,突从右方极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隐隐的惨叫声。面色一变,张烈道:“是其他组的人!”

  不约而同,三人于栖身的数枝一弹,已向密林深处快速跑去。

  三人离开后不久,几道诡异的影子自林间无声无息的潜行而至。在三人刚才蹲身的地方嗅嗅,那几道影子也向他们离开的方向追去……

  数十分钟后,三人来到一片密林间。这里躺着三具尸体,四周一片狼藉,鲜血四溅,显然经过一场相当的激斗。

  死者是整个第三组的成员,然而让他们惊讶的是,第六组的安妮居然也在这里,而且是一个人。

  听到后方树丛破开的声响,她警惕的转过头,待看到是张烈等人,又将注意力放回场中。

  安妮手持一柄筋纹纠结的奇异长弓,弓身正中的突起有如独眼,极是特异。看到这把弓,巴里和尼克都露出惊容。

  “那是狙神弓,这个妞儿是鹰身女妖族下一代的族长继承人。”巴里惊讶的低声道。

  张烈关心的却是地上的死尸,走到尸体旁蹲身下去,他仔细的逐一检查,发现这些尸体没有受到任何法术攻击,而是被外力强行撕开身体击杀。伤口粗糙而深大,不是动物的爪子,而像是…人的手!

  连张烈自己也为这个发现吃了一惊,但观察伤口,却越看越觉可能。同时他心中也疑惑大起,难道猎人组织的妖怪猎人也来了?但他们又怎么会用这么原始的攻击方式?

  “喂,发现什么没有?”这时,尼克冲他道。

  不想将发现透露给别组成员,张烈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没有。”

  巴里问安妮道:“你看到什么了吗?”

  安妮摇摇头:“我也是听到声音赶来,刚刚才到。”

  张烈忽的皱起眉头:“和你同组的人呢?”

  尼克和巴里这时才惊觉安妮是独身一人,两人也露出奇怪之色。沉默片晌,安妮说道:“他们都死了。”

  “什么!?”尼克大吃一惊:“是谁杀死他们的?”

  哪知安妮居然道:“我不知道。”

  互相看了一眼,张烈三人突然同时分散四方将安妮围了起来,均露出戒备之色。巴里沉声道:“究竟怎么回事?说清楚一点。”

  安妮却似乎没有解释的打算,冷笑一声,她已执弓在手,搭上三枝黑箭:“怎么,你们以为是我杀的人?”

  张烈缓缓道:“我们没这么说,但希望你能解释一下。”

  尼克则大声道:“跟这个妞儿废话什么,擒下她再说!”

  安妮忽的一笑:“对,没有必要。”说着已闪电出手。

  旋风般转身一旋,三箭已不分先后向三人射去,悚然一惊,张烈间不容发的扭腕一抓,已将黑箭抄在手中。哪知不知怎么,掌中箭身突然分解为三条黑束,毒蛇般顺着他的手臂卷了上去。

  后方同样也传来巴里和尼克的惊呼,显然两人也着了道。一把捏住臂端,张烈合掌一震,紧缠手臂的黑束已被强行震开。

  没想到张烈竟能摆脱黑束缠绕,安妮也吃惊不小。俯身一步冲至张烈身前,在对方做出反应前,她长弓一摆,已将弓弦向张烈腰间切去。

  近身格斗张烈可是专家,利用臂长优势一把捏住安妮手腕,张烈弓步蹲身往后跨退三步化去她的冲力,随即合身而上抓住安妮小臂一翻,已将她扯上半空往地面惯去。

  哼了一声,安妮右手撑地一转,身体已在瞬间复位,同时脚蹬弓身单手拉弦一扯,已在近距离向张烈射出一箭。不想这女人竟这么难对付,张烈屈膝一顶硬将黑箭磕上半空,同时另一脚狠狠一踏,已顺势向她撞去。

  啪的一声响,却是安妮回手按上张烈膝头,同时扭手抽身已退了开去。不过眨眼工夫两人已近身交斗数合,招招均能致命,端的是间不容发,惊险万分。

  双方都为对手的实力暗自吃惊,一时谁也不敢轻易动手。就在这时只听一声沉闷的枪响,安妮瞬间回身将狙神弓在身侧一架,已弹飞一颗子弹。

  她被子弹的冲力撞得不由退了一步,就听右侧巴里一声闷哼,一条粗大的黑影已从他的黑袍下飞射而出,向安妮咬来。

  在黑影及身的刹那,安妮闪电跃起,同时两臂一展已现出原形,轻盈的飞上一棵大树的枝稍。这时就听嘎巴一声裂响,却是她方才立足处后方的树干被黑影咬去半截,这才看清那竟是一只纯黑色如海鳗一般的怪物,大张的嘴里还咬着一块木头,它尾部连在巴里右臂,应是蛊鬼族某种战斗用魔兽。

  挣脱黑束的巴里和尼克两人迅速向安妮围去,毕竟是以一敌三,安妮犹豫了一下,双脚在横枝一蹬,展翅间已冲天而起向密林上方飞去。

  尼克冲着她的背影连连开枪,巴里则扬手一甩。就见他手中魔兽身体倏然拉长,如一根钢丝般斜斜抛入天际,一口咬在安妮后脚上。

  身体一偏,安妮两脚一错挣脱魔兽的噬咬,很快消失在密林上空。不甘心的嗤了一声,尼克怒气冲冲的向站着没动的张烈质问道:“为什么不动手?”

  张烈摇了摇头:“我感觉应该不是她干的。”

  “感觉,又是感觉!你的白痴感觉什么时候灵验过?”尼克怒道。

  张烈没有说话,只默不作声的向尼克一瞥,接触到他的目光,尼克不由自主心里一寒,下面的话竟骂不出口。

  巴里这时道:“没关系,她被我的‘邪肢兽’咬中,很快就会毒发身亡。”

  尼克这才感觉好过一点,他道:“这个女人一定杀了同组,然后在干掉第三组的时候被我们撞见,所以才无话可说。竟敢公然违反长老团的命令,联盟一定不会放过她。”

  “不,我不认为是她做的。”张烈仍然摇头道。

  “你一再为她辩解,究竟是什么意思?”尼克看着张烈的目光已带上敌意。

  “白痴。”张烈心中暗骂一声,这才道:“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吧,她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如果杀死第三组是为了减少竞争对手的话,那么干掉同组的人岂不太傻了吗?我看不出她有你这么愚蠢。”

  “你…”尼克气得满脸通红,甚至连身体的金属光泽也跟着变亮。

  巴里这时也道:“我认为张烈说得对,她的确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从刚才的战斗来看,她的实力虽强,却还没厉害到能毫发无损的干掉整个第三组的地步。何况她的武器是狙神弓,而他们都不是被武器所伤。”

  没想到连巴里也附和张烈,尼克气得不住喘着粗气。最后,他气急败坏的大叫道:“如果你们都这么聪明的话,谁能告诉我这些家伙是被谁干掉的?”

  “是人。”张烈出人意料的道。

  “人?”巴里一愣:“猎人组织也插手进来了?”

  “不。”张烈摇摇头:“第三组是被徒手杀死的,我猜很可能是附近的土著。”

  “哈哈哈哈,看看这个家伙都说了些什么。”尼克忍不住狂笑起来:“土著?那些低等生物竟能徒手杀死第三组的人?还有比这更可笑的吗?”

  没有理会尼克,巴里问道:“你有什么证据吗?”

  张烈点点头,示意他来看这些尸体:“你看,除了人的手指,没有什么可以造成这样的伤痕。如果是猎人组织干的,至少会有法术残留的痕迹,但这里一点没有。而在这片丛林中唯一的人,就是那些土著了。”

  “但那些土著怎么可能…”巴里显然也有同样的疑惑。

  张烈对他道:“记得出发前长老团提供的情报吗?这里的奇怪事件不仅有羽蛇族人失踪以及来历不明的魔兽,还包括土著的奇怪活动。我想,这附近的土著部落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很可能就是这一切的关键。”

  “唔…”思考片晌,巴里终于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

  张烈笑笑起身:“所以我们去附近的土著部落看看,一定能发现什么。”

  “哦,你知道怎么找那些人么?”巴里问道。

  指指自己的鼻子,张烈笑道:“几天前,我就闻到这片丛林内人类活动残留的气味了。”

  “那好,我们走吧。”巴里遂也赞同。

  两人走了几步,却发现尼克并没跟上来,巴里不禁回头:“怎么了?”

  尼克毫不客气的向张烈一指:“我不相信这家伙,我认为还是在丛林内寻找线索比较好。”

  巴里叹气道:“那你知道该怎么着手吗?”

  尼克向地上的尸体一指:“羽蛇族那老家伙说得对,一定会有什么来袭击我们,就像他们一样。到时抓几个活口就行了。”

  “你也看到第三组的下场了,被动的等待对方袭击无异自寻死路,我们应该更积极一点。”张烈转身对他道。

  “哼,那是第三组没用。如果遇上我,一定能轻易干掉那些东西。”

  突然间,张烈发现不必等待那些神秘的袭击者,自己就很想马上杀掉这个喋喋不休的蠢货。不过他随即提醒自己要冷静,别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破坏整个计划。比起一时痛快,自己更需要特别行动组的身份。

  强忍怒火,他对尼克道:“你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挡下那些东西吗?我想巴里并不会留下跟你一起冒险。”

  果不所料,巴里谨慎的性格让他选择张烈的计划,他闻言也道:“我认为张烈说对,何况我们是同一小组,应该一起行动。”

  “好吧好吧,你也变成这个中国妖怪的应声虫了。等到你们无功而返的时候,就会知道我的办法才是最好的。”尼克终于妥协。

  “如果真到那时,你再骂我也不迟。”留下这句话,张烈当先而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